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真衍,你来啦,没想到你真的突破地级炼器师,真的让人意想不到啊…”在林焰目光被真衍所吸引时,突然有着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他的视线顺着望去,只见得在那门外一大群身穿炼器师长袍中,一位身材瘦小佝偻,面容苍老的老者,突然走了进来。

    老者身体上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气势,如同路边寻常的老大爷一般,只不过那隐隐泄露的一丝气息,让人感觉到这老者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平凡。

    而在看见这位老者时,不论是符师会的炼器师,还是那百兵阁的人,脸上皆是露出了一抹敬慕之情。

    关注着老者身穿鎏金色,样式不凡的炼器师长袍,林焰眼中也是露出了一丝惊异之色。

    “这人乃是当今东蛮府符师会的会长大人,虽然只是准地级炼器师,但他可是天符师的强者,在这东蛮府中,鲜有人能与其抗衡,没想到竟然把他老人家也吸引来了!”在林焰身旁,柳雅低声道。

    闻言,林焰眼中惊异之色一闪而过,天符师,这个地步,与那涅槃境强者几乎可以等而视之,再加上那刚刚突破地级炼器师的真衍。

    “两位天符师…”

    望着那两道透着极大压迫的身影,林焰的心头也是略微有点滚烫,这等强者,在大清王朝,可是连见都无法见到,然而如今却是一连见识到了两位,不愧是中级王朝,这大清王朝果然是高手如云。

    “鹤老前辈,没想到竟然连你老人家也吸引过来了。”那真衍见到来人,双眼也是一眯,随即尊敬道。

    眼前这位老者乃是东蛮府乃至整个大清王朝都赫赫有名的炼器师,虽然如今以他的成就远远超过了对方,但那只是炼器方面,在精神力修为造诣以及威望上,老者还是略胜一筹。

    “会长大人,你来啦。”见到来人,柏林等三人也是连忙走过来,恭声道。

    东蛮府府城离蛮王城虽然不远,但也是不近,没想到因为此事,连府城符师会的会长大人都亲自到场,让柏林三人惊喜的同时,也有些措不及防。

    “呵呵,听说真衍突破地级炼器师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蛮王城符师会挑战,正好老夫今日有空,便来看看。”那鹤老望着柏林三人轻轻一笑,随即转身对着真衍道:“还未恭喜你,地级炼器师,那可是老夫都未达到的境界。”

    鹤老望向真衍的眼中闪过一丝艳羡道,数遍整个大清王朝,地级炼器师也是屈指可数,大部分甚至府连一个都没有,而真衍,却是极少数不依靠符师会的传承,凭借自身努力达到地级炼器师的天才人物。

    “鹤老前辈过奖了,你可是成名已久的人物,我和你相比,还差得远。”真衍淡笑道,虽然是谦虚之词,但话语之间却隐隐透露出一丝心比天高的傲然之情。

    见此,鹤老苍老的脸上也是叹了口气,道:“真衍,你和孟凡黑朔两人的事情我也了解过,冤家宜结不宜解,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可好?”

    闻言,真衍面色顿时一沉,沉声道:“这是我百兵阁和蛮王城符师会孟凡和黑朔之间的事情,鹤老前辈莫要仗着长辈身份,以此欺压不成?”

    看到真衍咄咄逼人,丝毫不退让的样子,鹤老轻叹道:“我知道你是为了那两篇残缺的天级灵宝的器方,说实话,天级灵宝的器方我皇城符师会也有几副,但古往今来,想要依此突破天级炼器师的却是屈指可数。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甚至可以写信给我皇城符师会的会长大人,邀请你加入我皇城符师会,到时候那几副天级灵宝的器方任你观阅如何?”

