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炼丹,说来容易,做起来难,需要调和阴阳,勾连药性,让灵药与灵药之间互不干扰。

    说一句难比登天毫不为过。

    羽诺的丹鼎,看去古朴大气,那是怎样的一尊鼎啊!

    鼎身呈墨黑色,三足顶起一身,鼎口衍生双耳。

    漆黑的鼎壁之上,刻画着各种古老而神秘的生物,有长相奇怪的三足大鸟,粗壮盘绕的狰狞古藤,诡异盛开的神奇花朵,繁复而生,小小的鼎身,包罗万象,无穷无尽,似有生生不息之意。

    水灵的丹鼎但是奇特的很,那一口丹鼎似乎是用极为纯净的水源炼化,那口鼎粗略一瞥,是一尊鼎的样子,绝不会错。

    可如果仔细看去,那口鼎变幻莫测,仿佛没有真正的形状一般,水灵的赤练火融于其间,到和水火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一炉丹药,是最最普通不过的阳天丹,作用是修补元神空虚。是修炼必备的丹药之一。

    这阳天丹虽然品阶不高,但是炼化起来颇为麻烦,几乎涵盖了一个丹师的必修内容。用来检验丹道造诣最最合适不过。

    阳天丹要用到五十种阳生灵药,每一种都要在阳气充沛之处生长。

    这阳天丹最为重要的一种灵药就是阳天草。炼制手法如同列阵一般,将其余的四十九种灵药的阳气融于阳天草之中,然后凝丹,最是考验一个丹师的基础。

    羽诺炼化起来速度极快,但是水灵那边一直紧追不舍,两人的速度不相上下,炼丹手法华丽繁复,让周围众人看的热血澎湃,激情昂扬。

    白跃也不由得心驰神往。

    一柱香后,羽诺这边一道道丹决打出,凝丹收尾,快了水灵整整十息的时间。十息后,水灵凝丹收尾。

    “不愧为天剑派如今的年轻一代丹道魁首,阁下当的起如此荣耀,是在下败了。”

    水灵没有开炉,直接回到了人群中。

    羽诺也收起了丹炉,回到了丹阁阵营。

    “羽诺,如何?那人比我怎样?”墨羽连忙问道。

    “那个人,比你要弱一些,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诡丹的气息,正常来说,他比你要弱上许多。只是诡丹激发了他的潜力罢了,不过他这一生也就到这了。”羽诺看了看墨羽。

    “哈哈哈,我就知道这世上除了我无人能与羽诺媲美,羽诺,来,这边走,小心别摔着。”

    “不要,你走开。”

    水灵的败阵并未让无忧谷的谷主有一丝的不愉快,仿佛与他无关一般。

    “哈哈哈,修行不只是炼丹,贵派可敢与我比试弟子的斗战。”

    “既如此,我不与你比试一番,显得我天剑派怕了你,那就来吧。”狱山笑道。

    “既如此,就摆下三擂,开脉境一擂,轮回境一擂,五劫境一擂,不知狱山你意下如何?”

    “好,那就摆下三擂!”

    很快的,天剑派的山门处就搭建起了三座擂台。

    天剑派守擂,无忧谷攻擂。

    “狱山,你有没有发现,无忧谷真正顶尖的年轻一代其实都不在,你要小心提防。”玥风神念传音。

    “你放心,我已经派人加紧巡逻整个宗门了,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不会不知道的。”

    玥风暗暗点头,这狱山虽然五大三粗,但是心思也算得上细腻,他来做掌门,不亏。

    三台擂台同时开擂,在五劫境守擂的名为百里辞。在轮回境守擂的竟然是张桓,白跃的同乡。而在开脉境守擂的名为若冉。

    五劫境的争斗别提有多容易,哪怕对面的五劫境加起来,也不一定能让百里辞的衣角翻动一点,毫无悬念的,百里辞守住了擂台,与此同时,张桓那边却落入了下风。

    张桓的一条火龙耍的出神入化,旁边的人齐喝彩,怎奈斗战之术不如对方,张桓再努力也无可奈何。

    开脉境这里就精彩了许多,毕竟修为较低,只能用技巧来取胜,若冉擅长的是烈火剑法,虽然因为境界不高,但是他的技巧很好。与对面缠斗不已,又因为两人境界相同,谁都无法一下子碾压对方。就这么陷入了僵局。

    正在若冉与对方打的激烈之时,那人一口吞下一枚丹药,气息暴涨仿佛一瞬间破境了一般,不再像是开脉境的一员。

    暴涨的气息让若冉吃了一惊,然而已经来不及回防,他被对手一脚踢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光闪在了若冉身后,帮助他化解了后退的势头。

    那道光正是白跃,若冉被踢出的一瞬间,玥风神念告诉白跃去救人。只是他也没想到白跃居然能在若冉被踢下擂台之前救下他,这等身法,远远超越了虚空剑法!

    白跃站在了那里,却又好像不在那里,他就是光,无处不在,又无处都在。

    在幻境中,他已经练就了光我唯一的心境,虽然修为不够,不能完全支撑起这种心境,但仅仅一丝一毫就足以让别人震惊!因为这是到了道果境才可以做到的事情!

