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年迈的魏老头,终于是扛不住一波又一波的舆论攻势。

    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全都给他挖了出来,而且是翻来覆去的说。

    要都是事实也就罢了,你还编造故事,而他又不敢自证。

    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因为姬定只是将一些数量夸大了,可事实就是魏惠王确实很有钱的,他家的马也确实吃得比老百姓要好。

    只不过大家都这样。

    齐威王的马也吃得不错。

    魏惠王就寻思着先接触接触,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要求。

    怎么归顺大周。

    这具体流程又是什么。

    魏惠王期待最好还是继续分封,他现在很乐意撤销王号。

    那惠施奉命来到洛邑,也不见什么周王,也不跟如今宰相白圭碰面,直接就去世子找姬定。

    谁都知道,真正做主的就还是姬定。

    “世子可真是天纵奇才,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将大周从灭亡的边缘给拉了回来,施是钦佩不已。”

    惠施见到姬定,真是由衷地说道。

    要说误打误撞,那就罢了,可你这是有预谋地行为。

    惠施是真的服气了。

    你小子够狠!

    姬定笑道:“惠相过奖了。”

    “不不不!”

    惠施连连摆手,道:“就是再多地赞美之词,也难以匹敌世子的功绩。”

    说到这里,他稍稍一顿,又道:“不过其中倒有一事,我就是绞尽脑汁也未能想名明白,不知世子可愿赐教?”

    姬定笑道:“惠相请说。”

    惠施道:“当时世子一无所有,在吾等看来,这是不可能成功的,而世子却敢独身一人,出门闯荡,想来也是一定把握的,不知这把握又是从何而来?”

    这在他看来,这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可结果姬定却成功了,他就很好奇姬定凭什么敢一个人出门去收拾旧河山。

    哪来的自信。

    姬定稍一沉吟,心想,也是时候该培养一些生产力信徒,这善辩的惠施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突然向门外喊道:“给我拿把锄头来。”

    “锄头?”

    惠施不免一愣。

    姬定笑道:“还请惠相稍等片刻。”

    过得一会儿,莽将一把锄头递给姬定。

    姬定将锄头往地上一杵,“我就是凭这成功的。”

    惠施一脸困惑地看着姬定。

    姬定解释道:“在我出门之前,各国都在争先变法,可这变得是什么?图得又是什么?”

    惠施沉吟少许,道:“这变得是贵族,图得是霸业。”

    姬定呵呵道:“惠相只是说对一半,变得的确是贵族,但图得并非是霸业。”

    惠施哦了一声:“不是霸业,又是什么?”

    “图得是安定。”姬定笑道:“惠相以为这变法是人为的吗?”

    惠施更是好奇,问道:“不是人为又是何为?”

    姬定又用锄头杵地道:“乃它所为。”

    “锄头?”

    “正是。”

    姬定点点头,道:“以前平民都是用石器耕地,每个人所能耕种土地有限,故大家只能集体耕地,那么就需要分配任务,分配粮食,这就需要贵族来领导他们去耕地。

    但是随着工具的变化,平民可独自耕地养活自己,那就不需要贵族来分配,群居变成独居,制度自然要随之变化,这才是变法的根本原因所在,如商鞅变法,皆是顺势而为。”

    惠施瞧了眼那锄头,捋着胡须,若有所思。

    过得一会儿,惠施拱手言道:“世子此番言论,真是令施受益匪浅啊!”

    姬定笑道:“同时我也知道,贵族是不可能轻易放手,二者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而这就是我的机会。”

    惠施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世子在楚国变法,看似为楚国着想,实则是将锄头发于楚人,从而激化二者矛盾。”

    姬定点头道:“正是如此,虽然这是我的计划,但如果楚王采纳我的建议,那么如今我就还是楚相,而非是大周世子。”

    惠施道:“只不过世子知道他们是不会轻易接受的。”

    姬定道:“所以就怪不得我。”

    惠施抚须笑得几声,又问道:“不过世子也真是仁义无双,竟然会放过楚王。”

    姬定笑道:“如果我杀掉楚王,惠相也就不会来这里。”

    惠施稍稍一愣,嘴里喃喃自语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姬定又道:“如果魏王愿意归顺大周,我会给予他更好的待遇。”

    惠施心中一喜,问道:“是吗?”

