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臭小子,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不怪李方晨多想,实在是二十一话说的太明显了。

    二十一答道:“十六哥这几日的表现,让二十一感觉到了不安。”

    明明还是个二十郎当岁,风华正茂的帅小伙,此刻却非要跟着他陪葬,李方晨于心难安呀!

    “殿下,二十一不来,三哥和十一哥也会来,大家都不是瞎子。”

    李方晨一拍脑袋,早知道此事就不该让十六接手。

    这四人这么多年一直生活在一起,心意相通。十六先前那般表现,不难被人猜出些端疑,尤其是他们几个最为亲近的兄弟。

    见李方晨不言,二十一跪倒在地,“还请殿下成全!”

    “也罢,你便跟在本王身边吧,先行安顿后事,你家中亲长不可负!”

    二十一露出笑容,开心道:“家中还有两位兄弟,今年定下了亲事,都是好人家的闺女,想必以后生个一儿半女不是问题,到时候让十六哥代我收一人为子,传下爵位即可。”

    “自去与十六商量,本王不过问。”

    “谢殿下!属下告退。”

    这不仅仅是二十一的意思,更是其余几人的意思。

    白狼卫,自当时刻伴在殿下身旁才是。

    听闻二十一劝服殿下,今后陪在殿下身边,十六松下一口气,并暗中吩咐了二十一不少事宜,这才让二十一搞清楚,殿下的打算到底有多可怕。

    “照顾好殿下,你们唐家,败不了!”

    三号和十一过来后,直言让二十一誓死护佑殿下安危。

    “几位哥哥,今后秦王府,就劳驾各位了!”

    二十一褪下了管事服,重新换成了很早之前的白狼服。

    军甲着身,煞是英武。

    二十一的变化,让宫中刚刚得知消息的李世民惊出了一头冷汗。

    “这个臭小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居住在秦王府中的大唐沧陵郡公唐新化,时隔多年,再此穿起白狼服的消息,更是在长安城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大朝会起,多年不曾上朝的秦王殿下,更是出现在了朝堂上。

    一身黑袍,束起发冠,奈何脸色太过苍白,再加上消瘦之形,让人心中很是心疼。

    “儿臣拜见父皇!”

    “免礼,钰儿今日怎得上朝了?”

    李世民心中紧张,害怕李方晨做出逾越之举,接下来可还有各国使臣进谏献礼的环节。

    “启禀父皇,儿臣上朝,只为见证大唐风采!万国来朝,儿臣若无法亲眼得见,实在是心有不甘啊!”

    “既然如此,来人赐座。”

    合理合规,李世民挑不出李方晨话中语病,便安排人让李方晨坐下。

    至于李方晨身后,那一身白狼战甲,腰挎宝刀的二十一,则被他彻底忽略。

    着兵甲上朝,也就李方晨有这般待遇了,其他人包括太子李承乾都做不到。

    殿中李承乾和李泰会心一笑,挤到李方晨身边,又让人给自己也安排了座椅。

    李世民并未出声制止,让他们胡闹去吧,只要钰儿没事就好。

    百官更无人出声制止,百年兴衰,皆在秦王一念之间。

    大唐如今之强盛,秦王殿下当居首功!

    “着令,宗属国入朝献礼!”

    伴随着一道圣旨传下,大唐周边各处国家派来的使臣,身穿五颜六色的国家服饰,恭恭敬敬跪倒在金銮殿上。

    “吾等,拜见大唐皇帝陛下,愿大唐皇帝陛下万安!”

    “免礼,平身!”163

    明明是一套见礼的流程,李承乾却感觉身边李方晨神情有些不正常。

    李泰在得到李承乾的眼神示意后,猛然出手抓住李方晨一只胳膊。

    抑制不住的抖动,还有那冰凉的手心,让人十分担心李方晨的身体状况。

    “二哥,你这是”

    “嘘,别扰了我的雅兴,一切等下了朝再说。”

    李泰只好闭嘴,乖乖回到自己座位上去。

    宗属国献礼,尽为国宝,好多东西让李方晨都忍不住拍案称奇。

    整个朝会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宗属国使臣们在得知大唐秦王殿下也在朝堂后,态度再次恭敬了一倍。

    若是不小心惹到秦王,自己死不说还要牵连身后的国家。

    这其中最安分,便是吐蕃国师禄东赞。

    一战定吐蕃,强迫举国称臣,松赞干布曾言,大唐秦王在世,吐蕃永无出头之日。

    李世民挥斥方遒,众使臣扣首称臣,如此盛景,还真没让李方晨失望。

    待得临近散朝之时,李方晨猛然起身。

    “儿臣,有一言!”

    李世民笑着点头道:“直言就好。”

    李方晨走下台,瘦弱的身体在众使臣眼中,却是格外的“强壮”。

    “一言赠与诸君,犯我天唐者,虽远必诛!”

    以天字代替了大唐的大字,足可见李方晨心中大唐地位何其高大。

    “好!钰儿此言朕十分喜欢,当赏!钰儿,可有喜欢的贡品?”

    李方晨对着李世民拜身道:“谢父皇,儿臣比较心仪高句丽使臣带来的白玉珊瑚,不如父皇就把此物赏给儿臣吧。”

    “准了,还有何物?朕都可赏与你!”

    “谢父皇,余下之物,倒不如赏给我天唐有功之臣,儿臣有这一副白玉珊瑚,足以!”

    百官心中惊叹,如此秦王,何愁大唐不兴?

    李泰和李承乾眼中却有忧愁之色,刚才李方晨在座位上,身子不自然地抖动,被他们看在眼中。

    好不容易等到下朝,李泰二话不说,上前就抱住李方晨。

    李承乾更是当堂大喝,“请御医!”

    李世民神情一变,“发生了何事?”

    李方晨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李泰急声道:“父皇,二哥身体有问题!”

    御医姗姗来迟,检查过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启禀陛下,秦王殿下身子,又出问题了!”

    李承乾指着御医喝问道:“讲清楚,不然孤绕不得你!”

    “求太子殿下开恩,此病无药可医。当初孙神医曾言,殿下不可大喜大悲,不可劳心费神。只是不知为何殿下心神动荡,这才使得身体日渐凋零,臣实在是束手无策。太子殿下明鉴啊!”

    李世民眼中惊惧,“你说什么?钰儿他?”

    “若是臣诊断无措,殿下最多”

    “最多什么?”

    “最多还能坚持三年,而且这三年,只能躺在床上!”

    晴天霹雳,李世民、李承乾、李泰父子三人谁都想象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秦医,下去吧。”

    李方晨摆手让御医退下,对三人笑道:“些许小事罢了,父皇何必如此?”

    “朕不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