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面巨大的天幕,其上布满了日月星辰,大气磅礴,无比辉煌。

    白跃被惊得目瞪口呆,因为这一重天幕真实无比,与他平日里所见所闻的宇宙星空真的是不遑多让。

    他一边走一边抚摸着这里的一草一木,虽然布满了白丝,但他们还是很美啊。枯萎了的花,枯萎了的草木,崩碎的山石。

    白丝毁灭了这里的一切,可在星空的衬托下,一切又是显得那么美。

    白跃观察着天幕,上面众星拱月,在阵法的带动下,散发出迷人的光芒。

    “白跃,这里有你的机缘,你的光道不太完整,这里有给你补全光道的机会。”剑灵道,“只要你能获得这片星空的认可,就有机会补全光道!”

    白跃点了点头,到了这里他也是发现了,发光的不止太阳一个,天幕中的万千星辰,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光!

    白跃伸手想去触碰,可是就在距离天幕仅仅一寸的地方,出现了一层阵法的光芒。明明白白的,阵法排斥白跃的力量。

    他又换了个方式,想要用自己的灵力进行触碰,可是没想到刚刚穿过阵法,天上星辰齐动,散发出一道道光,将白跃的灵力摧毁。

    白跃收回了灵力,他已经感觉到这里对他的一切存在了排斥,可能就是因为他的光。

    “剑灵,阳星和其他的星辰,是否有愁怨?是否有些不可调和的矛盾?”白跃问道。

    “这你真的想听?”

    “我想听,我想要补全光道,就要知道一切的来历,不然我没办法去寻找机会。”

    “那好,我就给你讲讲,阳星和其他星辰的故事。”剑灵稍稍一顿,似乎在整理思路,一盏茶之后,剑灵停止了思考,缓缓的讲述了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在仙天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是没有飞升仙人的。宇宙中各种宝地演化生灵,这些生灵生来就具有仙的能力,但是他们不自知,就如同凡间最最弱小的生灵一般,打闹嬉戏。

    不过这些生灵因为本来就是拥有仙的实力,打起架来经常天崩地裂。

    有一天,很多仙灵都在嬉戏玩耍,宇宙星空中传出了一股波动。仙灵们并不陌生,很多仙灵出世的时候都有这种波动。

    仙灵们知道有新的仙灵要出世了,就停止了嬉戏,面色严肃地来到了波动传出的地方。迎接新生的仙灵,这是他们的习俗。

    波动传出的地方,有一红一黑两轮太阳,波动正是从这里传出来的。这股波动让众多仙灵心惊,很强的力量。

    就这么持续了三个月,就在所有仙灵已经疲惫了的时候,就在他们想要离去,想要玩耍的时候。两颗太阳爆开了。

    每一颗太阳里,都飞出了一只奇形怪状的鸟。红色太阳里飞出了一只通体金黄的鸟,有三足。黑色太阳里飞出了一只通体纯黑的鸟,也有三足。

    众多仙灵正要上前祝贺,却没想到两只仙灵已经打了起来,那种波动,惊天动地,众多仙灵瞬间被轰出了亿万里。

    两只几乎一模一样的鸟大战了一场,打的天崩地裂,星河退散。

    这一场战斗整整过了三千年,战斗的波动才渐渐的消失。这段时间里其他的仙灵害怕的紧,纷纷躲在自己的起源之地,在这里他们可以不死。

    战斗结束,有一只仙灵胆子稍微大一些,出去看了看,只看见一只奄奄一息的金色的鸟。

    那只鸟趴在地上,口中出气多进气少,胆子大些的仙灵连忙搬着鸟回到了他出生的地方,他知道在这里鸟恢复的会快一些。

    仙灵初生,心志都很良善,这只仙灵生怕鸟死掉,将自己的一部分本源渡给了鸟。自己也是虚弱的回到了起源之地。

    过了很久,又有其他的仙灵出来,看到这只鸟重伤不起,也动用了自己的本源,用本源帮这只鸟恢复。没过多久,这只鸟的身上就已经聚集了所有仙灵的本源。

    鸟渐渐的成了一颗蛋,这颗蛋沉睡在那颗残破的太阳中。仙灵们贪玩的紧,每一天都有新奇的事物从宇宙中诞生,于是那只蛋渐渐的被仙灵们遗忘。

    过了许久,仙灵们正在一个小小世界游玩,观察这个世界初生的生灵的时候。宇宙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宇宙的正东方升起了一轮浩浩大日!光芒震慑宇宙,穿越古今!

    仙灵们感觉有什么东西变了,又好像什么也没变,他们按耐住心中的异动。共同来到了大日升起的地方,那里,有一只金红与墨色交织的鸟。

    “我是金乌!”那只鸟说道。

    “金乌你好呀,我是烛龙,我喜欢玩火。”

    “金乌你好呀,我是相柳,我喜欢喝毒水。”

    “金乌你好呀”

    金乌诞生,人人都来庆贺,因为这只生灵也是蕴含了他们的本源,所以他们感觉特别亲切。

    “我是老大!以后我发光的时候你们都不能发光!你们要听我的!”金乌说道。

    众多仙灵先是一愣,随后叽叽喳喳的哄闹开来。金乌憋红了脸,也可能是因为他的脸本来就是红的。

    “都听我说,你们打不过我,所以你们要听我的!”

