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最新网址:如果说之前戎马半生的昭阳,不愿就此放弃,还想着要与姬定决一死战,或终结新会,或战死沙场,总得给自己一个结果,但姬定的这一封信,是彻底瓦解了昭阳心中仅存的斗志。

    因为他的敌人并不是姬定。

    即便战胜姬定,亦不能终结新会。

    他们的敌人是他们自己。

    一夜未眠的昭阳,在第二日便立刻召开三军会议,表示这攘外必先安内,他将率领本部人马,留守松阳,防止新会西进,而其他的贵族将率本部人马回去平定动乱。

    并且昭阳还向他们保证,他们只需能够使得自己的封邑安定下来,而在这期间,新会的军队无法越过信阳。

    其实各贵族也早已无心念战,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家才是最重要的,其实他们的家,也是他们的国家,这楚国就是一个个小公国组成的。

    故此大家也都支持昭阳的计划。

    各自率领本部人马回援

    .

    大梁。

    此时魏国王宫内,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辩论,而辩论的双方乃是张仪和惠施。

    这带兵打仗,可非张仪的所擅长的,他可是一名纵横家,虽然离开了秦国,但他还是渴望凭借的自己铁齿铜牙,力挽狂澜。

    而此时秦韩联军正在与赵、魏、郑三国联军激战。

    双方是打得难解难分。

    张仪看不到胜利的希望,而楚国的消息,更是令他忧心忡忡,他这回是以韩国大夫出使魏国,希望能够游说魏国与韩国联盟。

    大家一同对付新会。

    “人人平等!”

    张仪是神情激动道:“这便是新会的宗旨,这也将预示着,在新会的统治下,不会再有大夫,不会再有王权。为何如今周济占据楚国半壁江山,却仍以会长自居,那就是因为天下王侯,皆为其敌。今日大王与之联合,那无异于自取灭亡啊!”

    他与姬定斗法到现在,对姬定已经是知根知底,其实他之前就怀疑蜀地的新会就是姬定在搞鬼,只可惜当时未能查到具体证据。

    但此时此刻,他已经事全然明白过来,他也知晓为什么姬定能够瞬间占据从楚国半壁江山。

    他认为新会乃是天下权贵的敌人,天下诸侯应该携手消灭新会。

    魏惠王听得稍稍点头,他觉得张仪说得有些道理,这人人平等,不得将我也给平了吗。

    这可不行。

    对面的惠施抚须一笑,是轻松惬意地向魏惠王道:“大王不妨仔细想想,蜀地之乱,巴地之乱,苴地之乱,楚国之乱,以及当初我魏国之乱,这都是源于周济吗?还是说这都是源于新会?”

    魏惠王猛然醒悟过来,斜目打量了下张仪,呵呵两声,讽刺道:“张大夫可真是对秦国忠心耿耿,这都被秦国驱逐出来,却还一心为了秦国着想,寡人可真是深受感动。”

    这些地方祸乱的根本原因,不就是因为张仪吗。

    跟姬定可没有半点关系。

    最初就是张仪诱骗楚威王伐魏,转身又与魏国一道伐楚,姬定这才获得机会成为楚国客卿。

    之后蜀君、苴君、巴君不都是上了张仪的当,搞得巴蜀现在是年年战火不休,新会才能够在蜀地成长起来。

    而此次楚国大乱,也是因为张仪诱骗楚国结盟,结果反戈一击,新会才在楚国站稳脚跟。

    这么说起来,姬定能够有今日,一半的功劳都是因为张仪啊!

    惠施可也是辩论高手,他的意思很简单,你别管他说得有没有道理,他这人就不可信。

    信他就完了。

    这一句话就结束此番争论。

    这高手过招,就在一瞬间。

    魏惠王想到过往的种种,可是不敢相信张仪,哪怕你说得天花乱坠,老子也不信你。

    谁信你可都没有好下场。

    这出来混的总要还,张仪也要为自己的诚信买单。

    劣迹斑斑的他,在失去秦国相邦的光环,天下诸侯是无人敢信之,也无人敢用之。

    韩国其实也是被迫启用张仪,韩君只是让张仪在秦韩联军中担任要职,但在朝中,就还是公仲侈做主,张仪基本上是被排除在外。

    张仪是失落的离开了。

    可是在他走后,魏惠王便向惠施问道:“相邦如何看待新会的人人平等。”

    这老头也不糊涂,虽然张仪不可信,但你惠施可信啊!

