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也许是出于矜持,又可能是建成叔已经喝大了,说话都是颠三倒四的,董明没有从其嘴里弄清楚到底遇到了什么好事,反正,建成叔挺兴奋。

    当电话又回到了自家老爸手里后,董明才终于搞明白,建成叔居然又回到了齐迁办,担任了齐迁办的主任!

    齐迁办主任,可不是齐迁办的办公室主任,少了“办公室”三个字,其中的区别就大了。

    齐迁办的全称是齐山县搬迁指挥领导中心,副科级编制,齐迁办主任,就是指挥中心的主要领导,齐迁办的办公室,则是齐迁办的下属机构,股级。

    齐迁办并非是一般意义的政府机构,通常那些存在着大量行政搬迁行为的地区,才会设立此机构,因此,该单位不是常设机构,齐山县因在建立齐河水库时,面临着众多村镇的搬迁,才设立此机构。

    建成叔曾担任齐迁办的办公室主任,后来,在东磨盘乡下洼子地村,经历了“大下”,被东磨盘乡的许明宽书记看中,大下结束后任东磨盘乡副乡长,跻身副科俱乐部。

    副乡长与齐迁办主任,在级别上是相同的,都是副科,不过,副乡长属于政府序列,管辖范围极大,具有更加广阔的发展前景,而齐迁办却是单一职能机构,上升空间也相对狭小,由副乡长调任齐迁办主任,看似不是很明智的平调。

    可是,事情不能只看某个方面,对于那些升职潜力很大的干部来说,副乡长的位置更适合发展,绝不会去担任什么齐迁办主任,而像建成叔这种后劲乏力的人来说,齐迁办倒是更好的去处。

    副乡长再好,也是副职,副职在单位做起事来,总要看领导的脸色,束手束脚,可是到了齐迁办就不同了,许多事情完全可以一言而定,能一样吗?

    再者说来,齐迁办虽然只是副科机构,权力却大得惊人,甚至不弱于许多局机关,能在这里充任一把手,足以让绝大多数副科干部眼红,况且,齐迁办的办公地点还是在县城!

    可是,建成叔仅担任副乡长才一年的时间,怎么就调动了呢,这不科学啊!

    事实上,建成叔的这一次的调任,根子居然在董家沟子这里!

    正月期间,董家沟子村,闹出了军子与庄璧凡的栗蘑收购争斗战,在那次事件中,庄璧凡依仗副镇长的编外小舅子身份,硬抢军子打下来的地盘。

    然而,军子也不是好惹的,杀了一个回马枪,不仅狠狠教训了庄璧凡,还请动了采石峪书记为其发声,那位副镇长吃了亏也报复不得。

    其实,军子与书记大人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不过是托人疏通了关系,这种人情,他也只能动用一次,下一次就不灵了!

    军子与庄璧凡碰撞过后,双方都哑火了,没有了继续生事的能力,如果事情按照这种节奏发展,按理说应该就此平息下来,可是,偏生存在着一个变数,那就是在双方冲突时,我们的刘炳森村长被打了!

    刘炳森心里的委曲大了去了,平白挨了打不说,还在村民面前丢了面子,又怎么可能甘心,发现镇里居然要从中活稀泥,立刻不干了,直接跑到了县里活动关系。

    我们知道,刘炳森曾任政府办科员,后来搭着左婕老娘整治董泰平的顺风车,才坐上了董家沟子村的村长,但是,他在县里也是有背景的,不然,凭什么能做村长呢?

    刘柄森的活动能力真不是盖的,不知道怎么,请动了县委主要领导为事发声,本来嘛,黑恶势力殴打政府干部,情节太恶劣了!

    这下子,采石峪镇的书记和那个副镇长坐蜡了,立即焦头烂额,着手重新展开事件调查,而军子与庄璧凡一干人等,也全都没有漏网。

    恰在此时,采石峪镇的方镇长发现了机会,坐不住了,天与不取,反受其咎,他惦记书记位子很久了,现在,若不采取行动,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四处活动之后,书记被调整了,方镇长得偿所愿地成为了方书记。

    方镇长进步了,镇长位置出缺,惦记这个位置的人就更多了,其中就有齐迁办的王老主任。

    以王老主任的能力,想谋求这个镇长,还差了一点火候,必须要引入奥援,于是,他的视线落在了建成叔的身上!

    王老主任是建成叔的老领导,且两人之间是有过节的,王老主任曾在建成叔谋求科协副主席职位时,暗地里使过绊子,所以说,二人的关系可以说极度恶劣!

