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黄昏。

    贝芙丽的父亲莫尔斯和哥哥塔特尔在黄昏之前就拎着一只死兔子回来了,他们看见有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家里时也是吓了一跳,但在贝芙丽的介绍后,两人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默认安提柯可以继续留下来。

    当然,这其中也有可能是因为安提柯答应以后会付钱的原因在里面。

    维拉阿姨在接过莫尔斯递过来的死兔子后就去院子把兔子开膛破肚准备当做晚上的食物了,而莫尔斯悠闲地坐在一把完整的长椅上,招手示意安提柯过去,安提柯没有迟疑直接走了过去,坐在他的身边。

    刚刚坐下,莫尔斯的声音就从旁边传来了。

    “安提柯,你是从马其顿王国来的?”

    “是的,我来自马其顿王国首都佩拉。”安提柯回答道,在刚刚贝芙丽介绍他的时候,有说过他是来自外国的。

    “佩拉啊,我听一个路过的游吟诗人说过。”莫尔斯说着,似乎是在回想当时的情景,过了一会,他才继续说道:“那里应该很繁华吧?”

    “佩拉城是马其顿王国最繁华的城市。”安提柯笑着说道,“而且还很富有,几乎没有沿街乞讨的乞丐。”

    对于自己统治下的首都,安提柯抱有非常高的信心和自豪。

    听安提柯这样说,莫尔斯的脸上流露出憧憬的神色,道:“那我真想去看看。”

    “如果你愿意的话,在我找到我的同伴以后,可以带你们一家一起到佩拉生活。”安提柯提议道。

    这个家庭帮助过他,所以他不介意帮助他们离开这个危险且贫瘠的地方。

    听着安提柯的提议,莫尔斯几乎是马上就要答应下来了,但他的理智让他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转而道:“到时候再说吧,我们的亲人都还在这里,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安提柯如何听不出来这只是一个借口,他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说话,反正邀请他已经发出了,要不要接受就是对方的事情,他什么都不损失。

    就在这时,贝芙丽的哥哥塔特尔走了过来,这是一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的身材因为常年劳作所以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强壮结实,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不时闪着光芒,这是充满朝气的象征。

    塔特尔一边走过来,一边对莫尔斯说道:“爸爸,村长派人来找你,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拜托你。”

    “村长?”莫尔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一边起身一边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说完,他又看向安提柯,道:“安提柯,那件事我过几天会给你答案,今晚你就和塔特尔睡吧。”

    “好的。”安提柯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一旁的塔特尔,后者同样也在看着他,两人的视线在空中触碰了一下,便马上收了回去。

    莫尔斯匆匆走出了家门,塔特尔直接坐在了他父亲刚刚坐的位置上,对安提柯说道:“我刚刚问过了贝芙丽,你说你的商队被强盗袭击,趁着混乱逃了出来。”

    安提柯没有回答,准备看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你的商队是在哪个地方被袭击的?”塔特尔继续问道。

    “是在特罗洛普子爵领。”安提柯回答道,“袭击我们的有两伙人,一伙是‘饿狼’文森特的强盗团,你应该听过他的事迹,一伙是由一个叫做泰勒的人领导的。”

    “‘饿狼’文森特曾经攻击过我们村庄,杀死了好几个人。”塔特尔咬着牙齿说道,可以看出他对文森特及其手下极其痛恨。

    “我的仆从为了保护我,自己一个人留下拖延他们追击的步伐。”安提柯说到这,语气变得低沉很多,“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准备到西拉亚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加入赏金猎人,和他们一起对付那帮该死的强盗。”

    “你也准备去西拉亚?”安提柯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突然和自己一个陌生人谈这些,不就是看在他也要去西拉亚的份上吗。

    “是的。”塔特尔点了点头,他做贼似的看了看院子和卧室的方向,见没有人偷听,才放心下来,压低声音继续说道:“但是我的家人都不同意我的想法,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是想让我带你一起去西拉亚是吧。”安提柯问道。

    “没错,到时候你就说不认路,让我和你一起去,我爸爸应该不会反对,等到了西拉亚以后,我要干什么就不是他们管得到的了”

    安提柯:“”

    这就是传说中的带孝子吗,爱了爱了。

    安提柯很想说到时候有可能是他全家人都跟着自己去西拉亚找在那里潜伏着的国外营间谍,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给这个一腔热血想要报仇的年轻人一个希望,便艰难地点了点头。

    晚上的晚餐就是兔子肉汤,莫尔斯父子俩打猎回来的兔子在被剥皮以后就被剁碎,一股脑地和豌豆、胡萝卜和洋葱等农作物扔进铁锅里煮了起来,在煮的时候农妇维拉往里面很宝贵地扔了一小块盐巴,这也是唯一的佐料了。

    这种大杂烩的味道在安提柯看来并不怎么美味,但是在其他很少有机会吃到肉的卡特兰人看来却是难得的人间美味,他们争先恐后地把兔肉舀到自己碗里,也没有用木勺呈,直接动手抓着骨头啃起来,一边啃还一边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表明他们吃的很香甜。

    看着吃得美滋滋的他们,安提柯又看了看自己碗里飘着两块兔肉的汤,还是伸出勺子捞了起来往嘴里送,在只放盐巴的煮法下,兔子肉的腥味并没有被去除,还伴随着其他食物的重口味。只吃了一口,安提柯就没有继续吃下去的胃口了,但为了不让自己饿肚子,他还是强忍着那股奇怪的味道将碗里的东西全部吃了下去。

    草草吃完晚饭,安提柯离开了长桌,走到院子去准备透透风。

    在这个没有工业污染的世界里,空气到哪里都是十分清新的,安提柯就站在院子中央,看着头顶满天繁星,舒服地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将胸中的浊气吐出,不知为何,他有些想家了。

    这个家不是前世的那个家,而是远在佩拉的维吉纳宫的那个家,在上次梦回现代以后,他就彻底放下了前世,将维吉纳宫当成了自己的家,而在同海伦结婚以后,这个家的概念更加巩固。

    “不知道海伦现在会不会也在看星星呢。”他叹了口气,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平静。

    “你想家了?”

