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江离见过景帝的赤霄剑。

    那是大离太祖赤帝开国之剑,被大离帝王所掌御之时,剑中有山河日月,浓缩其中。

    但赤霄剑的剑含一界,依旧是要与九州交感,是九州的映照缩影,那剑中的山河日月,与现世之中的一般无二。

    所以,唯有位格上执宰九州的帝王,才能执掌赤霄剑。

    可轩辕剑的这道剑光,在飞出浩然界之后,根本没有勾连天地外景,仍是极速膨胀,剑光之中,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岳,连成山脉,山御于空,仍是快逾流星。

    剑光分化于剑,轩辕剑中,已然自成一界,是轩辕剑界。

    而且江离看的出,这些山岳,根本不该是现世之中该有的山岳,倩女幽魂世界,他虽然没有踏遍,可是自郭北县,至关中,再到正气山庄,他也见过许许多多的山丘,大抵都不过数百丈之高,便足矣称雄山。

    而轩辕剑光之中的山岳,各个高逾千丈,堪比现世峨眉金顶,若能踏足其上,足以一览众生。

    在剑光之中,也不过是群山之一罢了。

    这些山岳,根本不该存在现世,反倒是更像山海经这般的古籍之中所记载的神山古岳。

    握紧轩辕剑的宁采臣,浩然界都不仅仅是练假成真,更是由真中诞生了一旦古老之意,而那,也只是轩辕剑的馈赠罢了。

    越古老越强大,越强大越古老,轩辕剑本身的剑界,自然会更加的古老。

    以此剑,挥动剑光,挥出的千山古岳,让人不由怀疑,在上古之时,神山古岳,无尽神魔,都是真实存在,而轩辕剑界,便是那曾经的古界缩影。

    当剑光飞纵至佛国中央,普渡慈航之处时,已然勾连千山,纳于剑光。

    分千山剑光,镇大日法相!

    “嘭!!”

    大日拳印被千山压碎,拳意之中的隆帝身影,举拳向天,却根本难以阻止千山下压。

    到底只是十分之一的大法相之力,只是其内景天地之中的一轮大日。

    隆帝在帝都之内,战力的确不逊普渡慈航,可其大法相之力,不过千里方圆。

    千里天地之中的大日,如何能和一界相争,更何况,还是古界山河。

    只是一道剑光,隆帝就无以为继。

    “没想到,即便是天意更易,仙神无踪,灵山无佛,人族还有着如此底蕴。

    哪怕是未复全观,可一道剑光都能够让隆帝毫无还手之力。

    即便是我全盛,即便是将战场更易至帝都,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同样是千里山河,可有神魔驻世的古界与末法之时的世界,也是天壤之别。

    还好,本座没有自恃天意兼顾,直接自立妖国,妖祸天下,而是徐徐图之,依附人主。

    什么狗屁上应勾陈,你要给我一把能和轩辕剑对砍的勾陈神剑,本座早就完成妖主人间之业了。”

    普渡慈航看的是心惊胆战,不过到了这时候,他反倒是隐约有了些期待。

    看起来,他这次是满盘皆输,星辰妖兽被歼灭,千里佛国被打残,万民怨气不仅没有被他自己掌握,反倒成就了一个可以与帝为争的儒门潜龙。

    保他的隆帝,如今都走不到他身前,就要被斩灭。

    但就好像星辰妖兽被歼灭,隆帝反倒与他许下妖掌天,人掌地的许诺一般。

    依照他对隆帝的了解,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会对他做出让步。

    因为,在隆帝看来,比起同为人族的宁采臣等人,他这位妖中之雄,才更像是自己人。

    他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如果普渡慈航死了,就再也没人能够阻止宁采臣这位生于火德,以土代之的儒门潜龙了。

    “隆帝,你还在等什么。”

    普渡慈航的法相,已然彻底崩溃,留在原地的,是足以占据整个正气山庄的万足天蜈之妖身。

    如今,根本悖逆人之审美的八只眼睛,都紧紧地盯着隆帝,等待着隆帝自己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浩然界中的宁采臣,正在踏步而出,他没有法相,或者说其实那虚空之中的万民浩然天柱,就是他的法相。

    气机交感之下,停在普渡慈航身前不得寸进的隆帝,缓缓转过身来。

    他看向的是宁采臣,可他看到的,却又不仅仅是宁采臣。

    天有二日,国运两分,而隆帝,正死死占据着国运之反面的阴德。

    气运命格交感,双龙相见,土德火德相生相克之间,他看见的,是自己的衰亡。

    是帝都更易,大明更易,推翻城隍庙,人皇再封神的景象。

    隆帝已经死过一次了,当初,死掉的是他的肉身。

    身为城隍,以香火为命,支撑神魂不朽,一旦城隍庙被摧毁,金身被焚灭,那他就将经历神魂之衰亡。

    而且,一朝天子一朝臣,对应城隍亦是如此。

    地邸固然长生久视,他们不会因一位君主而亡,但是他们却因国运敕封,与王朝息息相关,一旦国灭,就连轮回的可能都没有。

    这将是,彻底的灭亡。

    “朕不想死,朕也不会死。”

    隆帝似乎是放下了什么包袱一般,虽然大日拳意,统御四海的气机一衰再衰,一减再减,可是他却轻松了许多:“朕还要长生久视,朕还要执掌帝位万万年,朕要永远做那愚民可欺的人上之人!

