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周南的问题,裴远航没直接回答,而是向不远处的警车招了招手。旋即,两名同事将一个干瘦黝黑的小寸头给带了过来。

    裴远航向小寸头道,“这几位同志是刑警队的,你再把当时的情况说一遍。”

    刑警?

    不是交通事故吗?他又没逃逸,怎么还有刑警的事儿?

    愈发受惊吓的重卡司机小寸头未开口已是一顿捶胸顿足,“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催的!偏偏为了省钱走小路,这下好了,回不去了!”

    尚洪波伸手拦了下,孔武有力buff了得,小寸头的手顿时动弹不得。

    褚佑宁试图发挥亲和力微笑,“您别急,我们就是来了解相关情况,说清楚对你绝没坏处。”

    不成想适得其反,深入骨髓的混子气质,让小寸头心跳愈发激烈了,“说,我说,我肯定说我说啥?”

    周南捂额,深度怀疑自己还不如不带这俩货,惟有亲自上阵,“师傅,你打哪来?”

    “哦对,”别看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小寸头却好似找到了方向,应的很迅速,“我从顺义那边和来。”

    随即像是找到了线头,一下打开了话匣子,“开到这里的时候,天正是蒙蒙亮,都说黎明前的黑暗,真不假,这又没路灯,我当时瞅着前面似乎有点不对,连忙刹车,可已经来不及了,就这么碾了过去,哎!你说,你说这人,怎么会躺在路中间?”

    说是这么说,回顾当时下车查看时,呈现眼前的情景,红红白白黄黄绿绿,小寸头迄今仍是一身冷汗,怕是要做一辈子噩梦。

    “人躺着,一动不动?”

    “一动不动!但凡动一动,我也能知道是个活物呐!”

    小寸头很肯定的点头,并继续道,“应该是喝醉了睡倒在这里的!我下车查看的时候,闻到了浓重的酒味儿!所以警察同志,这次事故也不能全怪我是不是?”

    截至目前,司机能提供的情况就只有这么些,小寸头在懊悔中被带离。

    由于是乡间公路,周边是荒凉的农田,也就甭指望监控。

    无论是交通事故,还是伪装成交通事故的命案,都要靠警方自行甄别调查,但不妨碍周南问上一句,“为什么说是伪装的交通事故?”

    裴远航拉了拉帽檐,有些心虚道,“目前还只是我个人的推测,证据亦不充分,就是从尸体上看,觉得与以往事故中见过的不太一样”

    周南还没怎么地,褚佑宁裹了裹棉袄先一步跳了出来,“不是,单凭这你就兴师动众把我们老大喊来?知不知道我们头儿为了出来这一趟,推掉了多少事儿?”

    为了这么点说不出的直觉,就直接打电话“动用”刑警支队长,裴远航自觉是有些冲动了,其实拉回去尸检后再做动作更稳妥,但万一真是命案事后这案发现场可难以完全复原回去,所以认真一对比,小新人内心并不甚后悔这把冲动。

    瞪了褚佑宁一眼,示意其甭整幺蛾子,周南正儿八经的开始套防护,“你现在专职搞事故了?葛队也算是人尽其才。”

    裴远航闻言脸红了红,“前段时间是我太过幼稚了。”

    事过不提。

    周南的注意力放在前方雪地,上有车辆反复压过的车辙,以及各式脚印。交警显然已经前期勘察过,再加上路过看热闹的车辆和人,现场留下不少痕迹。

    既然有可能涉及刑案,从现在起自然要更加慎重起来。

    没错,对于小新人的话,周南还是挺重视的,因为从有限的几次接触来看,对方不是一个信口雌黄的人。再说了,来都来了,最差的结果无非是又客串一次交警呗。

    经过重卡碾压,死者头部硬要用一个形容词的话,对不起,爆浆,不见手机,没有身份证明,只能通过身形和衣物初步判断是名中年男杏。

    无论是交警还是刑警,都见识过各种惨烈的现场,眼前这具尸体也许排不进前列,但这种情形无论见过多少回,大家伙依然做不到无动于衷。

    周南靠近着尸体,即便经过时间洗礼,扑面而来的各种浓郁气味中,酒精味仍旧挥之不去,与重卡司机小寸头所说一致。

    醉酒?待定。

    “周支,”胖肚子法医打了个招呼,显见不是骆晴。

    也不是非要全让人家一个妹子每次出一线,没毛病个鬼啊!这种活儿骆晴怎么可能缺席!

    周南下意识问了句,“骆法医呢?”

    胖肚子法医,“,我来也一样。”

    行叭。他真没那个意思!

    周南也不好解释,直接蹲下俯身仔细观察起来。

    “老大,死因是什么?”褚佑宁不知啥时候悄咪咪的凑了上来。

    “当我能掐会算?”

    褚佑宁正容,“那必须能,听说之前通过一堆骨灰,您都能变出个大活人来,每每恨未能现场亲眼见证呐。”

    听着如此不靠谱的话,胖肚子法医居然一点反驳的意思都没,显然这消息一早就在内部流传开了。搞得不明缘由的交警同志们,直以为自己在听鬼故事。

    周南,“”。不想说话。

    不过相比于之前的各种变态杀手,眼前这起案子看起来的确“正常”许多,除了

    难得案件“小清新”,周南也小清新起来,竟没有半点对尸体进行分析的意思,看完后直接起身。

    “我来?”胖肚子法医戴着口罩看不清到底什么神情,想必是纠结过好一阵的。

    周南莫名其妙,“你不来谁来?”

    胖肚子法医静默了一瞬,这才道,“死亡时间大致在重卡司机报警的时间段内,但经过初步观察,此人被撞击碾压后的损伤,应该是死后伤,至于其真正的死因,恐怕要等具体尸检后才能得出结论。”

    换句话说,在被重卡碾过前,这人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胖肚子法医发言完毕,竟有一时的惴惴,仿佛在等成绩公布的小学生。

    不能老抢别人活儿不是?对胖肚子法医的异样,周南浑然未觉,只是仔细听着并点了点头,深觉这才是一个刑警队长的正确打开方式。

    哦不好意思再次跑偏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城东刑警支队命案数+1,而且偏偏就发生在春节前夕!这特码!

    意识到这一点,周南拨打电话向上汇报情况的手,多少有点不似平常那么稳当

    7017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