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临时帐篷内。

    刘星正在跟霍老包航喝茶聊天。

    这看到青莲掀开门帘走了进来,那是连转头看了过去:“姐,最近你跟姜爷爷有联系吗?”

    “有啊!”青莲笑了笑,走到了刘星的身边。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姜神医不但是她的师父,还是她的家人。

    再这样的情况下,要是不多多联系,那她岂不是不忠不孝之人了?

    “有就好。”刘星挥手示意门口的保安将门帘给拉上了:“他老人家能移步来五斗坪一趟吗?”

    这话是询问的口气。

    很显然是一旁包航跟霍老的意思。

    要不然的话,刘星那是不会这样说话的。

    要让姜神医过来的话,只怕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

    青莲不傻,一愣之下就听出来了:“他老人家现在已经不问世事,让他来五斗坪只怕是不可能,怎么出了什么事情需要师父帮忙吗?”

    “嗯,”刘星点头。

    但具体是什么事情,却是没说。

    包航见状,笑着便开口了:“那个顾军得了绝症,我们想让你师父出手给他续命,哪怕一两年也行。”

    “这可不是我们可怜他,而是顾军愿意出几十个亿来援建三峡这个大工程,再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只有厚着脸皮来请你让姜神医出山了。”霍老跟着说了一句。

    其实这话他们完全可以跟刘星说的。

    但为什么这次要当着刘星的面来求青莲呢?

    很显然,这是为了让姜神医出山的难度增加。

    只有这样,顾军才会‘感恩戴德’,不在耍任何花样。

    这其中的弯弯道道,青莲虽然有些想不明白,但也没有去多问,而是说道:“这个顾军三番五次的征对刘星,还有孜然他们,要是被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了,只怕根本就不会出手去救,你们找我的话那也是徒然。”

    这话中的意思。

    很显然是婉拒了。

    也有将决定权推到刘星手里的意思。

    霍老不傻,瞬间就明白了:“我们正是知道顾军跟刘星有恩怨,才来找你去请姜神医出山的,要是你都不愿意,那这普天之下,还有谁能请的动姜神医呢?”

    “这个”

    青莲看向了刘星。

    这可不是他优柔寡断。

    而是事情绕来绕去让她有些糊涂了。

    “姐,他们二老没有别的意思,而是不想让我掺和此事,而你就不一样了,出面去联系姜爷爷来五斗坪给顾军看病,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后顾之忧。”刘星见状笑着解释道。

    所谓的后顾之忧。

    指的是他现在跟顾军水火不容。

    要是出面去请姜神医给顾军治病,那要是传出去只怕影响很不好。

    至少会有人说,他刘星为了钱连姜神医的面子都卖。

    而要是青莲出面的话,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毕竟她跟顾军没有什么过节。

    而且没有人敢说闲话。

    青莲在听明白后,那是恍然大悟:“刘星,我这么跟你说吧!要想让师父来五斗坪只怕难入登天,因为像顾军这样的人不值得师父他老人家出山,但要是顾军去清风道观的话,那事情可能还有缓和的余地。”

    这话是直接在表态了。

    也是在告诉霍老跟包航。

    要想给顾军治病,那人必须去清风道观。

    要不然的话,就是刘星出面了,只怕都没用。

    “这样啊!”霍老转头看向了刘星。

    包航也有些不愉。

    毕竟顾军都病成这样了。

    要是还舟车劳顿去清风道观,那只怕会让病情更加严重。

    “这个您可不要看我,之前我也是这个意思,要想让姜爷爷出手给顾军治病,必须他人去清风道观,要不然我也没有其他办法。”刘星苦笑的摊了摊手。

    一直以来。

    他都很尊敬姜神医的。

    包括姜神医离开福田区,回到清风道观去隐居。

    也正是这样,姜神医跟他的关系才好的没话说。

    要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去强迫姜神医去做不喜欢的事情。

    只怕他现在跟姜神医早就断了联系,甚至都不是朋友了。

    这里面的内幕,包航其实是知道的,他见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当下也没有强求:“那我现在就去跟顾军说一下这个情况,争取早日去清风道观看病。”

    “也只有这样了。”霍老点了点头,但眼眸中却是有着担心。

    很显然他怕顾军突然间反悔之前说的话,那对于他来说,可是很不想看到的。

    刘星看出了霍老的心思:“其实我认为在让顾军去清风道观看病这件事情上,他根本就没得选择,咱们不需要跟他说明,就问他一句话,愿不愿意去,不愿意的话,那就等死吧!”

