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呼!”

    良久,脑中灵珠不断涌出灵力注入灵魂之中,李宗的意识才缓缓解冻,清醒过来。

    “叮!恭喜玩家领悟天赋九幽之眼!”

    “叮!九幽之眼是蜃龙本命神通幽冥神眼多次蜕化而成,蜃龙乃是真龙一族最为神秘的存在,它的眼睛可洞察三界九幽,打开地府六道轮回,乃是九州上古禁忌大神通之一!”

    李宗揉揉发痛的左眼,转过头便见盘坐在身边气息逐渐消散的少女,他连忙将连娟搂在怀中,额头相抵双手十指相扣渡灵气过去。

    李宗是有灵气护体才完整获得了这项天赋,少女如此鲁莽服用下去,意识永远沉寂的可能性更大些!

    连娟服用了蜃气珠后,只觉得自己仿佛化身天上存在亿万年的古老星辰,只有冥冥之中微不可闻的呼唤声让她保存着丝丝清醒,身边时间流逝的速度仿佛被冻结了一般,她的意识沉入无尽黑暗之中,随时可能长眠于此,只有心里牵挂的人儿,给了她心底无尽的眷恋。

    可是黑暗侵袭的是如此迅速,眨眼间便要将她吞没!

    一股暖流不期而至,来的无声无息又如此势不可挡,直接将意识深处的黑暗驱散,让她感受到了肌肤上温热的喘息。

    “你真够鲁莽的!”

    李宗见她醒来,没好气的呵斥道:“你这小东西倒是贪心,我挑了个大的你也选大的,我本来想让你炼出纯阴内力再服用的!”

    那种感觉,意识沉睡了,恐怕回到现实意识也沉睡变成植物人,跟彻底死了没区别,少女知道他将自己拉了出来,娇憨的笑着去抓他。

    两人玩闹了一会,李宗问道:“你得了九幽之眼了吧?”

    连娟点点头,闭上眼再次睁开眼,双眼中幽深漆黑的瞳孔里泛着神秘诡异的光彩,她惊呼着眼中的变化,问道:“这个天赋好神奇,能看到千丈外的东西,真的能看破黑暗?”

    李宗点点头解释道:“用修炼之道的说法这个天赋一旦开启,不但可以昼夜可明目力大增,应该还能在战斗中寻到别人的武学缺点。用科技之道的说法,分为动态捕捉静态捕捉两种形态,静态之下能远眺千丈,也能在夜间看到热感成相,动态就更厉害了,能在打斗中看穿别人的武学漏洞!”

    “这么说,这次是天大的收获?”

    连娟勉强听懂了,她高中成绩比李宗好不到哪里去,她不是不认真,只是面对数理化脑子不够用了,李宗则纯属是太聪明,课本知识吸引不了他,他提不起兴趣去学习。

    李宗得到隐性天赋使用了无数次,积累的经验也不是她能比拟的,她只知道这次是真的大发了!

    李宗笑着点点头,若非是猜到了这个天赋有如此神奇的能力,他怎么会来这里冒险!

    想到这里,李宗连忙叮嘱道:“一定要多多使用,才能运用自如,也不可透露你有这个天赋。”

    连娟乖巧的答应下,这个天赋如此神奇,纵然刚开始用的时候双眼有些刺痛,她还是准备多练习练习。

    让她稍作休息,李宗又取了一颗蜃气珠准备给白凤服下,丫丫却对上面蜃龙的气息很反感,说这东西会与它血脉相斥,与毒药无异。

    李宗只好作罢,盘坐着修炼,等待天色傍晚时分,前往徽州办事。

    天色渐黄昏,两人乘上白凤从山林中飞出,一路赶往位于徽州腹地的都城大阳城!

    这几日由于玄武山脉妖兽发动的战争,徽州隔壁的禹州已经节节败退,唇亡齿寒的道理无人不知,现在整个徽州都进入一种紧张的气氛之中,四处调兵征召高手准备跨境驰援禹州。

    直捣黄龙这招对于妖兽们来说没什么用处,先天境的妖王们几乎倾巢而出,它们奉行的是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的至高法则,徽州自然也早就熄了这个心思。

    让白凤在城外等候,李宗取出随身携带的“千面”,和连娟一起易容成两张陌生的面孔进入这座繁华无比的巨城。

    徽州的富裕程度不在禹州之下,但是数百年来遭受几次劫难高手损失严重,最近几十年张观手持神兵入主这里,才让局势稳定了下来。

    城中街道宽阔,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好不热闹,李宗牵着连娟的手像是一对普通夫妇般四处闲逛了起来,连娟喜欢珠花玉簪这些精致的小东西,这些日子又养成了贪嘴好吃的毛病,李宗也都惯着她,带着她四处溜达。

    “公子出行!快快避开!”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身后响起,李宗和连娟走到一旁避开,这辆马车上挂着徽州联盟的标志,似乎是什么了不得大人物!

