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昆仑丘。

    天皇伏羲一画开天,立下龙图,明悟太极的人族祖地。

    兵神蚩尤于此祭祖,人皇轩辕一统诸部后于此地发号施令。

    拥八百年国祚的大周穆王,曾驾八骏于昆仑丘与西王母相会。

    人道神山,昆仑为尊。

    为何泰山成为人皇祭天封禅之地,只是因为昆仑山实在是太过难寻,若非神话中人,若无周王八骏,跋涉万里,远赴雪山之中,还要携大批人马,实乃天方夜谭。

    知秋一叶所在的昆仑派,只是昆仑山脉其中一座灵山,还在九州之中,但那座山显然并不是那座万山之山,龙脉之祖,所以知秋一叶也并没办法指引其中关窍。

    所以即便是江离等人,也花了足足十日功夫,才在藏民的指引下,寻到了这最高的雪山。

    “昆仑山脉,尾向天山,首自西而向东,直往中原。

    据传龙吻之尽头,便在关中,故而长安方能为历朝古都,是因其与龙脉之祖相连。”

    江离一袭青衫,望向那白雪覆盖的最高雪山,即便是在昆仑山脉终年风雪之下,也丝毫不觉寒冷。

    “但我觉得,这座昆仑山脉的主峰,并不是我们要寻的昆仑丘。

    两千余丈,雄踞西北,的确是九州内外,亦再难寻的雄山。

    可这比之山海经中所记载的方八百里,高之万仞的昆仑丘还是差的太远了。

    更不用说东方朔在海内十洲记中所说的相去正等,面方各五千里了。”

    “江道主。”因江离介入,没有失去一臂的左千户急切道:“历朝历代,能真正到达昆仑山之人毕竟是少数。

    其中记载,也互相驳斥。

    神话传说,到底是离今太远,真假难辨。

    说不准就是那些人没有真正到达过此处,自己瞎编的呢。

    九州已然地动十日,虽然渐渐平稳,可每日还是有不知道多少生民殒命,百姓他们拖不得了啊。”

    “左千户,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你该是懂的。”

    诸葛卧龙摇了摇头,温声道:“轩辕剑的古界真意,到底是有限的,何况我家先生也只是苏醒了剑身。

    若是冒然将古界真意使用,一旦用错了地方,反倒会让逐渐平稳的地动再度复苏。

    而且江道主所说的不无道理,如果说以往那些神话传说,可能是无稽之谈。

    可你已然见过一条由蜈化龙的巨妖,也知道九州地动之缘由就是龙脉之变动。

    那你就该知道,神话传说,古老神魔,并非虚幻。

    也只有相去正等,面各五千里的昆仑丘,才能以一己之力,干预九州地动,使千丈乃至万丈之身的群龙能够共居,州上多凤麟。”

    “道主,那依你之见,我等该如何行事。”

    手握轩辕剑的宁采臣虽然眉宇之间也有些焦急,可他也知晓诸葛卧龙所言不虚,当即望向江离,目露询问之色。

    “放心,既然我苦心孤诣寻求路途带你们来昆仑山脉,就不可能是无的放矢。”

    江离轻笑开口,打消众人的顾虑:“其实早在轩辕剑中出现古界山河之时,我就有了些猜想。

    这个世界,不该是我们看到的这样。

    九州固大,可是对那些神魔仙佛而言,却仍是弹丸之地,甚至不容翻身。

    不说神魔,就单单是动辄调用千里的法相,在如今是极道强者,可在当初,却也屡见不鲜,三教百家,各个道统,都至少应当有一位法相坐镇。

    如此数量的大法相,引动的天地之广阔,远超如今九州千百倍。

    所以据我推测,那些神魔仙佛离去此世,不仅仅是此身离去,他们还带走了更多。

    是九重天上空无一物的天庭,是极西之地一片虚无的灵山,还有便是山海经中所记载的广袤大地,不尽群山,那才是真正的古界。

    而他们带走的,应当便是其中九成九的精华与超凡物质,但神州大地的框架,还是被保留了,只是被等比缩放的何止万万倍。

    就好像真正的昆仑山,该是方各五千里,但如今却不过是两千余丈的雄山,可它仍维持着九州龙脉之主的位格。

    但此来一观昆仑山,我却发现这有悖于常理,它根本配不上这位格。

    普渡慈航只用了三分之一的大明国运,就蜕变真龙,成就大法相,甚至孕育出一丝古界真意,这三分之一国运比之整个九州的龙脉地脉,不过百一。

    这座昆仑山,乃至整个昆仑山脉,也不过绵延数千里罢了,且其中没有任何超凡气息,不存在质量更甚的缘由。

    按理来说,九州龙脉地脉的位格之重,足以压塌昆仑山,那长白山,若没有勾陈妖星降下星辰之力加持,也早就崩碎了,但它没有,这是为何呢?”

    知秋一叶闻言,神情一动,想起来自己在典籍之中所看到的一些隐秘,开声道:“不仅是昆仑山。

    还有道门所载的洞天福地,其实以如今九州的环境,本是不可能让他们依旧保持神异的。

    但事实上,在神魔离去后的一段时间内,他们还是维持着洞天福地的位格,孕育出灵气,就好像那崂山道术一般,只是渐渐衰落。

    但就算如今,也还是有灵气足够供养出我等这样的异途炼气士。”

    “按理来说,九州灵气衰退,人道末世,理当一视同仁,可为什么洞天福地还保有着神异。”

    江离打了个响指:“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有人需要它存在。

    洞天福地是九州的节点,如果洞天福地不存在,那九州的框架就会崩塌,九州世界,本该在框架崩塌之下,极速毁灭。

    可在那个人或者神的眼中,九州还有存在的意义,不管是什么意义,他仍需要九州存在,至少短时间,我的意思是在那位的眼中的短时间内存在。

    所以洞天福地会存在,昆仑山会存在,他们会渐渐衰落,但他们会保有他们的位格,原本毁灭的命运没有更改,只是被减慢,这个过程,就是灵气衰落的过程。

    等到世再无灵气,那就是框架彻底崩塌,九州毁灭之时。

    而想要强行维持这种位格,却不让他们自具超凡,我想到最简单的办法就是”

    “映照!”

    江离抬眼望向宁采臣:“古界山河虽然被带走,但是他们中的一些特殊地方,例如洞天福地,昆仑山,仍在与九州的昆仑山,洞天福地遥相呼应。

    只是古界山河在不断的远去,这种映照也越来越远,越来越淡,则灵气越来越衰落,位格越来越不显。

    想要维持昆仑山的位格,要做的不是在现世之中寻昆仑山,而是想办法,加强昆仑主峰与真正的昆仑神山的映照。

    我若是没猜错,那映照点,就在这座昆仑主峰之中,具体的地方”

    江离伸出手来,轻声道:“还请诸葛先生借剑于我,我要窥这柄剑中的古界山河,来于当世山河对应,来寻到这座昆仑主峰,与昆仑山对应的最关键一点。”

    人道神器,岂可假手于人。

    也幸亏宁采臣还只是潜龙,仍是书生意气之时,当即奉上神剑,正色道:“江道主窥尽变化。

    按照道主的意思,这稳固位格之事,事关一界之生灭。

    凡我所有,道主予取予求。”

    “好。”

    江离伸出手来,接过轩辕剑,天子望气术催动之下,轩辕剑上刻画的山川河岳映入眼帘,江离尝试着将其中地理与如今九州地理相比较。

    许久,江离才眉头微微一动。

    “原来是这里,昆仑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映照之地,就在脚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