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混沌深渊第五层,总体而言,与第四层的差别并不大。

    甚至于连那混沌深渊给予的规则压制也与第四层差不多,若说是区别,大概便是那来自深渊的诅咒了。

    这等诅咒是异常的强大,甚至于就连那些混沌生灵们也难以抵抗,比较弱的那些,就会在众人之前变化成混沌异种乃至最为低贱的魔神种的样子。

    “是有些不得了啊!”

    由衷的感叹,他看着那方才化身为混沌异种,犹如一只巨大的鲸鱼在城内肆虐的某倒霉的混沌生灵,此刻,他的实力远强于曾经他为混沌生灵时候的样子。

    他的每一次摆尾、每一次嘶吼,可都会带走大批人的生命。

    “嗖嗖嗖嗖”

    张小飞这边看戏正起劲,忽然间,天边几道破风声来,所见数道人影立于那巨鲸之前。

    “哦?不会吧?第第五层还有类似于执法队一般的存在吗?”

    这可是个相当不得了的发现,说实话,现在的张小飞方才刚刚到第五层,还未有来得及向着谁出手,尚且并不怎么了解这第五层的形式。

    不过,如此心情大概只是存在了十几秒钟。

    “啊!他是如此的美丽!”

    那最前的高手竟然是在抱拳叹息着,但那混沌异种已然是不存理性,就此直接飞扑过去,一口就将那家伙啃去大半身躯。

    鲜血洒遍大地,却无人惊慌,他们都在感慨那等美丽,好似根本就不畏惧那死亡的降临。

    “好吧,是我想多了,这帮家伙果真是没救了。”

    张小飞发现了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甚至当初在太古水蓝之星上,他也曾有犯过此问题,便是在自己的思想与意识上。

    他经常以自己神州国的知礼去对标其他人,觉得对面也该懂礼貌和讲道理,应该会敬畏生命、避开危险之类的。

    但事实证明却并非如此,正如神州老祖宗所说道过的“神州之外皆是蛮夷”,往昔他还念叨自家老祖宗满是傲气,但是,今日再看,自得感叹:老祖宗诚不欺我啊!

    现在也如此,人并非是在太古水蓝之星上,但是张小飞却一直在下意识的用着太古水蓝之星上的人来对标这些存在于混沌之中的家伙。

    时常会有惊叹,这属实有问题,确实该好好改改了。

    “哦!这位大人!您是如此美丽,我希望您能成为我的力量!”

    天空之上,战斗仍在继续,在战的可都是强者,见他们立于虚空之上,无惧于混沌与混沌深渊给予的压迫,厮杀向那巨鲸。

    但却毫无章法可言,顶着被咬掉一直胳膊的风险啃下一大块巨鲸的血肉,然后还不带自己的胳膊长出来,便再度冲上去。

    简直就是没脑子。

    “啧!如此快就结束了吗?”

    结果自然也不出所料,那几个家伙终究成了巨鲸的腹中餐。

    “哦!能称为大人您的力量,亦是我的荣幸啊!”

    就像是如此,彻底没救了,望着那肆虐的巨鲸,张小飞本身也无半点上去阻拦的意思,任凭其杀戮。

    “我看就到此为止了!我要制止你的暴行!”

    天空一阵巨响,一人形混沌生灵闪耀登场。

    望其,三丈高,上半身如螃蟹,肩膀宽阔,手臂过分的粗壮,而他正身着一袭漆黑色钢铠,黑金大锤直指巨鲸,那迫人的气势就从此中流出。

    这世界,当真还有正义的使者?

    方才张小飞才强迫自己适应此地“风土人情”,道不该去惊愕的,却不想,忽然在此刻跳出来一个正常的家伙,张小飞自己都不知晓此刻的自己该不该惊呼出声来。

    但是那边那巨人却不会顾忌张小飞的想法,此刻已然出手,黑金大锤双双砸下,直接是在那巨鲸的脑壳上开了个大洞,漆黑色的血液与灰色的脑浆迸射的到处都是。

    “嗡嗡嗡”

    鲸鱼长鸣灌耳,震慑人心,此刻,已然是有着不少修为薄弱的家伙经受不了此等长鸣洗礼,就在此中爆开成一朵朵鲜艳的血花。

    深渊之下的紫色光辉照耀之下,显得静谧而又诡异。

    “再吃我一锤!”

