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姬定的一系列的政策,并不是如大家想象中一般,给这片大地带来繁荣盛世,反而使得楚国的城市经济进入萧条期。

    曾一度繁花似锦的楚都,如今各个店铺门前是门可罗雀。

    准确的说,大量的店铺都已经关上了大门。

    就当下的经济结构,如果没有贵族,那就没有消费。

    就连路上的马车都少了很多。

    昭阳、司马昭鱼走在萧条的街道上。

    看到此情此景,这过往的一切,在昭阳脑海中闪过,不禁是暗生愁绪,突然非常怀念当初那个并不完美的楚国。

    可见不管好与坏,一旦失去,必然是珍贵的。

    司马昭鱼却无暇顾忌这些,他喋喋不休地说道:“我真是看不懂他的安排,虽然如今各国都在交战,可能无力进攻我国,但我们也应该积极备战,可是你看他,加上徐州那边的军队,也才保持六万军队,其中还有两万舟师,我看他根本就不想支援魏国和赵国,这根本也来不及。”

    偌大的楚国,只保持这点常备军,可真是心够大的。

    要知道当初楚国贵族的家兵加在一起,可也比这多啊!

    虽然楚国经历过一场大乱,但也不是说没有粮草,光从楚王和楚国贵族那里没收来的粮草,就足够他们支撑一段时日。

    这个关键时刻,楚国真的是没有理由不厉兵秣马。

    昭阳只是淡淡扫他一眼,道:“如果我们能看得懂他的安排,他也就不会有今日。”

    司马昭鱼稍稍一愣,道:“话虽如此,但这可是战争,任何阴谋诡计,也无法阻挡几十万大军。

    目前景缺、昭雎等人带着邓地的精锐之师去到巫山,我国整个西北面是极度空虚。

    只要秦国得以喘息之机,派遣一支大军南下,我可不相信光凭那些舟师能够抵挡得住。”

    昭阳微微皱眉。

    其实他也对此感到非常好奇。

    姬定以民生为主,这也是有道理的,但如今毕竟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中迎地区打得非常焦灼。

    一个失误就能够令整个局势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哪怕你不想出兵去救援盟友,你也得做好防守的准备。

    然而,姬定不但没有颁布具体得军政政策,同时也没有组建军队备战,此时楚国是非常非常空虚的。

    都是民,没有兵。

    这是非常危险的。

    正当这时,忽听前面传来一阵吆喝声。

    “让让!抱歉!让让!”

    但见一个大汉推着一辆木车,飞快往这边行来。

    未等昭阳和司马昭鱼反应过来,木车已经来到他们身前。

    二人侧身避过,但不巧的是,这路上刚好有一滩污水。

    车轮压过,污水溅起。

    昭阳、司马昭鱼挥袖一挡,但仍溅的一身。

    司马昭鱼怒瞪那大汉,喝道:“你这小人!”

    “抱歉!抱歉!”

    那大汉敷衍了几句,便是推车离开。

    要是以往,这人必定身首异处。

    司马昭鱼便是转过身去,要去揪住那人,昭阳伸手一拦,“你想作甚?”

    司马昭鱼激动道:“此人如此无礼,我!”

    话说一半,他突然反应过来,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昭阳看着他道:“没有想到,你会为了新会而感到如此的焦虑。”

    司马昭鱼叹了口气道:“大王已经离开,我们我们又能做些什么,总不能期望秦人来统治这里吧。”

    昭阳稍稍点头,又道:“你放心吧,周济肯定另有考虑,他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司马昭鱼哼道:“难不成他会变戏法么?还是说他有信心凭着他们的口才,阻止秦国趁虚而入。”

    大梁。

    “大王,惠相,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这新会比你们想象中的要可怕的多,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若此时我们不联合起来,共同对对新会,我们都会被新会消灭的。”

    只见一个三十来岁,身着楚服的男子,站在大殿中,神情激动地向魏惠王和惠施道。

    此人名叫黄克,原是楚国克陵君。

    他们这些楚国贵族,许多人都没有留在楚国,而是去到其它国家。

    他们就无法接受自己是平民的事实。

    如果昭阳、景翠、司马昭鱼他们没有立刻得到重用的话,他们肯定也会走的,跟一个野人一样,下田耕地。

    这他们是无法接受的。

    他们希望能够借他国势力,夺回自己的国家。

    而齐国和秦国也给予他们支持,让他们去游说魏国和赵国。

    惠施就问道:“如果新会这么可怕的话,那你们为何还能活着离开。”

    克陵君道:“虽然周济没有杀我们,但是他却将我们的田地、钱财全部没收,只给予我们一个平民的身份。”

    魏惠王一听,心想,换我我也会这么做。

    从一个君主的角度来看,这新会反得就是他们这些人,如果不将他们田地、财产没收,那怎么去犒赏自己人。

    这太正常不过了。

    秦国占据魏国的土地,可也没有将土地分给魏人。

    惠施就道:“如果克陵君能够游说秦国、齐国向我们投降,我们可以考虑联合起来对付新会。”

    魏惠王听得是连连点头,道:“你们为何不去游说秦国、齐国?”

