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校工室。

    断肠人忙不迭给四人搬来凳子,接着挥了挥颤抖的手示意他们继续讲。

    陈天铭坐下,开口问道:“断肠人,你知道终极一班一个叫耿烈的人吗?”

    “耿烈?”断肠人晃晃脑袋,“好像有点印象对了!他是与雷婷共享芭乐之光头衔的那个学生!”

    “那你还记得当初是什么时候感受到广播室里的战力指数么?”

    此时的断肠人神色有些疯狂,双手抵着脑袋,像是要把大脑挖空。

    “可恶!时间太久了,让我想想,我记得那天我在修理广播室外的小花田”

    “好像是去年不对,是前年!”

    四人情绪高涨。

    在得到断肠人肯定的答复后,他们也差不多能确信心中的怀疑了。

    而不等四人开口,断肠人便已经恍然大悟,双眼发光的说道:

    “我明白了!

    耿烈是两年前神秘消失的,而广播室一闪即逝的战力指数也是在两年前出现,这两者之间可能存在某种联系,对不对!”

    “太好了,太好了”

    断肠人不停搓着手,眼里止不住的兴奋:“所以你们现在是要去调查那个耿烈是不是?”

    “是的。”

    “那我现在马上就去联系我的那群老朋友还有全国高中校工同盟会的会员,一有消息立刻通知你们!”

    “这样最好不过了,可是”

    陈天铭缓缓起身,话锋一转,“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你会装成断肠人的模样,甚至模仿着他的行为举止。

    好像你以前也有过,可是这一次,做得更过分了吧嗯?黑龙?”

    话音刚落,断肠人闻言,笑容逐渐凝固。

    紧接着,断肠人擦了擦衣角,脸上带着苦笑,用招牌式的语气道:“不不不,陈天铭小朋友,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看我哪一点像我的老弟黑龙嘛!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再装就没意思了。”一旁的丁小雨剑眉一挑,说道。

    “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你们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断肠人,不,现在应该叫黑龙。

    黑龙摆着手。

    “前几天你的动作。”陈天铭挑明道。

    黑龙只是微笑着,摆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其实内心已经开始有点慌了。

    “真正的断肠人到底在哪?”王亚瑟如临大敌般问道。

    一聊到这个,黑龙就变得很不对劲。

    虽然平时就很不对劲,但此时的他神色更加疯狂,张开双臂。

    “在哪,在哪?呵呵,我还想知道在哪呢!”

    陈天铭看着疯疯癫癫的黑龙,对三人示意道:“你们先去找找看有没有耿烈的家庭住址什么的吧,我想跟黑龙单独聊聊。”

    “天铭”

    汪大东神色复杂,有股一言难尽的感觉。

    黑龙是敌人没错,但之前对他们的好却是真心实意的。

    有仇必报,有恩必还。

    但面对这种又有仇,又有恩的情况,汪大东就像站在了十字路口,徘徊不定。

    “放心,我懂,你和亚瑟小雨先去吧。”陈天铭拍了拍他的肩膀。

    待三人离开后。

    “果然是你,陈天铭!”

    黑龙咬牙切齿:“十年前你妨碍我成魔大计,现在,你竟然连我最后一点乐趣都要剥夺!”

    “难道模仿断肠人就是你的乐趣么?”陈天铭理解不了他的想法,摇了摇头,问道,“我只想知道断肠人到底在哪?”

    “我说了,我不知道!”

    黑龙狠狠拍了拍桌子,随后坐下,长舒几口气后,慢慢叙述起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十年前的生死大敌,如今却是双方在这块时空为数不多的熟人。

    其实很难抱有敌意。

    两人面对面。

    一个在讲,一个在听。

    另一边,三人在芭乐高中兜兜转转。

    “到底哪里能知道耿烈的详细资料呢?”

    汪大东嘴一刻不停,摊着手埋怨道,“话说那个姓雷的也太不称职了吧,作为终极一班的老大,班里同学失踪了就一定要找到啊!”

    “以前我记得学生档案都会放在办公室的柜子里,去那里看看吧。”丁小雨突然说道。

    三人猛地驻足,死一般的寂静后。

    “这样不好吧?”王亚瑟终于憋出一句话。

    “是有点不好。”汪大东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三人心里是这么想着,双腿却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校办处的档案室外。

    “应该没人。”汪大东侧耳,贴在门上,再去隔壁的教室办公室听了一会。

    等了好久后,上前拨动了几下门把手,却遗憾道:“可恶,门锁了。”

    “这种地方要是不锁起来才是不正常的吧。”王亚瑟笑道。

    只见汪大东抛开杂念,握紧拳头,豪气干云道:“这世上还没有我汪大东进不去的地方!”

    “拜托,自大狂,你不觉得这种办法是最愚蠢的吗?”王亚瑟一脸无奈。

    现在是上课时间,但不代表别人是聋的,直接破门而入发出的巨大响声别人肯定能听到。

    对于王亚瑟来说,做这种事情,要是给别人发现,那未免也太丢脸了吧。

    “那怎么办?”汪大东一脸焦急。

    “只能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弄到钥匙了。”王亚瑟也有些无奈。

    “我才不管什么愚不愚蠢嘞!我只知道这是最快捷最简单的办法了!”

    汪大东的想法很实际,既然线索可能就只隔着一道门,那只要破开这道门不就好了。

    于是汪大东抬起脚,作势便要踹去。

    “等等。”在一旁沉默了很久的丁小雨突然拉了下他的胳膊,制止住了汪大东下一步的动作。

    “小雨!你该不会跟自恋狂一样想的吧?”汪大东有些无语。

    “不是。”

    只见丁小雨抬起头,眼神挪向档案室的窗户,对两人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们,门锁了,窗户没锁。”

    说完便挺起身子,踮着脚,拉开了高大的窗户,随后轻轻一爬便进入了档案室内。

    王亚瑟:

    汪大东:

    两人看着他翻窗的背影,沉默了许久。

    有些怀疑人生的王亚瑟从喉咙挤出一句话:“这到底有什么锁门的必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