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秦烨无言以对,无可奈何那般笑了笑,走入酒楼之中。

    而后在周一仙对面坐下,小环一手拿着鸡腿,一手竟拿了串冰糖葫芦,一口鸡腿一口冰糖葫芦的吃得正香。秦烨失笑摇头,对周一仙道:“老先生心性豁达如此,秦烨不及啊。”

    周一仙笑着道:“小友何必取笑老夫?如何,此去可有收获?”

    秦烨取出袖中“原阳草”,他将药草放在木盒中,推到周一仙面前,道:“幸不辱命。虽有些波折,倒也还好采到了此物。”周一仙听到“波折”二字,眉头一挑,笑嘻嘻地道:“哈哈,那便说明老夫此前所言无误,小友不虚此行罢?”

    秦烨听他如此言说,心里一动,问道:“先生知道黑石洞中有何物?”

    周一仙愣了下,摇头:“我哪里知晓黑石洞的底细,那日在悬崖边就停住,只感觉到些妖气而已。至于料定你必有所得嘛,呵呵”周一仙捋了捋胡须,恢复微笑神态,“那是因为老夫之前为你起了一卦,按解语当正应在黑石洞,所以有此一言而已。怎样,你到底在黑石洞下拿到了什么?”

    “唔,”秦烨犹豫了一下。

    周一仙何等人精,见状便主动劝解他道:“哈哈哈,老夫不过是一说,你若不便言说的话,就当老夫没问过如何?”

    秦烨歉意一笑:“老先生能理解便好,我拿到的是一件法宝,因为某些缘故的确不便言说。”

    “法宝么?”周一仙点点头,“如今修士多重器物,法宝乃是修行根本,老夫完全可以理解。对了,还没谢过小友相助之谊!若非小友帮忙,凭老夫这把骨头可下不得黑石洞那般险地!”

    “老先生,既然您的事情已了,那便请恕在下告辞了。”

    周一仙意外地道:“哦,这般着急?”

    秦烨叹道:“今时不同往日,如今隐匿已久的魔教复出,天下动荡开启,在下身为青云弟子,定然是无法置身于外的。这便告辞了!”

    “大哥哥!”小环偏着脑袋,眨巴着灵动的眼睛,小手从菜碗里拖出一根鸡腿,“来不及吃饭的话,那就把鸡腿带在路上吃吧!我刚刚尝过呢,这家店的厨师做的鸡腿可好吃了!”

    周一仙埋怨道:“小环,别胡闹啊。你大哥哥他有要事需要他去做呢,可不能耽误了!呃”

    “那多谢你了,小环!”

    没等周一仙说完,秦烨这边倒是直接笑着谢过,摸了摸她的脑袋,顺手接过那只鸡腿。本待转身而走,忽然他想起什么,又回身过来,对小环道:“小环,你送了我鸡腿,我也送你一份礼物好不好?”

    小环眉开眼笑地点头:“好啊好啊!”

    只见秦烨伸手入袖,摸索一阵之后取出两枚玉珏,玉珏样式普通,不过上面绘刻着繁复而玄奥的图案,看起来极具神秘色彩。

    “喏,就是这两块玉珏了。”

    “左边这块能保你平安成长,身体健健康康的,少生疾病;右边这块可以在危险的时候,助你一臂之力。小环,以后记得把它们时常带在身上哦~!”

    “嗯!哎,爷爷!”

    “咦,”小环刚伸手,旁边周一仙便先她一步拿起一块玉珏,好奇地赏鉴一番,惊讶地道,“此物是出自你手吗,小友?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居然在阵道符文上也有如此研究!”

    周一仙乃是识货之人,一眼看穿这两块玉珏的作用。

    左边一块乃是汇聚灵气之用,常年佩戴可保百病不生,身体康健;右边的复杂一些,他虽不懂具体功效,但大致能摸到此物里有一股守护型的力量。相比他这样惯走江湖的人,小环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女孩儿,有了这两件玉珏,他基本上不用担忧小环身体健康的问题了。

    可以说,这两块玉珏远胜许多珍贵之物!

    “小友有心了,这份情谊老夫愧领!”

    “爷爷~!那可是大哥哥给我的礼物,可不能给你拿去典当了!”

    周一仙感动的神色一滞,恼火地道:“小环,你怎么能平白侮辱清白?”

    爷孙俩斗嘴的天伦之乐,秦烨并未过多打扰,悄然而去。

    离开小池镇后,一处僻静的荒野,手上一引祭起飞剑御空而起。一路未停,直到飞剑冲上九天,没入云端,这才放缓了速度缓缓的飞着。望着浩瀚的云海,秦烨陷入沉思。

    片刻之后,在这无人的九天云海,秦烨伸手入袖,翻掌之间取出了碧环赤镜的“玄火鉴”。三尾妖狐虽然持有“玄火鉴”多年,但因为修为不够,一直没能将此物彻底祭炼,也没有此物真正的操持之法,所以只能做到御使“玄火鉴”表层威能。

    秦烨亲手握住此物,立刻便感觉到隐藏其中的那股难以想象的滔天之威!

