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焰,你怎么来了?”看到来人,孟凡和黑朔二人顿时有些惊喜道。

    自从林焰离开蛮王城后,中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即便时光荏苒,但孟凡二人仍对那个天赋出众的少年记忆犹新。

    闻言,林焰轻笑道:“听说最近真衍大师出关,料想这其中必定会牵扯到二位大师,所以特意来看看。”

    听到林焰的话,孟凡和黑朔二人一怔,随即心头也是一暖,真衍出关后,那地级炼器师的招牌一亮,许多原本与他们保持着亲密关系的故友都开始渐渐刻意保持距离,生怕遭受牵连。

    而林焰却是极少数还对他们如此热忱之人,倒是让孟凡二人心底产生了些许慰藉。

    “既然你都听说此事,那想必也清楚真衍所来蛮王城的目的了吧。”孟凡抬起头望向林焰,嘴角苦涩道。

    “知道,似乎是为了二位大师手中天级灵宝的器方。”林焰望向孟凡二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道。

    起初听到天级灵宝器方的时候,他也是震惊了许久,要知道就算是一件地级灵宝,在大炎王朝乃至大清王朝中都是属于那种绝顶的灵宝,一般人等连见都没见过,更遑论拥有。

    而孟凡大师等人手中竟然有着天级灵宝的器方,虽说器方与真正的天级灵宝还有着不少差距,但是对于一名炼器师来说,一道天级灵宝的器方显然比一件天级灵宝更有价值。

    因为炼器师可以凭借此器方寻求突破天级炼器师的契机,并且可以源源不断的锻造天级灵宝。

    林焰的玲珑星塔只不过准天级灵宝便拥有如此威力,可想而知天级灵宝的诱惑有多么大,如果真衍大师能够能够炼制天级灵宝,别说在大清王朝,就是那些超级王朝,恐怕也会邀请后者为座上贵宾。

    “是啊,天级灵宝的器方,如果当初知道这个东西会招来如此祸端,就不应该前去招惹。”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旁沉默的黑朔大师突然沉声道,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之色。

    “好了老黑,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当初你我三人情比金坚,出生入死闯荡大清王朝,结果因为一道天级灵宝的器方而闹得分道扬镳,依我看来,真衍骨子里便是狼子野心之人,就算没有那档子事,你我三人终究还是要各走一边。

    当初竟然为了你我手中的天级灵宝器方,其竟然下毒暗害咱俩,如果不是你生性谨慎,恐怕就已经着了道。

    不论如何,这个天级灵宝的器方绝不能如此便宜了真衍!”孟凡也是想到了往事,眼中闪过愤愤之色,冷喝道。

    闻言,林焰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惊异之色,好奇的看向孟凡二人,没想到他们和那真衍之间竟然还有这档子事。

    而通过这些,林焰脑海中也逐渐有了那位真衍大师的初步印象,一位野心勃勃,做事不择手段的枭雄之辈。

    对于这种人林焰其实并没有那么讨厌,不过如今立场不同,便只能为敌了。

    “两位大师,小子能为你们做什么事吗?”林焰想起昔日刚来蛮王城便得到两位大师的帮助,于是问道。

    “这”听到林焰的话,孟凡沉吟半晌后,便摇了摇头道:“算了,以往还想请你小子帮个忙,如今看来,还是算了吧。”

    “哦,莫非孟大师不相信我?”听到孟凡的婉拒,林焰皱了皱眉道。

    “小子,你想错了,老孟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想连累与你。”一旁的黑朔解释道:“那真衍来势汹汹,不仅想要战胜我和老孟,而且还要派出弟子来挑战我蛮王城符师会的年轻一代。

    我蛮王城符师会年轻一代中虽说也有一些不错的苗子,但是比起你来,都是差了许多,本来我和老孟都打算让你出手,但如今”

    “怎么,那真衍的弟子很强吗?”听到对方隐含的话语,林焰眉头轻皱道。

    “嗯,那人你也熟悉,正是霍松,如今在真衍的全力培养下,竟然在短短大半年内就突破了高级灵符师和高级炼器师,这等年龄便达到如此成就,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孟凡面带苦涩道。