    这一招叫做欲擒故纵。

    在当前的情况下,顾军就算是明白那也会上当的。

    因为跟他的小命比起来,这些根本就不算是一个事。

    包航闻言,眼眸那是亮了起来:“你小子,这是吃定了顾军啊!”

    “哈哈哈”霍老闻言大笑了起来。

    刘星脸上也有着笑意:“没有办法,谁叫他跟我有过节呢!”

    “那行,我先去找他再说。”包航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起身就走出了帐篷。

    霍老跟在了后面,很快两人就消失不见。

    “姐,你还有事吗?”刘星见青莲欲言又止,当下笑着问道。

    “嗯,有一个年纪一百二十一岁的老奶奶过来看眼疾,这病很不好治,必须要用到凤凰果这味珍贵的药材才行,你看我接下来要给他用药吗?”青莲见周围没有其他人,当下小声问道。

    “这个你还需要问我吗?”

    刘星好笑的一摊手。

    这凤凰果在珍贵,只怕也不及人参价格的十分之一吧!

    “你还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这凤凰果是季节性的药材,使用的时候必须要新鲜的,隔年的话那效果就差好远了,而且咱们这次运来的凤凰果,是经过特殊药物浸泡的,一旦用完了,那今年可就没有了。”

    青莲认真且严肃的解释道。

    言下之意,这凤凰果还有其他大用途。

    要是在节骨眼上缺货,一旦出现了问题,那可不是一般的严重。

    “这样啊!”刘星闻言那是呆了呆,他在回过神来后一下后,道:“你说的情况其实是一种可能,也就是说未必会发生,所以我认为你还是先给这位老奶奶治疗眼疾吧!”

    “但有一点我必须说清楚,那就是要小心用药,别最后眼疾没有治疗好,出了其他幺蛾子可就不好了。”顿了顿,刘星又补充了一句。

    “这样的情况不会发生的,因为我有十成的把握。”青莲自信的回道。

    “那就好!”刘星松了一口气。

    有十成的把握,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那我现在去拿药了?”青莲笑着问道。

    “去吧!”刘星挥了挥手。

    “嗯,”青莲转身走出了帐篷。

    第二天一大早。

    天刚蒙蒙亮。

    刘星还在睡梦中,就被王昆仑给推醒了:“起来,赶紧起来,那个包老跟霍老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

    “什么事情啊?”刘星极不情愿的揉了揉睡眼。

    “顾军已经同意前往清风道观去找姜神医看病了,二老的意思,希望你能一道同行。”王昆仑笑着回道。

    也就是说,霍老跟包航怕去了清风道观,姜神医最后不肯出面救治顾军,那可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刘星一愣之下就猜出了话中的意思:“那五斗坪这边的事情怎么办?总不可能为了一个顾军,就延期暂停了吧?”

    “应该不会,据包老透露,顾军这次一口气拿出了三十亿来援建三峡大坝这个超级大工程,再这样的情况下,其他企业家跟老板也会有所表示的。”王昆仑将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这样啊!”刘星忍不住笑了:“那咱们的确是可以离开五斗坪了,不过也不需要一大早的就出发啊?”

    “没有叫你一大早出发,但有些事情总需要谈妥吧?”王昆仑提醒道。

    “也对。”刘星点了点头,穿好鞋子就跟王昆仑走出了临时帐篷。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出了帐篷居然没有看到包航跟霍老的身影。

    “他们去哪了?”王昆仑好奇的看向了四周。

    当看到彭村长家大门口围了不下百人,其中包航跟霍老也在里面,在跟刘星对望了一眼后,连忙走了过去。

    然而还没有走出两米远,令他们膛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近百村民,除了霍老跟包航,居然全都跪了下来,口中还高喊着“神医”两个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