    闻言,那真衍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思索之色,不过还没等他说什么,一道大笑之声突然从外面传出。

    “呵呵,鹤会长何必着急躁,拉人也不是这个拉拢法,你符师会笼络了大清王朝大部分的优秀炼器师,难道就不给我等留下一些嘛…”在那鹤老开口时,符师会大门那边,一位身着金袍,看上去颇为贵气的中年男子,也是微微一笑,缓缓走了进来。

    “又是一位涅槃境的强者,怎么,这次蛮王城符师会和百兵阁的大比,竟然吸引了这么多强者到来…”看见这位身穿金袍,自带贵气的中年男子,当感受到对方体内那隐藏的磅礴气势时,林焰不禁惊讶道。

    “皇室的雍王竟然来了,这位可是皇族内为数不多的涅槃境高手,没想到此人竟然来了。”

    “金光绪大人竟然来蛮王城了,看此人的意思,似乎是为了真衍大师站台啊。”

    “真衍大师难道投靠皇室了吗,不过一想也是,恐怕只有皇室,才有资格拉拢真衍大师这等绝顶人物。”

    看见来人,周围不少看热闹的人开始讨论起来,讨论中心正是真衍大师和皇室的关系。

    这一次,不用那柳雅介绍,听见周围人的谈话,林焰便是猜测了过来,在这大清王朝中,敢于符师会不对付的人,恐怕也就大清王朝的皇族,金家了。

    而这大清王朝的雍王殿下,观其气势,竟然隐隐比紫阳石家的石阳还要强大,恐怕至少也达到了一元涅槃境的实力。

    在底下人群谈话时,百兵阁那一边,真衍缓步走出,最后站在那贵气金袍男子面前,恭声道:“雍王殿下,你来啦。”

    看见真衍,那金光绪也是温和的笑道:“真衍大师,叫我名字即可,如今你我两家何必如此客气。

    今日来此,本王就是想见证一下,符师会所教出的高徒,与真衍大师的高徒相比,究竟强在哪处,希望符师会的诸位,不会让我失望吧?”

    说完,金光绪双眼紧紧盯着鹤老和孟凡几人,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自从大清王朝建立以来,碍于符师会的威势,皇室一直吸纳不了太多的优秀炼器师,毕竟符师一向抱团,而大部分优秀符师的第一选择又是加入符师会而不是皇室。

    因此对于那数量庞大的炼器师,皇室一直是垂涎有加,如今竟然破天荒出了个‘体制’外的优秀炼器师,皇室自然要大加笼络,更是派出了金光绪这位皇室中战力强横的大王前来助阵。

    听到金光绪的话,那鹤老眉头也是一皱,本来他想靠着符师会的威名来摆平这件事,甚至吸纳真衍加入符师会,却没想到皇室竟然先行一步,早就和真衍和百兵阁达成了合作。

    想到此处,鹤老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此行老夫就当个观众吧,百兵阁和蛮王城符师会之间的比试,老夫不插手。”

    见此,那金光绪微微一笑,道:“哈哈,那本王就和鹤会长一起当个观众,见识一番到底是真衍大师的高徒厉害,还是符师会的年轻炼器师更胜一筹。”

    说完,金光绪宛如主人翁一般,随便找了个上位,坐了下来,而一旁鹤老如同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头子一般,尾随其坐。

    “孟凡,黑朔,数年不见,没想到你们还是没什么变化啊,二十年前的约定,希望你俩不会忘记!”转身望去,真衍看着面前的这两位老友,面无表情道。

    “真衍,何必呢,当年我们三人中就属你的天赋最好,就算你不说,我和老黑也准备把天级灵宝的残方给你,可是你却用那种阴毒的法子,实在是…”孟凡叹息的看了一眼真衍,虽说几十年过去,但曾经彼此也是最真挚的战友,那份情谊,显然难以割舍。

    黑朔也是表情复杂的看了一眼真衍,随即沉声道:“真衍,虽然你突破了地级炼器师,但今天你想要胜过我与老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闻言,真衍双眼一眯,随即冷漠道:“这么多年了,黑朔你还是这幅性子,哪怕就是死到临头也不认输,不过这可由不得你。

    霍松,给你以前的两位老师展示一下,你如今的实力!”

    伴随着真衍的话音落下,在那白色玄袍方阵中,一位面色阴翳,浑身散发着高级灵符师气势的青年缓缓走出,此人正是与林焰极为不对付的霍松!