    姬定点点头道:“因为楚王也算是被我俘虏的,而非是主动投降,如果魏王在没有我军打败之前,就愿意主动归顺,这就是为了天下太平,为了天下苍生。

    这不是投降,这是伟大的壮举,是值得人们敬佩得。我会让他光荣的从王位上退下来,同时还将保留他的财物,只是收回他的田地。”

    惠施道:“但是土地才是最重要的。”

    姬定摇摇头道:“命才是最重要的。再说,魏王藏着的金银珠宝,足够让他置下一份能够养他后世十代的家业。

    但如果我的兵马进入大梁,那他就是罪人,即便我饶他一命,他也将一无所有,他会落得比楚王更惨的下场。”

    惠施沉默少许,道:“看来世子是有十足的信心能够击败我们。”

    姬定笑道:“信心也是基于实力,我会马上证明给你们看,因为赵国、齐国、秦国是绝不会轻易归顺的,他们一定会拼死一搏,到时魏王就会感到非常庆幸,因为他此时做出非常正确的决定。”

    惠施点点头,道:“真是没有想到,世子会对我如此坦诚。”

    姬定笑道:“因为我问心无愧,同时我的实力也令我无须对你们遮遮掩掩。”

    惠施心想,看来这大周的实力,比我们认为的还要强大得多啊!

    此番谈话,也令惠施心悦臣服。

    一五一十地告诉你,你也无力回天。

    就是这么自信。

    而姬定料想的一点,这惠施抵达洛邑,那边秦、齐、赵就已经收到消息。

    秦王嬴驷立刻命令公子疾率领五万大军进攻宜阳。

    秦国目前也是人才济济,他们判断如果魏国投降的话,那么中原人心尽归大周,秦国将再无出关之日。

    而目前中原诸侯都受困于舆论,畏手畏脚,秦国并没有受到这影响,这时候秦国就必须站出来,不管输赢与否,都必须要利用战争打断大周的舆论攻势。

    只要有人带头,他们肯定一拥而上的。

    试问天下贵族谁愿意交出权力,他们都盼着有一个人来带头对大周宣战。

    虽然之前那场大战,秦国损耗也不小,且公子疾也知道,目前是难以攻破大周军队镇守的宜阳,因为对面的弓弩实在是过于霸道,而他们暂时未能想出应对之策。

    但不打就肯定是死路一条。

    这只能说是一次战略性出兵。

    不是为了消灭大周。

    果不其然,这秦国一出兵,齐国那边立刻响应,直接就出兵吞并郑国。

    这嘴炮打不过,只能动手。

    郑国是早已经躺平,兵没有,自家的公主和将军也全都在洛邑,完全不抵抗。

    好在齐国也不是屠夫,关键郑国不少人都是齐国贵族和商人,双方都很有默契。

    濮阳百姓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

    但是齐国一出兵,徐州军队就立刻联合宋军对齐宣战。

    齐国当然已经想到这一点,故此其主力全都在南边,而之所以先吞并郑国,只是为了迫使魏国不归顺大周。

    这也是一次战略性兼并。

    这一举动,也取得非常大的成功。

    虽然姬定的条件,没有魏惠王满意,但他也动了归顺的念头。

    可是魏国那帮贵族却不愿意,以成陵君为首的贵族阶层,在未奏请魏王的情况下,就擅自与赵国、齐国组成齐、魏、赵三国联军。

    魏惠王优柔寡断的性格,再次作祟,他就躲在宫中装病,你们自己看着办。

    他这一躲,帮他与洛邑联络的惠施,自然就遭到贵族的清算,只是由于惠施是名声在外,成陵君也不敢杀他,就直接将惠施驱逐出境。

    惠施对魏王的所作所为也深感无语,真的是卸磨杀驴,于是他去到洛邑,投奔大周。

    如今这家国情怀很淡的,这些诸侯国就如同一个个集团公司,这边不要,那咱就跳槽,另外,对方还是大周,更加显得是理所当然。

    如今孟子都自诩为周臣。

    而公孙衍则是先一步去到自己的大本营河东地区。

    他也认为在不得人心的情况下,魏国贵族是难以有所作为的,他判断大周将会取得胜利,他自然不愿意与成陵君等人同流合污

    .

