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一局李昊虽然赢的侥幸,但毕竟达到了目的。倒是傅明轩被弄得个灰头土脸。

    能不能与沈钰一起办差倒没什么打紧,关键以为板上钉钉的事情居然落空了。

    晋宗竟把差事交给了旁人。

    众目睽睽的,又是下跪又是领旨的,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好赖不计他也是皇后的亲侄子,正宗的皇亲国戚。晋宗怎么能这么对待他呢!

    难不成忌讳自己是妾生的?

    不由得,傅明轩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妾生的怎么了!妾生的就低人一等?

    一想自己那几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没怎么着就封了大将军、大都护的,傅明轩就觉得屈得慌。

    他可是一甲榜眼,没作弊也没靠谁,全凭能力考上的,哪里不如他们!

    不由得,傅明轩想起老爹傅梨棠的话;只有把权利掌握在自己手中,才不会任人宰割,才不会任人摆布!

    许是上苍察觉到傅明轩的野心,这当口,竟凭空响起一道炸雷。

    瞬间便乌云密布,大雨倾盆。

    照理说也没什么,不过滞留在宣德殿多呆一会而已。可期间发生的事情不得不提。

    时间又停止了!

    那一刻,除了李昊自己,周遭的一切全是静止不动的。

    闪电挂在天空,如同炸裂的烟花,定格在晋宗以及一众惊诧的瞳孔之中。

    趁机,李昊还写了张字条,塞进傅明轩的袖口内。

    告诉他,沈钰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叫他以礼相待,别再有什么非分之想。

    不过,这次时间停止好像比上一次长了一些,李昊似还闻到了一股子战火硝烟的味道。

    大概一分钟后,一切恢复如初。

    孙德胜井然有序的指挥着太监们关窗的关窗,关门的关门。晋宗与大臣们则各自安坐,等待着雨势稍减。

    就连那股子硝烟的味道也瞬间消散了。

    闲置期间,一众不乏谈论起皇孙降世的事情。毕竟子嗣稀少的皇室填了位男丁。

    可谈着谈着,居然谈到李昊大婚的事情上面来。

    这可就令李昊难堪了。

    要是真给他塞个太子妃,他可怎么面对沈钰呀!

    “本宫还小,大婚的事情”

    “太子已近冠礼,已经不小了。照理说也该大婚了。”

    “就是啊!大王都有世子了,太子也是时候为皇室诞育子嗣了!”

    “再不大婚,恐人心浮动啊!”

    “嗯哼!”就在一众嘘声议论的当口,晋宗撂下了奏折,干咳了一声。

    “大婚的事情是该考虑考虑了。诸位爱卿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呐!”

    讲真,李昊大婚的事情一直困扰着晋宗。

    若不是忌惮外戚干政的事情,他早就张罗了。

    他可不想接班人也跟他一样,受制于外戚。

    “听闻傅阁老幺女天生丽质,温柔淑婉。若能成就好事,岂不亲上加亲?”

    “”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忌惮的就是傅氏一门,怎么能再往他们家脸上贴金呢!

    “说实话呀,朕还蛮喜欢明伊这孩子的。为了这门亲事,朕还去相国寺找汇智和尚合了一下八字。没想到,俩孩子居然八字不合。可惜了可惜了!”

    提起卦象,晋宗又想起了沈钰。那晚就是为了沈钰才去的相国寺。

    汇智和尚说,沈钰命贵。乃肱股之臣。若是个女子,定与李昊是良配。

    想起这个,晋宗又叹了口气。此时,他倒真希望沈钰是个女子。

    “还有哪家闺秀称得上太子啊?”

    “礼部尚书家的千金倒还得体。”

    “户部尚书之女也是知书达理。”

    “本宫已经有喜欢的女子了!不用父皇、列位叔伯们劳心了!”

    “哦?太子有喜欢的人了?是哪家的闺秀?”

    “这个,这个”

    这个了半天,李昊也没说出个一二三来。

    沈钰出身名门,各方面全优不假,关键是摆不上台面,诸多隐情啊!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赶紧散了话题才是真格的。

    “哎呀!这种事情儿臣怎么好意思说嘛!反正是名门闺秀,根正苗红就是了!”

    “切!谅你也不敢说!”

    期间,傅明轩瞥了李昊一眼,暗嘲了一句。

    谁料,就是这么个细微的神情居然还被大臣们瞧出来了。

    李昊嗜好赌石的事情可谓满朝皆知,成日里的看石头卖石头的,能接触上什么明门闺秀啊!