    在突破高级炼器师后,在真衍的指示,霍松如今已是百兵阁的少阁主,可以说这个昔日落魄家族的小少爷,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大清王朝的高层之列。

    因此在霍松的眼神中,隐隐透露着一丝傲然目空一切的蔑视之情。

    “黑朔大师,孟凡大师,好久不见啊,你二位老人家还安好吧。”霍松走出,先是恭敬的对着真衍行了一礼,然后随意的对着孟凡二人拱了拱手道。

    在突破高级灵符师后,孟凡黑朔这两位昔日尊敬的前辈老师,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霍松眼下的目标是他如今的师父真衍。

    至于孟凡和黑朔,两个失败者罢了。

    看见霍松那洋洋得意,目空一切的神情,一旁的柳雅俏眉一皱,随即推着林焰道:“霍松,不要以为你赢定了,想要战胜蛮王城符师会,你先打败林焰再说!”

    “哦,林焰?”听到这个名字,一旁的真衍眼中闪过一抹奇异之色,随即看向被柳雅推出来,苦笑着的少年。

    那金光绪和鹤老以及全场所有观众也是瞬间将目光转向了那角落中的少年,这些人中有些听说过少年的名声,有些没听说过,不过当他们感受到少年那平淡的气势时,皆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此子,绝不是那霍松的对手。

    “哈哈,林焰,你想挑战我,难道是茅坑里点灯,找死不成!?”看见自己的对手竟然是林焰,那霍松先是一怔,随即阴翳的脸上闪过一丝狞笑道。

    大半年前林焰在蛮王城符师会的表现他也是看在眼里,虽然后者的精神力天赋还是炼器天赋都极为不错,但在如今的霍松看来,也只是泛泛罢了,毕竟他现在可是高级炼器师,相比之下,林焰的年龄和气息都不像是一位高级炼器师所拥有。

    既然如此,那这场比赛就宛如白送一般,他百兵阁赢定了!

    一旦百兵阁获胜,再加上真衍大师的名声以及皇室背后的扶持,数年后百兵阁未尝不能成为大清王朝的顶尖势力之一,百年之后,身为百兵阁少阁主的他,岂不是能接收这偌大的家业!

    想到此处,霍松看向林焰的眼神也是蔑视了许多,宛如看待一只蝼蚁一般。

    见到霍松那小人得志便猖狂的模样,对这种人,林焰绝不惯着,随即冷哼道:“谁胜谁负,尚未可知,到时候输了可不要后悔此时说出的大话!”

    话音落下,一股庞大的精神力从林焰身上喷薄而出,丝毫不输于对面的霍松,当感受到这股强悍的气势时,全场人无不惊骇道。

    “高级灵符师!”

    就连那真衍眉头也是轻轻一挑,讶然的看了一眼林焰,如此年轻的高级灵符师,简直比他当年还要优秀三分。

    不过想到精神力并不等同于炼器技术,而林焰大半年前才突破中级炼器师,炼器经验肯定不如在他手把手教出的霍松,真衍这才放下心来。

    “小子,你竟然也突破高级灵符师了?”感受到林焰那丝毫不输于自己的精神力,霍松阴翳的脸上也是一沉,随即冷冷道。

    “是你孤陋寡闻罢了,高级灵符师,很了不起嘛,我随随便便就上了。”林焰嘴角露出嘲讽道。

    “你!”听到林焰的嘲笑,霍松面色一沉,怒喝道。

    “好了!”

    此时那鹤老突然出声,目光扫过下方,当看向林焰时,眼中闪过了一丝鼓励之色,随即平缓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既然双方的参赛人选已经确定,那比试正式开始。

    考核内容,便是需要你们依照着这不怎么完整的器方,炼制出成品的灵宝,你们每人有着两次机会,两次之后,灵宝炼制失败则为失败,皆成功的话,灵宝上佳者胜!”

    说完,鹤老手中讨出了两份器方,分别递给了林焰二人后,又拿出了一个巨大的漏斗。

    “这个巨大的沙漏,就是比赛时间,在沙漏倾洒完毕之前,依然没有炼制出灵宝者,同样失败。”

    “二位,清楚了?”鹤老道。

    “嗯!”下方广场,霍松闷声道,而林焰则是淡笑着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比赛,现在,开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