    “恩?”

    坐在马车上的少年目光扫过路边一名年轻的男子,两人目光对视一眼,李宗连忙低下头去,一旁的连娟也抱紧了他的手臂。

    “在看什么?”

    见弟弟张九天急匆匆的掀开马车窗帘向外开,张金岩好奇的问道。

    “我好像看到李宗大哥了!”

    张九天眼中闪过不可置信的惊奇之色,见大哥一脸不相信,连忙解释道:“虽然长得不像,但是我有七八成把握,绝对是他,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眼有多特别,真的很难让人忘记!”

    张金岩没好气的说道:“他现在应该在阳湖郡统帅天地部弟子,怎么可能来到徽州,应该只是相似而已。”

    “哦!”

    张九天想起紧抱着李宗手臂的那个女子也是如此陌生,觉得自己可能真是看错了,李宗平时出行都是带着水氏姐妹的,那个女的显然不是两女其中任何一个。

    李宗倒没想到这么巧能看到张氏兄弟,他带着千面,绝不相信能被认出来,放心的牵着连娟的玉手继续逛街。

    寻了处普通的酒楼,要了些酒水两人饮到深夜,李宗装作喝的烂醉如泥,任由连娟扶着。

    两人早就确定了陈少怜的住处,很快来到白氏府邸高墙外,一前一后闪身进入其中。

    白氏家族中有五名归元境高手,实力极其强大,在徽州都城中也是顶尖的武林世家,李宗生怕惊动了这些人,让连娟看住退路,独自在这偌大的府邸后院中搜寻起来。

    “不是这个!”

    归元境高手收敛气息的能力很强,李宗也不敢在白府中太过放肆,他估摸着陈少怜不过通脉境八九层的修为,很快排除了一些修为浅薄的武者,确定了一处目标。

    因为修炼了,李宗对的纯阴内力有一种近乎天生的吸引能力,他缓缓渡步来到一处小院中,感受着屋内不断传出的阴寒之气,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正在屋里修炼内力的陈少怜因为境界差距太大,根本无法发现他,这真是妙极了!

    “什么人!”

    房门悄然无息间被推开,一道黑影瞬间杀了过来,陈少怜还未反应过来,迎面便是元气巨掌拍过来!

    砰!

    生死之际,陈少怜来不及收功,只能调动五成内力,拔刀劈出数道银色刀气抵挡元气巨掌!

    黑暗中一声闷响一声,陈少怜只觉得脑后一疼,便昏厥过去。

    李宗此时的身法何其恐怖,趁着他出刀之时,直接闪身上去将其拍晕拎走,他都未反应过来斩出第二击。

    李宗提着陈少怜全力施展身法逃遁,在黑夜中一闪而逝,连府中巡夜的通脉境高手都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打起精神继续巡逻。

    连娟藏身在高墙内侧,见李宗得手,连忙随着他逃出去,两人来到城中平民区,一处寂静的桥下,连娟拔出长剑横呈在陈少怜咽喉间,面色有些迟疑。

    “真杀他?”

    “废话!”

    “不太好吧,这家伙跟我们无冤无仇的!”

    “他的身份你不清楚?现在还跟我犹豫什么!”

    听得眼前两道人影传来的对话,和横呈在咽喉上的锋利剑尖,刚刚醒来的陈少怜吓得亡魂大冒,他极速运转着大脑寻找应对策略,大着胆子骤然出声道:“我知道你们是谁,你们最好不要杀我!”

    李宗感觉到他气息浓重起来,就知道他醒了,连娟却吓了一跳,连忙剑入三分刺进去,又开始迟疑起来。

    鲜血顺着剑身涌出,咽喉间传来的刺痛,让陈少怜对这个持剑的少女恨得牙痒痒,他知道自己若是大喊,只怕一个字都喊不出来,就会被杀死!

    陈少怜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大家都是玩家,你们俩的身份不难猜,我告诉你们实话,我是目前第一帮派背后的支持者,若是你们俩杀了我,我也绝不让你们安生,不管是现实还是九州!”

    李宗忍不住笑道:“你这么牛?走路都横着走?那先猜猜我是谁?”

    “你是赵波?不对他没有这个实力!”

    刚才李宗出手显然不是全力,而且掌力浑厚,让他一刹那间想起了赵虚的,但是赵虚虽然厉害也绝不可能一招擒下自己!

    想到这里,陈少怜已经隐隐猜到了眼前此人身份,又惊又怒的喝道:“李宗你疯了!杀了我你也未必能得到!”

    他话刚说完,便被满心愧疚的连娟一剑杀死,李宗踢了一块巨石压在他身上沉河。

    你踏马的还真是李宗!

    这是陈少怜临死前最后一个念头,他不是没想到李宗会来杀他,但是李宗此时应该在禹州,谁知道这家伙发了神经病,来徽州找自己的麻烦!

