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今天在群里看到二姨发的东西,感觉很有历史沉淀感……老一辈的心酸和不容易。

    你妈再支使你去李家叔伯的亲戚家随礼你千万别听她的不要去。她再打电话催你你就说去过了。

    我的叔叔姑姑都是我爸爸妈妈抚养大的,供他们念书给他们找工作娶媳妇,他们提的各种要求都得满足,为给他们娶媳妇拉的饥荒都是我爸妈还。他们不养老人,我爷爷一直养在我家,我爷在我家横踢烂卷我们兄弟姐妹都被他满街追着打。姑姑叔叔还来我家白吃白拿找茬打仗。我妈被我老婶逼得去于家坟上吊。我妈生桂荣时我三婶来我家要我三叔当兵转业时带回来一件雨衣翻箱倒柜的找。还有一次我爷去福利看病到李树民家去了一会李树民的老婆就跑到我家大闹一场骂我妈。

    我妈一辈子在李家受尽了苦和累得了一身病。我爸年轻时特别能干能吃苦,可是我爸的钱都养活他爹他弟弟妹妹了。我妈一辈子连件棉衣棉鞋都没穿过,有一口吃的都给我姑叔们吃。我八个个都没长起来。从纯良开始都没一口奶。

    我为什么决然地远走他乡就是咽不下去被他们欺负的这口气。

    你们小的不记事,但是我们大的说这些事你们应懂得。

    你们要是我爸妈血脉就要记住,不要再去和叔伯的来往了。

    我爷死之前我家没过一天平安的日子,我的童年是在什么环境在生存的,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被叛,就对不起我亲爹娘。

    我妈生孩子月子还要推碾子拉磨做豆腐做大酱蒸豆包烙粘火烧冻然后我爸赶着马车拉一车一车的年货给我老爷家和李树民宗送去。我妈累一身病哪个姪男外女来看过她。

    小时侯冬天我爸到山上倒套子挣钱。有一次马惊了放坡差一点把我爸拖死。我爸带着干粮在山里一干一个冬天吃雪干粮冻得咬不动就放在马车前让车钴辘把干粮压粹再用手捧起来吃。

    家里杀的年猪我爸妈和孩子一口也吃不着,我姑带着丈夫孩子小姑子老公公在我家住。我妈在家伺候这帮王八犊子,我爸在山里卖命挣钱养活他们。

    五几年还是单干还要交公粮,记得我爸妈整夜又筛又簸一个夜上第二天早装车我爷李树民李树春躺在炕上睡懒觉没有一个人起来帮忙抬一下麻袋。我爸得用尽力气把麻袋自已扛起来装车。

    那时咱养马喂谷草,谷草堆得比房子高,一次刮大风把谷草垛刮飞了,我妈正在我身下那个孩子的月子里,我妈一个爬豆草垛压谷草,被风刮摔下来大出血。当时我爷和李树民李树春都在家,他们对谷草垛被刮飞和我妈摔得怎样视而见。…

    他们的罪恶我三天三夜说不完,我三婶老婶在我爷面前一下舌,我妈就要遭我爷毒打。我妈是地主的女儿稍有反抗我爷就说地主想翻天。我太奶奶我家也是我妈侍奉养老送终的。我爸在外卖命挣钱我妈在家侍奉上下五代活活累死。

    我们这一代经过奋斗好不容易离开了大八家子。希望我们不要在走我们爸妈老路。

    当大八家子斗地主斗得就是老赵家我姥姥家。忘记过去就是忘记八国联军火烧园明园,就要亡国灭种。

    因为我没给李树春女儿捐款小凡今天跟我急了说我不积德行善,说孟坚有病跟我不积德有极大关系。

    亲人们咱兄弟姐妹八个除了纯良家我没贴过钱其它六家哪家我没贴过钱。小凡现在正在接受我帮助还这样说我。对不对。

    如果这些叔伯对我爸妈对我们有过一丁点好处,他们有难我能不出手吗?

    打人不打脸,说话别揭短,她不应该拿孟坚有病说事。因为亲姐没给叔伯妹子捐钱跟亲姐出言不逊是精是傻?

    我姐出生那年正好我姑也生她大儿子,她长年住娘家让我妈给他儿子喂奶,晚上睡觉她把她儿子放在我妈被窝里吃奶。我姐小时就老实抢不过他,我姐又黑又瘦那小子吃得又白又胖。

    给李树民李树春娶媳妇人家要的彩礼单子有两丈长,逼着我爸妈上双鸭山我叔伯姥爷家抬钱,我爸要面子不肯去,我爷掀了桌子就开始打我爸从屋子里打到外面,我爸一步步往后退,一直退到南园子墙根没处退了,我爷就把我爸打倒在地站在我爸肚子踩,我爸个疼得嗷嗷叫,真惨啊!那时候只有我和大姐记得我和大姐一边哭一边用抹布擦洒在炕上的菜汤。

    为给李树民李树春娶媳妇拉了一大堆饥荒。他俩结婚后立即闹分家带走家里一切能拿走的东西。拉的饥荒留下让我爸妈还,老人留在我家让我们养。我爷是浪荡公子吃喝嫖赌抽大烟,他气走我太爷后就是我爸养家,我爸五岁开始放牛放马打短工又去佳木斯铁木社做工。地改后为养他弟弟妹妹回乡务农。土改时当民兵连长救了地主赵老六。因赵家感恩把我妈嫁给我爸。我妈从此掉进火烧。

    坑

    60年自然灾害,城里人每月每人30斤成品粮定量,农村每天三两粮,还是带骨子的稀老婆牙瞎玉米。我爸妈愚孝一直给我爷吃小灶。我们孩子饿得眼睛发蓝,我和我爸去生产队马圈后边大水泡里刨冰因为前几年生产队的粉条厂往水泡里放水,底下有沉淀的粉渣子。我们刨出的粉渣子煮着喝。

    我爷在北甸子有一点自留地收了一袋子玉米,他看见我们吃粉渣子吓得赶紧把那袋玉米送给李树民家里。

    63年正月初七我妈生桂荣时,李树民的老婆特意跑到我家气我妈,在我家翻箱捣柜找东西说李树民当兵转业时带回一件雨衣在我家。翻不出来坐在我家不走骂了一天。我妈刚完桂荣一天差点被气死。

    如此等等他们的罪恶数不胜数罄竹难书。

    去年过年看见友良把李树春的后代请到家里吃饭,我就特别生气,我爸妈一辈子吃过哪个姪男外女一口饭。

    你们要是承认自已是爸妈的亲生儿女就不要和他们来往。

    这次我没给李桂华捐款,小凡对我发了几次脾气了,今天又说我孩子这样是我不积德才激怒了我。

    截止到现在发的文,我要说,我们改变不了过去,但要好好珍惜未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