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席家去霍家拜访那日,云清风淡,天光悠长。

    对于席家爷孙三代人的造访,霍钦岐心里虽不乐意接待,也不能失了体面,早就备上了好酒好菜。

    两人碰面当天,沈疏词是挺无语的,她正在厨房备菜,霍钦岐却一遍遍把她叫回卧室。

    床上摆了许多件衣服,休闲装,西服,运动类的。

    就差把退役前压箱底的衣服都拿出来了。

    甚至口口声声说:

    “席家而已,爱来不来,我无所谓。”

    嘴上说不在乎,可是这满床衣服是怎么回事?

    霍钦岐最后选定了一套西服,下楼遇到霍峥,他还多看了某人两眼,“今天不是说席家要过来?你还有其他安排?”

    “没有,今天唯一的事情就是等他们过来。”说着就坐到了沙发上。

    霍峥垂眸看了眼腕表,席家定了中午来吃饭,可这才上午九点,他就开始等着了?

    江慕棠今日也是随行人员,还特意提前找霍听澜打听情况。

    霍听澜回复:

    霍听澜近来日子也颇不好过,霍家家教本就比寻常人家严苛。

    他爸原本就怀疑他通敌叛国,加上翻墙入院这事儿,每天都在他爸的死亡注视下生活,放假回家,本是改善生活的,如今日子却惨兮兮。

    他如今就盼着,今日席忱过来,他爸好好给某人甩点脸子,他心里才会觉得平衡些。

    霍钦岐素来很有耐心,今日却有些坐不住了。

    就连寻常最能让他静心的扫雷游戏也频频踩雷,干脆起身,说要出去转一圈。

    “这个点还出去?席家人马上就要来了,你记得早点回来。”沈疏词叮嘱。

    他本就不是爱玩之人,寻常出门若非和江锦上等人小聚,就是前往马场,没有去处,还是决定去马场转一圈。

    **

    节假日,骑马的人不少,经理听说霍钦岐来了,亲自出来接待。

    “霍爷,今天您是要来骑马?”经理打量着他一身西装,思量着穿这衣服运动也不合适啊。

    “路过,随便转转,你不用管我。”

    今日来玩的人很多,经理确实忙,瞧着霍钦岐似乎也不愿别人打扰,让其他工作人员多留意他,自己便离开了。

    霍钦岐就是在家里待不住,随便转转,却被一群嬉嬉闹闹的男男女女吸引了注意力。

    因为他们的声音太大,很吵。

    霍钦岐一眼扫过去的时候,与一个男生视线相撞。

    男生方才还嬉嬉笑笑,转瞬之间,脸上的笑容连同血色急速褪去,僵在原地。

    同行的朋友察觉到了他的异样,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霍钦岐,有些人可能不认识他,只是觉得这个大叔天生冷厉,也收敛了方才放肆的笑声。

    “走吧,走”

    几人推推搡搡,准备远离。

    霍钦岐气场吓人,加上待会儿要见席家人,心情更翻腾,情绪化在脸上,神情越发温煞冷厉。

    把人吓着,又不是第一次了,他倒没放在心上。

    当他准备离开时,霍家人靠近他,低声说:“爷,有人一直跟着我们。”

    “什么人?”霍钦岐低头整理袖管。

    “不认识,跟了很久,鬼鬼祟祟的,怎么处理?”

    “带他过来。”

    这男生原本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待霍家人走过来时,魂儿都吓飞了,撒丫子就跑。

    瞧他要溜,定然是捉贼心虚,抓贼本能使然。

    霍家人紧追不放。

    几面包抄,直接把人给按在了地上,提溜到了霍钦岐面前。

    霍钦岐瞧他年纪不大,小男生,涂脂抹粉的,只是被霍家人方才按在地上,脸上的妆容蹭了大半,又无血色,吓得双腿都打颤。

    被霍钦岐猛地一瞧,他都没开口,这男生就哆哆嗦嗦说:

    “霍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其实偷偷会打量偷窥霍钦岐的人很多,他本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瞧他被吓成这个模样,还想出声安慰两句,就听他又说了句:

    “霍小姐的事,我不是故意的,我真没想到会弄成那样。”

    “你说什么?”霍钦岐皱眉,眸色一厉。

    “我、就上次”男生被霍钦岐看得心慌乱颤,此时经理也赶来了,他是听说霍家人追着一个人跑,把人按住,担心出事才匆匆前来,一看这男生,心里又是一颤。

    这不就是上回惊了霍小姐马的那个人?

    他怎么跟霍爷扯到一起了?

    “霍爷,出什么事了?要不我来处理吧。”经理也担心上次惊马一事败露,霍钦岐说他们管理失责。

    “我自己处理,你别说话,你来说!”霍钦岐看向哆哆嗦嗦的男生,“上次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男生胆子本就小,被霍钦岐冷面这么一唬,什么都说了。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得一侧的经理,冷汗直流,这个智障,怎么如此禁不住吓唬!

    心里吐槽着,抬手,擦了擦脑门子上沁出的冷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