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给我盯着特罗洛普子爵的骑兵,往死里打!”

    躲在路边灌木丛后面的盗贼团们虎视眈眈地盯着逐渐靠近的商队,为首的首领“饿狼”文森特随即恶狠狠地对手下的人吩咐道,其实就算他不说,那些强盗也会这样做,因为特罗洛普子爵领的骑兵一直针对他们,骚扰得他们不胜其烦。

    看着越来越近的商队,暗中观察的强盗们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标枪或是其他武器,其中几个人还舔了舔嘴唇,将那嗜血的一面完全展露出来。

    走在路上的安提柯完全没意识到危险正在逼近,就在车队进入伏击圈后,几米外的道路上突然有一颗高大的树木轰的一声倒下,重重砸在道路上,将道路的一段拦截住,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得商队中的马匹纷纷停下前进的脚步,发出嘶鸣。

    看着那倒下拦住道路的树木,安提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刚刚将手伸向腰间的佩剑,就听见道路一侧的灌木丛后响起一阵喊杀声,紧接着便是数支标枪穿过树丛,朝商队飞速袭来。在安提柯受到惊吓的目光中,数支标枪精准的命中骑在战马上的特罗洛普子爵领骑兵以及坐在马车上的车夫,被标枪射中的人纷纷惨叫着摔落下马。

    安提柯心中大惊,连忙翻身下马,躲在没有敌人的一侧,他看见那几个被标枪射中的特罗洛普领骑兵因为有盔甲的防护所以没有像车夫一样马上死去,他们倒在地上,艰难地扶着插着自己的标枪,发出痛苦的呻吟。

    “敌袭!”

    “有强盗!”

    在安提柯跳下战马后,商队内旋即响起埃托利亚士兵们的尖叫声,这些装备筝形盾与长矛的新式中装步兵在遇袭后的第一时间表现出了他们极高的作战素养,依靠着马车作为掩护,将盾牌挺在身前,警惕地看着灌木丛后露出闪动人影的强盗。

    埃拉托色尼、安格尼斯和奥利弗也都在第一时间跳下战马,躲在马匹的一侧,他们手中都抓着一把利剑,做出准备战斗的姿态,奥利弗的脸上还带着紧张的神色。

    “快看看霍尔他们!”虽然心中紧张,但奥利弗还是能够命令自己部下的骑兵们去查看受伤战友的情况,听到命令的几个人连忙跑到倒地的骑兵的身旁查看起来,过了一会,其中一个年轻的骑兵喊道:“少爷,瓦伦,瓦伦他死了!”

    其他几个骑兵虽然没有死去,但也或多或少受了伤,只要及时处理就好了,但是敌人还躲在灌木丛后面向他们投掷标枪,根本没办法把伤员带走。

    砰!

    一支标枪擦着一名埃托利亚士兵的脸飞过去,打在马车的木框上,飞溅的木屑直擦得他皮肤生疼,这名士兵还没来得及感谢神灵庇护,就有一支标枪朝他飞来,直接击中了他手上的盾牌,盾牌传来的重力让这名士兵连连后退了几步,还没站稳,他就看见从灌木丛内冲出了数十个挥舞着武器的男人。

    “他们冲出来了!”

    这名士兵高声喊道,同时朝身旁的战友靠拢过去,企图结阵抵御,但是强盗团并不会给他们机会,只见那些奔跑中的高大男人将手里的短斧举过头顶,而后朝结阵中的埃托利亚士兵奋力扔了过去

    下一刻,数把短斧翻滚着落入人群,几个倒霉的士兵被短斧劈中,惨叫着倒在地上,其中一个人甚至被短斧爆脸,鲜血顿时喷涌而出,人当即就没了救。

    “防御!”

    埃拉托色尼大声吼道,拿着圆盾和短剑就冲了上去,和自己的兄弟们并肩战斗,奥利弗与安提柯点了点头,也呼喊着命令部下骑上战马,准备迎敌,然而就在他们上马的时候,早就盯着他们的强盗标枪手就将手中的标枪扔了过来,安提柯刚好看见了这一幕,眼疾手快地将奥利弗又拉下马,后者还没反应过来就摔了下来,他手下的两个骑兵却是中了招。

    “该死!”

    眼见自己又损失了两个宝贵的骑兵,奥利弗勃然大怒,再次翻身上马,朝那些幸存的骑兵喊道:“追击那些泥腿子!让他们付出代价!”