    那你说说这个问题怎么办?

    惠施便道:“大王可还记得,当初周济在此与孟先生辩论。”

    魏惠王点头道:“寡人自然记得。”

    相当当初,他不禁自言自语道:“当初周济不过是卫国一个小官,却敢在寡人的王殿讽刺寡人,寡人当时就认为此人绝非寻常人,他能有今日成就,其实也并不意外啊!”

    也不知道是在夸姬定,还是在夸自己。

    惠施稍稍点头,又道:“大王又是否记得,当时周济曾言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魏惠王讪讪点了点头。

    不太好意思。

    因为他完全没有听进去。

    惠施继续言道:“如今楚国便是被水覆舟,但此非周济之功,而是那楚国贵族之败。若是大王能够体恤臣民,能够爱民如子,便无须惧怕那新会,反之,大王纵使与秦国联合,只怕也无济于事,因为成败是在于民心,而非是在武功和阴谋。”

    魏惠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惠相瞥他一眼,心道,如今事实就在眼前,但愿大王能够知错悔改。

    其实惠施看得比张仪更加透彻,张仪看到的是其中利害关系,新会是反权贵的,那么权贵自然应该联合起来对付新会。

    二者可是有着根本矛盾啊!

    而惠施看到得却是问题的本质。

    新会不是反权贵,而是顺应民心。

    权贵若是以仁政治国,若是爱民如子,这矛盾就不存在了。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二者并不存在什么根本矛盾。

    楚国国内动荡,原因是在于姬定吗?

    不是。

    是在于楚国国内自身的矛盾。

    姬定只是加速这矛盾的爆发,而不是制造出这矛盾。

    楚国是败于自己,而非败于姬定。

    你若不治理好魏国,姬定来不来,你也得亡,你若能够治理好魏国,姬定是毫无杀伤力。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

    姬定是非常明白这个道理,实在不行,这百姓到底还有一双脚啊。

    故此大敌当前,姬定却还在忙于治理,忙于安排那些从楚国军中逃来的士兵。

    此时此刻,在那长江之上,淮河之上,一艘艘帆船,将那些逃来的百姓运送到彼岸。

    码头上是炊烟袅袅。

    他们下船之后,立刻就能够吃到一口热腾腾的饭。

    大家是彼此相助,无微不至。

    因为这里的工作人员,也是在他人的帮助下,才在这里安身立命,故此他们也是竭尽全力地去帮助别人。

    而且这逃来的人们,其中不乏各行各业的人才,商人、工匠、船夫、书生,比比皆是,他们的到来,使得各行各业将得到进一步发展。

    “先生。”

    法克来到姬定身旁。

    正在安排工作的姬定,回头瞧了眼法克,然后向身前的几个墨者道:“你们快去安排吧。”

    “是。”

    待那些墨者离开之后,姬定又向法克问道:“什么事?”

    法克道:“方才松阳传来消息,楚国大军在松阳突然解散了,那昭阳只是率领本部人马留守松阳,其余贵族则是率兵回各自封邑,我看他们是希望能平定内乱,然后再来与我们决一死战。”

    姬定笑道:“没有这么复杂,这只不过是昭阳还对他们抱有一丝期待。”

    法克问道:“先生此话怎讲?”

    姬定道:“昭阳无非是希望那些贵族能够痛定思痛,能够改变自身,安抚那些平民,给予那些平民田地,但他只是在痴心妄想,不吸血的贵族,还能称之为贵族吗?”

