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叶青龙的心中是真的很震撼,在这里的情况就已经随着时间而变化。

    这有些事情就会渐渐的出现,实在是令人都觉得心惊胆战起来。

    这都什么境况?

    这时候青帝剑已经再次的回到了叶青龙的面前,而且就显得有些兴奋。

    叶青龙的心中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之前的青帝剑还有些颤抖,现在怎么就有些兴奋了呢?

    难道还是很久不见血了?可是,这次还没见血啊!叶青龙很清楚,这不是兴奋,而是剑身之上的剑气正在蔓延,很简单,这次的对手不简单。

    或者说这次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叶青龙顿时心中就冷沉下来,语气中都带着丝丝的冷沉,“没想到,这还有这样的巨怪,看来,这昆仑山上还真的是有很多的秘密。”

    “难怪玉玑子和玉虚子都要竭尽全力的来保守着这个秘密,估计,连他们都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吧?”

    就现在的这种情况,在这其中的任何的变化,其实都会如此的出现,真正让人的心底是有些惊讶。

    可惜,这对叶青龙而言,就是一次真正的挑战,毕竟越是在之后,他需要面对着太多的可能。

    就目前的这种境况。

    其实说实话,他根本就不怕。

    巨怪虽说能在这里出现,但是以他现在出窍六品境界修为,依旧是能对付的。

    可惜,这样一来。

    肯定会惹来很多的麻烦,倒是会将事情给搞砸,说不定还有太多的事情发生在此。

    这都会成为干扰他内心深处的任何事情,以及在这里的很多的情况,就都是如此。

    或许在这样的时刻。

    以及是太多的不一样。

    这都会很轻松。

    亦或是说很紧张的。

    毕竟有些问题和事情,就目前的境况而言,这都是很轻松和正常的境况。

    叶青龙想到这,他其实已经做出了属于自己的决策,要将这巨怪直接杀了。

    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

    因为,这已经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他必须这么做,否则在之后的任何的问题和事情,都会很危险。

    与此同时。

    叶青龙这时候突然想到这,而且就在水池中的水怪,这时再次的探出了头,而且直接就是一口喷出了一道巨大的水柱。

    “我靠,这畜生还真的是很着急啊?”叶青龙的心中暗骂,而且他这个时候,必须要做出相应的准备,否则以后任何时候,都是会令人惊悚的境况,既然出现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退缩,而是冷喝一声道,“孽畜,纳命来!”

    他非常的清楚。

    这次不能在退缩,否则他想进入神像就会很难,而且会将任何事情都给弄得非常的凝重起来。

    叶青龙身形又是一阵疾驰。

    而且青帝剑这次已经在叶青龙的示意下,直接就向着巨怪刺去,而且这次它刺去的地方,正是巨怪的头部,很显然,叶青龙这是要直接取巨怪性命。就在这时。

    天地间就是一阵的颤抖。

    水怪一声怒吼,很显然,这时候的它已经受到了威胁,对这种威胁很是不满。

    它愤怒了!悬空的青帝剑依旧在前进,只是这时的剑身正在嗡嗡作响,刚才水怪的那一声怒吼后,一股巨大的威压就迅速的碾压而来。

    这让叶青龙的脸上也是一阵凝重。

    这什么情况?

    他非常的清楚。

    就目前的这个情

    况,这里已经发生了变化。

    或者说,在这其中的任何问题,此刻都已经会将情况变得很糟糕。

    叶青龙急忙在这个空挡的时候,很快就向着神像所在的位置跑去,而且他必须做出属于自己的选择,甚至是将这里的任何的事情都给一点点弄得清楚下来。

    这也是一种选择。

    而且是一种很简单的选择。

    毕竟有些事情看起来很简单,但真正的做起来,着实会很难。

    就像是现在的叶青龙,他就感受到了一股威压,虽说青帝剑依旧在抵抗着水怪,但依旧是没有将这份威压一一承受下来。

    叶青龙的心中也是一惊。

    看来这畜生还真的不简单。

    毕竟能在这种时候依旧能威胁到他,而且让他是有些寸步难行,只是很简单,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他并不会在意,因为青帝剑未曾回来。

    这就说明。

    这水怪并能完全的展现它的能力,可能是被某种东西给禁锢了能力一样。

    叶青龙心中已经得到了这样的答案,而且他非常的清楚,只有将这种情况一点点的给弄得很清楚以后,相信就会有着太多的可能。

    甚至是在之后,在这其中的任何的不一样,都会渐渐的清晰。

    他必须与这里的一切对决。

    甚至是将其中的某些事情给一点点的清晰的呈现着,毕竟有些问题,终究会如此。

    这都是会将人的心中一点点的凝固下来。

    或许叶青龙这时候的脸上就带着淡然的笑意,他现在已经是做出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青帝剑很快就再次的出现。这次叶青龙准备与这水怪进行一次真正的较量,他之前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

    能够与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一战,很显然,这畜生的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再加上自己的青帝剑,说不定真的能将这畜生给斩杀了。