    这打起仗来,权力立刻就回到姬定手中。

    吴亨也赶紧启用昭阳为统帅。

    他毕竟还是欠缺大战的经验,别说胜任统帅,在如今的大周,他连带兵的资格都没有。

    之前姬定有过战略部署,大家倒也没有慌。

    世子府。

    昭阳一边用手比划着地图,一边说道:“虽然秦、齐、魏、赵四国同时出兵,看似来势汹汹,但我们也无须惊慌。

    因为齐军主力在徐州前线,而魏军则必须分兵襄陵,抵挡我军和宋军从南面的进攻,我们洛邑目前主要面临的敌人是来自西边的秦军和来自北边的赵军。

    我们可以凭借宜阳挡住秦军东进,然后集中兵力对付赵军。”

    说到这里,他稍稍顿了下,道:“不过上回那公子雍率领赵军进攻齐国时,依靠他的骑兵战术屡屡得胜,此次又是他统兵,不可小觑,我。”

    他话未说完,那姜季武便嘿嘿笑道:“不打紧!不打紧!”

    昭阳偏头看向姜季武,问道:“你有破敌之策?”

    姜季武笑嘻嘻地瞅着姬定。

    姬定瞪他一眼,然后向昭阳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已经为赵军量身打造出了一支骑军,赵国的骑军将不堪一击,现在的问题是,我要活捉公子雍,因为赵国未来的期望都寄托在公子雍身上,只要拿下公子雍,可重创赵国的士气,赵国必然会归顺我大周。”

    姜季武立刻道:“老师请放心,学生一定能够活捉公子雍。”

    昭阳慎重道:“姜季武,这战争可非儿戏,你别在此信口雌黄。”

    他不太喜欢姜季武这张口就来的性格。

    姜季武道:“大将军有所不知,公子雍的骑军,其实也是借鉴咱们郑国的骑兵,但可惜他只是学了一半走,只要大将军能够将公子雍引出来,我就一定能够将其活捉。

    哦,还有,我曾跟那公子雍曾并肩作战,其个性也与我一样,也喜欢亲自上阵,可不会躲在后面,我一定有机会将其活捉。”

    昭阳听了很不爽,冲着姬定抱怨道:“世子,我乃是统帅,可是我连大周军队有什么兵都不清楚,你叫我如何能够统率大军作战。”

    姬定讪讪道:“你别听他胡说,什么学了一半,那支骑军就是之前随大将军一块北上的五千骑兵,可不是新增的兵马,只不过最近我又添加了一些马具,使得骑兵不再需要下马作战,可以直接骑马冲锋,最近一直都在秘密训练,就没来得及跟大将军说明。”

    昭阳道:“骑马冲锋?”

    姬定点点头道:“到时姜季武会让将军去检阅那支骑军的,另外,你们只需要对付赵军,魏国这边我亲自处理。”

    昭阳问道:“不知世子需要多少人马?”

    姬定五指一张。

    “五万?”

    昭阳道:“我们可没有这么多军队。”

    “五千。”姬定道。

    “五千?”昭阳双目一睁。

    姬定点点头道:“五千人保护我一个人,应该也是够了。”

    昭阳听得是云里雾里。

    姬定道:“我当时从金陵出来时,才带了多少兵马。”

    昭阳懂了。

    确实。

    他们的浴血奋战,就还抵不上姬定得一句嘴炮。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这会议结束之后,姬定突然叫住姜季武,道:“你小子等会!你姐呢?”

    之前蔡夫人没有跟着姬舒一块去到洛邑,而当时韩国兵荒马乱,姬定也就没有急着派人去找蔡夫人,随着洛邑这边渐渐安定下来,姬定就让姜季武去把他姐找来。

    可是迟迟未见踪影。

    姜季武挠挠头道:“我姐不愿意来。”

    姬定问道:“为什么?”