    小子,是你逼我的。

    普渡慈航!”

    普渡慈航长笑出声:“臣在!”

    “朕允许你,碎掉那些臣子的神魂,都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当初他们是这般死的,如今,再死一回,也是无妨!”

    隆帝大喝道:“敕封地邸,塑造阴土王朝的阴德气运在我之身,身为人主帝王的国运在思帝之身,而册封阳世群臣的国运,都在那些臣子的真灵之上。

    你碎了他们的神魂,捕获他们的真灵。

    自今日起,大明国运,三分于你,你不是一直梦想要化龙吗?

    今日,就是你化龙之时!”

    “普渡慈航,你敢!”

    夏侯目眦尽裂,望向普渡慈航佛国之中,环绕的金莲之上,闭目不言的名臣良将之神魂,本欲以命出剑,可是这些金莲,悉数被万足挑动,围绕在了普渡慈航之前。

    这些神魂,都是被普渡慈航构陷而亡的朝臣之魂,他们真的热爱这个王朝,亦有治世之能,就一如傅天仇一般。

    神魂在,或许还能日后复生,可若是神魂被搅碎,就再无可能了。

    一个犹豫之间,金莲已经落在了普渡慈航的万足天蜈之身上。

    普渡慈航之所以能够成就大法相,也是因为从他们的神魂真灵之中,窃取国运,才能大三合于天地。

    早在初见之时,江离就说过,如果不是普渡慈航不敢直接碎尽真灵,而只能抽丝剥茧的窃取国运,他的佛国,不该只有千里,而合该真正有如帝王法相一般,凡朝堂令之所至,皆是国土。

    可这注定不可能,因为群臣占据的阳世王朝气运,是王朝治世之本,如果没有这份国运,那大明就有如空壳,上行下难效,只能有隆帝与思帝两个孤家寡人。

    即便招募群臣,也因国运无法加身,无法与国运相连,运道相交,息息相关而必然会离去,哪怕是强迫留存,也会因国运无法庇护,会轻而易举的被刺杀,因命格不配位,而招灾引劫,早夭而亡。

    所以,一旦普渡慈航如此行事,国运交感之下,一定会被发现,被阻止。

    可若是隆帝宁愿当孤家寡人呢?

    “大不了,就以妖为臣,要什么人族臣子,谁敢反抗,杀了了事。

    反正,这世上,除了朕不能死,谁都可以去死!”

    隆帝已然彻底疯狂,甚至连日后让这些真正忠心于他,连赐死都不敢反抗的群臣神魂妖族为臣的可能也不愿给,哪怕他们并不需要,可那也是他最后一丝人性的体现。

    “小子,你不是土德潜龙吗?

    吞国运而化龙的普渡慈航,当是火德真龙,且看看你能不能斩灭他!”

    “听到了吗,剑神。”

    普渡慈航万足踏地,金莲之下,猛地探出一柄柄刀刃,将群臣神魂刺穿,而后搅碎:“是你们人族的帝王,让我如此行事。

    你又如何能够阻止的了我?

    本来,本座还需静待不知多少岁月,才能积攒抽取足够的资粮。

    但今日,便可一跃而过,化九天真龙!!”

    “该死!”

    江离转眸望去,天子望气术发动,普渡慈航的漆黑龙烟,长啸出声,面向东北方位的龙首,猛地一吞。

    那被搅碎的大明群臣之神魂中,道道赤金气运粗如梁柱,涌入漆黑龙烟之中。

    那龙烟,本是虚无缥缈,可赤金气运贯入,那龙烟从烟雾,逐渐凝实,隐约之间,似乎有一道黑水汪洋,在龙烟之下凝聚。

    而随着气运之变动,普渡慈航的万足天蜈之身,坚硬的躯壳,居然裂出道道裂纹。

    裂纹之下,是密密麻麻,闪烁寒光的,龙鳞!

    鳞甲之间,血液模糊,这是蜕变之苦痛,无人能够幸免。

    可普渡慈航,没有哀嚎,只是吞吐天地之力,加速进程。

    而与之共同发生的,是千里佛国,塌了!

    象征三合之地的群臣神魂魂飞魄散,千里佛国自然破碎。

    江离再看,却见普渡慈航的黑龙气运再一吐,赤金气运,居然悄然转变为玄色,吐向东北。

    天穹之上,两颗大星坠落,一颗直直砸落普渡慈航的身躯之中,逸散出万道星光。

    星光之下,万足天蜈裂开的躯壳更加快速的蜕变。

    而另一颗,则是直接分化万千星辰,砸落九州之东北,长白之山脉。

    一时间,仿佛当真是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勾陈妖星,引星光下凡。

    众人自破碎佛国回返现世,还立足未稳,却只觉地动山摇。

    九州大地,有地龙翻身,来源自东北之向。

    正气山庄中,有一双硕大无朋,犹如日月的双眼,缓缓升起,盯紧众人。

    天倾东北,水德灭世。

    苍龙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