    一旁的黑朔面色也是阴沉下来,说起来霍松和他二人也是有着师徒之缘,结果中间却被真衍截了胡,并且用来捅自己二人的刀子,那般滋味,还真是复杂不已。

    “霍松突破高级炼器师了?”闻言,林焰眉头一皱,显然也没想到那个家伙竟然达到了这种成就,培养出一位二十多岁的高级炼器师,不得不说,那真衍还真是有些手段。

    “两位大师,那霍松或许可以交给我。”林焰面色不变,缓缓道。

    “你想和霍松比试?”闻言,孟凡二人顿时诧异的看向林焰,高级炼器师和中级炼器师不同,差不多已经步入了炼器师的顶尖层次。

    大清王朝或许有着不等的中级炼器师,但是高级炼器师绝对是每个家族和势力都极力拉拢的稀罕人物,这也是黑朔和孟凡之所以灰心丧气的原因。

    从某种层面上来看,霍松已经是可以和他们同等并列的人物,想着奋斗几十载竟然被一个晚辈追赶上来,二人心中皆是有些难以言述的复杂之情。

    林焰的天赋在他们看来虽然极为不错,年纪轻轻便突破了中级炼器师,但想要和身为高级炼器师的霍松对抗,显然还是差了点。

    看见孟凡和黑朔怀疑的眼神,林焰却并未言语,泥丸宫的内的精神力一动,随即一股庞大的精神力顿时喷涌而出,那等威力,竟然有着不输于黑朔孟凡二人的气势。

    “这是…高级灵符师!”

    感受到这般恐怖的精神力,孟凡面色一怔,随即惊讶的叫道。

    “林焰,你…竟然突破高级灵符师了!?”一旁一向沉稳的黑朔也是面露震惊道,高级灵符师,这已经是堪比武者的造化境修为,如今年纪便达到如此实力,恐怕就是在超级家族之内,也是绝顶天才之列,再联系前些天流传林焰在远古遗迹流传的事迹,恐怕一切都是属实的。

    而直接表明自己的实力后,林焰缓缓收起了精神力,随即轻笑道:“不知这下两位大师可否允许我代替蛮王城符师会与那霍松比赛?”

    见此,孟凡与黑朔面面相觑,随即无奈的叹道:“没想到你竟然突破了高级灵符师,如此一来,在精神力方面你倒是不输甚至更强一筹,不过那霍松在真衍的手下,肯定锻造过不少高级灵宝,相比之下,你的炼器经验倒是差了些。

    不过即便如此,你的实力进展也是让我等惊讶不已。”

    闻言,林焰也是点了点头,虽然精神力突破了高级灵符师,但是少年还从未锻造过一件高级灵宝,在炼器经验上,显然要逊于霍松许多。

    不过即便如此,林焰也是丝毫不气馁,毕竟在精神力强度以及细微操控上,他自信不会输于任何同等级的符师。

    “比赛在什么时候?”林焰道。

    “三日后,到时候真衍会亲自上门。”

    “三天吗…”林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三天时间,足够让他大步提升一下炼器手法。

    “既然如此,那我三日再上门。”说完,林焰对着孟凡二人拱了拱手,便大步流星的离去。

    看见少年逐渐离去的背影,黑朔喃喃道:“林焰,当初我看他就是极为不凡,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吗?”

    孟凡也是惊讶道:“是啊,看来当初你我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出手帮助此子。”

    三日后,蔚蓝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温暖而不显炽热,偶尔轻风拂过,带走城市之中的喧哗,让得人不仅有些神清气爽的感觉。

    今日,蛮王城的一大盛事,百兵阁和蛮王城符师会对抗的炼器师大会,将会在今日,拉开帷幕!

