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天陨焰乃是天外陨星降临世界所诞生的火焰,本质上已经不属于这片天地了。所以天陨焰的收集格外困难,一般的天陨焰甫一出现就会被天地大道压制灭掉。

    显然张昭的身份不止天工这么简单,不过知道他不会对天泽城有危害就是了,能够被天师知道并留下来,一定是被观察了好久的对象,天师不会放任对天泽城有害的人留下来。

    只见得张昭拿出了一方铁砧,正是凡间铁匠铺中必备的东西,张昭用天陨焰将铁砧烧得通红。翻手间取出一块上好黑铁,反复的用天陨焰煅烧,成人头颅大小的黑铁被锻造的只剩下了一滴小小的液体,通体闪耀着银白色的亮光。白跃虽说不太懂炼器,也能看出来这是淬炼到了极致的铁精。

    张昭手中的天陨焰就好比十指一般跳动不休,来回往复的淬炼黑铁,前前后后足足淬炼了上万块黑铁,终于是凑够了人头大小的铁精。

    只见张昭双手翻飞,直接将整团铁精投入天陨焰中,随后天陨焰急速变化分裂,变作两团烈焰。此时的张昭分出两道神识,分别附在两团烈焰上进行操控。空出来双手的张昭拿出了一个寒潭,明明白白的是一座潭水,分明只有三尺长短,两尺深浅,给人的感觉却像面临浩瀚大海一般。

    张昭连人带火一跃飞纵进入了寒潭,随着张昭的靠近,他肉眼可见的缩小了,最终进入到寒潭内就如同大海上的一粒草芥,可见寒潭神奇。

    自打天陨焰出现,白跃就已经暗中动用修为之力去抵抗了,毕竟白跃境界还是比较低,遇到天陨焰这种天外火毫无生还可能,现在寒潭又出现,冰火两重天下,白跃已经将自己周围的光换成了自己的光,这样才能坚持久一些。

    张昭进入寒潭直接光了膀子,似乎这样更适合他用力。两道烈焰怦然散开,露出了其中的刀剑,剔透纯黑。刀剑已经初具外形,却还能像水流一般流动,好刀剑尚未淬火!

    张昭将两柄刀剑直直的投入海底,两声爆炸传来,极寒和极热对碰,引发了一场爆炸!张昭没有慌张,看起来就像是他设计好的一般,爆炸造成了短时间的海洋空洞,两把刀剑静静的漂浮其中。乌黑透亮,薄如蝉翼,坚俞金精。

    张昭探出双手,将两把刀剑牢牢握于手中,随后张昭双手升腾烈焰,将两把刀剑又再次回火,随后灵气凝聚成一把大锤,只有无暇的灵气才不会对刀剑造成污染。

    “血!”张昭大喊。

    白跃毫不犹豫的用手掌刺破肉身,取出了一团血液,那团血液蓝中隐隐的透露出嫣红。白跃讲这一团血液扔向寒潭内部。

    张昭接过血液的第一瞬间愣住了,他还没见过这样的血液,只是不管如何,不能错过机会,错过了就要重新开始了。

    张昭将血液融入两把刀剑中,顿时冒出一串串浓烟,白跃突然感觉有两道灵犀与自己遥遥相牵,正是寒潭中的刀剑。

    张昭从寒潭中跃出,左手刀右手剑,碰撞之间铮然作响。张昭用手指弹了弹刀锋和剑锋,声音清脆,锵锵之音响彻整个天工室。

    张昭很是满意,他走向白跃,说道:“飞鸟将军,这是我的极限了,还请将军掌眼一观。”

    白跃拿住左手持刀,右手握剑。舞动之间只觉心神相连,如臂指使。

    “好,好剑!好刀!”白跃说道,随后白跃掏出了一个乾坤囊,递给了张昭,“张天工好手段,这些就是你此次的报酬,多余的一些,就拿来自己买一些资源用吧。”

    张昭接过乾坤袋,神识一扫立知其内数目,他会心一笑,知道白跃想让他保守秘密。

    “还请将军放心,我只当什么也没见过,您放心的回。”

    “好说好说,以后有什么东西,我就找你了,我想我会对你放心的。”

    白跃念头一动,刀剑归于肉身之中,随后迈步出了天工司,张昭也重新端起了茶水盘子,伺候起了天公司的天工们。

    白跃出了门口,直投城北奔去,那里距离城主府较近,是以天泽在那里给白跃准备了一套宅院,方便联络,也方便保护。

    白跃飞也似的进了家门,回到自己的卧房后立刻盘膝坐下。神识归于本身,前去面见两位便宜师傅。白跃神识还不能直接投影进两个便宜师傅所在的小世界,因为这个小世界太稳固。白跃的修为还不足以让他穿透那层界壁。

    白跃也算是敲了敲门,界壁自己打开。这让白跃有些无奈,明明是自己的身体,自己还不能想去哪去哪。

    界壁打开后,里面的场景算是让他有些可乐,断神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到处都爬满了裂隙,看来仙剑一击让他受伤不轻,不过谁让他非要皮那一下呢,分明是个老前辈,言语之间却经常惹人发笑,想来是在黑死牢狱关了太久的缘故。

    “我们看见了,你找的炼器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对你有危险,你要小心,以后远离他。”剑灵说道,“他已经对你产生了怀疑,你的血,有我的仙气,他可能不确定,但一定会起疑心,他们这一族在仙天也是极为可怕。”

    剑灵自从第一次露面以来,突然就变得话多了起来,这让白跃不由得担心他是不是一个话唠,或者说也是太久没见到活人了,憋疯了?

