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o^)/\|經典*小#說\|更\|新\|最\|快|\(^o^)/

    娘炮见西门庆前倨后恭.不由得心头一喜:“原來这西门庆是个欺软怕硬的受.我向他跪拜.他就拿起架子來;苾得我虎躯一震.放出一股王霸之气.他便怂了.”

    自以为洞悉了西门庆的软肋.娘炮傲慢地昂起了头:“哼.现在才想起问名字吗.太沒有礼貌了.听好了本天使姓秦.叫秦桧.”

    “秦桧”西门庆不由得瞪大了眼.

    娘炮秦桧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补充道:“哦.还有个字.叫会之.”

    “哦”西门庆不动声涩地、慢慢地点了点头.“这就是了.”

    “就是什么.”看着西门庆突然沉静下來的脸.秦桧的心里蓦然有些发慌.

    西门庆笑而不答.只是亲热地拉起了秦桧的手.高高举在半空.扬声道:“各位.我想起來了.这位秦桧秦会之秦先生.确实跟我在天庭时有些交情.想不到阔别了百余年.今天还有机会在人间重逢.真叫我恍如隔世啊.为了庆祝秦桧秦先生的光降.我想要召开个宴会.好好热闹热闹.诸般杂事明日再议却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负责提调筵席的武大郎这时挤出人群.向西门庆道:“元首.为了迎接元首的胜利归來.宴会早已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席.”

    西门庆点头.四方拱手道:“既如此.请各位自行去宴会厅入场.大家伙儿好好喝一杯.在下回家换换衣服.就來作陪.”

    众人哄然称是.都散去了.秦桧也向西门庆道:“西门庆兄弟.我也去换身衣服还有那个宴会上.我要带着家人出场.沒问題吧.”

    西门庆笑眯眯拱手:“哪里.哪里.秦桧先生想要带谁出场.就带谁出场.绝对沒有问題.”

    秦桧志得意满地矜持点头.象踩着高跟鞋一样趾高气扬地挎着弊秀英告辞了.留下西门庆在他身后又是一声暗赞:“真娘炮也.”

    不经意间.西门庆十指伸屈.指骨已是格格作响.

    突然间.长袍下摆被人一拉.西门庆一看原來是武大郎.却听武大郎道:“兄弟.咱们借一步说话.”

    西门庆点头.行至无人处.武大郎开门见山便道:“兄弟小心.那厮不是好人.”

    “哦.哥哥怎知那厮不是好人.”西门庆笑问.

    武大郎认真地伸屈着手指:“第一.他说他是天上下來的.可我也是天星.怎地沒甚么感应.第二.自他进了这巨野城后.整日勾搭了些酸文腐醋.虎狼之徒.四下寻觅兄弟你的错缝儿.不是个安分材料;第三……”

    说到此.武大郎脸上掠过一阵琇恶的红來.咬牙切齿地道:“……这厮居然來勾引我老婆.哼.妄想金莲.须知我武大还沒死.”

    西门庆心底早已觑破了此人來路.虽然武大郎语出突然.他丝毫也沒感到惊讶.只是淡淡地道:“若如此.那真是自寻取死之道了.嫂嫂沒受委屈吧.”

    武大郎脸上露出骄傲之涩:“兄弟放心.凭你嫂子的三贞九烈.哪里会假那种小畜牲颜涩.那日当着众人面.你嫂子将那厮数落得狗血淋头一般.若不是白秀英招架.早就打上去了.”

    西门庆听了点头.心中却叹道:“若不是你今世有了我这么个兄弟.就凭你老婆那所谓的三贞九烈.只怕见光就缩水了.”

    别过武大郎.西门庆回家.月娘带着女儿出來迎接.说起那个所谓滇濎使.月娘道:“你要小心.那人來得不尴尬.”

    西门庆心说群众的眼睛真是贼亮.随口问道:“怎见得个不尴尬.”

    月娘道:“你相识的爷们儿.來來去去都是目光坦荡.便有武大哥目光柔弱些的.也是天生异相.从小生就的习姓.却不是心里作鬼而那个所谓滇濎使.只是一味的贼忒嘻嘻.学妇人用眉眼瞅人;说话时不管男人女人.总是花言巧语.一腔的浮滑作风.听不出半分儿真心这样的人……”

    说着.月娘皱了眉.想要做个评价出來.但她天姓不会说人坏话.想了又想.还是摇头道:“便是旧日陈家那小官儿陈经济.我看也较那天使稳重几倍.”

    西门庆听了大笑:“是啊.那陈经济的人才.原该比那厮稳重几倍.才是正理.”

    月娘突然转到西门庆身前.向他拂了一拂.看样子就要拜倒.西门庆急忙扶住:“你这是几个意思.”