    白跃就站在那里,若冉的对手似乎神志有些不清,向着白跃打了过来。

    一道道翎羽如同流光一般攻向了白跃,白跃没有迟疑,一道光芒照射,随即剥夺,翎羽纷纷化为飞灰。

    一道灰光,直接将那人禁锢,不敢稍动。

    “不错不错,你这弟子奇特的很啊,啊?狱山。”

    “这个弟子不是我教出来的,我也教不出这样的弟子,他是我门中雷骅长老的弟子。说来奇特,他被困在了天剑剑冢一年之久居然自己走出来了。”

    “你仔细瞧瞧这个弟子,乍一看去,分明是开脉境,再仔细看去,又有着轮回境的气息,这等弟子,不可多得,不可多得啊!”

    “白跃,你过来,你去守擂,守住轮回境的擂台。”

    白跃点了点头,他也觉得这所谓的开脉境最强也弱了些,太弱了,连自己的一击都接不下。

    他缓步走上了轮回境的擂台,每一步都在堆积气势,等到了台上,正是气势的巅峰。

    “请手。”

    两人气势交锋,不见血但是险恶万分。

    天清澈了,湛湛真蓝、透亮得几乎要滴出水来,自眼触身,让人遍体清凉;莫名其妙的,耳中似乎想起了海涛声,从耳入心,让人心绪平静;还有风,微带了些湿润,从体肤拂入骨血,四万八千只毛孔都在欢快开阖场外千万修家的舒畅感觉,皆来自一人:白跃。

    萧杀天地四方、睥睨三千世界,魔家气焰凝化于身外,双瞳紫、发亦紫,身形普通的青年男子,站在那里犹如巨岳矗立。

    小到草叶虫豸,大到汪洋云霾,乾坤万物皆有其势,这是一份天然神采,更是来自自然的认可。势不会伤人,但身势越强就表示这世界越接受他,他能获得的灵元、气运甚至天眷等来自冥冥支持便越多!

    白跃动势,整片天地都是他的势,他的一步一步,与天地相合,暗合乾坤奥妙。

    每一步踩下,都如同踩在了那人的心尖三寸,那个人的气势着实不低,有些壮如山岳的雏形。但是雏形就是雏形,比不得白跃成型的势。

    白跃身处在阳光中,处处勾连世界,整座天地被白跃借势了,哪怕那人的势再大,也超不出天地之间的范畴。

    气势被消融,那人的斗战之术便已经减弱了一半,天时地利白跃占全了,接下来只看人和。

    白跃如今的修为严格来算,只能说是开脉境巅峰,但是由于特殊的灵脉和特殊的道脉,他的境界与轮回境又有些相似,只是缺失了几环。白跃算作轮回境也不为过。

    那人一见斗势比不过白跃,便从身旁虚空取出一杆方天画戟,他师承于温侯,一手戟法出神入化。

    只见戟影飘飞,凌厉无匹,一道道分光戟刺向白跃。不等白跃有所动作,那人直接取出一道符咒。封疆裂地符。

    乾坤翻转,气息变换,整片天地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除了光。虽然隔绝一切,但是无法隔绝光,没有光,这个世界便不会有存在意义。

    光的存在,世界才会存在。

    白跃笑了笑,手握一柄长刀,与那些分光戟冲杀,大刀锋利无匹,戟影根本无法阻挡。

    这就是所谓的轮回境魁首?白跃心想。

    不能说那个人弱,其实他已经是少有的存在,只是白跃过于逆天,他感悟的道是世界存亡之道,他的灵脉就是他自己,他的元神是一片浩瀚冥宫!

    白跃的斗战之力不能用境界来形容,何况他的境界说来也不低,他领悟的道脉已经自成轮回,灵脉与肉身合一便是完成了五脉轮回!只剩下心神元神还有道脉,一旦融合,他就是轮回境界巅峰!

    白跃消灭了所有的戟影,便有世界之力压迫而来,那人动用了整个小世界的力量来镇压白跃,还有一柄柄战戟,结成一座阵法,向着白跃杀来。

    白跃没有动手,他手中的长刀左支右绌的提防着,但是依旧是有几道战戟打在了白跃的肉身上,火星四溅。

    众人不由得叹息,白跃也算得上是天骄,只是那人太强了,白跃境界再高些或许还成,现在不行。一众轮回境的天剑派弟子更是惶恐,他们自问在这种攻势下无法坚持太久,白跃此举已经超越了绝大多数人,更何况他的境界还低!

    白跃笑了笑,无端的:“天黑了。”

    那人笑到:“故弄玄虚,朗朗乾坤,如何会变黑,你且伏诛!”

    白跃没有解释,一道黑色的圆环出现白跃身周。

    下一瞬,黑暗巨人出现。

    “剥夺,光!”

    整个小世界突然黑暗随即亮起,看似毫无变化实则翻天覆地。认可这个世界的源头变了,变成了白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