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没有。我就是觉得我何婶婶的侄女在咱们家过不下去。何婶婶的侄女走哪都带着两个婆子四个丫鬟。还有,我记得她五岁了还让奶娘喂饭。”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娘跟你说”宋麦穗把何灵玉侄女这几个月的事说了一遍。

    豆豆听完挺惊讶的。

    田满车:“咱家也不是不用丫鬟,只不过不让丫鬟进内院。”

    宋麦穗:“就是。何姑娘既喜欢你,又愿意守着咱家的规矩,模样和性情也好。”

    田满车:“你仔细考虑考虑,考虑好了跟我和你娘说。”

    豆豆挠了挠脑袋:“我没想到那个小丫头会喜欢我。”

    田满车笑了笑:“我和你娘也没想到。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你就好好考虑考虑。我和你娘都觉得那小丫头不错。”

    “好吧。爹,娘,那我回屋了。”

    田满车:“嗯。”

    豆豆一回屋就在心里问道:“瓜瓜,糖糖,你们现在有空吗?我和你们说件事。”

    糖糖的声音马上在豆豆的心里响了起来:“我有空,你有什么事?”

    瓜瓜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我也有空。”

    豆豆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糖糖:“我还以为她会一直在心里憋着。”

    瓜瓜:“糖糖,你早就看出来何婶婶的侄女喜欢豆豆哥?”

    糖糖:“嗯。”

    豆豆:“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糖糖:“因为你是书呆子!”

    瓜瓜:“因为糖糖是女孩子。女孩子对这种事情比较敏感!”

    豆豆:“我还以为我真的读书读傻了。”

    糖糖:“哈哈你就是再读十年也读不傻。豆豆哥哥,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豆豆:“爹和娘都觉得她挺好的。”

    糖糖/瓜瓜:“那你哪?”

    “我”豆豆挠了挠脑袋。“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就是觉得挺突然的。”

    瓜瓜:“那你就先睡一觉,等你睡醒了再想。”

    豆豆:“好。那我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糖糖、瓜瓜“嗯。”了一声就抛开豆豆说小话。

    糖糖:“瓜瓜哥哥,你说豆豆哥哥会同意吗?”

    “不知道。”

    “瓜瓜哥哥,咱们俩打赌吧。”

    “好。你赌什么?”

    “我赌会同意。”

    “那我赌不会同意。你为什么赌会同意?”

    “因为小时候娇娇一哭豆豆哥哥就拿着袖子给娇娇擦眼泪。”娇娇就是何灵玉的侄女。

    “”原来这事那么早就有端倪了!“怪不得娇娇可以不用人侍候。”原来豆豆早就把小姑娘的心哄到手了。“早知道这样我小时候就不一看女孩子哭就躲了。”

    “哈哈哈瓜瓜哥哥,你现在还怕女孩子哭吗?”

    “”怕也不能说。“不怕了。娘说大姐怀孕了,你有空多去看看大姐。”

    “瓜瓜哥哥,你不会现在还怕女孩子哭吧?”

    “怎么会?”瓜瓜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我困了,睡了。下次再聊。”

    “我知道了,你现在还怕。哈哈哈”

    “呼呼”

    瓜瓜睡遁了!

    第二天早上,豆豆有点扭捏的走到了宋麦穗身边。“娘,我我愿意娶娇娇。”

    宋麦穗听了很高兴。不过,“娘跟你说,咱家既没纳妾的规矩也没和离的先例。你既然愿意把人家娶回来,那你以后就得对人家好。”

    “嗯。您放心吧。”

    “那行。那我过几天去跟你何婶说去。”

    “为为什么要过几天?”有些事情一旦点破就会突飞猛进!

    “成亲是一辈子的事,不能草率。”

    “我没有草率。”

    “没草率也得等两天。你爹也是这意思。”

    “好吧。我去练功去了。”

    “去吧。”

    三天后,田满车和宋麦穗确定豆豆是真的愿意娶何灵玉的侄女后就请何灵玉去递话去了。递完话,田家就正式上门提亲去了。

    八个月后,何灵玉的侄女欢欢喜喜的嫁到了田家。何灵玉的侄女以前经常来田家玩,宋麦穗又不会故意刁难儿媳妇。很快,何灵玉的侄女就和宋麦穗处的像亲母女似的。

    豆豆成亲后,瓜瓜就又带着人出去做生意去了。

    两月后,瓜瓜的商队到了北方。彭思哲的父亲.果果的公公一直在北方驻守。

    瓜瓜找了个客栈洗漱了一下就去拜访彭将军去了。

    一进将军府,瓜瓜就觉得气氛不对。

    瓜瓜刚走了一会,彭老将军的军师就急勿勿的迎了出来。“田公子,你快劝劝将军吧。”

    “怎么了?”

    军师边拉着瓜瓜往彭老将军的寝室赶边说道:“前两天将军出去巡营的时候遇到一个商队,那个商队是蛮人假扮的。我们虽然把那伙蛮人杀了,可将军也中了一刀。刀上有毒,军中的大夫听过这种毒,也知道怎么解。可有一味药材只有蛮人的雪山上才有。我们找遍了边城的所有药铺都没找到这味药,最后打听到有齐家有一株。结果齐老爷说那是他给他女儿准备的嫁妆。将军要是想要那株药材就得让少将军娶他女儿。”

    军师说的少将军就是果果的相公彭思哲。

    瓜瓜停下来看着军师问道:“彭伯伯不答应?”

    军师点了点头。“彭将军说少夫人对少将军有救命之恩,又给少将军生了三个孩子,他不能做对不起少夫人的事。田公子,我也不想答应齐家。可彭将军的安危关系到边彊的安稳。田公子,老夫请您以大局为重。”

    “我知道了。我先去看看彭伯伯。”

    “田公子请。”

    “嗯。你说的那个齐家是不是就是那个号称齐恒公后人的那个齐家?”

    “是。齐家是边城大族。又说将军要是实在不愿意让少将军休妻的话让齐小姐和少夫人平起平坐也行。他都这么说了我们就不好硬要了。”

    到了彭将军的床前,瓜瓜刚喊了一声彭伯伯彭将军就抓住了瓜瓜的手。“瓜瓜,彭伯伯求你件事。要是彭伯伯这次扛不过去,那你先帮彭伯伯把边彊稳住。伯伯知道你有这个本事。”

    “彭伯伯,您放心吧。您一定能扛过去的。”瓜瓜悄悄给彭将军把了把脉。把完脉,瓜瓜又问了问军医。确定必须用那味药后瓜瓜就看着彭将军说道:“彭伯伯,我知道谁有这味药材,我现在就去给您取去。”

    军师拍了下额头。“我真是急糊涂了。您家是靠药材起家的。”

    瓜瓜笑了笑:“帮我照顾好彭伯伯,我一会就回来。”

    “好。”

    大概过了一刻多钟,齐老爷满头大汗从外面冲了进来。“彭将军,我把药材给您送来了!”

    彭将军:“我不用你的药材。我侄儿”

    他刚说到这就看到瓜瓜空着手从外面走了进来。

    彭将军愣了一下。“瓜瓜,你说的是齐家?!”

    瓜瓜点了点头。

    “你答应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