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如此这般又是十几天过去了,沈阳城内的粮食越来越短缺,鞑子们为了争抢食物,每日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打。

    甚至一些年老的,年小的,他们无法保护自己的食物,最后被活活饿死,打死。

    因为皇太极有心要以此来逼出他们的兽性,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作没有看到。

    于是这样的事情越演越烈,让沈阳城越发的没有了秩序可言。

    “这几天城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张九言骑在马上,用千里目打量着远处沈阳城头的鞑子士兵。

    见他们一个个的东倒西歪,连站立的都没有几个。

    至于那些城外脚下的鞑子兵,那就更是好不到哪里去。

    这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城外鞑子兵逃跑,即便是最后皇太极把他们全部都撤回城内,战略放弃了城外的要地,

    但是依然每天都有想尽办法逃跑的人。

    他们或是想办法偷开城门,或是拿一根绳子绑在城墙垛口上,然后顺着绳子爬下来。

    其实他们也知道自己逃出来,也会被明军抓到,但是他们就是不放弃希望。

    他们幻想自己是那漏网之鱼,幻想自己被明军抓到后,明军会接受他们的投降。

    他们还幻想即便明军不接受投降,也能祈求明军给他们一顿饱饭吃,然后再死。

    不过这些终究是幻想,张九言对他们的政策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有多少杀多少,绝对不让他们活着看见第二天的太阳。

    曹文昭听见张九言问话,上前答道:“昨晚又抓了一百多鞑子,这些鞑子个个饿的有气无力;说是城内断粮了,每天为了抢夺粮食,不知多少人被打死。”

    说到这里,曹文昭激动不已,“大帅,照这样下去,不出十天,鞑子就要全部饿死了。”

    “是吗?”

    张九言听到了,却是没有多大的高兴表情,相反,他还更加脸色凝重。

    张九言沉默了一会,说道:“那这样看的话,我们该动手了。”

    “啊,动手?”

    曹文昭有些惊讶,心说张九言的计划不是把鞑子全部困死,饿死吗?

    怎么现在计划就要成功了,张九言却又是改变了注意。

    张九言仿佛是看穿了曹文昭的心思,对他说道:“打仗,要的是审时度势,当变则变,我们这样围着,那皇太极明知道最后是个死,可是屁的动静也没有,为什么?”

    曹文昭摇头,表示不知。

    张九言微微一笑,说道:“还不是想来个哀兵必胜。

    老话说兔子急了也咬人,他不就是想最后鞑子凭着一口气,突然杀出,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打我们一个慌不择路?”

    曹文昭恍然大悟,这才是明白了皇太极的打算,同时对张九言也是更加钦佩,

    他心说这大帅还就是大帅,真是看得通透。

    张九言继续说道:“既然他要来哀兵必胜,那我们也不能真的到了那一步,才跟他拼命。

    将士的命都是爹娘给的,一家老小都在盼着他们回去,哪里还能真的跟他们这些鞑子换?

    所以我们的战略要变了,要不停的进攻,直到把鞑子的血放干,最后来他个一刀毙命。”

    说完,张九言大喝一声,命令击鼓集将。

    一众将领很快到齐,张九言大声说道:“从明天开始,每天三班倒,给本帅日夜不停的攻打沈阳城,不停的用大炮给我轰。

    谁的军队第一个破城,本帅在皇上面前保举他一个国公的爵位。谁的军队砍了皇太极,本帅保举他当郡王。”

    王爷的爵位有两种,一种是一字亲王,像什么秦王楚王定王,这些王是皇上的至亲才有,属于一字王。

    另一种是二字郡王,像什么常山郡王,中山郡王什么的,这些爵位,臣子达到了要求,皇上也大方,一般也可以给。

    不过一般都是开国的时候臣子们功劳大,功劳多,臣子才能混上,平常时期,基本也别想。

    而至于一字亲王的爵位,臣子即便是功劳再大,大破了天,也别想,便想到了,也不一定是好事。

    所以对于臣子来说,能够想到的又相对安全的爵位,那最高的就是二字郡王了。

    张九言这时候开出这样的赏格,也算是最后给他们打了一回鸡血,对他们最后鼓励了一把,让他们往死里卖命。

    这个赏格一下去,各人都是眼睛通红,放光,都是疯狂。

    现在只要不是傻子,那都知道大明胜利是板上钉钉,这时候不捞取功劳,更待何时?

    “是,大帅。”

    一百多个将军那是喊得震天响,声浪好些没把大帐给掀了。

    张九言神情肃穆的看着他们,心里百感交集,灭杀鞑子的一刻,终于来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四下还是一片漆黑,明军大营就开始动了。

    四十万将士被分成三个序列,各自负责不同的时间段,开始进行对沈阳城的围攻。

    不过最初阶段还是以大炮轰击为主,等城墙给轰塌了,再直接杀进去。

    因为明军大炮都在沟渠后面阵列,距离太远,打不到城头,于是沟渠上面架起了一块又一块的木桥,士兵和大炮都是走过沟渠,在前面列阵,等待开炮。

    黑压压的,沈阳城四面城门都是有明军行动,等到天光大亮,明军已经是阵列完毕。

    一门门黑洞洞的大炮对准了城头,十几万士兵也是一个个的紧挨着排好了阵列,准备作战。

    而他们身后,还有二十多万明军在半休息,半准备,只要鞑子敢出城决战,张九言不介意来他一个大包围,拼他一个你死我活。

    “开炮。”

    张九言一声令下,立时便有士兵挥舞旗帜,传递消息。

    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便是一声声的惊天动地的大炮轰击声音响起,一颗一颗炮弹带着无边的威势,向城头飞去。

    此时天还蒙蒙亮,鞑子兵都是士气不高,没劲头,压根就没发现明军已经列好了阵型。

    因为他们压根就不会想到明军也有主动进攻的时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