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大殿后方,有一处后殿。

    木婉清、钟灵、田灵儿、碧瑶、陆雪琪五女相对而坐。

    钟灵看了看田灵儿,说道:“你也叫做灵儿,我也叫做灵儿,只是张大哥他可是先这么叫我的,那以后却又要怎么叫?”

    田灵儿道:“那自然是叫我灵儿了,我叫他小凡,你叫他张大哥,毕竟亲疏有别。我看小凡以后称你作钟姑娘,才是正理。”

    木婉清冷哼一声,道:“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我是明媒正娶的张家大妇,早已替凡郎将钟灵纳了,若论亲疏,谁亲谁疏还不好说呢。”

    “你我来自不同世界,可现如今都到了这洪荒之中,却是要按照洪荒的规矩来,你说是不是呢?”碧瑶眨巴着眼睛,看着木婉清。

    木婉清不知碧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想来洪荒的规矩,也绕不开他这个明媒正娶的张家大妇,于是道:“那是自然,如今凡郎已是大罗金仙,逍遥派也算是洪荒大派,自然要按照规矩来办。”

    碧瑶笑嘻嘻道:“那就是了。这神仙中人的规矩,我等都是不懂,也不曾听说。不过南瞻部洲王朝之中,却是有这样一个规矩,说这妇人过了二十九岁,就要为自家丈夫张罗着再娶。”

    看了看木婉清,碧瑶顿了顿,继续道:“如今我们几个现成的在这,又与小凡郎情妾意,相爱多年,可我们一来,你就横眉冷对,又是何道理?”

    这碧瑶虽然如今与田灵儿关系缓和,但她原本就是个小魔女,为了跟着张小凡,什么都可以不要的那种。

    只要是能与张小凡在一起,她才不在乎什么做大做小。

    虽说不能独自享有张小凡,可她一开始就知道了,爱上了,也顾不得了。

    自己选的,又有什么办法?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古代女子比现代女子要看得开一些。

    其实木婉清在张小凡离开之后,与钟灵相处的一年之中,看着钟灵为她洗衣做法,铺床叠被,照顾的无微不至,又知她对张小凡情根深种,心中早已接受了她。

    就连张念凡,称呼钟灵的时候,都是直接叫姨娘。

    可再怎么说,钟灵是与她一条心的,还好接受一些,这些个原本就不在一个世界的人,又叫她怎么接受?

    而且想到张小凡在离开她的那些日子里,在她牵肠挂肚、以泪洗面的那些日子里,与眼前的几女卿卿我我,木婉清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至于张小凡说的,他在那个世界待了几十年时间,那又怎样?

    对她来说,只是过去了一年而已。

    虽然这一年,过得是如此的漫长。

    “先不说我已为凡郎纳了钟灵,就算是没有此事,任你们如何说,只要我不松口,凡郎也决不会与你们成亲。”木婉清越想越气,脱口而出道。

    木婉清此话一出,田灵儿、碧瑶二人顿时语塞。

    是啊,原本张小凡不就是这样的吗?

    虽然与她二人感情极好,但始终以礼相待,并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田不易和苏茹明里暗里催了不知多少次,张小凡始终都没有松口。

    就连曾与张小凡同床共枕过得碧瑶,张小凡也始终与她保持一个界限,从未跨过半步。

    现在想来,多半就是因为木婉清吧。

    至于一旁的陆雪琪,更是连插话的资格都没有。

    说起来,她与张小凡,只不过同门师姐弟的关系。

    最多在七脉会武之时,二人产生了一些交集,后来不知何时开始,陆雪琪慢慢喜欢上了张小凡,而张小凡,对她却没有丝毫的其他方面表示。

    再加上陆雪琪清冷的性子,能坐在这里听着,已然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至于说放弃,还没开始,谈何放弃?

    后殿发生的一切,张小凡一概不知。

    大罗金仙,准圣,乃至圣人,也不是什么事都知道的。

    或许有推算之术,有心血来潮,但也不是事事都知道的那么清楚。

    若非如此,当年封神大劫,通天圣人也不会被人算计,也不会有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不会让长耳定光仙拿了六魂幡

    如今张小凡的道行,全力运转颠倒阴阳之术,太上老君这个等级的,若非有因果在身,也不好推算他。

    这也为很多事情,增加了变数。

    逍遥派开派大典完美收官。

    宾主尽欢。

    张小凡的名头,也进一步传遍了洪荒。

    一个如此年轻的大罗金仙,战力又如此之高,若是没什么特殊情况,未来或许又是一尊准圣级别的大佬。

    而有准圣坐镇的逍遥派,在未来的洪荒之中,必然有一席之地。

    至于天地大劫什么的,那是高层才知道的事情,大多数人,都处于懵懂之中。

    回到后殿的张小凡,见到的,又是一番大眼瞪小眼的场面。

    木婉清、田灵儿、碧瑶,三女都不是省油的灯。

    一个个的都是娇小姐的脾气。

    倒是钟灵和陆雪琪比较安静,可张小凡一开始也没把二女考虑在内。

    感情的事,任你大罗金仙,也照样搞不定。

    “哈哈,大家都在啊。我看大家都挺无聊的,我这有一个游戏比较好玩,大家想不想尝试一下?”张小凡打了个哈哈,准备挑起个话题。

    木婉清白了他一眼,道:“什么游戏?成亲生孩子的游戏么?”