    想到这。

    叶青龙之前的担心,现在倒是变成了期待。

    他非常的清楚。

    只有这样。

    他才能让自己活得真正的提升,以及是在这里任何问题的出现都能应对。

    与此同时,叶青龙的心中也是非常的清楚,现在的境况都已经跟随着改变。

    而且在这以后的任何的时候,他内心深处就会觉得轻松。

    想到此。

    叶青龙的身形就再次的腾空,而且这次他不会再逃跑,而是会做出与之相反的决策,他要与这孽畜进行最后的搏斗。

    这时他现在唯一能做出的事情。就在他腾空的瞬间。

    青帝剑已经回到了他的身前。

    “老伙计,看来你很兴奋,本尊何尝不兴奋呢?遇上了这样的对手,我现在就像与之一战,你我一同,可好?”叶青龙笑道。

    就在叶青龙说完后。

    就见青帝剑剑尖轻轻的点了点。

    叶青龙见此,脸上的笑意就更加的浓烈道:“本尊就知道,你会很兴奋的。”

    说完,他此刻的表情就显得很冷沉起来。

    很简单。

    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其实叶青龙这个选择,是他唯一的选择。

    这巨怪已经非常的凶悍。

    叶青龙必须要将这巨怪给解决,否则他想靠近神像,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过就目前的境况,叶青龙自然是不清楚了。这时,水怪的声音就传递中每一处,道:“人类,你能进入这里,已经触犯了这里的法则,你若强行要靠近神像,我会将你杀了,让你灰飞

    烟灭。”

    “如今能达到这等修为,实属不易,难道你想就此浪费?或者说让你自己蒙尘不成?”

    水怪说话了。

    而且这话中全是威胁。

    这是真正令叶青龙都觉得震惊的事情,是真的没想到水怪会说话。仔细的想想也是,这样修为的水怪,肯定已经能化作人形和说话。

    至于这只水怪为何没有化作人形,他也是觉得很奇怪,但能说话,这倒是没有什么觉得惊奇。

    只不过面对这般的威胁,叶青龙的脸上依旧是带着淡然的笑意,根本就不会在意。

    这让水怪似乎有些很生气。

    “人类,你应该很清楚,越是往后,这里的气氛、气息都会随着时间而变化,甚至在这以后任何的事情,都会渐渐冷沉,以及在之后的种种,都是这样。”水怪冷道。

    “无妨,我现在最不怕的就是等待,而且,我想做什么?就凭你,真的能阻拦吗?”叶青龙笑道。

    这一人一妖的对话。

    已经是让人觉得很可笑。

    可惜,越是如此。

    这时候的叶青龙就显得很冷沉下来,现在的情况是要将这中间的很多事情都给弄清楚。

    否则这以后的很多变换,着实会令人心底觉得很烦躁。

    或者说这以后,他可能就不能真正的掌控中主动权。

    其实,这才是真的会让人觉得无奈的事情。

    只不过叶青龙已经将自己的神识不断的进行着试探,他突然就发现,在临近神像平台的位置,居然被一层能量给阻拦。

    “原来如此,”

    叶青龙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嘀咕着,“原来这畜生早就预料到自己会来这里,它这是说的事实,根本不是在威胁自己啊!”想到这,叶青龙的脸上倒是显得很平静下来。

    就连在这里的气息都在改变,因为叶青龙这时候要将水怪杀了的心思就更加的坚决。

    他绝对不能让这畜生来阻拦自己的道路。

    “去!”

    很快,就在叶青龙的一声‘去’后,之间在他身前的青帝剑已经迎风而涨,出现在水怪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青帝剑,与之前的气势想必,这些水怪的气势很快被压制。

    这着实是让人内心很热血沸腾。

    水怪感觉到了威压。

    之前他还是占据上风,现在居然被一个凡人如此的羞辱,这让它很是不满,直接就对着虚空一阵的吼叫,虚空都快要被这孽畜给震碎。

    这简直令人惊悚到了极致。

    就连青帝剑都是微微一阵颤抖着。下一刻,就见到水怪这时的身躯居然变大了,与之前相比,就有着天然的区别。

    比之前打了几倍。

    这着实让人心中都很震惊,甚至是觉得这里的境况就都已经变化了。

    叶青龙心中不由得一愣,

    这孽畜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能耐,这是整个都已经变得如此的巨大了。这次水怪震天吼,直接就出现了道道的能量的波动,直接与青帝剑之上的剑气互相的对抗,剑气被这震天吼的能量直接搅碎。

    噼里啪啦!

    一阵阵虚空被撕碎的声音,剑气与道道的能量在互相的胶着着,这是真的会令人觉得十分的震撼。

    就连叶青龙这时也是掩住耳朵。

    这震天吼还真的是很厉害,即便是叶青龙稍微的削弱了,但依旧是让他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只不过这时水怪并未好到哪里去,而是整个气息在青帝剑的压制下,略显的有些惨白和淡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