    然而,在官场中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在利益面前,没有什么不可以妥协,哪怕两人仇深似海。

    不出意外,默契顺利达成,双方共同出力,一来助王老主任谋求采石峪镇镇长位置,二来为建成叔谋求齐迁办主任职务!

    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他们居然全部得偿所愿,尤其建成叔回到了齐迁办这个大本营,履新的同时还是衣锦还乡,怎么可能会不开心?

    与此同时,位于齐山县西马路边的农贸市场内,里面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一家炒栗子摊子,悄然开业,便是由逃走的光棍瘸媳妇郝萌所设。

    郝萌到县城之后,仅是安顿自己的生活,便忙活了近半个月,她毕竟不是一个人,身边还带了个三岁的孩子。

    她手里没有多少积蓄,为了节约,先在县城边上租下了一间屋子,然后,又经多少努力,在一家私营的幼儿园,安置了孩子,这才开始考虑自己的营生炒栗子。

    栗子的来源不是问题,然而,在寻找经营场所的问题上,郝萌却遇到了难题。

    店面租金太高,她肯定负担不起,马路上摆摊也不可取,不仅会被城管驱赶,还无法为自己积累人气,找来找去,最后只能落户农贸市场。

    农贸市场的东侧区域是固定摊位,有水泥台子,上面还搭有顶棚,可以避免日晒雨淋,可是,这些固定摊位的租金同样不低,并且根本没有位子。

    农贸市场的西侧是大片的空地,在这片区域也可以自由经营,优点是管理费低,缺点却是没有固定的营业场所,地方谁来得早谁占!

    因没有更合适的场所,郝萌也只得在此经营,她每天在最早的时间赶来,以保证经营地点的稳定。

    然而,有一件事情郝萌却没有意识到,农贸市场是个什么场所!

    农贸市场是大家买菜、买肉、买各种杂货的场所,顾客来此都是刚性消费,而炒栗子又是什么,那是休闲食品,你指望一群买菜大妈光顾你的生意,开玩笑,人家自己不会炒吗?

    因此,看似经营可以进入正轨,每天光顾郝萌的生意的顾客却寥寥,经营极其惨淡,赚来的那一点钱,不要说负担房租和托儿费,至多勉强满足吃喝!

    郝萌的积蓄不多,假如生意一直没有起色,她还能坚持下来吗?

    周日下午,羽毛球训练基地迎来了几位先期返回的参赛球员,他们在预选赛中遭遇淘汰,与他们一同返回的还有一位教练。

    随着几位球员返回,董明等人也在周一出发,出发的时间仍在傍晚,因为是观摩比赛而非参赛,他们离开时就没那么热闹了,送行的只有大猫小猫三两个。

    上车后,大家都没有怎么吭声,车程实在太短了,没什么感觉就到了机场,待飞机起飞之后,气氛才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我从小就去过榕城,去了还不只一次,尤其喜欢那里的鱼丸、锅边、肉燕、海蛎饼、芋泥等,每一样都是超级好吃,这一次一定要吃个够!”马小雅咧着她那夸张的大嘴,兴奋地说着。

    看着马小雅说得起劲,董明突然感到好奇,她的那张大嘴,到底可以塞下几颗鱼丸?

    “榕城我也去过,但那些吃的我都不喜欢,我更愿意四处闲逛,三坊七巷给我的印象最深,民俗雕塑在街头随处可见,还有大量的民间工艺品,也有许多小吃,不过,我对小吃没有兴趣。”燕泽挑着眉毛说道。

    “可惜我没到过榕城,但我听说那边的栈道挺多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去过!”受到马小雅与燕泽的影响,楚南雁也笑嘻嘻地开口了。

    “唉哎,我只去过一个梅峰栈道,就再也不想去了,从头走到尾累人就不说了,我最受不了的,是在有些地方望下去,太吓人了!”马小雅用力卜楞着脑袋叹道。

    “梅峰栈道挺好啊,我去过,没啥可怕的,你就是恐高,我特别喜欢榕城的栈道,正好,鼓山栈道还没去过,准备利用这次机会感受一下,你们有同去的吗?”燕泽得意地说道。

    “我才不去,南雁,你也别去,我可以带你去吃小吃。”马小雅极力劝说道。

    见到楚南雁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燕泽也不以为意,反而游说董明道,“董明,不如我带你去鼓山吧,据说,那里的栈道超级拉风!”

    董明可没有随燕泽到处乱跑的心思,说不得准备寻个理由搪塞过去,不过,就正在他考虑用什么借口之际,卫教练却开口了,“咳咳,这一次观摩比赛,我们在榕城只逗留三天,没有多少自由活动时间,鼓山太远了,还是在场馆附近活动吧!”

    卫教练的一句话,燕泽瞬间熄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