    姜季武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姐只是让我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姬定道:“照顾个屁,这兵荒马乱的,她一个女人怎么照顾自己?”

    姜季武道:“老师请放心,我父亲跟我姐在一块。”

    姬定这才稍稍放心一些,又是叮嘱道:“记住,一定要生擒那公子雍,否则的话,我们要付出更大代价。”

    姜季武道:“老师放心,我一定生擒公子雍,哪怕他们想跑,也跑不过咱们啊!”

    姬定一翻白眼道:“你跟大将军一块作战时,少耍点嘴皮子,没话也别找话说,大将军可是不喜欢你这样的性格。”

    “是,学生知道了。”

    “快去准备。”

    “学生告退。”

    他早就想会有这么一战,毕竟讯息传播还是有限的,要传到赵国、齐国,还是要一些时日的,赵国、齐国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他早就制定好战略,宣传主要就是针对魏国,而在军事上则是针对赵国。

    秦国出关难。

    齐国要同时面对徐州的大周精锐和宋军,再未完全恢复过来的同时,是难以两线作战的。

    而在昭阳检阅过那支骑军之后,终于明白为什么姜季武这么有信心,相比较起来,赵国的骑军确实不太够看啊!

    这支骑军不但配有马镫,还有马蹄铁。

    目前楚地的冶炼技术和锻造技术,生产这些马具,已经不是什么问题。

    就看姬定想不想。

    这一招是姬定留着,专门用来对付赵国的。

    宜阳那边是由孟殇和都布率领三万大军镇守,这两个人在巴蜀已经被秦军训练出来了,让他们进攻,他们可能力不从心,因为在巴蜀面对秦国主力,新会大军就从来没有进攻过,但是防守的话,他们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

    而昭阳、姜季武统帅三万大军从野王出发,进入上党,应战来犯的公子雍所率领的三万赵军。

    公子雍本身也崇尚精兵战略,而且他认为面对大周的精兵,必须得以精兵应战,普通民兵,可能还会影响士气。

    关键公子雍在之前与齐国交战时,凭借他骑兵,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如今这支骑兵已经拥有更丰富的作战经验,他更新信心满满。

    他跟公子疾还不一样,公子疾只是战略性出兵,但是公子雍却是真想跟周军掰掰手腕。

    姬定是最牛X的,他与惠施率领五千军队在新郑迎战成陵君的五万大军。

    这情敌若是见面那自然是分外眼红啊!

    只可惜没见着。

    因为成陵君还未出门,这国内就先乱起来了。

    之前姬定的几波宣传攻势,已经让魏国人心动摇,别说国人不支持继续开战,就连魏惠王都没有表态。

    就国情来说,国家都还没有从上回大战中恢复过来,大周又未出兵,你还主动挑起战争,那你不得从我们嘴里扣粮食啊!

    但是他们都是被剥削对象,而成陵君剥削者,成陵君怎么可能会听他们的。

    更搞笑的是,成陵君反而更相信身在大梁的楚国贵族。

    楚国就是这么亡的,但是身在大梁的楚国贵族却是一个劲的怂恿成陵君出兵跟大周决一死战。

    这些人可不是蠢,而是心眼坏,他们就想着只要打败大周,那他们就重回楚国。

    不干的话,赢的机会都没有。

    搏一搏吗。

    反正又不是他们去冲锋陷阵。

    他们还骗成陵君,表示楚国发生动乱,那只是因为姬定变法导致的,他的变法搞得楚国各地民不聊生,又崩溃之前,巧妙离开朝堂,然后将锅全部甩给他们。

    你们魏国就不用怕,魏国又没有请姬定来变法。

    反正是各种编。

    成陵君还真就信了。

    结果楚国的一幕又再上演。

    魏国的国人野人联合起来,直接跳反。

    一句话,我们凭什么为你们贵族卖命。

    之前惠施、公孙衍都倾向归顺大周,可不是说贪生怕死,只是他们判断魏国就不能打这一战,只要开战,必败无疑。

    当然,不打也是死。

    其实当时惠施说得非常明确,对抗大周,就只能效仿大周改革,稳定住民心,就还有一战之力。

    但是那些贵族心想,要改得跟大周一样,那跟归顺大周有什么区别?

