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日月星辰大阵!”

    那黑色阵图卷轴之上,一阵光芒缓缓闪动,一股令人心悸的奇特波动自其中散发而开,然后,那阵图中央,突然有几个蕴含着奇异能量的古老大字,缓缓凝现。

    “这是这个阵法的名字?”

    林焰有些惊愕的望着那凝聚在阵图中央的几个古老黑色文字,面色惊讶道,他能感觉,这阵图蕴含那奇异的能量纹路。

    而当林焰顺着这股能量纹路探查这阵图时,却发现其如同深渊一般,当你凝望着它的时候,能够感受到其中那令人窒息的毁灭恐怖气息。

    “哦?这是一个不俗的天级大阵。”洛叔双眼紧紧的盯着阵图上面那一团奇特能量,也是有些惊讶道:“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好运,竟然能得到一卷天级阵法的布阵图。”

    “天级大阵,这可是连涅槃境巅峰强者乃至生死玄境强者都能困住乃至杀死的顶级大阵,别的不说,此阵一出,巧妙布置之下,恐怕整个大清王朝数亿生灵在瞬间都要灰飞烟灭!”

    “这…这么强!?”听到此阵能干掉涅槃境强者甚至困住生死玄境的强者,连整个大清王朝都能瞬间湮灭,林焰面色也是一愣,随即惊讶的问道。

    阵法的威力他也有所了解,但是这么厉害的阵法,林焰还是平生第一次听说。

    “很强!”

    洛叔重重的点了点头,道:“阵法本就难得,更何况天级大阵这种顶级的远古大阵,我料想这所谓的日月星辰大阵,恐怕就是在那远古时期,也是赫赫有名,不知有多少大能,陨落在其中!”

    闻言,林焰眼中也是浮现出浓郁的惊异之色,随即兴致勃勃的看着手中的这黑色阵法卷轴。

    虽然由于洛叔的原因,他曾经接触过一些阵法,但相比于炼器术,阵法对他而言还是太过陌生,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遇到一副这么恐怖的大阵。

    如果林焰能够将此阵法顺利掌握,别说在大炎王朝和大清王朝这些中低级王朝,恐怕就是在那高手如云的百朝大战,他也能傲然群雄!

    毕竟在林焰印象中,百朝大战的最高战力也只不过是五元涅槃境罢了,而此阵法连生死玄境的高手都能造成威胁,对于这些低级涅槃境也是不在话下。

    就在林焰暗自欣喜时,一旁的洛叔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不由得轻笑道:“小子,你似乎高兴的太早了,我虽然说过‘日月星辰大阵’这天级大阵能够镇压涅槃境强者甚至困住生死玄境强者,但我可没说过你手中的这黑色卷轴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呃…”闻言,林焰嘴角的笑容陡然一窒,尴尬的摸了摸手中的阵法卷轴,随即有些不解道:“洛叔,你的意思是?”

    从林焰手中取走黑色卷轴,洛叔眼中精光一闪,随即笑道:“你小子是走了大运没错,但也别高兴的太早,以我观之,这副卷轴也只不过是那日月星辰大阵中所蕴含的数道子阵之一而已,虽然拥有日月星辰大阵的一部分神韵,但想要达到湮灭涅槃境,镇压生死玄境强者的地步,还差得远。”

    “子阵?”听到洛叔的话,林焰先是一怔,随即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本来以为从柏林会长手中捡了一个大漏,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子阵,这样一来,岂不是白欢喜一场?

    注意到林焰的神色,洛叔嘴角轻轻勾起,将手中卷轴递给林焰道:“好了臭小子,别不知足了,这卷轴虽然是子阵,但按照我观察,这子阵也能完整的布置出来。

    其威力虽然大减,但是足够你未来一段时间使用,只要你能将其完整的布置出来,虽说发挥不了日月星辰大阵主阵那般毁天灭地的气势,但是对付一些低级涅槃境强者是绰绰有余的。

    况且以你如今的实力,就是给了你日月星辰大阵的主阵布阵图,你也施展不来,不如这子阵来的舒服。”

    “子阵也能单独布置?”从洛叔手中接过这黑色卷轴,林焰也是双眼一亮。

    本来以为这卷轴已经废了,毕竟但凡阵法皆是摆脱不了主阵单独运行,没想到这日月星辰大阵却是如此独特,子阵竟然能够单独布阵,并且威力也是不弱。

    洛叔说的没错,他现在只不过造化境大成的修为,就算是给了他完整的日月星辰大阵,别说生死玄境强者,就是随便一名强大的涅槃境强者他都奈何不了,而这子阵威力虽然弱小了许多,但的确是极为适合林焰当下的境遇。

    “既然如此,那这次收获倒是大了。”林焰这次本来就是抱着义务帮忙的心态,并没有贪图什么的想法·,但却没想到不仅意外收获了天级灵宝的残方,还得到了一卷天级大阵的子阵。

    这些东西虽然不能给当下的林焰带来什么实力暴涨,不过当少年将其彻底消化后,相信定会在不久的未来大放异彩!

    想到此处,林焰虽然心情激昂,但在内心深处却并没有因此而迷失自我。

    万事万物有得就有失,此次林焰虽然得到了不菲的收获,但同样也是招惹到了一个大敌。

    真衍大师!

    想到对方临走前那隐藏在眼眸深处的杀意,林焰知道这绝不是作伪!

    不说林焰战胜霍松,使刚刚突破地级炼器师的真衍大失颜面,就说林焰那利用妖兽血脉之力炼制灵宝的手法,恐怕也被对方深深的觊觎上。

    一般人或许不知道利用妖兽血脉之力炼制灵宝的妙用,但是身为地级炼器师的真衍绝对知道林焰的炼器手法究竟有多么奥妙与玄妙!

    所以哪怕林焰扯了个神秘师尊的虎皮,但依照真衍那心狠手辣,不顾一切的性子,恐怕也不会轻易的放过少年。

    “唉,看来想要安安稳稳的回大炎王朝是不太可能了。”林焰起身来到窗前,看到逐渐昏暗的夕阳,不由得想起了远在万里之外的青檀和林动,低声喃喃道。

    而就在林焰‘想家’时,一位符师会的成员突然在门外敲门,随即一道声音传来:“林大师,柏林会长有事邀请你去一趟。”

    闻言,林焰一怔,随即打开房门,见到门外竟然是一位身穿中级炼器术袍服的男子,虽然不甚熟悉,但还是拱手问道:“敢问前辈,不知柏林会长为何突然邀请我?”

    半天前林焰才从符师会离开,怎么这又突然邀请他过去。

    听到被林焰称为前辈,那中年男子立马紧张的摆了摆手,现在蛮王城谁人不知,林焰击败霍松,已经成为了大清王朝数百年来最年轻的炼器师,前途不可限量。

    “林大师客气了,叫我程伟即可,听说是八大超级家族的赵家派人前来,指名道姓要找林大师你”

    “赵家!”听到这个名字,林焰面色立马阴沉起来。

    Ps:咳咳,抱歉了大家,失踪人口回归,最近临近期末考试,复习压力大,时间太忙了,所以就不告而别断更了一段时间,半个月后期末考试,所以这段时间更新也不稳定,但寒假我尽力会补回来,所以诸位兄弟保佑我千万,千万别挂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