    张小凡一时语塞,碧瑶眼睛一眨,走过来挽着张小凡的胳膊道:“若你想玩这样的游戏,那也得经过你张家大妇同意才行的。”

    张小凡手掌一翻,拿出四副特制纸牌,没好气道:“就是个纸牌游戏,谁要不玩,可以退出。”

    当然是没人退出。

    张小凡要教他们玩的,自然就是在老家风靡一时的够级扑克了。

    规则很简单,对于她们这些已经成仙或者快要成仙的人来说,听一遍就学会了。

    张小凡、木婉清、钟灵三人一队,田灵儿、碧瑶、陆雪琪一队。

    张小凡与陆雪琪打对家,木婉清与碧瑶对家,钟灵与田灵儿对家。

    这也是张小凡想了半天才想出来的办法。

    张小凡与木婉清一队,木婉清的心里会觉得,他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而只要木婉清有所松动,那情况就会好很多。

    陆雪琪是个清冷的性子,不会闹出什么事端。木婉清、田灵儿、碧瑶三女可就说不准了。

    这样让她们两两对家,有什么怨气在牌上发出来。

    打的对家不开点!

    那平日里别的事情上,可能矛盾就会少很多。

    毕竟张小凡自认为自己不是龙傲天,也做不了龙傲天,只能慢慢的潜移默化。

    何况张小凡自己也是参与者,出现突发状况,可以随机应变。

    反正距离唐僧西天取经还有五百年,张小凡现在有的是时间。

    至于修行方面,稍微耽搁一下,就耽搁一下了。

    那也没什么。

    于是这后殿之中。

    “五个十!”

    “五个J!”

    “三个A!”

    “三个2!”

    木婉清四女斗的不亦乐乎,张小凡与陆雪琪则是风轻云淡,和平开点。

    因为扑克牌是张小凡特制,有他大罗金仙的法力支撑,所以除了张小凡,也没人可以作弊。

    这就导致了,多数时候各凭运气。

    这把你不给我开点,下轮我压的你抬不起头。

    赢得挑着眉毛,兴高采烈;输得愤愤不平,下把再赢。

    张小凡暗自偷笑,不时与陆雪琪对视一眼。

    他发现陆雪琪虽说外表清冷,但似乎只是一层保护色,内心戏似乎也是挺足的。

    于是,他这位逍遥派的掌门人,自开派大典之后,便成了甩手掌柜。

    一应逍遥派事务,都交由苏星河、余婆他们打理,平日里弟子们也是各自修炼。

    若是有不懂的,逍遥三老也能解答。

    张小凡每日不是陪着五女打够级,就是跟林惊羽曾书书萧峰段誉他们喝酒,掌门人的日子过得当真逍遥。

    后来阿朱阿紫王语嫣她们也加入进来,八个女人凑成了两桌麻将。

    张小凡也就解放了出来。

    萧峰的儿子萧和、张小凡的儿子张念凡还有段誉的儿子段瑞三个,继承了各自父亲的资质,如今也都是天仙境界的修为,张小凡为他们各自炼了两样防身的宝物,便打发他们出去游历了。

    毕竟他们从小就听张小凡这个大罗金仙讲道,虽天资聪颖,晋级天仙,但始终是对这个世界理解不深,再进一步却是困难。

    该放出去的,也要放他们出去走走。

    就连张小凡自己的六合镜身外化身,也出去游历洪荒了。

    到了大罗金仙的境界,需要的是对道的感悟。多看看这世间万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悟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阿紫竟然与林惊羽看对眼了,张小凡也装作不知,任由他们自己发展。

    阿紫这小魔女,这些年来性子也改了不少,娇俏可爱的样子,与林惊羽倒是颇为般配。

    整个逍遥派,除了开派大典之时震惊天下,紧接着就迅速沉寂了下去。

    洪荒之人,却是再也听不到有关逍遥派的消息。

    就连吃了亏的自在天波旬,也似乎没有要找回场子的意思。回到幽冥血海之后,便闭关疗伤,再也没有出来。

    很快,人们对于逍遥派的好奇心,渐渐被洪荒其他的一些新鲜事物给取代。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

    在修道之人的眼中,三五十年不过弹指一挥。

    但有些时候,三五十年或许会生出许多变化,让人始料不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