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最新网址:似乎完全忘记办公室里还有个人,周嘉雯又埋进了卷宗里,时而皱眉时而咬笔,全无在外的精英形象。

    “寄人篱下”的周队长自觉保持安静,久违的开了局王者,哟呵居然刚好新赛季,一盘下来,不开声音总觉着差点意思,嗯,没赢一定是这个缘故!

    轻松甩锅后,没理会路浩发来的邀请,直接下了游戏。你告诉他这货是网文写手?要不是京都房二,早沿街乞讨去了吧!

    微讯信息随之秒弹出。

    路二,“?”

    并不是很想理会这二货,但就好像还差人一顿饭来着?

    周南勉为其难的回了信儿,“。”

    路二,“”。

    对话结束。

    当代人的交流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无味。

    成功解决掉路浩,想起被掉马这事儿,周南久违的登录了下企鹅音乐,扫视了一圈留言区。

    出乎意料,局面相当和谐,完全没有他和局里之前预测的那种惊涛骇浪,负面言论席卷什么的。

    不是,这届网友心态这么稳?

    不会唱歌的博主不是好警察早已深入人心了?

    某水友一句“长久以来的心照不宣”给他整破防了。合着大家伙是早有心理准备?人均福尔摩斯果然不是说说而已。

    与马甲相比,留言区争论最为激烈的话题,居然是“抄袭”?

    好吧,说抄袭可能不太贴切,反正就是质疑那些粤语歌词不是他亲自操刀的。

    周南,“!”这届网友也太神了吧,人均福尔摩斯已经完全不足以形容了!为表敬意,是不是应该再来几首压压惊?

    干都干了,他决定将不要脸进行到底。

    摸了摸下巴,周南开始在“大曲库”中搜索。

    要说粤语巅峰时期,那绝对要往上世界八、九十年代倒推,不过有个问题,这些歌自带年代感。

    以前也不是没发过类似的歌曲,可能得益于经典的魅力,倒还无人质疑,再多发几首肯定会有人注意到这个问题。

    重新编曲?倒是可以解决,但失了味道,他下不去这个手。

    根本没有犹豫,周南立刻拍板决定,不就是质疑吗,他都精分患者了,还怕再多个老干部曲风不成?就原汁原味的发!

    于是现在的问题就剩下,选什么歌发。

    正所谓旱得旱死涝得涝死,随便掐指一算,竟算不出来选什么,主要黄金时代的经典实在太多了。

    天凉了哦不是,新年了,是时候给乐坛来波王炸了,所以不如来张十首歌起步的专辑?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由于是临时起意,并没有现成的存货,再加上外面围追堵截的狗仔,周南念头一转,索性找个录音棚避避风头?在这个热搜多如狗的时节,应该用不着挺几天,风头也就过去了。

    完美!

    主意一定,他立马着手操作。

    虽说深港的娱乐不如上世纪那么遥遥领先了,但该有的设施肯定不缺,不过他现在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随随便便找家录音棚就录,一是知名度不同以往,二也要稍微注意下版权之类的安全性问题不是?

    看来有必要找个专业人士介绍个靠谱的地方了。

    说到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在深港这地方,他似乎只认识一个?只是为这么点破事儿麻烦天王刘,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尤其人家还在备战四十周年,演唱会就在后天。

    周南瞅了眼窗外,日头已偏西,回望他家堂姐,仍一心沉浸于判例检索。

    钱不好赚呐,这成千上万的判例搂一遍,人基本也废了。

    “?”感应到目光,周嘉雯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你怎么还在?”

    周南无言,他这是多不招人待见?一个两个都往外赶。

    “哦我是说,我在附近还有处房产,不常住,你从地下车库开我另一辆车偷溜过去,应该不会被狗仔发现,”周嘉雯不动声色的找补。

    啧,大律师的嘴呐,再次领教。

    说着周嘉雯鼠标一点,放起了视频。也不知开了几倍速,画面哗哗而过,内容是一处停车场,估摸应该就是前面提到的,本案的案发地某处探头了。

    法律体系不同,眼前一幕的出现亦无需奇怪。

    在警方侦查阶段,内地律师能做的几近于无,深港则不同,作为辩方,调查取证是他们应尽的责任。

    “卓利玲就是在这个地方受伤倒地的,可惜,监控差了这么几米,”边看着,周嘉雯边调侃道,“听说你是神探?对这个case有什么看法?”

    嚯,还真没拿他当外人,这不相信的神情都快溢出屏幕了。也不能怪人家,任谁听到这么个称号,第一时间恐怕都会忍不住嗤之以鼻。

    好在周南自己也一向不承认这“诨号”,无谓道,“神探就不敢当,案情也只是了解个大概,硬要我说的话,人证物证俱在,蒋博豪这杀人犯是没跑。”

    周嘉雯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所以你是警察,我,是大律师。”

    不是鄙视,纯职业不同,出发点和视角就不一样。

    “刀上之所以有我当事人的指纹,是因为他本就是去给卓利玲过生日,切蛋糕留下不足为奇,餐厅的服务生亦只能证实二人因蒋博豪疑似劈腿而产生争执,二人纠缠着往停车场走去,并不能正面证明其伤人。”

    “所以现在的重点在停车场保安身上,只有他声称听到了呼救,赶到时目睹了蒋博豪挣脱受伤倒地的卓利玲,开车遁逃。”

    “而据我当事人的说法,当时卓利玲确实纠缠着他到了停车场,但他不耐烦将其甩开并提出分手后,就径直开车离开了。”

    周南顺理成章的接口道,“所以这两个人中,一定有一个在说谎。”

    周嘉雯看傻子似得看向对方,“我并不在意谁在说谎,只要能让陪审团相信我的当事人无罪即可。”

    嗯

    海洋法系下,这个价值取向你也不能持绝对的评判吧。

    周南忽而指了指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可我觉着你应该在意一下,毕竟有个口香糖包装纸,已经在同一地点被风吹过去两次了”

    周嘉雯,“?”“!”

    7017k

    最新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