    难不成卖石头的时候被哪个青楼的女子骗了感情?

    “太子妃乃日后的国母,太子岂能这般的玩笑!”

    “玩笑?哪只耳朵听见本宫是玩笑了!本宫看重的人绝对是独一无二,最最优秀的女子!”

    “不知殿下眼中的这个独一无二,最最优秀指的又是什么呢?”

    “”

    “娇柔妩媚?婀娜多姿?风华绝代?亦或是貌赛西施?”

    “”

    “昊儿啊,叔伯们说的没错,太子妃的事情确是含糊不得。光你自己喜欢是不行的。”

    “这个儿臣知道!儿臣都说了,她是大臣之女,绝对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存在。人家可是文武全才,万里都挑不出的人物。儿臣都怕配不上人家呢!”

    “啥?臣怎么没听说哪家还有这样的闺秀呢?”听到这,薛孟良实在忍不住了。

    “你没听说过,就不存在?什么逻辑嘛!”

    瞟了一眼薛孟良,李昊扁着嘴嘟囔了一句。

    “那臣倒是要听听,这位大员是何等品阶啊!”

    “正一品,合不合意呀!”

    “嘶~正一品?”

    听说是正一品的官阶,在座的除了傅明轩外,都开始咂摸这位大员到底是谁。

    “敢问殿下,这位大员姓什么?”

    “这问题问的有水平!把你自己问得都无奈了!”

    “”

    “这样吧,本宫把波斯的猫眼作为彩头,咱们来做个游戏如何?”

    “!!!”

    “每人三次机会,绝对公平合理!猜不对者,捐银100两赈济灾民!”

    “”

    反正气氛也是沉闷,打打趣也没什么。基于如此,晋宗也就没搭理李昊。

    继而,大家伙便猜测起来。可想而知,会是个什么结果。

    只一会儿,一千两赈灾款便落入了户部账上。

    也是,想破脑袋,他们也想不到沈辰邺的头上啊!

    十几位官员争先恐后,唯独傅明轩一语不发。这节目他可是断断参与不了的,没那心情不说,还会给沈钰带来灾难的。

    “咦我说贤侄,你怎么不猜啊?”

    “就是啊!是不是等着捡漏啊!”

    “这可有点不公平啊!我等均是拿了银两的啊!你可不能吃独食啊!”

    “就是因为公平,本爵才不言语的。”

    “”

    傅明轩如此一说,倒是提醒了一众。李昊与傅明轩可是亲密无间,这种事情怎么会不知道呢!

    “要不这样,猫眼归你,一百两赢回来再分给你五十两如何?”

    “我说你们几个在那曲曲什么呢!他要是敢开口,每人各罚1000两!”

    “”

    就在李昊拿猫眼糊弄赈灾款的时候,一匹快马正向朱雀门方向疾驰。

    就在如梦与景逸推搡之际,自小楼内突然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

    紧接着,春喜班的人便冲了出来。

    那阵势可谓气势汹汹。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齐齐上阵。

    瞬间,景逸便被围在了中央,如梦也被小五拽了出去。

    “青天白日的你想干嘛!”

    “跟他废什么话!揍他!!”

    “”

    不容分说,一众便向景逸袭来。

    可如此阵仗,不但没伤到人家,他们反被弹得倒飞了出去。

    待一众骨碌爬起,景逸居然不见了。

    巡视了半天,小五才发现院中的绳索上站着一人。

    “他在那呢!”

    “快!快抓住他!!”

    “何人敢来我春喜班造次!?”

    就在这当口,自小楼内飞出一人,稳稳的落在了绳索的另一端。

    见是任八一,景逸摘下了斗笠。

    “任班主真是宝刀未老,不减当年呐!”

    “你你是”细细打量了一番,任八一的眼睛猛然一亮。

    “那晚在沈府门前,老申见过少侠。”

    “就只是沈府门前吗?”

    听到任八一的回答,景逸不禁一阵酸楚。

    距离这么近,看的如此清晰,任八一居然还没认出自己,他可是她的亲儿子啊!