    “金乌,别闹。这里有很多老大哥都比你出来的早,你打不过他们的。”犰狳说道。

    “对啊对啊,不说别人,就是烛龙大哥一个人你就打不过啊,更不用提还有别人的了,你还是先做一个小弟,等你有实力了,再出来当老大。”相柳也插了一句嘴。

    金乌越发的感觉没面子,说来也奇特,金乌这种生物,出生的时候就爱面子,两只金乌不能同存于世,所以才有了一出世的一场惊天大战,因为有一只长的很像的金乌是很没面子的事。

    “你们不给我面子,你们居然敢不给我面子,你们完了,我要打十个!”

    金乌随口喷出了一道烈焰,这道烈焰喷到了相柳的脸上,相柳着急忙慌的吐出了一口毒水,把这道烈焰消弭掉。

    金乌不断的吐火,跟着几个比较老的生灵打了起来,那些老的生灵本着自己是老大哥的原则,也没有太过出手。

    金乌倒是真的动了火气,在他的眼里,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这场架打了足足有数百年,金乌没打过,就销声匿迹了。

    后来这些仙灵们开始炼化自己的世界,他们炼化出来的世界,有山有水,有花鸟虫鱼。在浩瀚的宇宙中,这些世界都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一时间,群星闪耀。

    就这样和平的过了数百万年,一轮大日横空出世,光芒盖压宇宙。在这轮太阳的照耀下,一切的世界都黯然失色。

    “我回来了,从今天起,我发光的时候你们不许发光!”金乌叫嚣。

    这时候的仙灵们已经开始有了私心,不再像当初那么单纯,因此他们也是分成了数个阵营。

    金乌甫一出世,就接收到了很多的灵讯,邀请他来做元老,因为他的光太强了,让宇宙中所有的世界都黯然失色,实力毋庸置疑!

    金乌拒绝了一切,他只想当老大。

    他找到了当年的几个老大哥们,一一向他们挑战,那些老大哥没有一个打得过他,都被压制了下来。

    金乌最后一战是和烛龙,当时的烛龙已经成为了仙灵中最强大的存在,金乌和他打了足足有三天三夜,拼了个重伤才打败了烛龙。

    虽然代价惨烈,但是金乌赢了。

    他把自己的太阳放在了宇宙的中央,让自己的光芒照耀整个宇宙,不过金乌也有睡觉的时候,行走在金乌睡觉的时候,其他的仙灵才可以让自己的世界发光。

    金乌也不断的炼制新的太阳,不知为何,新的太阳里都会诞生一只小的金乌,只是这些金乌都是金红色,不像金乌一般红黑参半。

    久而久之,仙灵们都开始讨厌金乌了。因为这本来就是个玩意儿,结果被金乌弄得大家都不愉快,现在的世界都已经成了金乌太阳的背景了。

    有些世界已经衍生出了智慧生灵,他们将太阳奉若神明,称作至高神,而其他的世界因为只能在晚上发光,被称为众神。

    仙灵们感受到了一些信仰之力,那是智慧生灵的崇拜给了他们新的力量来源,他们就更看不下去金乌在各个世界都最受推崇这件事情了。

    不过他们打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排斥金乌的光。就在这是他们发现了金乌的光已经改变了什么东西,金乌的光改变了这个宇宙。让这个宇宙变成了他所认可的宇宙!

    金乌的光,取代了原本的光!

    仙灵们终于明白当初金乌出世的那一丝异动是什么了。那是金乌的光取代了这个世界的原初之光,金乌现在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仙灵们惊慌莫名,他们在压力的驱使下,组成了一个团体,称为星满天。

    他们开始集合所有的光去对抗金乌的光,因为这个宇宙不管被谁掌控都是可怕的,生杀予夺只在他人一念之间,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星满天的力量不输于金乌,两相对峙下,金乌倒也一时不能获胜。后来金乌突然就消失了,宇宙的光也重新变成了原初之光。

    只是星满天依旧流传了下来。

    “没想到这里居然有星满天的传承。”剑灵说道,“星满天的传承都是依靠这些星图,用这些星图,就可以获取星满天的传承。”

    “白跃,你的光来自于太阳,正是金乌的力量,会被排斥的。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只要你能获得星满天的传承,你就可以获得所有的光。到时候,不会比原初之光弱!”

    白跃点了点头,他的光虽然是光道,但是现在修为比较低,所以来源还是天上的太阳。他有过推理,等到他足够强大,可以吸取满天星光来做为自己的力量,只是那样的话,目标太过于遥远。

    白跃解除了光之巨人的形态,他将自己的光之力量用灰色封禁力量藏了起来,变身成了黑暗巨人。

    黑暗巨人与光之巨人相对,应该可以获得星满天的认可。毕竟星满天就是和金乌的光相对立的。

    白跃以黑暗巨人的形态重新接近星图,这次没有什么阻力,白跃反而感到了一丝的亲切与欢迎。

    就在白跃的手指触碰到星图的一刹那,他的意识就被吸进了一深沉的黑洞。

    “但愿他可以成功。”剑灵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