    说着,他稍稍一顿,又继续道:“既然他们不打,那咱们就开始反攻,千万不要让战争停下来,否则的话,我们的盟友会不开心的,他们如今可在与敌人血战啊。

    你告诉前线翟拘,咱们准备大举反攻,不管怎么样,一定要闹出一点动静来,让我们盟友知道,我们也在浴血奋战,可不是在隔岸观火。”

    法克讪讪道:“先生,我们拢共才三万人马,而且其中一半以上都在徐州作战,咱们拿什么大举反攻。”

    姬定呵呵笑道:“那些贵族回去之后,咱们自然就有兵马大举反攻。这就是我当初选择楚国的原因,因为楚王身边有着一群猪一样的队友,哦,可能对于贵族而言,亦是如此吧,毕竟,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他料想的没有错。

    昭阳安排他们回去平乱,其实就是在进攻新会,他希望各个贵族能够反省自己,能够自我改变,能够惠及于民,能够懂得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的道理。

    因为事实已经证明,别人是无法改变他们。

    只能寄望于他们自我改变。

    如果能够做到的话,那新会就不可怕,如果不能做到,那就只能等待灭亡!

    事实就是绝大多数贵族都做不到。

    确实有些贵族回去之后,用怀柔政策对付那些闹事平民,给予他们田地,发放一些粮食帮助他们。

    但在很多贵族看来,你们这一闹,我就得给粮食,给土地,那你们不得天天闹,我不得将你们当祖宗供着。

    此等歪风邪气,是决不能助长。

    这种思维在贵族群体里面,是根深蒂固,他们压根就没有将那些野人当人看待。

    回去之后,大多数贵族都是选择以派遣对自己忠心的家将家兵去平乱。

    看是你们的脖子硬,还是我的刀硬。

    这直接就没得救了。

    他们这一回去,不但没有平定动乱,反而是彻底激怒了楚人,退无可退,只能跟他们拼命。

    很快,楚国各地都发生大暴乱。

    都不仅仅是奴仆作乱,也包括楚国的许多有识之士,他们主动加入新会,领导野人与他们作战。

    其实楚国很多有识之士,早就看到楚国的问题所在,一直都有人呼吁废除贵族世袭,或者效仿秦国,建立起法制系统,甚至包括许多贵族出身的官员都在呼吁。

    这恰恰证明,楚国内部矛盾,不是姬定带来的,本来就到了这地步。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这是挡不住得呀!

    然而,事到如今,这些有识之士见那些贵族们还是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力和财富,连一丁点都不愿意给,这使得他们感到非常绝望,于是他们选择投奔新会。

    是!

    你们的刀确实硬,但是我们脖子多,你们砍得过来吗?

    关键,如今贵族的刀也不硬。

    如今他们可也是有刀的人。

    姬定所谓的大举反攻,具体就是金陵方面开始往动乱地区运送武器。

    姬定去年就开始裁军,但同时却在大规模生产武器。

    这些武器肯定就不是为了自己的军队准备的。

    在新会串联之下,整个淮河流域,直接生出一支达到数万规模的大军。

    新会开始大举反攻。

    留守在松阳的昭阳,立刻就变得是孤军深入,很快就被平民组成大军给包围了。

    但是两军并未交战。

    因为在包围的同时,姬定也赶到松阳。

    昭阳也未有抵抗,而且命令士兵放下武器。

    昭阳先前就已经醒悟过来,他是寄望于贵族们能够悔改,既然贵族们都不肯悔改,那就没得打了。

    抵抗也毫无意义。

    但如果贵族们知错悔改,那昭阳必然会阻止姬定过河,新会也没有多少人马,而他的家兵可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是楚国最能打的军队。

    不过他心里也明白,如果他们做得好,姬定也就不会过来。

    “真是抱歉,让大司马久等了。”

    姬定风尘仆仆来到厅内,向坐在里面的昭阳拱手笑道。

    昭阳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摇摇头道:“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来得早。”

    姬定莞尔道:“着都是托他们的福。”

    昭阳问道:“但是这一切都是你早就谋划好的吧?”

