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楚栖梧望着眼前海平面。

    “哎,真怀念以前的东来县呀,海边云帆遍布,岸上禽鸟乐园,自从那大妖出现以后,不止是凡人遭殃,就连仙长都折损几位在这啦。”

    又朝身旁一中年修士道:“陆仙长,不如去县城暂歇,也好让我尽地主之宜招待一番可好?”

    这陆仙长皱了皱眉,道:“我寻了三天,并无大妖气息,也查看了你所说的几处争斗地点,大坑内也是只有几位道友的气息残留,真是怪哉!”

    “仙长,还请城内稍作歇息,我让下面儿郎巡视海岸,待有情况就通知您。”楚栖梧又一次对陆仙长做出邀请。

    陆仙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说道:“有情况捏碎这块灵玉,我会赶来。”

    一衙役牵来一早准备好的马车,说道:“仙长请上车。”

    陆仙长上了马车,又扭头对着楚栖梧说道:“楚县令,定要细细探查,切不能马虎大意,早些除去此妖,据你描述此妖为长生种,身上可能伴着大药。”

    长生种是生长极为缓慢的树妖之类,身上通常有伴生的延寿灵宝,极难被人发现。

    东来镇大妖就是杜撰来的,哪有什么长生种,没了修士来此,自己怎么去购买筑基丹。

    楚栖梧拱手道:“仙长放心。”而后对着衙役说道:“项老三,一定把仙长妥善安置。”

    说完朝着项老三摇了摇头。

    项老三眨了两下眼睛,冲着车里喊到:“仙长坐稳了,咱这就出发了。”

    看着马车缓缓向着县城驶去,楚栖梧呼出口浊气,摸摸已经习惯的发髻,怀念下以前的小平头,回不去了哇。

    “张扬,把大黄牵来,咱们去云梦基地。”

    “哎!”一衙役远处应了一声牵着一头黄牛走来。

    黄牛只是身宽就近两米,牛毛将粗短四肢都遮了起来,额上有撮像火焰的毛跟着了样一直烧到脑后,看着极为神俊。

    “大黄,一直跟你说牛就应该吃草,快!把虾吐了。”楚栖梧手里拿着把绿油青草,看着走近的黄牛,伸手抓住挂在牛嘴上虾的大螯,把虾给拽了出来,另一只手把青草塞进了牛嘴。

    “愣什么,吃呀!”

    黄牛脸皮像是抽动了一下,翻了个白眼,然后耳朵像是泄了气的球一样耷拉了下来,瞬间神俊全无。

    “这不就对了,你一头黄牛,玩什么神气范,整天跟个哈士奇一样像什么牛。”

    张扬扶着楚栖梧上了牛背,黄色的牛毛根根顺滑,撸着极有手感,但楚栖梧过来人的习惯还是在牛背上铺了张毯子,舒服的躺了下去。

    张扬只是在旁边一脸的傻笑,虽不知道哈士奇是什么,对自己家大人的疯言疯语已经习以为常,绝不是什么好话就是了。

    “出发!”张扬领着四名带刀骑士护在楚栖梧身侧,向着云梦基地赶去。

    一条土路还算平整,黄牛没有拖慢行伍中马的速度,而且相比较周围人骑着马的起起伏伏,牛背上稳稳当当丝毫没有颠簸的感觉。

    虽然耳边隆隆马蹄声,楚栖梧还是在牛背上睡了过去,梦中自己又回到了满是“钢铁巨兽”的都市,仍然是一名拿着微薄的工资操着总理心的键盘侠。

    “县老爷,到了。”张扬像是知道楚栖梧接下来会问什么般,说道:“老爷放心,咱们一路走来身后没有预警传来。”

    “那咱们进吧。”楚栖梧点头道。

    众人所处是一座山的半腰,周围郁郁葱葱大树遮蔽只有零星日光透下。

    楚栖梧拿着一把钥匙往直径近4米的老松上插去,仔细看的话树上有一处扁平的孔洞正好与钥匙相合。

    “咔,咔,咔。”

    顺时针足足拧了三圈,树上竟打开一道门。

    张扬听自家老爷说过,这树是用水泥做的,树叶也是一种叫塑料的东西,周围这一片树林都用的这种材质。

    得亏这东来镇濒临大海,四季如春,不然早露馅了。

    树门极大,容得下众人牵马而过,门后往下看,很为空旷,底部和四周都有亮光,倒不显得昏暗。

    原来是一处竖直的燕子洞,洞口被水泥做了个盖子,盖子上还用假树进一步伪装。

    盘旋往下走了50步来到一处平台,众人登上“电梯”,推上操作杆后缓缓开始下降。

    虽走了多次这道门,张扬跟众骑士还是止不住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楚栖梧。

    “大人就是牛逼克拉斯。”张扬忍不住用楚栖梧的说话方式来了一句。

    跟大黄紧挨着的几匹马像是感受到什么齐齐踱步远离了大黄

    楚栖梧撇了眼大黄,装都装不像呀。

    徐徐下降的“电梯”咔咔作响,洞底升降台旁一名年约18的姑娘见众人迈步而出,一脸兴奋的道:“哥哥,灭霸后来被消灭了么?”

