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来人!”

    “老爷,有何吩咐?”

    “将那处屋子锁上,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将其打开!”

    薛万彻所指的那处屋子,就是丹阳公主和她的面首所在之屋。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这一对狗男女丝毫没有顾忌他薛万彻的颜面,他还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老爷,这”

    那下人明显有些胆怯。

    薛万彻冷声道:“我说的话,你敢不听?”

    杀意起,下人惊,扣首低眉,不敢有丝毫不满。

    “去,照我说的做!”

    “是。”

    用锁将门封上,那下人心中却是叹息,“老爷终于忍不了了,不过话说回来,那公主还真是”

    臆想纷纷,旁人不得而知。

    等到屋中男女媾和结束,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被锁在屋中。

    丹阳破口大骂,却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她不知,此刻的薛万彻心中,早已给她画上了“死”字。

    “调令营中众将,迅速集结!本将有军令要颁布!”

    “是!”

    吩咐心腹之人,开始调动右武卫,既然薛万彻做下了决定要造反,自然不可能再多去谋划。

    无数“先贤”的失败经验告诉他,造反靠速度,打仗靠力度。

    想想当初那些叛贼,哪个不是暗中勾结,最后被人告密惨死?

    更何况机会难得,薛万彻发现,现如今的长安,太适合他造反了。

    十六卫中只有三卫驻扎京师,余下十三卫,在长安城五十里外的校场中演武。

    倘若等到他人归来,他薛万彻就是有造反之心,也无造反之力。

    还记得当初他曾问过秦王殿下一句话,“殿下,如何才能百战百胜?”

    那时李方晨的回答是,“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右武卫也不是他可以完全掌控的,只有先将营中众将控制起来,然后再派亲信接管全军,最后才能做到挥之如臂。

    至于李承德之言,杀了秦王?

    大义上,不可!

    秦王功与社稷,若是秦王死了,他如何掌控朝政?

    到那时反倒让他捉襟见肘,引天下诸侯共罚之。

    倒不如给李承德一支兵马,让他自己动手更好。

    杀掉了算他本事,若是僵持下来,等他夺下皇宫,便会派兵相助秦王,反杀李承德。

    虽是旧主之子,可若没有李承德,又怎会变成如今这般情况?

    而且他控制了李世民,还会畏惧秦王吗?

    狭天子以令天下,他要做一回曹孟德!

    李承德,棋子罢了!

    而此时此刻,李方晨刚刚入宫,赶至紫宸殿,将李承德之事全盘告知。

    李世民听后勃然大怒,怪不得李安俨有胆量,毒害皇嗣!

    “说!那李承德小儿,如今何在?”

    “回禀父皇,据十六禀报,李承德入了潞国公府。”

    “薛万彻?”

    李世民眯起眼,神情无比严肃。

    “看样子,朕当初心太软了!”

    李方晨躬身道:“父皇,眼下儿臣打草惊蛇,怕是李承德会狗急跳墙!”

    李世民点头道:“此事不得不防,来人,去召薛万彻入宫。”

    “父皇?”

    “朕倒想看看,他薛万彻有没有胆量造反!”

    “既然如此,儿臣告退。”

    “等等”

    “父皇还有吩咐?”

    “允你两道圣旨,去右威卫和左千牛卫走一趟。”

    “儿臣领命。”

    薛万彻若是敢入宫,那便证明他没有反心。

    倘若薛万彻拒了圣旨,李世民立刻会派人包围潞国公府,绝不允许薛万彻有造反的机会。

    出宫,李方晨命十一赶赴右威卫驻地,自己则乘马车前往左千牛卫军营。

    事从紧急,越快越好,绝不能给薛万彻兵变的机会。

    在薛万彻谋定兵变后,一道圣旨再次将他的计划打乱。

    “陛下召我入宫?”

    看着面前这位传旨内侍,薛万彻神情十分难看。

    “是。还请潞国公速速更衣,同奴婢入宫面圣。”

    “既如此,还请公公稍等,我这便去换衣。”

    绕回后院,薛万彻脸色漆黑无比,唤来手下询问皇宫发生过什么。

    “回老爷,早些时候,秦王殿下进宫了。”

    “秦王?”

    薛万彻恨不得立刻将李承德擒下,剁成碎肉喂狗。

    他不是跟自己说,秦王不知他来了潞国公府吗?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忍不住一声喝骂,给他手下吓得够呛。

    “去把那李承德擒下,与本将入宫!”

    不入宫便是死,薛万彻心中清楚的很。

    他还没有聚起兵马,就被李世民逼上了绝路。

    李承德更是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叔父,到底发生了什么?”

    薛万彻狠狠抽了李承德一巴掌,命人将他绑住,随后换上官衣,同内侍前往皇宫。

    另一边,右威卫大将军尉迟敬德和左千牛卫大将军李道宗二人,统军控制了整个右武卫军营,敢有兵变者,杀无赦!

    路上,薛万彻一直在思考对策,到底是该明哲保身,还是坦白“以前”的事情。

    余光不时会飘向身后被他捆绑着的李承德,思考他到底是死了好,还是活着更好?

    倘若李世民得知了当年那件事情,会不会对他动手?

    唉,晚了,一切都晚了。

    本以为自己想做的事情,人不知鬼不觉,却不料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好一个秦王,服了!

    他快,李方晨比他更快。

    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证据,李世民的疑心病会让薛万彻有死无生。

    更何况,李世民的怒火尚未平息,单单一个李安俨,实在不足以让咱们这位龙皇陛下熄灭龙焰。

    入得宫中,薛万彻跪在李世民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被压上来的李承德,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李世民冷声道:“薛万彻,朕待你不薄,你便是如此回报朕的吗?”

    “臣罪该万死,还请陛下息怒!”

    “息怒?你让朕如何息怒?朕将你当做心腹,你却欺上瞒下,将朕当做傻子?”

    薛万彻不敢言语,被李世民一脚踢翻,随后急忙爬起身恢复原先的跪姿。

    李世民又看向李承德,“你恨朕?”

    李承德道:“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李世民微微点头,“还有谁与你同谋?”

    “呸!”李承德啐了一口,闭嘴不言。

    李世民又看向薛万彻,薛万彻急忙解释道:“臣不知,当初臣等只是想为隐太子保留一条血脉。”

    李世民又是一脚,“朕让你说话了吗?”

    薛万彻急忙闭嘴,再不敢有任何言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