    自打第一抹阳光突破大地的束缚,照射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之上时,安静的街道之上,便是开始出现了三三两两身着炼器师长袍的人影。

    这些身份高贵的职业,平日常人颇难瞧见,因为他们的强大以及那无以伦比的重要性,所以,炼器师在常人的心中,显得很是有些神秘与敬畏,而今日,这些地位高贵的炼器师,却是犹如蚂蚁出洞一般,从蛮王城的各处歇榻之处,接连不断的蜂拥而出,虽然他们的行走路线不同,可他们的终点,却都是那矗立在城市之中的古朴符师公会。

    今日蛮王城之中的所有商铺,开门都是比以往更早,无数人从暖和的被窝中爬起,然后站在大门口,望着那些匆匆忙忙行走在街道之上的大群炼器师,目光中,充斥着火热与敬畏。

    这几日的百兵阁与蛮王城符师会的对抗,将会是蛮王城一年之中,最热闹与火暴的时期…

    平日难得一见的炼器师,今日却是铺天盖地的以军团规模出现,这种壮观的场景,也只有这种两大势力之间的对抗,方才能够有幸瞧见…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林焰也同样是早早的起了床,盘坐在床榻之上安静的调息了一个小时左右,待得己身状态达至巅峰后,方才缓缓睁开眼来。

    懒散的扭了扭身子,听得那体内响起的噼里啪啦声,林焰微微笑了笑,行下床来,走出内厅,正准备喝口水,接下来一眼便是瞧见了那站在窗户边的柳雅。

    “你怎么来了?”林焰好奇道。

    “哼,听孟涵说你要代替蛮王城符师会与那霍松比赛,我当然来为你加油打气的,你可不要输给他!”柳雅俏眉一皱,一大清早彷佛谁欠了她一大笔钱一般,苦大哀愁道。

    闻言,林焰自然知道对方的火气不是对着自己,而是那霍松。

    毕竟百兵阁与落日商会即将联姻的消息也有传出,而对象正是那霍松与眼前的高挑女子。

    以柳雅的脾性,自然不会乐意于这门婚事。

    笑了笑,林焰站起身来,微笑道:“放心吧,那霍松,我会替你将他解决。”

    “好了,时间也快差不多了,走吧…”将茶杯放下,林焰笑了笑,转身对着房门处行去,身后柳雅俏眉却是微微皱起,也不知道林焰哪来的自信,毕竟那霍松虽然她极为看不起,但如今也是高级炼器师。

    不过想起以往林焰那惊人的表现,以及她暗中用家族商会打听林焰在远古宗派遗迹以及紫阳石家那惊人的表现,柳雅美眸中不禁闪过了几分奇异光彩,随即快速的跟上少年的步伐。

    走出房间,行下旅馆,林焰身上的那套中级炼器师的长袍吸引了不少的眼球,不过对于这些,他倒是没怎么在意,如果不是时间紧迫,林焰倒想考个高级炼器师,以他如今的实力,并不困难。

    走在大街之上,那些不断射来的敬畏好奇目光,让得林焰抿着嘴,嘴角噙着许些笑容。

    宽敞的街道两旁,身姿婀娜的窈窕少女们,低笑调笑着,将娇羞与崇拜的视线,投向行走在街道之上的那些炼器师们,对于这些处于花样年龄并且充满着幻想的少女们来说,神秘而深沉的炼器师,几乎是犹如磁铁一般,紧紧的吸引着她们的视线。

    在大清王朝,炼器师,的确拥有着不一般的高贵的地位。

    走近公会,瞧得那几乎是被堵塞的公会门口,林焰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身后的柳雅轻扬了扬手,闪身挤进人群,身体犹如入海的游鱼一般,诡异的穿梭着。

    等林焰走近公会,这才发现,此时的公会里,竟然已是有着两方人马呈对恃之态,一队是蛮王城符师会的人马,另外一队却是身皆白色玄袍,上面散发着奇异的精神波动,彷佛能影响人的神志一般。

    在这白色玄袍方阵为首处,林焰还看到了一个熟人,此时对方也在冷笑着看着他,而此人正是霍松。

    在霍松身旁,还站着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男子相貌俊朗,面无表情,但却鹰视狼顾,散发出狠辣的枭雄气息,虽然身体上并没有特别强烈的精神力涌动,但他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座山,一潭湖一般,让得人不敢有丝毫的小觑。

    林焰的目光与那中年男子对视了一眼,旋即便是心头一凛的急忙收回,从后者身上,他感到了一种极重的压迫,这种压迫感,就算是石阳都不吃给予他过。

    “此人便是百兵阁的阁主,地级炼器师的真衍!”在林焰身旁,柳雅低声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