    克陵君顿时无言以对。

    就国家利益而言,大家都可以结盟,但问题是,以谁为主,谁当这霸主。

    就国力而言,那当然齐国、秦国更强大。

    但如今在魏国看来,他们是占优势的,新会可是他们的盟友,新会击败楚国,这当然是好事。

    在这时候,应该是秦国、齐国主动服软,而不是用威逼利诱的手段,迫使他们屈服。

    宋国、赵国也都是这个态度。

    大家可以停战,但是我们必须要得到好处,共同对付新会这可不是什么好处,即便新会真的这么可怕,那也是先消灭你们啊!

    江州!

    “如今邓地这么空虚,你们为什么还不出兵?”

    魏章一拍桌子,冲着昭微咆哮道。

    虽然在江州战场,他们一直都是处于进攻的一方,但始终为未能突破关隘,进入蜀地,这令魏章非常郁闷。

    蜀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

    可突然得知,大量楚军来投诚,他心里非常开心,在了解清楚之后,他觉得这西边不亮,东边可亮,他希望在江州由攻转守,后军变前军,将重心转移到进攻楚国。

    但是魏章连续几道军令下去,巫山的楚军是泰山崩于前,纹丝不动,这令他气得够呛,眼看这良机就要错过。

    昭微十分委屈,道:“将军有所不知,我们的军队可就是从邓地来的,如果我们能够占据邓地,那我们为何还要来这里。

    朕不是我们不愿意进攻,而是一旦我们进攻,我们的士兵就会变成新会的士兵,我们是不敢去啊。”

    这可真是魏章听到最为可笑的理由,道:“你在说什么,你们的士兵怎么会变成新会士兵?”

    昭微道:“此事一时半会也解释不了,我们建议,由你们秦军主力去进攻邓地,这边由我们来防守。”

    这时,魏章帐下的一名将军立刻道:“将军万万不可,如果江州失守,那这后果不堪设想。”

    这秦军将领,不太信任那些逃亡而来的楚军。

    魏章也不敢将自己的后路交给楚军,向昭微道:“我不管这么多,你们必须立刻出兵邓地。”

    如今秦国上下很担心新会回北上,夹击韩国,如果能够攻占邓地,那么身在韩国的秦军将无后果之忧,而且还可以在侧翼掩护身在巫山的秦楚联军。

    昭微急得双手一摊道:“我军若去,必然失败啊!”

    他们的兵一半都是楚国平民组成的,当初也是强行带走的,这一去的话,等于就是自投罗网啊!

    谁能保证那些平民不反。

    楚国如今可是平民的天堂啊!

    魏章一挥手道:“你休要多言,你们不愿意去,那好,那就由我们秦军将领统帅你们楚军去。”

    正当这时,一名将官快步入得营帐,“启禀将军,雾关失守了。”

    魏章愣了愣神,道:“你说什么?”

    那将官喘着气道:“雾关失守了。”

    魏章又眨了眨眼,半天都回不过神来,道:“雾关怎么会失守?”

    雾关江州西面第一道防线,为什么魏章如此不能接受这个消息,原因就在于,如今是秦军在进攻蜀地的关口,雾关都没有受到攻击,怎么就失守了。

    这真是莫名其妙啊。

    那将官道:“因为镇守在雾关的五千士兵全部投降蜀军。”

    昭微一听,顿时叫苦不迭,连连顿足道:“来了!来了!这便是新会最可怕的地方,他们能够将对方的士兵变成自己的士兵。”

    “你闭嘴。”

    魏章怒瞪昭微一眼,又向那将官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的士兵会突然向蜀军投降。”

    那边可都是纯纯的秦军,可不是什么楚军啊!

    那将官道:“将军可还记得,当初我国可是从国内迁徙不少平民来蜀地。”

    魏章双目一睁,浑身直冒冷汗。

    原来当初秦国为了控制蜀地,也为了让前线将士专心作战,故此将前线将士的家属都迁徙数到蜀地来。

    可谁能够想得到,蜀侯会突然倒戈,并且与新会联合。

    这蜀地的秦人顿时都成为瓮中之鳖。

    当时蜀侯曾要求,将这里的秦人都给杀了。

    但是杜远他们是坚决反对,姬定在楚国连贵族不杀,蜀地新会是一脉相承,怎么可能会杀秦人。

    不但不杀他们,而且还不动他们的田地,给予他们新式工具,并且经过宣传,将他们全部吸引到新会。

    其实秦人在秦国的日子也不好过,这平民除了打仗就是耕地,稍不留神,就可能半身残废,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就是一群工具人、侩子手。