    隐隐的,他甚至感觉“玄火鉴”与“天琊”虽都是神品法宝,但玄火鉴内敛的威能,仿佛比“天琊”都更甚几分!

    嗡!

    他试探着注入一股真元。

    淳厚的道家真元,一瞬之间犹如泥牛入海消失不见。而玄火鉴则发出“嗡”的轻鸣,无形的灼热气息陡然扩散而开,脚下的云海经这热浪一激,立时滚滚而动,翻涌不休。

    若他此时还在地面,恐怕他周遭地面之物全都要在这热浪之下焦灼。

    此时他的心境十分复杂,两个念头在脑海里来回翻转关于是否将此物还给“焚香谷”,秦烨发现自己居然一时无法做出决断。按道理计,作为同是正道三大门派,由来守望相助的正道同门,他应该将此物还回去的;但另一面,亲身感知了“玄火鉴”的威能之后,他又犹豫的。

    此种心境很好理解,正好比若是情景调换,变成“青云门神兵‘天琊’落到焚香谷手中,而青云门不自知,问焚香谷是否会主动交还‘天琊’神剑”?

    答案很明显,不会。

    因为焚香谷与青云门之间的竞争,同样十分激烈。

    此前在空桑山,秦烨不就在焚香谷大弟子李洵的身上真切感受了一回吗?

    “唉,”秦烨遗憾地叹息,“果然心境的修为还是不够啊。”他最终还是将玄火鉴收了起来,虽说无法光明正大使用此物,但哪怕不使用它,只将它带在身边也会获益无穷。

    玄火鉴天然有一股至刚至阳的纯阳之力。秦烨无需多费心思,只是带着它,仅凭那股纯阳之力对自身的冲刷,恐怕要不了多久便能自行通晓“道源五行诀”中的“火行诀”!

    这,便是它的威能!

    青云门弟子在得到掌门谕令之后,大多便往东海汇聚而去。

    尤其是龙首峰、朝阳峰、小竹峰以及通天峰几脉的弟子,更是此次前往东海的主力。秦烨离开小池镇后,一路疾行,跟着青云门的记号路过好几个据点,发现都已经人去楼空。

    直到飞入云州,秦烨才寻到一处正常运行的据点。

    刚落下云端,在那座隐蔽的山峰上降落,立刻便有两个人影闪出,同时口中大喝:“来者何人?”

    秦烨目光落在那两人身上,他们身穿朝阳峰服饰,一身气度沉凝,修为不弱。观其面相年纪应该是同辈师兄弟。秦烨便笑着当先见礼:“两位师兄好!在下大竹峰秦烨,见过两位朝阳峰的师兄!”

    “你便是大竹峰的秦烨?”其中一人惊讶道。

    “没错的,师兄,他就是秦烨!”另一个看清来人后,倒是松了口气,“当日‘七脉大比’我看过他的比试。”随即又转向秦烨,稽首回礼道:“秦师弟勿怪,我师兄因为闭关之故,错过了此次‘七脉大会’,所以没能认出你!”

    “无妨无妨!”秦烨连忙摆手,示意无碍。

    先说话那人又问:“奇怪,怎么师弟你来得这么晚?我听说大竹峰一脉的同门,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往东海去了。”

    秦烨见说,连忙问道:“敢问师兄,我们大竹峰一脉去了哪几人,师兄可知晓详情?”

    “此事你得问我了!”后说话那人道,“我正好见过田师伯一行。你们大竹峰一共去了六人,除了田师伯与苏师叔,便是宋师兄、郑师兄、杜师弟以及田师妹了。”

    秦烨感激地拱手回道:“多谢师兄告知详情!”

    那人还没说话,先说话的那位师兄便奇怪地开口:“喂,我说,你小子也极少出门,与大竹峰更没有什么交集,怎么会这么清楚大竹峰的内情?还说得头头是道的?”

    那人笑着回答:“也是巧了,这几位师兄弟在大比中的表现,我都曾亲眼见过,所以才全都认得!”

    那位师兄顿时满脸遗憾,叹道:“唉,看来这回没去‘七脉会武’,当真是一大损失啊!”

    秦烨等这两位师兄弟说了一阵话,便欲告辞,不想刚走出两步,后说话那位师弟猛地叫住了秦烨。他先是以古怪的神色看了他几眼,直看得秦烨莫名其妙,这才开口道:“还有一事小竹峰陆雪琪师妹给你留了一个口信,她说自己正与文敏师姐追查先前事件的后续,大概三天后会返回此地。还说你若等不及,可先行往东海而去,那事情的后续,她会在东海告知于你。”

    说完之后,那人直愣愣的盯着他,双眼里仿佛酝酿着某种不详的火焰。

    “咳,多谢师兄了。”

    “那什么,在下还有些琐事,这便先行告辞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