    得到命令的特罗洛普领骑兵随即呼啸而去,朝躲在灌木丛后面的强盗杀了过去,那些强盗见状,不慌不忙地转身逃跑,将这些被愤怒驱使的骑兵引入地形复杂的树林。奥利弗却不知道自己即将被引入陷阱,他没有理会安提柯的呼喊,带着骑兵一头钻进树林。

    见没人顾忌这边,安格尼斯说道:“陛下,您先找个地方躲一下,等袭击者被清理干净后再出来。”

    “那你呢?”安提柯反问道,他同时看了一眼厮杀中的战场,袭击者的人数明显高过商队护卫,甚至他们中的部分人表现得比商队护卫还要出色,打得后者节节败退。

    “我去帮助他们。”安格尼斯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回答道。

    “不,我和你一起去。”安提柯拉住了他,说道,而后也不给他反驳的机会,直接抓着佩剑就冲了上去,安格尼斯见状虽然无奈,但也没办法把他拉回来,只能紧紧跟着安提柯加入战团。

    见有人加入战斗,袭击者分出了几个人朝安提柯两人迎了上来,冲在最前面的安提柯丝毫不慌,他右手握紧剑柄,歪身躲开强盗刺来的长矛,左手同时抓住还未收回的长矛矛身,短剑重重砍下,将强盗的右手斩断,一把夺过长矛,而后将长矛举过头顶,朝另一个强盗奋力扔了过去,虽然被对方躲过,但成功的给安格尼斯创造了机会,一剑捅入那个强盗的胸口。

    安提柯瞥了一眼跪倒在地捂着断腕发出惨叫的强盗,还是没有放过对方,他绕到强盗身后,从后面伸出短剑划开了他的脖子,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刺耳的惨叫变成了气管横截面不断传出的赫赫声。

    “战斗!战斗!”

    埃托利亚士兵们的呼喊声从战场中央响起,安提柯下意识循声望去,强盗们的进攻已然疲软,似乎离战败不远了。

    然而,上天好似给商队的战士们开了个小玩笑,就在这时,从他们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群新的手持武器的强盗,混战中的“饿狼”文森特的手下看了一眼这群突然出现的强盗,惊喜地喊道:“是泰勒的人!我们的援军来了!”

    一听见敌人有援军,奋战中的埃托利亚商队护卫顿时士气低落下来,那些受伤没有离开的特罗洛普子爵领骑兵在听见泰勒这个名字后,纷纷露出惊恐的神色,泰勒帮也是活跃在这一片的强盗团,因为都是本地人组成的,所以他们的人数比起从外地流窜进来的文森特强盗团还要多,也是当地贵族头疼的老问题了。

    他们本应该没有任何交集的,但现在泰勒帮的人居然出现在了这里,特罗洛普领骑兵们只感觉一阵恐惧,他们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骑上战马逃离这里,但泰勒帮的强盗们早就盯上了他们,纷纷冲上来将这些负伤的骑兵杀死,将他们身上的盔甲也都扒了下来,连同战马一起带走。

    安提柯和安格尼斯面面相窥,知道继续留下来不是一个好主意,于是转身跑向一架没人管的马车,用剑斩断拴着马匹的绳子,安提柯几步翻身上马,刚想让安格尼斯也跟着上来,但几个强盗就围了过来准备拦住他们,还没等安提柯开口,安格尼斯先行说道。

    “陛下,您先走,我会拖延他们。”

    “那你怎么办?”安提柯抓着马的缰绳,问道。

    “我等会会想办法出去。”安格尼斯回答道,他见几个强盗越来越近,也顾不得冒犯了,一掌拍在马的屁股上,那马受到惊吓,嘶的一声就冲了出去,在没有马鞍和马镫的情况下,安提柯只能尽可能的将身体贴在马背上让自己不会因为颠簸被甩下马,他艰难地偏头看向身后的安格尼斯,这位忠诚尽职的近卫长已经和强盗厮杀在一起了

    “该死!”