    这也使得新会这种新墨者思想,对于秦人而言,同样也是极具感染力。

    民为先,反权贵,人人平等。

    这对于任何劳苦大众而言,太具有吸引力了。

    关键新会还只是一个组织,它是没有国界的,志同道合之士,都能够加入。

    在这期间,蜀地的秦人,经过新会的一顿洗脑,纷纷加入新会。

    然而,这里的秦人,就是前线秦军将士的家属。

    虽然秦国的宣传是非常强大的,但是跟新会比,那真是小儿科。

    双方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新会在正面战场上采取死守的策略,同时暗中通过秦军将士的家属,对秦军采取攻心之战。

    甚至在停战之时,还暗中安排他们夫妻孩子见面。

    经过半年多的宣传,这秦军将士是终于动摇了。

    在这期间,是他们一直压着蜀军在打,蜀军可没有屠杀秦军,故此也谈不上血海深仇。

    这两军交战,军心都已经动摇,同时目前看不到打破僵局的希望,破釜沉舟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魏章终于体会到昭微这些楚国贵族的痛苦。

    不是打不过。

    而是没法打。

    当初司马错、张仪等人,以此策来安抚军心,激励士气,但却没有想到,此策一举奠定秦军在巴蜀的败局。

    雾关的秦军倒戈,这对于秦军士气,是致命的打击。

    不少秦军士兵心想,我的老婆孩子也在那边啊!

    而魏章本就是孤军在外,这一不留神,可就得全部葬送于此。

    魏章不敢冒此风险。

    他马上写信给咸阳,将江州的情况告知司马错。

    司马错看到魏章的来信,也是吓得直冒冷汗,赶紧回信魏章,让他立刻撤回武关。

    他的信还未到,魏章就已经在撤退。

    而在撤退的同时,有不少秦军士兵偷偷跑了。

    再逗留下去,可想而知是什么结果。

    这秦军一走,那些楚军可是挡不住蜀军,虽然他们非常舍不得那盐泉,但此时此刻,他们没有选择,只能一道与秦军退出巴中。

    新会坚守一年,然后然后就兵不血刃拿下江州、巫山、

    这真是典型的新会式战争。

    但是新会五子也明白,他们能够取得胜利,是在于民心所向,民心才是新会立足之本,新会是没有敌人的。

    在拿下江州、巫山之后。

    他们并没有区分什么巴人、蜀人、苴人、秦人、楚人。

    而是一视同仁,将肥沃的土地全部发放给他们,并且给予他们农具,让他们具有耕种大面积土地的能力。

    新会五子也并没有率领大军趁胜追击,而是留在当地,帮助大家恢复生活。

    但是都布和孟殇,以及鲁伯友,则是率领五万精锐之师抵达了楚国邓地。

    与此同时,姬定也来到了邓地。

    “恩师,会长。”

    “会长!”

    鲁伯友、孟殇、都布他们见到姬定和子让,都显得极为兴奋。

    子让瞧着满面风霜的鲁伯友,不免也是欣慰地点点头,还记得当初分别时,鲁伯友还只是一个稚嫩的青年,而如今他统管整个蜀地的后勤。

    对于一位老师而言,这一刻真是妙不可言啊!

    姬定笑道:“你们比我预想中的要来得更早一些啊!”

    鲁伯友激动道:“这都是因为会长的谋略,我们才能够如此迅速地拿下江州。”

    整个宣传计划,宣传系统,宣传技巧,全都是姬定授予他们的。

    这就是姬定的武器。

    姬定呵呵道:“这谋略其实谈不上多么高明,很多人也想得到,关键还是在于执行的人,若不是你们能够一直坚守新会的宗旨,处处都为劳苦大众着想,那纵使我的谋略再好,你们也是无法取胜的,此战能胜利,你们是功不可没啊。”

    三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时,法克走了过来,道:“先生,昭阳和司马昭鱼来了。”

    姬定回头一看,只见昭阳和司马昭鱼走了过来,于是笑道:“来来来,给你们引荐一下,你们的统帅,昭阳大将军。”

    昭阳闻言,尴尬一笑。

    司马昭鱼向姬定道:“难怪会长一直不急于招兵买马,原来会长手中已经有一支百战之师啊。”

    他们方才偷偷去军营瞧了瞧这一支来自蜀地的精锐之师,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一支军队的军容军貌军备都要远胜楚军。

    整支军队是朝气蓬勃,盎然向上。

    这是各国军队都不具备的气质。

    因为各国军队为得都是为利益而战,而这支军队却是为使命而战。

    否则的话,他们没有道理来这里。

    其实一直以来,也是新会的信念支持他们继续战斗。

    一点也不夸张地说,这支军队真的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当时蜀地实在太乱了,而对于新会而言,出门就是敌人,在那几年内,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战斗,随时面临生命危险,没有强大的信念,是熬不出来的。

