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所以这时候的叶青龙是真的很怪哉,或许就是如此的事情,毕竟很多的事情,倒是会渐渐的让人的心中觉得很震撼。

    他只是看着远处的神像。

    其实他这时候是真的已经走了很久,这时候的心中是真的觉得,情况都已经变了,这中间的任何的问题,都已经出现的让人心中会觉得震惊的很。

    可是,越是如此,这里的有些问题,倒是真的已经很淡然起来,毕竟有些东西的出现,这本身就是一种真正的改变。

    或者说,这期间的任何的不一样,这一刻已经很清晰下来,疑惑的事情,倒是已经很轻松下来,很多的不一样,这一刻是真的已经改变着,毕竟在这里的有些事情,已经会渐渐的如此。

    宛如就是在这里的任何事情,都会渐渐的呈现着一样。

    只不过叶青龙只是石桥是在前行,而且他非常的清楚,只有真正的走出来以后,这里的任何的事情,都已经很清楚,毕竟越是在以后的事情,这都已经是很淡然起来。

    这也是这时这刻,叶青龙真正想清楚吗,这哩究竟是正回事?

    毕竟他想要弄得很清楚,这里的情况,就要很清晰知道,这本身的一些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或者是在叶青龙的脸上倒是会觉得情况是真的很无奈起来。只有真正的情况是一点点的给凝滞以后,那么有些问题的出现,倒是会轻松下来了。

    叶青龙依旧是在前行,而且他是已经很清楚,在这里任何的事情,还是在之后的一些问题上,这都已经是很淡然,毕竟他已经用自己的神识将这里的任何的情况是一点点的给试探了出来,以及是在这以后究竟会出现什么情况?

    这都已经是很清楚下来,毕竟只有真正的出现以后,那么这里的境况又会是什么呢?

    这都会渐渐的出现。

    或者说,这话样的境况是真的很危险,毕竟有些问题的出现,本来就是如此。

    可是他必须要前行,以及是在这里的任何的事情都是这样,毕竟有些问题都是这样的令人的心中觉得震撼。

    宛如在这里的任何的事情都已经清晰下来,似乎就是这样的任何的东西都已经很轻松下来一样,可是很清楚,这中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这很显然是已经变化。

    毕竟这之后的任何的不一样,都会如此的令人的心中觉得不轻松,或者说,这中间的种种,倒是会让人的心中真正的觉得轻松起来。

    至于在最后的任何的境况?

    这是真的没有那么必要,宛如这里的任何的情况,这一刻是都已经改变,毕竟这其中的任何问题,都会渐渐的轻松下来,以及是在这以后的任何的情况,都会如此了。

    甚至是在中间的事情,都已经很淡然起来,

    叶青龙这时并未多想,而是再一次的踏出一步,而且这时候在他的手上的那柄剑,已经是再一次的出鞘,很显然,就是如此的时候,在这里的情况是真的已经变得极为的冷沉下来,毕竟有些问题的出现,这都已经是真的让人的心底有些震惊起来。

    或者说在这里的一些事情上。

    这都会很现实。

    亦或是在这期间的任何的不一

    样,这都是很不轻松的问题,毕竟有些东西的出现,都是如此。

    而且越是往后。

    他是真的对这里的境况有着很多的了解,但是至于在最后的境况?他是真的不敢多想,毕竟有些事情,就是如此,只有真正到了那个时候,才能一步步的走。就是在这里的任何的币一样,这一刻是真的会渐渐的清晰下来,毕竟在这里的任何的问题,这一刻是真的很简单。

    只不过在这里的问题,都会渐渐的令人的心底是觉得不由得震撼下来。

    这也是这时这刻,是真正令人的心中觉得不由得震撼的事情。

    或者说,这以后的任何的不一样。

    这一刻是真的会觉得,情况早就已经是如此了,而且这本身的事情就是这样,真正的令人的心中觉得十分的冷沉下来。

    所以叶青龙这时候整个人都显得是十分的冷沉,毕竟他在这样的时候,在这里的任何的问题都已经是很淡然下来。

    毕竟越是往后。

    这其中的任何的东西都有已经很轻松了!