    安提柯咒骂着,一边跟着马的奔跑朝越来越远的方向跑去。

    当晚。

    独自一人靠坐在一棵树下的安提柯看着眼前燃烧中的火堆,面无表情。

    在逃脱战场以后,他又跟着驮马跑到了一个连他也不知道在哪的小林子里,或许是这驮马跑累了,他也终于得以下马,让自己饱受折磨的屁股休息休息。

    好在前世在警校读书时闲着无聊跟舍友学过野外求生的知识,他才能够在只有一把西福斯短剑的情况下升起火堆,在这个危险陌生的野外保护自己。

    空气中漂浮着一丝淡淡的肉香,安提柯看了一眼插在火堆上的外表被烤得通红的鱼,肚子却是不自觉地响了起来,这条鱼还是他在不远处的一条小溪流里不经意间看见了,靠堆石墙的方法才累死累活抓到一条比他手掌大一些的宽鳍鲻。

    说到这,就不得不点名表扬某位姓格里尔斯的野外求生专家了,如果不是经常看他的节目,安提柯还不一定会这个方法呢。

    一边无聊地拨弄着火堆,安提柯的脑中不由得想起安格尼斯,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不是安格尼斯舍命断后,他现在要么成为地上凉透的尸体,要么被那帮强盗抓去当做奴隶卖了,哪怕他是马其顿国王也不能幸免于难。

    “唉。”

    安提柯又叹了口气,他抬头看了一眼几步外被栓在树干上的驮马,现在的他,就只剩下这匹驮马和一把西福斯短剑了。

    嗯,他的身上都不会带钱的。

    就在这时,安提柯突然听见了不远处响起了一道轻微的声音,他警惕地将头转过去,伸手抓住插在剑鞘内的剑柄,而后缓缓站了起来,朝那个声音响起的方向走去,一边走,腰间的佩剑也一边拔出,等走到灌木丛前时,西福斯短剑已然被全部拔出。

    “是谁?”

    他开口喝问道,一边拨开灌木丛,在拨开以后,灌木丛外却是空空如也,见状,他微微松了口气,心道可能是自己听错了,便回身准备回去坐下。

    但就在他转过身的刹那,就见一支有着铁质箭头的箭矢停在离自己咽喉仅有几厘米的距离外,顺着这支箭矢,安提柯看见了一个穿着兽皮大衣的女人,她手中的弓弦被拉开,致命的箭矢呼之欲出。

    “放下武器。”

    那个女人开口了,她的声音有点粗,说不上难听,安提柯微愣,知道自己不听话的话那箭矢随时可能射向自己的咽喉,他于是缓缓将西福斯短剑放下,将双手举过头顶,示意自己没有武器。

    “你是从哪里来的?”那个女人又问道。

    “我是从马其顿王国来的。”安提柯咽了咽唾沫,回答道。

    被箭矢指着的感觉让他很不好受,这和被枪指着的感觉一样。

    “马其顿王国来的?”女人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她上下打量着安提柯,见他虽然身上沾染血污,但穿着风格确实不是卡兰特人的风格,反而与她之前见过的马其顿人没什么区别,也就信了几分。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有放下弓,而是继续问道:“那你身上的血污是怎么回事?”

    说着,她的箭矢往下松了一些,指向安提柯衣袍上已经凝固的血迹。

    “我们的商队遭到强盗的袭击。”安提柯老实地回答道,“我骑着马逃了出来。”

    “强盗?你是说‘饿狼’文森特?”

    “是的。”安提柯点了点头,补充道:“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还有一个被叫做泰勒的人领导的强盗团。”

    “那你可真是幸运。”女人说道,同时放下了弓,收回箭矢,而后对安提柯伸出手,道:“我叫贝芙丽,是附近猎人的女儿。”

    安提柯瞥了一眼她长满老茧的手,也伸出了手,道:“我叫安提柯,来自马其顿王国的首都佩拉。”

    “哟,居然还是从首都来的。”贝芙丽一边说道,一边收回了手,走到火堆旁边坐了下来,“难怪我看你就不像是一个普通人。”

    “这还能看出来的?”安提柯问道,也坐在了刚刚的位置上。

    贝芙丽挑了挑眉,道:“那是当然,我们最擅长的就是在见面后短时间内分辨出对方的大概身份,不然不小心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物,就完蛋了。”

    她说话的时候,借着火堆散发的光芒,安提柯这才看清她的面容。她就和大部分底层平民一样,皮肤粗糙,或许是因为常年风吹日晒的原因有些偏黑,一双有神的大眼睛里蓝色的眼珠分外显眼,鼻梁高挺,双唇或许是因为缺水的缘故有些开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