    姬定沉吟少许,道:“怎么说呢,也可以这么说,我一直都在为楚国变法,现在也是如此,我的谋划,你们是一清二楚,这也算不得什么阴谋诡计。”

    昭阳道:“但是你这么做,又对得起先王吗?”

    姬定道:“首先,我觉得没有什么对不对得起,先王启用我,不是因为我长得帅,而是因为我能使得楚国变得更加强大,而我也竭尽全力辅助先王,这是一笔非常普通的交易,我也付出了很多;其次,就算有,对不起先王的也不是我,我问心无愧。”

    昭阳又问道:“那你打算如何处置大王?”

    姬定道:“给予他一本新得户籍,至于他将来是抑郁而亡,还是成为一名老师,那都是他个人的事。”

    昭阳微微一愣,似乎有些不太相信,问道:“你就不怕我们卷土重来?”

    姬定笑道:“怕从来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你们能够卷土重来,就算我现在将你们斩草除根,这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难道大司马以为,没有我,这楚国就不会亡了吗?”

    昭阳是哑口无言。

    这有什么可怕的。

    新会能够取得成功,那是在于你们自己不爱惜自己的羽毛,而不是新会打败你们,金陵的新会就没有正面跟楚军较量过。

    同理而言,如果你们将来能够卷土重来,那只能说明是我失败了,你们才有机会。

    结果也会跟今天一样。

    这不是一场战争决定的胜败,那么你们要推翻这个结果,也无法依靠战争去推翻。

    怕不怕,是毫无意义。

    当然,姬定及时赶来这里,还是希望昭阳为自己所用,毕竟这是战国年代,还是需要将才的。

    但是昭阳并没有答应臣服,他选择沦为俘虏。

    姬定也没有勉强他。

    在拿下松阳之后,姬定是沿着长江而上,抵达荆州。

    他可不是来打仗的,打仗也不是他强项,要打仗,他就不会来了,他是来制止战争的,他是来治理的。

    故此在他到来之前,荆州就已经被新会占领,并且抓获不少贵族。

    昭阳这一放手,这些贵族是群龙无首,他们是在各自封邑为战,而真正忠于他们的人是很少很少的。

    很快就被新会的乌合之众逐个击破。

    荆州大量的贵族被捕获。

    翟拘将这些贵族押至姬定面前。

    姬定都不看他们的出身,也不看他们的罪名,就直接说道:“将他们都放了,跟其他人一样,给予他们户籍和田地。”

    昭阳斜目看向姬定,目光中透着震惊。

    你还真这么干啊!

    “放放了?”

    翟拘亦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姬定,道:“会长,他们之前可是残杀了不少平民,怎能轻易地将他们放了,还还给他们田地。”

    许多墨者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姬定。

    放过这些贵族,你是不是另有打算?

    姬定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他们是罪行累累,他们手上沾满着鲜血,哪怕是将他们五马分尸,都难以抵偿他们的罪行。”

    翟拘就问道:“既然如此,会长为何还要放过他们?”

    姬定叹道:“因为那都是在楚国发生的,在楚国的制度下,他们那么做并不违法,我也不能用新会法律,去审判楚国的案件,这是不公平的,也不合规矩。

    如果我这么做的话,那你们就可以随便杀人,只要他们祖宗三代有残杀过平民,那你们就可以将他们全家都给处死,但要是这么做的话,那我们新会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制度,也会因此名存实亡啊。

    他们都是败类,故此我们不能与之同流合污啊!”

    翟拘听罢,立刻拱手道:“会长言之有理,翟拘惭愧。”

    旁边的文士,皆是频频点头,眼中充满着崇拜的目光。

    楚国这一笔糊涂账,那就没法算。

    如果要算的话,那可就没完没了,基本上什么事都没法干,百姓将天天都活在报仇的快感之中。

    这情况极有可能会导致整个局势失控,楚人将会自相残杀,从而又被奸人利用。

    故此姬定决定一笔勾销。

    翟拘立刻命人帮这些贵族松绑。

    一名贵族突然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也应该将我家财产归还给我们,而不是给予我们的一块田地。”

    此话一出,翟拘顿时就怒目相向。

    你们可真是蹬鼻子上脸啊!

