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韦斯特夫人见她忽然放缓脚步,沉思默想的样子,顺着她的视线看向油画,了然解释道:“这些都是温莎的作品,所用颜料都是她提炼各种药材和花草的水分,再混合原颜料制作而成。”

    对于不擅长画画的她来说很厉害,只是有一点苏瑞不解,“为什么要那么麻烦?”纯粹因为爱好?

    “因为她弟弟费莱明”

    韦斯特夫人轻叹一声,轻抚着油画,满脸愁容继续道:“费莱明体质虚弱,心神不安,情绪波动大,很难自控,温莎为了他给他解闷和安神,每天下课做完作业就会陪着费莱明,一边陪费莱明聊天,一边根据费莱明的谈话内容绘画。”

    “画完就送给费莱明,有她陪伴的那段时间是费莱明笑得最开心,最活泼的样子。”

    “现在整栋楼几乎布满她的油画,时间久了有些香味都淡去了,这些是一个月前的了。”

    话说到这,韦斯特夫人眼角湿润,满眼怀念和心疼。

    看到她这神情,苏瑞心微微一颤,忍不住心底的探寻,轻声问道:“费莱明他?”

    韦斯特夫人用手绢轻按了按眼角的泪水,一边向里走,一边轻抚着每张油画,最后止步在走廊的尽头。

    偌大的油画挂在墙上,一个笑得稚气的小男孩,满脸色彩,眼眸清澈明亮。

    苏瑞想这应该就是费莱明了。

    韦斯特夫人轻轻抚摸着男孩的脸颊,苦涩道:“一个月前,温莎下课回来,如往常一样,做完课业就去了画房陪费莱明,费莱明不喜欢我们进画房,所以以往这个时间我们都不敢打扰他们。”

    “如往常般,我们各做各的,偶尔听到里面传来嬉笑声,一开始也听到两人的玩闹声,可过了几分钟,里面忽然传来费莱明疯狂的嘶吼声和摔东西的声音,等我们赶到时,费莱明已七孔流血暴毙身亡,而温莎重伤昏迷,至今未醒,且反复堕入梦魇,像是被什么东西缠着。”

    苏瑞没想到她会对着自己一个陌生人讲那么多,也没想到这故事这么悲伤和诡异,自己什么也不懂,只能默默点头不敢插嘴。

    “梦魇?”

    莉莉雅揶揄道:“梦神新主不是产生了吗?你可以向罗伊女士请求帮助啊。”

    莉莉雅的提议,苏瑞也想到,想要问时,她想起在古城堡时,罗伊女士是和她一同前来的。

    她能想到的,韦斯特夫人自然能想到,只怕这其中有连罗伊女士都无法解决的梦障。

    罗伊女士求药,韦斯特夫人求解梦,然后一同相携来到古城堡,大发善心的救她和急急忙忙邀请她来蓝墅城做客

    越往深处细想,苏瑞感觉越不好。

    这好像是两人做了交易,然后她来买单?

    爱娃·罗伊又挖坑给她跳?

    此时的韦斯特夫人摇头叹息似乎证实了她的想法,苏瑞心里咯噔一下。

    先走为妙。

    苏瑞刚想随便糊弄个借口闪人时,韦斯特夫人似乎看懂她脚向外挪动的意图,忽然抓着她的手梨花带泪的恳求道:

    “罗伊女士说了,这梦魇实属罕见,必须要你才能做到那个梦魇,并解决她还能全身而退。”

    什么时候自己像她说得那么厉害了?

    苏瑞急忙摇头道:“我一点梦能都没有,大战艾丝不过是借了躯壳给罗给妈妈使用,我根本没帮上什么忙。”

    韦斯特夫人微微一怔,然后缓缓摇头,坚定道:“不,罗伊女士说了,她说你虽然梦能微弱,可是性格、灵魂和精神异常强大,按辰阶来说,你的星魂是万中无一的。”

    星魂?

    自从来到这,苏瑞难得听到别人这么夸赞自己,一瞬间飘飘然,可很快就冷静下来。

    可不能被几句夸就糊里糊涂的又被骗了。

    不管她说得真假,苏瑞都不想答应韦斯特夫人。

    她借躯壳给罗伊女士后,一直处于极度疲倦状态,刚来在马车睡着后像要猝死似的,现在她只想做完客就下去埃玛那好好睡一觉,再为埃玛看病,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

    白公馆,或者说是二圈层以上她都不想多呆,没有人情味,没有烟火味,枯燥无味,乏闷无聊。

    苏瑞默默摇头,踌躇不安道:“我、我不能我什么都不会。”

    韦斯特夫人黯然落泪,抬头看着油画上的男孩子,轻声道:“苏瑞,你知道吗?当我听到你和费莱明有相同的遭遇,都因体质不能外出,只能被困在这鸟笼时,我真的心疼你,即使罗伊女士没答应让你帮我,我也会出现在古城堡上,为你解魔药,因为看着你,就像看着我的孩子,费莱明。”

    我

    苏瑞霎时被她话里的真诚所震撼,话到嘴边难以自控,只能无声一字“我”字,顿觉羞愧难当。

    苦肉计吗?

    不,她能感受到那份真诚。

    韦斯特夫人缓缓摆摆手,“你走吧,我不忍心为难你。”

    “只是在你临走前,我想抱抱你,我的孩子。”

    话落,韦斯特夫人泪如雨下。

    话会有谎言,眼神有时会遇到演员,那就确认心。

    此时此刻,苏瑞真切的从她身上感受到作为妈妈的那份想念和爱意,她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已故孩子费莱明了。

    苏瑞从心里感受到她话里的真心对待,不是以退为进,不是苦情戏,不是苦肉计。

    罗伊女士是因为梦剧记忆篡改影响,可是现在她对韦斯特夫人的感觉是真实的。

    看着她的眼泪,苏瑞从她眼眸里恍如看到了费莱明的影子。

    费莱明、温莎、温蒂有韦斯特夫人这样的妈妈真好。

    苏瑞不是酸,不是妒忌,她只是羡慕和真心感概,因为这些都是她这辈子都无法拥有的。

    曾经她以为她拥有的,可却是一场梦和谎言。

    想到这,苏瑞动摇了,犹豫了,脚步慢慢向前,轻拥着这个善良的女人,无声地轻拍着她的背部。

    韦斯特夫人积压多久的情绪瞬间犹如洪发,哭得撕心裂肺,让人心碎。

    白发人送黑发人,妈妈的痛苦。

    苏瑞忍不住双手拥着她,遇到这么心善软和的人,她心软了,眼泪汪汪地说道:“我答应你。”

    “你想让我怎么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