    我们就是不愿意交出权力和财富,才不肯归顺的。

    这是一个死结。

    也正是这个死结将这些贵族吊死。

    姬定在新郑还等了一会儿,确定成陵君没法来到城下后,于是就与惠施统帅五千兵马,浩浩荡荡地进入魏地,很快就变成一万大军,再走几步,两万。

    魏国人民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这其实就是贵族最后的疯狂。

    但绝不是最后一次。

    因为此乃人性所致。

    成陵君他们眼看着这大势已去,于是又带着人马逃亡齐国。

    姬定几乎是兵不血刃来到大梁。

    “世子明鉴,寡人本想归顺大周的,都是成陵君他们不愿意,还软禁了寡人!”

    卧榻上的魏惠王向姬定哭诉道。

    这老头玩小聪明,可真是没有服过谁。

    他寻思着自己不表态,若是打赢了,那他白得好处,打不赢,也不是他的错。

    姬定岂不知他的小心思,笑着点点头道:“你莫要再说了,我都明白,这绝不是你的错。”

    魏惠王连连点头。

    理解万岁。

    姬定又道:“但是你毕竟没有表示归顺,我的条件也得减一减,否则的话,我无法向其他人交代。”

    魏惠王心头一揪,道:“减多少?”

    姬定道:“首先,我许诺过的荣誉,自然就没有了;其次,你只能拿走你个人财产的两成。”

    “两成?”

    魏惠王激动地直接站了起来,哪里像似一个病怏怏的老头。

    姬定微微一笑,拿出一张纸放在地上,“这是我们大周的户籍。”

    他将大梁丢给惠施,然后带着五千保镖前往濮阳。

    当姬定来到濮阳时,这里是一片狼藉,逃跑成陵君,可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将这里洗劫一空。

    这令姬定忧心忡忡,那成陵君可一直惦记着蔡夫人的。

    他第一时间跑去蔡夫人府。

    “先生,这府里没人,而且我们也打听过了,那蔡夫人早就离开濮阳,去了洛邑。”法克来到厅堂气喘吁吁地汇报道。

    “怎么可能?”

    姬定道:“她若去了洛邑,我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姜季武还说,她是不愿意去洛邑的。”

    法克道:“那就奇怪了,这蔡夫人上哪去呢?”

    姬定没好气道:“这个女人还真是不听话。”

    “谁说的?”

    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

    姬定偏头看去,只见蔡夫人与姜佐从侧门走了出来。

    姬定不禁惊呼道:“你们在家?”

    姜佐道:“之前我们一直躲在后院的密室里面。”

    姬定是又喜又怒,埋怨道:“大司马,夫人,你们之前为什么不愿意去洛邑?你们知道这多么危险吗?”

    姜佐看向蔡夫人道:“是小女不愿意去。”

    姬定不解地看着蔡夫人。

    蔡夫人冷冷道:“是你当初说让我在这里等你来娶我的。”

    哇!这只是一个态度,不是圣旨,你这也太死心眼了吧!姬定咳得两声,赶紧上前,拉着蔡夫人的手,嘿嘿道:“对不起,夫人,你知道得,我一直以来都是被女人逼娶,所以这迎娶操作不太熟练,有些失误,还望夫人海涵,海涵。”

    “哼!”

    蔡夫人甩开姬定的手。

    姬定眼珠一转,突然朝着姜佐使了个眼色。

    姜佐完全不明白。

    姬定动了动嘴皮子。

    姜佐突然反应过来,道:“季武怎么没来?”

    蔡夫人顿时转过身来,左右看了看,道:“是呀!季武怎么没有怎么来?”

    “这个!”

    “是季武出事了么?”蔡夫人紧张道。

    “夫人,来来来,这边坐。我慢慢跟你说。”

    姬定揽着蔡夫人往一旁的矮榻走去,还偷偷回过头来,朝着姜佐递去两道感激的目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