    姬定笑道:“你们所拥有的一切,可都不是凭借着自己奋斗得来的,而是楚国赐封给予贵族的,故此你们的财富是属于贵族的,而我新会是没有贵族得,那这些财富自然就得收回去。如那些小商人,那些普通的国人,他们的财产,我都会如数归还。”

    说着,他懒得搭理这些人,环目四顾,然后吩咐翟拘道:“就地解散这里的民兵,给予他们土地、农具,帮助他们恢复生产,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日。”

    翟拘点头道:“是。”

    这时,一个文士问道:“会长,解散这里的民兵,您如何继续前进?”

    姬定笑道:“我来之前也没有一兵一卒啊!”

    如今姬定最不缺的就是军队,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他军队。

    待大家散去,法克问道:“先生,您将这些贵族的财产、权力统统没收,他们必定怀恨在心,先生就不怕养虎为患吗?”

    姬定很无语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怎么这格局一点也没有增长,我志不在这里,而是天下,如果我在这里就大开杀戒,那其他人不得都联合起来对付我。

    不过他们这些贵族平时养尊处优,我不觉得他们能够以平民的身份活太久,而且,大家如今知道我这么仁义,也就不会将一些作恶多端的贵族押到我面前来,这打仗死人,也是很正常的,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法克不由得想起那卫侯来,而且在此之前,他们养的那些杀手可也没有少杀贵族,忽觉这背后阴风阵阵,道:“先生,您可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不会说话就闭嘴。”

    .

    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发生了。

    姬定一路行来,每到一处,第一件事是解散当地军队,用工具换取他们手中的武器,让他们回家耕地,可他越是解散军队,前方就有更多的军队在等着他去解散。

    就有越多的人才主动投靠他。

    而那些平时高高在上的贵族,此时是丑态百出,同时有着不少贵族,因为投降速度的比较,活活被打死。

    这也没法追究。

    他们悔恨当初没有早点杀死姬定。

    姬定一路高歌猛进,是摧枯拉朽般的来到楚都。

    楚怀王并没有下令楚都守军抵抗,其实自昭阳被俘获之后,他就已经知道大势已去,事已至此,他自也不愿意楚都人民再做无为的牺牲。

    这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

    王殿内。

    如当初一般,楚怀王与姬定君臣二人,对席而坐。

    “寡人真的非常好奇,令尹究竟会以何种面目面对寡人?”楚怀王直视着姬定,问道。

    姬定沉默少许,突然抬头直视楚王,问道:“敢问大王,大王可希望楚国强盛?”

    楚怀王立刻道:“寡人当然希望。”

    姬定又问道:“大王可希望楚国富裕?”

    楚怀王回答道:“寡人当然希望。”

    姬定继续问道:“大王可希望楚人安居乐业?”

    楚怀王回答道:“寡人当然希望。”

    姬定道:“若是这一切必须要用大王的王权来交换,大王又可否愿意?”

    楚怀王顿时目瞪口呆。

    过得半响,他先低下了头。

    姬定俯身一礼,留下一本户籍,然后起身离开了。

    他其实很想干掉楚王的,之前他就设计贵族干掉楚王,但可惜人家没有上当,不过他也看得开,既然失败了,那就得承受这后果。

    楚王又没有反抗,他父子有恩于自己,只能放他离开。

    姬定不能给自己留下任何污点。

    楚怀王没有勇气叫住他,那满腹质问之语,也终究没有问出口。

    因为他回答不了那个问题。

    等姬定离开后一会儿,他才起身走了过去,捡起递上那本户籍,这打开一看,但见上面写着,“楚民,熊槐,芈姓,祖籍,郢。”

    当晚,熊槐与其妻儿乘坐马车悄悄离开了楚都。

    最新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