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王衡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他实际上很想问一句你是变态吗?难不成你就是传说中的炼铜师?

    可是看苏清浅这个样子,变态是不用说了,很显然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不过这一下倒是让王衡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怪不得苏清浅的能力那么优秀,最开始的时候能够成为那么完美的一个工具人。

    怪不得明明王衡自己没有什么记忆,根本就不认识苏清浅,可是苏清浅从国外回来之后却主动的找到王衡并且自愿做私人秘书。

    怪不得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驴唇不对马嘴,说话没在一个频道上,让苏清浅误以为自己要潜规则她,结果苏清浅竟然乖乖就范,还有些小主动。

    怪不得王衡一直都感觉奇怪,苏清浅没有喜欢自己的理由,也明明不缺钱,可是却一直缠自己身边。

    苏清浅乖乖就范的时候王衡还以为她是为了钱,后来知道苏清浅不缺钱。

    于是以为苏清浅可能就是那么一个比较随意的女人,可是后来又知道苏清浅还是处女,而且对别的男人都不假辞色。

    当初仅仅因为一个交流中出现了问题,没在一个频道上的误会就乖乖的听话了,这明明很不符合人设嘛。

    你要是说她纯情,怎么就那么随便?

    你要是说她随便,后来怎么那么冰山?

    只在你一个人面前随便,在别人男人面前冰山的,不就是喜欢你吗?

    可是苏清浅为什么喜欢你呢?

    王衡后来还以为是因为苏晴收养了她,改变了她的命运,因此一种报恩的心理驱使着苏清浅做出这种事情。

    可是现在才知道,恐怕自己亲生母亲苏晴那里都只是次要原因。

    虽然苏晴收养了苏清浅,但是苏晴并不是挟恩图报的人,也绝对不会从小灌输教育苏清浅以后要怎么怎么做。

    只能说这都是苏清浅自己想的。

    也许是本性如此,也许是真的像苏清浅所说的那样,就是无缘无故的喜欢了,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变态的本性。

    毕竟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不讲道理的,也是不可琢磨的。

    “所以说,”王衡灵光一闪:“当初配合我爸断绝我经济来源,逼着我娶你的,不是我妈苏晴,而是你?”

    “是。”

    “什么你是我妈早就给我准备好的儿媳妇等等的消息也是你编造?”

    “是我说的,但不是编造的。”

    “我妈说过那种话吗?”

    “虽然妈没有说过,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是那么想的。”苏清浅说的斩钉截铁:“而且后来妈妈确实说过,与其让你娶宋瑶慧那种想要烧死你的病娇,真的不如把我嫁给你,你看,妈妈的意思也是让我们在一起!”

    王衡心里呵呵了一声。

    苏晴的意思明明只是随口抱怨,作为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喜欢上病娇倒是王衡心中能够理解的,想来也是苏晴当时把苏清浅当成自己的女人,抱怨了那么一句话。

    也许真的有过那么一些心思,让苏清浅作为自己的妻子,可是只要苏晴知道王衡那么喜欢宋瑶慧和林安姝,就绝对不会做出那种逼迫王衡的事情。

    只是说起来可笑,当初王衡和林安姝在一起的时候,王德龙不同意。

    因为林安姝是一个病娇,

    所以王德龙觉得宋瑶慧才是王衡妻子的最佳人选,结果后来知道宋瑶慧也是一个病娇。

    王衡后来真的和宋瑶慧在一起了,苏晴也感觉遗憾,毕竟宋瑶慧和林安姝都是病娇,总感觉是不那么稳妥,哪怕是王衡成功的开了后宫,似乎证明了宋瑶慧和林安姝的病娇都已经成功治愈了。

    可是苏晴心中也确实觉得这个妻子的人选倒不如让苏清浅来做,结果现在证明了苏清浅也是这么一个精神病。

    所以这才叫基因遗传吧?

    王衡自己看上的,王德龙和苏晴认可的,都不是什么正常人。

    而王衡现在面对苏清浅已经感觉无话可说了,疑惑的东西都已经搞清楚了,想知道的事情也都已经知道了。

    事情也该有一个了解了,苏清浅该不会以为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自己还那么容易被麻醉绑走吧?

    还不是为了请君入瓮才故意以身做饵?

    王衡咳嗽了两声,一种摔杯为号的意思,早就准备好的宋瑶慧她们该出来解救自己了!

    结果咳嗽之后,什么动静都没有。

    是自己刚才的声音不够大?

    不应该啊,按理说是应该悄悄的按照窃听器的,又不是隔着房子墙壁听声音,自己这么咳嗽应该能听到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王衡还是又咳嗽了一边。

    没有任何反应。

    苏清浅关切的看着王衡:“你感冒了?”

    “啊我,”王衡接连咳嗽了好几声,就差声嘶力竭的大喊快来救我了。

    结果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这一下王衡是彻底的懵了,自己计划的那么周全,怎么还出意外了?

    竟然没有人来救自己?

    不是这搞什么飞机?

    不可能的啊,那么周密的计划竟然还能出问题?这是有人故意在搞我吧?

    这边王衡目瞪口呆,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计划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苏清浅已经端过来来一碗感冒眼药了:“老公,喝药了。”

    王衡很想拒绝,但是苏清浅先是小心的吹了吹,而后张开红唇,喝了一口,再把身子俯下凑到王衡嘴边渡了进去。

    王衡是不喝也得喝了。

    还好王衡也已经想明白了,自己的计划绝对没有问题,就算是出了什么意想不到的问题,也只不过是延迟一些时间,但是终究会找到自己的。

    所以王衡也就安下心来,只是随后王衡就想到,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要和苏清浅在这里一起度过一段时间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啊。

    你看这个房间的布置,充满了变态的气息。

    头上的这个东西还是无影灯,难不成苏清浅还喜欢解剖?

    王衡又想起来,当初宋瑶慧和林安姝对付宁星锦的时候,最开始准备的那些施虐的刑具不都是通过苏清浅买到的吗?

    那种东西,一般人怎么可能了解,又怎么可能有渠道?

    所以说,难不成?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