    “灭霸打了个响指,宇宙生命消失了一半。”楚栖梧看着面前美丽的女孩。

    “不行,你得跟我说一个好的结局。”

    “这就是了,灭霸即维护了宇宙人口平衡,还送给自己喜欢的死亡女神一份礼物。”

    10年前东来镇就职路上捡来的受伤女孩,容颜丝毫未变,而自己却成了中年油腻大叔。

    “哼!你变了,原来都是给我讲梁祝化蝶,牛郎织女,现在倒好了,每次都是灭霸,十面埋伏。”

    少女说完扭头顺着升降台旁道路走去,众人身旁大黄越步而出跟在后面。

    楚栖梧摇了摇头,喃喃道:“清堇,你应该明白的。”

    从她估计表露自己跟大黄修为的迹象看,是准备摊牌了吧。

    说话声音并不大,看到少女的步子顿了下,对于清堇能够听到毫不意外,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的路走去。

    原本的地下河已经干涸,经过扩大后被固定上密密麻麻的承重支架。

    从下升降台一路过来走了十几分钟,都是厚重的钢铁气息,有些地方已经锈迹斑斑。

    楚栖梧带着张扬等人来到处大铁门前拉了拉门前铃铛。

    门内传来吱吱呀呀的齿轮声音,大铁门朝里打开。

    不同与地下河洞的是这里宽阔了不少,墙壁也同样挂满了承重装置,中间还有承重的柱子撑着穹顶。

    里面几名像纤夫样拉门的男子看到楚栖梧后纷纷行礼。

    “几位辛苦了,门的灵力传动装置还没有做好?”

    “听老孙头说杨荫泽这两天吵吵着说他不干了。”

    楚栖梧点了点头,朝里面一名正迎上来的老汉走去。

    “老孙头,跟我去找杨荫泽。”

    老孙头“哎”了一声跟在楚栖梧身侧。

    穿过长长的钢铁走廊,一处房间显得格外明亮,房间架子上摆放着一些造型奇特的东西。

    “杨荫泽,我也不想努力,可我更不想放弃。”

    楚栖梧说完又指了指架子上的物品,道:“这台发动机上的灵力导线,是你、张扬、项老三我们四个在铸器谷废品坑里刨了五天找到半截灵羊筋做的。”

    “这片阻灵合金,是你炸了三次实验室才凑巧得到的配方,项老三给你打下手被爆炸埋里面,成了现在这般痴傻模样。”

    “连处理炼器废渣的杂役都嘲笑我们去收拢破烂,可就是这些残渣炼成的护甲让我们挡住了三品妖兽的利爪,它的爪制成的刻刀现在都已经磨损了两根了吧。”

    “别说了,别说了。”

    杨荫泽显得极为颓废,对着楚栖梧说道:“我一个金丹被毁的千机宗弃徒,你一个小小的县令,我们修炼十年还是练体期,没有筑基丹,哪怕寿元耗尽也难突破,改变不了凡人与修士天堑。”

    基地里的人围拢了过来,清堇跟大黄也站立在人群最外侧,张扬在楚栖梧身后红着眼瞪着杨荫泽随时有可能冲上去动手。

    楚栖梧看了看杨荫泽说道:“我在帝都受封时,一名修士闯入大殿,说与人斗法切磋引发山洪,一郡成泽。”

    从兜里抽出一根烟,咔啪点上,吞吐之间透过烟雾仿佛看到了洪水下嘶厉的哀嚎。

    “三个东来县大小的地方,修士扔下一百块灵石了结,更可笑的是东烈王当着众多大臣的面宁愿拿出整个国家积累的三百块灵石反赠央求修士赠下一颗筑基丹。”

    “筑基以后天上走,筑基之下皆刍狗!”说完自顾得笑了起来,被烟呛到又是笑又是咳的。

    “妈的,长得像烟叶也不一定是烟叶呀,呛死老子了。”

    扔了烟屁股,露出自己手上的戒指,光似是划了一样,地上出现了一个个袋子和三件灵甲几瓶丹药三件法器,灵石散发着青晕透过袋子的缝隙映在杨荫泽的脸上。

    “哪来的?”杨荫泽满脸的震惊,更是动作不慢的一手两袋往房间里搬。

    “一共853块灵石,宰了三个为非作歹的筑基修士。”

    听完楚栖梧的这句话,杨荫泽突然放下了手上的灵石,惊道:“怎么可能,难道你用了炸药?!”

    “送了他们每人一个板凳牌炸药包,又都没穿甲衣战服,灰都飘远了。”

    楚栖梧说完又补了一句:“就是穿灵甲,在精钢制成的马车里坐炸药上,从菊花到脖子也得成灰灰。”

    “不管了,是祸躲不过,就没见过你这么大胆的人。”杨荫泽说着将丹药塞进怀里提溜着灵甲往里走。

    周围人都瞪着眼睛一脸惊讶,只有早已知晓的张扬像是骄傲公鸡一样左瞪瞪右撇撇。

    大黄看了看脸陷酒窝,眼里都是小星星的清堇,牛脸抽了抽,无比凝重。

    楚栖梧看了看杨荫泽,又扫了众人,道:“我也不想努力呀,可更不想放弃。”

    “我们都想要筑基丹,都想做天上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