    安提柯微微偏过头,看向身后从茅草屋走出来的女人,用鼻音嗯了一下,当做回答。

    “啧,你在想你的父母?”贝芙丽一边说着,一边从屋檐下的阴影走出来,站在安提柯身边。

    “我父母都已经去世了。”安提柯平静地否认道。

    “那是?”

    “我的妻子。”安提柯答道。

    听见安提柯说自己有妻子了,贝芙丽一惊,向旁边退了一步,借着头顶洒下来的月光再次打量了一圈安提柯,惊讶道:“你居然已经结婚了?”

    “???”

    “难道我看起来很小吗?”安提柯眉头微皱,反问道。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冒犯了,贝芙丽挠了挠头,道:“请原谅我的冒犯,但你看起来比我还小。”

    “哦?”安提柯饶有兴趣地看着她,问道:“你觉得我多大?”

    “十七或者十八岁吧。”贝芙丽猜测道。

    “我今年已经二十了。”安提柯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道。

    “那看来你和塔特尔一样大。”她说道。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们家实在太穷了,所以塔特尔现在二十岁了还是没能娶妻,所以我才会惊讶。”

    “那么他有喜欢的人吗?”

    安提柯心中的八卦之心突然燃烧了起来。

    “有的。”贝芙丽说道,“曾经有的。”

    “曾经?”

    “是的,在一年前的那场袭击之前,还是有的。”

    “一年前发生了什么吗?”安提柯追问道。

    贝芙丽张了张嘴,还没说话,从身后就响起了塔特尔的声音。

    “泰勒的人袭击了我们村庄,把她杀死了。”

    安提柯和贝芙丽下意识转身看去,安提柯看见,塔特尔的脸上带着悲伤,以及愤怒。

    “塔特尔”贝芙丽开口想要说什么,却被塔特尔打断。“贝芙丽,我没事。”他说道,但脸上仍然保持着原先的表情。

    安提柯这才明白塔特尔为什么执着着要加入赏金猎人消灭强盗,或许是想要为他的心上人复仇。

    塔特尔走到两人身旁,他看着村庄的方向,用那低沉的语气说道:“一年前,泰勒和他手下的强盗袭击了我们的村庄,我们虽然拼死抵抗,但防线还是被他们攻破了,那些强盗冲进村子,抢劫我们的财产,阿丽斯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独自引开准备破门而入的强盗,没跑多远就被强盗追上杀死。”

    “我本来应该在她身边保护她的,可是,可是”

    说到这,他积累在眼眶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一滴一滴地往下掉落,“我在看见强盗杀人以后,大脑里空白一片,直接转身逃了回来,如果,如果我能勇敢一点,她就不用死了。”

    说到最后,年轻人大声抽泣起来,看着抓着头发半蹲下来的塔特尔,安提柯沉默不语,他突然想起了安格尼斯,那个忠诚的近卫长,在危险关头,为了让他能够安全逃出,他勇敢地留下来,独自一人面对数个强盗的攻击,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他死去,但安提柯心里也知道,这个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马其顿贵族很大概率是凶多吉少了。

    他虽然贵为马其顿国王,在遭到低贱的贵族的袭击后,却也没办法保护自己的人,现在只能躲在乡间一户猎人的家中。

    想到这,他叹了口气,走上前伸手拍了拍塔特尔的肩膀,道:“我能体会到你的感受,因为在我来到这里之前,我所亲近的人同样丧生在强盗的手中。”

    听着安提柯的话,塔特尔不断颤抖的肩膀缓缓平静了下来,他还是一言不发,用手捂着自己的脸颊。

    “如果你相信我,等明天天一亮就跟我出发去西拉亚吧。”他继续说道,又好像是给白天塔特尔所说的话一个答案。

    “好。”

    塔特尔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他那布满血丝的通红双眼,坚定地说道。

    贝芙丽看着两个男人之间的交谈,虽然有心阻止塔特尔离开家,但她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阻止的话来,她没有资格阻止自己的哥哥为挚爱复仇。

    第二天安提柯两人还是没能离开这里,因为被村长叫出去的莫尔斯回来以后带来了一个重磅的消息:战争爆发了。

    战争的原因是顿拉子爵与隔壁的高尔子爵靠近边境的两个村庄为了争夺同一处水源而大打出手,高尔子爵领的村民们获得了胜利,耀武扬威地占领了那处水源,战败了的村民们并不甘心,直接找上了他们的领主,顿拉子爵早就有对外扩张的想法了,一听村民们的哭诉,顿时大喜过望,就以这个理由为借口,向高尔子爵宣战。

    宣战以后,莫尔斯所在的村庄因为是受子爵直辖,所以也被要求提供征召兵参战,但是村庄饱受强盗的骚扰,合适的兵源早就不够了,村长就找到了莫尔斯和其他一些威望较高的人,想要找出解决方法。

    解决方法自然是没有的了,塔特尔因为是青壮年被拉入征召的队伍,安提柯虽然不是这个村庄的人,但村长才不会管这些,半强迫的也把他抓了进去充数,可怜的安提柯还没反应过来,就稀里糊涂地骑着他的那匹驮马加入顿拉子爵的队伍,协助他对抗敌对的高尔子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