    那壮汉无情,爆吼着怒击巨鲸,不多时,它便就在他的巨锤之下化作一滩烂泥,重重的跌落至深渊,向着那更深层去。

    “是我赢了!我保护了你们!”

    壮汉高擎双臂,他似乎是在等待人们的欢呼,但不想,最终迎来的,却是那无休止的谩骂声。

    “这是深渊的恩惠,那是福祉,让我成为这位大人的力量,当真是我的荣幸!而你,却毁了这一切!”

    一位身形瘦弱的女子站出来,轻咳着,显然是已经身负顽疾。

    “那是深渊的意志,乃是无上的存在,你凭何又敢杵逆?”

    这是一位说书人,张小飞记得,自己方才看见他在教堂之中游说着深渊的伟大。

    “他就是那深渊至宝!但是你却毁了他!”

    这是一孩童,他其实不过方才知晓“深渊至宝”这一词汇,在此刻就迫不及待的使用了出来。

    但是,却正因这个词汇,这个流传已广但却无人知晓的“深渊至宝”,彻底是激起此处人的愤怒,他们同仇敌忾向那壮汉,就以各种各样的器件攻击向他。

    诚然,壮汉身着不菲铠甲,这攻击卵用没有,但最终却仍旧是将之给驱赶出境,让他流落于第五层外围的那茫茫荒原之上。

    “错了吗?不,不错!”

    壮汉亦是有迷茫,他手中的大锤砸下,灭杀了一只又一只的混沌异种,但是,他却不似这混沌深渊中的其他人,会蹲下来啃噬猎物。

    见他盘膝坐下,竟然是开始运气吸收起周遭的这大片混沌!

    这,有点意思!

    “这算是惊喜么?”

    低声喃喃自语,张小飞庆幸方才的自己多事跟了上来,此刻,在看着这壮汉运行功法,在看到他所使用的手段是如何像自己老家太古水蓝之星神州国修仙界的功法之后,他便是知晓,自己终于是寻到自己的兄弟了。

    “咳咳咳,我说”

    他自阴影之中走出,本想先打个招呼的,不曾想,那边反过来招呼他的可是通天大锤。

    “咱们其实可以好好谈一谈的!”

    张小飞轻描淡写的接下了他的攻击,抬头望去,所见那壮汉的漆黑色大眼睛中,除了惊愕之外,还有一丝难得的清明。

    此子非凡!

    凭直感,张小飞就干如此说道,这不仅仅说道的是这家伙的实力,更重要的是说他的心性,那是一种已然超脱于最为原始与混沌的低级趣味,慢慢的有向“人心”发展的趋势。

    这难能可贵,在此混沌大地之上,他就犹如那从黑暗之中生出来的光明,艰难跋涉,放眼望去,全是敌人。

    “我与你无话可说!”

    张小飞差不多已经是没有遮掩的表示自己对他有些念想,壮汉如何能不防备?

    毕竟张小飞是如此的强大,而壮汉也深知高等级的混沌生灵是有何等的恐怖。

    “我知晓你背后那一位的来历,为何不带我去见一见他呢?”

    黑暗本身是不会主动生出光明的,除非那有腾升的火焰做支持。

    壮汉这边的情况亦是如此,就如同海洋之中的鱼儿,当他们都会浮水遨游,便就不会生出振翅飞翔以鲲化鹏的念头。

    想来,此壮汉会如此,大抵便是因为遇上了能让“鲲化鹏”的一缕清风。

    “我凭什么要带你去见先驱者大人!”