    但是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的。

    姬定笑道:“当时胜负稳定,我也不敢夸下海口,二位不会怪我吧。”

    他还是精打细算,他觉得蜀地有一支这么精锐的部队,就没有必要再训练一支,职业军人是很消耗财力的,如今的楚国还经不起他这么挥霍,他很早就将他的练兵之法传给都布和孟殇。

    巴蜀的战况,用来练兵,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昭阳、司马昭鱼只是笑了笑。

    这心里也踏实了。

    不再另做他想。

    这巴蜀和楚国合为一体,就这实力!

    放眼天下,谁能匹敌。

    姬定突然那遥望北边,心道,游子终于要回家了啊。

    巴蜀的胜利,两支新会大军终于在楚国会师,新会也再没有后顾之忧。

    现在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结束这场战争。

    昭阳立刻率领着五万蜀军和两万楚军,共七万大军,从邓地出发,进攻韩国南边最重要的一个军事重镇-召陵。

    虽然才七万,但这七万可都是职业军人。

    而且兵种之齐全,军备之先进,也都是其它国家难以企及的。

    他们拥有五千舟师,五千车兵,五千骑兵,五千工兵,两万弓兵,以及三万步兵。

    而这三万步兵中,还包括一万山地兵和五千铁甲兵。

    当然,全军最次的也是皮甲。

    同时鲁伯友的到来,也彻底解放了姬定,姬定直接任命鲁伯友为户部部长,统管全军后勤。

    他自己则是随军一块北上。

    不日,昭阳统帅大军便来到召陵。

    韩军在召陵是依靠伏牛山脉防守。

    但只是坚持七日。

    昭阳在这里打了人生中最为震撼,最为痛快的一战。

    这一战他们采取了几乎所有的新式武器。

    其中最为恐怖的就是床子弩和投石机。

    虽然如今已经有抛车,但是这跟改进过的投石机,真是相差太远。

    威力就不在一个次元上。

    身为统帅的昭阳都被这满天的箭矢和巨石给震撼到了,那韩军更是吓得屁滚尿流。

    韩国士兵多半也都是平民,若不是职业军人,一般是承受不住这种场面。

    秦韩方面早已经知道新会大军的到来,虽然局势已经对他们非常不利,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败局已定,而且对于韩国而言,这可能是亡国之战,他们还是做好应对的准备。

    但是从结果来看,他们准备得是远远不够啊。

    新会大军在攻下召陵之后,凭借着床子弩和投石机,是横扫伏牛山的防线,然后又是长驱直入。

    首次登场的铁甲兵,那更是狠狠教育了一番秦军。

    秦军多半还都是布衣,只有精锐才穿皮甲,而这边就直接上铁甲。

    这简直就是作弊啊!

    秦军被打得是溃不成军。

    要知道那北边可还有魏郑主力。

    这韩国战局顿时急转直下。

    公子疾眼看大事不妙,可不愿意将秦国十万主力都交代在这里,果断地抛下韩国,率大军撤退。

    这秦军一走,韩国也是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选择投降。

    但是由于姬定的命令,新会大军放弃占据韩国都城的机会,而是转而进攻韩国中部的洛邑,以及函谷关东面的出口宜阳。

    而韩国方面也是赶紧宣布向魏国投降,咱们三晋本就是一家,一家人就应该整整齐齐,除那些野人之外,谁特么愿意跟新会站在一边。

    是疯了吗!

    除新会大军已经占领的城市,其余的城市是全部向魏国投降。

    整齐划一。

    可惜他们投降的速度过快,魏军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各地都传来投降书,我们应该先占领哪里?

    而韩国贵族们是不断派人去催着魏军来占领。

    你们在搞什么呀?

    我这都已经投降,为什么你们的兵还不来。

    真是急死人了。

    其实洛邑也想向魏国投降,可是新会大军太不讲武德,他们哪里都不去,五千骑兵直接过来将洛邑给围起来了。

    但却没有一兵一卒进入洛邑领土。

    而新会的主力还是前去进攻宜阳,那可是进入关内唯一入口。

    其实宜阳方面也早就向魏国投降,但魏国选择拒绝,因为公孙衍希望新会能够守在函谷关。

    因为如今魏国与河东地区已经连成一片,魏国是心满意足,若是再占据函谷关的出口,那与秦国的矛盾就会变得更加尖锐。

    新会大军倒也没有跟魏国去争。

    最终新会只是占据韩国整个西南部,其它地区均被魏国占领。

    而在外闯荡十年的游子,终于要回家了。

    https://www./129_129979/47677556.html     

    :www。: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