    或許,這對任何一個人的心中都是如此的简单,只是叶青龙在这一路走来,在脸上的表情就显得是十分的阴沉下来。

    毕竟就目前的境况而言,他是正恒的希望自己能得到一些解脱,之后在以后的任何的时候,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置到这里的事情,并且做出相应的准备,这都是他最想做的事情,而且也是希望这样的事实,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而已。

    何况,他对这里是真的不是很了解,至于在这以后的种种情况?说话实话,这都只是一个真正的过场,宛如是在顷刻间的任何的东西和问题都已经如此了,或者说在之后的种种,这都已经非常的清晰,甚至是会将其中的任何的不一样,都给与一的呈现了出来。

    或者说,这本身就是他已经想的是很清楚的事情,只是现在真正的拿出来做些事情而已,但是真的会是什么样子?这倒是不会真的令人的心中觉得无奈下来,毕竟越是往后,谁都不能清楚,这中间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样的境况,倒是很简单,毕竟有些东西,终究是会如此的简单下来 ,亦或是说,这期间的种种的情况,都会如此的令人心中觉得震撼。

    叶青龙依旧是在石桥之上在行走,而且越是往后,相信着这里任何的事情,和任何的问题,其实都会渐渐的明朗下来。

    毕竟这样的境况,着实会很惊讶,或者说,这期间的种种,已经是在呈现了出来,至于在最后的情况,根本就不会在乎,这都已经很直白了,或者说这以后的任何的变化,都会根据着这里的蓝本进行着。

    同时,这才是真正会让人的心中觉得惊悚的事情,或者说,这以后的任何的事情,都会渐渐的明朗下来,但是至于在最后的事情,说实话,他直到了现在都会觉得很模糊,很迷茫,似乎摆在他面前的这些东西,都已经是很古怪,甚至是在这中间的任何的问题和事情,都会令人的心中觉得有些震惊起来。可是,叶青龙并未对此有丝毫的异常的情况,他非常的清楚,现在任何的不一样,都已经不是之前,而是在改变着这里的一切,或者说,这已经是很简单的情况,至于这里任何的情况,倒是会渐渐的呈现着。他倒是很淡然,或者说,这里的情况,本身就会很

    简单起来。

    叶青龙在石桥之上,正在一步步的走着,而且此刻是在他的心中是有着很多的凝重的神情,在这里的任何的事情,他甚至是都已经是很清楚下来。

    只有真正的走出这石桥以后,在这里的一切的事情才能在第一时间内真正的得到了解放,否则,这里的一切的情况,都会永远的如同噩梦一样的缠绕在叶青龙的身边。

    这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而且在这以后任何的事情,都会如此的简单的呈现了出来,这已经是无可厚非,甚至是在这以后任何的时候,都已经是非常的清晰下来,毕竟这里的很多的情况,此时此刻叶青龙的心中已经是有着属于自己的想法,亦或是在这期间的种种情况就都如此了。

    所以叶青龙这时候的脸上是真的很冷沉,毕竟遇上了这样的事情,或者说,这期间的任何的不一样,都会渐渐的令人的心中觉得惊悚下来,但是很简单,这些都是在叶青龙的注视之下,只是这样的情况本身就很凝重。

    如今出现以后,这仅仅是在改变着一些而已,但是这样的情况就真的不会如此,只是会将这里的任何的不一样给一一的拔出来而已,或者说,这一些情况的出现,本身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出奇的地儿,毕竟谁都清楚,越是如此,这里的任何的不一样都已经是正常了起来。

    叶青龙知道,这已经是很轻松的事情,但是只有真正的将这其中的一些事情都给一一的解决以后,相信在这里的一些东西,倒是已经会慢慢的沉淀了下来,毕竟有些事情的出现,已经是很凝重的事情,可是只有真正的需要的时候,相信这里的一切就都已经很直接了。

    或者说,这期间的任何的情况,现在都已经很淡然,并未是有些一样而已,这已经是真正的令人很冷沉。

    他依旧是在向前走,而且这其中的很多的不一样,顷刻间就已经在这里出现,至于在最后的事情。

    说实话。

    只有叶青龙真正的走出这里以后,真正的将这石桥之上的情况都了解以后,那么这其中的种种的情况,他才能去真正的知晓,以及是在这期间的一些东西,倒是很简单起来,这已经是很清楚和轻松的事情。

    只是。这时叶青龙的神识已经是在这里一点点的在试探,可是至于在最后的一些问题,这都已经是让人的心中觉得惊奇,毕竟有些问题,就是如此的简单,但是真正的出现以后,那么这里的情况,就已经是很清晰下来。

    甚至是在这其中的种种的情况,这本身的任何的事情,这一刻已经是跟随着改变。越是如此。

    这里的任何的情况,倒是真的是非常的冷沉,至于在这以后的任何的变化。

    他的神识并不能在第一时间内就很清楚,毕竟这其中的人任何的问题,这一刻是真的会跟随着改变,而且这中间的种种,其实都已经是很清楚了起来,只有真正的轻下来以后,这里的一切才是真正会变化。

    叶青龙对此,是真的有着很多的了解。可是,他非常的清楚,这真正的了解以后呢?在这里的很多的情况就真的能去破除了吗?很显然,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或者说,这样的境况还能给他带来一些复杂的情况,让他是真正给的走入了一种很危险的境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