    没有再去思考这几个老怪物是否憋疯了,白跃取出了断神刀和无相剑,分别给了无相剑碑和断神刀。无相剑碑发出一道米黄色的光芒,将无相剑笼罩其中,似乎在检查什么。断神刀的方法更加简单粗暴,直接与白跃的断神刀融于一体。

    断神刀给白跃的图纸就是他的本尊,想要检查出错漏很容易。突然间米黄色光芒爆裂开来,飞出了一只拇指大小的红色虫子,断神刀也被强行剔除出了白跃的断神刀。随后也有一只拇指大小的红色虫子飞出。

    剑灵暗道一声果不其然,随后就动用了两道剑光将两只红虫斩落,然后断神刀本尊魔焰升腾,将尸体烤为了灰烬。

    “这两个虫子,就是那个异族人放在你的刀剑里的蛊虫,这种蛊虫在仙天中是最常用的蛊虫,专门用来监视,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白跃的肉身里有没有。”剑灵一闪而没,消失在了白跃的血肉中。

    三息过后,剑灵抓着一个巨大的虫巢走了进来,说道:“那个人,很恶毒,你幸亏是遇到了我们,如果你没有我们这样的后台,等到这一虫巢的蛊虫出来,你即便不死也要沦为那人的奴隶。”

    随后剑灵将每一只蛊虫细细斩碎,断神刀继续用自己的魔焰炼化尸体,两人配合得很好。

    打碎了这些虫子,白跃开始正式询问两种功法如何修炼,刀剑已经有了,接下来只需要知道如何修炼,白跃的战力就能再提升一个层次。

    断神刀看了无相剑碑一眼,说道:“晚辈先行献丑了!”

    “我断神刀真意,在于一个字:快!这个快,是快刀斩乱麻,是快到突破时间,是快到敌人来不及反应直接斩杀,断神刀,追求极致的速度,然后力求一刀断神!想要做到这些,你需要感悟风之本源!”

    “所以我的断神刀,也被称为风刀,抑或是疯刀!”断神刀说道,“想要练就完美的断神刀,就要有对速度到达极致的癫狂!唯有如此,才可以一刀断神!”

    断神刀不断的讲解风之一道,精妙绝伦,白跃心中赞叹不已,早在修炼空流步之时,他就渴望过拥有风之本源,奈何根本找不到可以凝聚出风之本源的顶级功法。没想到这断神刀除了是刀法,还可以凝聚出风之本源。

    过了一炷香,断神刀的讲解总算是告一段落,太多的东西讲不明白,只能靠白跃实战中去自己悟,唯有自己领悟出来,才能真正算是他白跃的东西。

    断神刀讲完以后,无相剑碑也向前一尺,与白跃相对而立。

    “无相剑!讲究的是无皮无相,杀人于无形之中,你应该体验过极致的寒冷,极致的寒冷过后,是麻木的无知。只要你够快,瞬间将对手的感知冻住,他就看不到你出剑,学会这一式,足以让你逆行伐上!”

    “我不太完整,目前我的记忆中拥有的无相剑法,需要感悟风之本源和冰之本源,风之本源你就不用刻意去修习了,断神刀那里可以领悟得到,我就重点教你冰之本源。”

    “冰之本源,是极致的寒冷,极致的阴,可以霎时间凝结天地万物的本源,在我的印象中,我的主人曾经一剑斩去了三百万里所有生灵的元神,却没有一人看见了我主人的剑,他们都在麻木的无知死去了。”

    白跃听了一后很是震撼,因为那一剑数百万里的大好风景,实在是惹人艳羡!

    无相剑碑说道:“无相剑的修炼法门,就是我表面上的这两幅石刻图,只要你能够看懂并记下来,就说明你的剑术有所小成。”

    白跃忙看向无相剑碑上的石刻图,只见得简简单单两幅话,白跃尝试着将剑法记在心里,然后扭头不再看,剑法就好像凭空从他脑子里消失了一般,再也不见了踪影。白跃很是好奇,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无知无觉,极限速度下的无相剑?

    白跃不信这个邪,他先是神识归于肉神,起身将家中的丫鬟奴才们都遣散,然后打开了修炼密室。本尊白跃和分身飞鸟相互对立跏趺而坐,白跃面前是无相剑,飞鸟面前时断神刀。

    白跃说道:“以后,分身修炼断神刀,当做挡箭牌。本尊暗中修炼无相剑,作为底牌使用。”

    分身毫不犹豫的修炼起来。白跃也又重新看向了石刻图,他还就是不信这个邪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