    连娟顾不得查看系统的提示声,抱着李宗的手臂一脸愧疚的低声道:“对不起!”

    李宗轻抚着她的秀发温声笑道:“慢慢来吧,我能理解。”

    连娟低着头牵着他的手,心里满是愧疚,若是自己直接杀了他,陈少怜最多从系统提示那里知道自己的身份,绝不可能得知李宗的身份。

    李宗却不在意陈少怜的威胁,趁机搂着小美人签下羞耻的不公平条约。

    断开连接的时间逐渐逼近,李宗哪管陈少怜在现实有多大能力,现在放狠话,到时候就看看是谁先求饶!

    再说,连娟是李宗的人这个信息,并不难探寻,不管是黑衣会还是王威三兄弟都知道,这件事瞒不住,还不如光明正大的干!

    两人趁着夜色出了城,乘上白凤在高空飞行,绕行徽州离开。

    飞行了一天出了徽州境内,两人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带着白凤落下去休息。

    连娟盘坐在李宗身边,开始将自己曾经所学的内功心法转化为的纯阴内功,她还如李宗意料之中,新得了和两门武学。

    陈少怜喜欢用刀,连娟仍然保持了用剑的习惯,她知道这样也有利于学习李宗的剑道,本质上和走上两个极端,一个侧重范围杀伤力,一个更重出其不意悄声无息间的偷袭!

    李宗的内力特性是至阳至刚,连娟的内力特性是至阴至柔,李宗没有猜错,和绝对是相生相克,纯阴内力不但附带阴寒侵蚀的效果,而且绵里藏针阴毒无比,这个陈少怜不杀绝对是他的心腹大患,不下于赵波!

    擅长遁藏突袭,这门身法也是与内力剑法配套的,有了这些,连娟完全可以成为游戏里最强的刺客!

    陈少怜以往不是实力不足,而是不敢太高调,李宗能从推测到相生相克,他同样也可以,没有修成归元境前他一直不敢抛头露面,可是没想到这样都被李宗找到了,为了藏起来他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连娟很快将内力都转化为纯阴内力,但是境界也因此大幅度倒退,不但维持不住八脉合一通脉境九层的修为,险些纯阴内力不足闭合了阳跷脉!

    她的内力精纯程度提升了一大截,李宗准备让她好好潜修,将内力完美精纯到归元境,修出至阴元阴!

    到时两人双修,就算赵波王雄等人有系统关照,得了更多奇遇,李宗也有把握压制他!

    李宗始终相信系统不会对玩家开玩笑,这门秘术作为十大神秘奖励之一,不可能这么废,也不可能在他手里束之高阁!

    缓缓将头盔取下,李宗揉了揉连娟有些发懵的小脸。

    现在林教授知道了三人关系亲密,有违常理,可是受限于心虚,只能听之任之。

    连娟突然想到什么,连忙爬起来打开电脑搜索论坛。

    待到李宗冲完澡洗漱好走出来,连娟摆弄了半天也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一脸困惑的嘀咕道:“论坛上没有半点动静,这家伙不会是吓唬我们的吧?”

    李宗没好气的在她翘挺上拍了一把,笑道:“咬人的狗不叫,一会开个会商议下!”

    吃完早饭,李宗将一家人聚集到客厅里开会,他眼神扫过三大一小四女,对视上林教授的双眼,两人又快速心虚的分开,李宗干笑道:“开个会通知两件事,第一件是昨天在游戏里杀了个很厉害的人,我估计这家伙不会比以前的仇家差,所有人都要严守秘密!”

    林教授是最迷惑的,忍不住问道:“什么人?”

    李宗给了连娟一个眼神,连娟连忙点开手机上的讯息,有些担忧的说道:“目前游戏第一大帮派情义至上估值八百亿软妹币,入股的有三家财团,这三个财团都是万亿级别的,百分之百可以肯定是他们其中一个!”

    李宗也没想到陈少怜这么有能力,如果他不是吓唬自己,一旦被这家伙追查到,还真是有大麻烦了!

    林教授微微点点头,问道:“你们希望我怎么做?”

    王虹适时抓着她的手笑道:“只要不透露玩这个游戏,更不要透露李宗的行踪就可以了。”

    林教授倒没想到李宗能得罪这么有权势的人,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反正她现在也宅在家里,来搞家政的钟点工只知道她家里女儿孙女回来了,根本没见到过几人,王虹更不允许外人进入自己房间。

    李宗现在是一个真正的失踪人口,死不见尸活不见人的那种!

    李宗见商量好了这件事,又开始宣布第二件事,沉声道:“若是禹州呆不住,我们就要想办法撤了,现在局势很麻烦,我不能确定最后的结果,但是必须先找好退路。”

    林教授也知道游戏里战争打的不可开交,好奇的问道:“禹州不是你的大本营吗?还能往那里撤?”

    “冀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