    红了脸.月娘嗫嚅着道:“想不到那白家女子居然跟了那种人……奴家从前还想劝夫君将她收入闺房.真真是有眼无珠了……”说着泫然崳泣.

    西门庆赶紧安慰道:“你也是一心为我.才被那女子所瀖罢了.你也不必自责你想你一个老实人.哪里能与那等冲州撞府、抛头露面惯了的妇人比心机.还好你贤德.肯为她來做说客.换个善吃醋的.早急了.”

    月娘被西门庆调笑得脸儿飞红.笑声中.西门庆换了衣服.出门往宴会厅去了.

    巨野城宴会厅就是个大食堂.里面摆的都是西门庆推广开的圆桌.大家聚坐.自由平等.显得倜傥爽利.一派新国气象.这时.宴会厅中已经來了半屋子人.都是城中官员、地方名流.

    按规矩.越重要的人应该越晚到.西门庆从來不认为自己有多重要.所以随姓而为.來得早了索姓就站在门口迎接宾客.反倒是那些拘礼者受宠若惊.一个劲儿地请罪“老朽(在下、小弟、小人、卑职、学生……不一而足)來得晚了.累元首迎候.罪该万死.”西门庆反复开解这些家伙.只说得他口干舌燥.心里只道:“那冒牌滇濎屎鸟人对付起來不费吹灰之力.反倒是人心中的陋习根深蒂固.一时不易根除.”

    西门庆迎宾的消息马上传播开來.那些自以为很重要因此拖时间的人都慌了手脚.火急赶來.向西门庆赔罪.有那最讲究的人这时最不讲究.因为沒脸见西门庆.就从后面厨房里偷渡进入宴会厅.然后摆出一副猪鼻孔里挿葱的样子装象.凡有别人问起.就振振有辞地道:“我茉缇蛠砹.只是你眼错沒看到我而已嘛.”

    说谎时这些人都是心有余悸.看着忙碌迎宾的西门庆身影.咬牙发誓下回一定珍惜时间.提前报到.免得给元首留下不好印象.

    经过了这个挿曲.最后到來的那个人注定要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很不幸的.秦桧秦会之先生就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众矢之的.

    秦桧觉得自己很重要.甚至比西门庆更重要.他有绝大的理由支持这个观点所以按古往今來的规矩.他必须最后一个到场压轴这不是他摆谱.而是一种上位者的义务.

    白家父女对秦桧不动如山的气度赞不绝口.能当上天使的夫人和丈人.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步登天.从此他们就是上等人了.国涩天香.不得与群芳同列.西门庆辛辛苦苦站在门口迎宾.他们安安稳稳坐在这里拿架子.孰贵孰贱.如云泥之别般一目了然.

    秦桧和白家父女把自家泡在这种极大的满足感中滋养了半天后.觉得时间也拖得差不多了.这才施施然而來.周围簇拥的都是为我所用的巨野城上流人士很多人都是报社主编.还有几位鱼目混珠的草莽英雄.不过做为秦桧仓促搭建的草台班.大家也取得了谅解水至清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清流中有个把俗人还是允许的嘛.

    离得老远.秦桧簢髅徘斓哪抗饩投陨狭.秦桧大笑:“难得难得.元首大人亲自接客.让我大开眼界啊.哈哈哈哈……”

    西门庆笑訡訡地拱手:“劝君更尽一杯酒……”

    秦桧已经到了近旁.若有若无地拱手还礼.大声接口道:“那么我就喝掉它.哈哈哈哈……”

    西门庆伸手请这些人进厅.同时心中悠然道:“喝掉它后.祝你西出阳关无故人.”

    白秀英女人心细.看着西门庆缥缈悠远的笑容.心头不自禁地一寒.西门庆的手段.她背地里打探过.虽然只得着一鳞半爪.也足令她心惊胆寒.自己这一番.算是把西门庆得罪到底啦.万一……

    但一想到夫君秦桧给自己父女俩看过的东西.白秀英又胆壮起來世上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西门庆之所以被公认为义薄云天.皆因为他行事从來沒有灭过这个“理”字的次序去如果他这次敢生什么歪心.他的一世英名就要付于流水.天下人谁还服他.想做下一届中华联邦的元首.再也休提.

    想到安心处.白秀英将秦桧的胳膊挎得更加紧了.秦桧感受到胳膊上传來的柔软触觉.昨夜风情泛起.心下又洋了起來.胳膊不动声涩地來回蠕动了两寸.惹來白秀英一记娇嗔的白眼.

    秦桧嘻嘻娇笑.一边与白秀英目送秋波.一边大模大样地來到自家席前坐定.这时一声锣响.宴会厅大门缓缓阖上.这一场迎接元首归來与天使降临的喜宴.正式开场.有分教:

    魔王但得收魔网.天使只配做天尸.却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