    撕心下,景逸愤然向任八一走去。一步一步的,连看都没看的,就那么在细细的绳索上疾步的走着。

    这功夫,他可是练了好多年。

    摔下去,爬上来,再摔下去,再爬上来。摔得伤痕累累、遍体鳞伤的,就是为了博眼前的这个妇人一个暖暖的拥抱。

    如今他做到了。

    不用看就可以稳稳的在绳索上快速行走。再也不会摔下去,再也不会惹她生气。

    可她竟然把自己给忘了!

    何等的可笑?

    行至绳索的三分之二处,景逸停了下来,直直的看向任八一。那意思,还记得这场面吗?

    对着景逸复杂的眼神,任八一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然而,就是这么个微小的不能再微小的神情,却再一次让景逸悲伤成河。

    回想过往受的那些非人的待遇,景逸再也忍耐不住了。仰天便是一声嘶嚎!就连身体都被那股子愤怒带得飞了出去!仿佛一只极其愤慨的尖尾雨燕,直问云天。

    由于太过悲伤,回响声中仿佛都泣着鲜血。

    片刻,景逸在空中打了个转,直直的奔任八一俯冲了下来。

    这一吓,任八一的记忆可算是回来了。这小子就是被自己扔了的景逸。

    要是寻仇的话,何必跟自己玩这么一票?显然对她这个‘娘’还留有什么情感。想到这,任八一冷笑了一声。

    “跟你那个死爹一模一样。”

    “我爹是谁?”

    “问这个干嘛?”

    “我爹是谁?!”

    “你不必知道!”

    “快说!!我爹是谁!!!”

    “”

    此时,景逸的双眼红的吓人,仿佛两道愤怒的烈焰。直叫任八一心里都没底。甚至还浮想出自己被撕零碎的画面。

    可这大仇未报的怎么可以死在他们前头!

    “儿啊”

    “闭嘴!我不是你儿子!你也不是我娘!!”

    “你先别激动,先听我说。当年,娘也是不得已…”

    “不得已?呵呵!一句不得已就能抵过这十几年的生不如死、孤苦伶仃?一句不得已就可以不声不响的,抛下那么幼小的我一个人走了?”

    “”

    “这就是你的理由?”

    “”

    “回答我!!!”

    “逸儿,你听我说”

    “回答我!我姓什么!我爹是谁!”

    “你爹当然姓景,你一出生他就死了。”

    “你撒谎!你撒谎!我爹没死!!他姓李对不对?!”

    “”

    听到这个‘李’字,任八一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寒意。

    这丝寒,冷的凛冽,冷的彻骨。深深的刺进了景逸的骨子里。

    不用问了,答案已经揭晓了。自己的确是李家的骨血。

    知道真相后,景逸刷的就飞身屋脊。若不是急于真相,他才不会与这个狠心的娘亲多待上一分钟。

    对着越来越小的黑影,足足愣了好一会子,春喜班的一众才从惊愕中醒了过来。

    揉了揉双眼,又搓了搓酸疼的腮帮子,小五看向还在呆傻的一众。

    “怎么回事这是?”

    “不,不知道啊!”

    “这家伙是人是妖,怎么这么吓人呢!”

    “刚才也没这么凶啊,还冲我笑来着呢!”提起这个,如梦皱皱着眉头搭了一句。

    “不过,那小子跟八姨怎么回事?好像欠他什么似的。”

    “我看也是那么回事。不然也不能号那么一嗓子。”

    提到此事,一众不由得向绳索上望去。

    那时,任八一愣愣的杵在绳索的一端。本就冷的如霜的半张面皮更加的僵硬惨白了。

    她万万也没想到景逸还能活着。

    猛然,任八一冷笑了一声。

    活着也好,活着戏就更好看了!

    想到即将到来的精彩,任八一僵硬的面皮又恢复了灵动。

    “看什么看!还不练功去!”

    “”

    白日里郝兴已经来过春喜班,戏也试过了。还跟春喜班立了字据。

    两日后,也就是四月初一,春喜班去阁老府献戏。

    至于这报酬嘛,那可是春喜班从来都不敢想的数字。不仅如此,戏服什么的也是由阁老府免费提供的顶级规格。

    若是没有这般荣宠,一众也不敢跟景逸那么嚣张。

    春喜班可是今非昔比了,那可是长签阁老府的名戏班子!牛着呢!

    景逸走后大概半个时辰,傅明轩来了。不过,他来可不是关心戏排练的怎么样了,而是奔着如梦来的。

    如梦只不过是个下九流的戏子,傅明轩找她干嘛?难不成是看上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