    壮汉愤怒的咆哮着,有见得,他的脑瓜子似乎不怎么灵光。

    而在听闻这一切之后,张小飞也是稍稍愣神了半秒,想想,王欣这小子毕竟是与自己同专业的,虽然说大学之中鲜有努力学习的时候。

    但是,毕竟他是以自己硬实力考上南江大学的,智商一方面自然无需担忧,再加上有那么“一点点”的自动化基础知识,和一些由张禹传授的有关于修仙方面的。

    好似确实能够搞出那等能够屏蔽此混沌深渊规则压制的升降器械。

    “哦哦哦,果然是的啊!”

    短短半秒钟不到的时间,张小飞便就在某些事情之上做出些比较合理的解释,虽然说还不知晓那位“先驱者”的真面目,但是张小飞已然是将自己给说服。

    那壮汉不倦的向着张小飞挥锤,诚然看上去无卵用,但是他铭记先驱者对于自己的教导,孜孜不倦,水滴石穿。

    望着他,张小飞轻咳两声,一清嗓子,而后说道:“这样吧,我问你,可有联系到先驱者的方法?”

    “你是如何知晓先驱者大人的?”

    但是,在听闻张小飞的说道之后,那壮汉的眼中杀机难掩,手臂大开大合,隐约之间,好似是有着“道”在流动。

    很明显,他不想回答张小飞的问题,并且还想在张小飞的脑袋之上砸出一个堪比方便面盒子一般大小的破洞。

    “我与你家先驱者大人可是挚友,你只要将‘学姐’和‘我姓张’二词传回去,我想他会让你带我过去的。”

    毕竟张小飞是那等极强的存在,诚然此威势不凡,但是,壮汉的攻击终究是难以压倒其胳膊上的一根汗毛。

    “我知道,你小子的身上绝对是有着与他联系的方式,不如试试呗!”

    自始至终,张小飞都未曾还手过,哪怕是这壮汉如何的憨憨,亦是能够晓悟过来他与寻常的混沌生灵之间的不同之处。

    见其心中存疑,而后就掏出来一个宛若智能手机的水晶,轻轻的拨弄,这不禁又是让得张小飞眼前一亮。

    愈发确信那先驱者就是王欣。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壮汉低声向着手机那头说道着一些张小飞根本听不懂的话,那好似是某种加密信息,见之如此,张小飞非但没有觉得意外,反而是大感宽慰。

    因为仅仅从此一小点上,便就能够看出王欣是如何的谨慎,不同于之前的那个暴躁小伙子,现在的他终于是长大了。

    “那行吧,你跟我来!”

    半晌之后,壮汉挂断了电话,见他神色怪异的打量了张小飞一眼,大手一挥,说道:“我不会等你的,你得跟上我的速度!”

    “嗯,没问题!”

    壮汉走的不慢,但是,对于擅长速度的张小飞而言,这却算不得什么。

    而唯一让张小飞稍稍感觉到意外的,则是王欣本尊并非是在第五层,还是在那混沌深渊的最上,就是第一层之上的那片焦土大地之下。

    “叮!请说出通行号令!”

    这是一大片试验基地,与之相比,阴界之中的那些连成片的实验设施堪比小孩子的玩具。而在那最前的满是科技气息的大门之前传出来的,乃是张小飞最为熟悉的声音。

    “此刻就由我来吧!”

    张小飞一手拦住了欲要上前说道的壮汉,轻轻咳嗽两声,说道:“我来接你了,学姐他也修仙了,是大禹哥传授给她的功法,你知道吗?现在的她可是一直在家里等待着你的回归!”

    这铁定不是暗号,哪怕是不看壮汉脸上的表情也是知晓。但是,有些时候,有的东西可要比通行令牌更为管用。

    “你是小飞吗?”

    大门缓缓打开,迎面而来的乃是一纯蓝色的混沌生灵并非是王欣本人,望之,张小飞也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我化形过,但兄弟你对我也太谨慎了吧?我有些伤心,但也有些开心,因为我知晓,现在的你可是活的好好的!”

    “小飞!当真是你!你怎么寻到这里来的不,你怎么才来接我啊!”

    激动之中,竟然还有点点的委屈,这可有些不像王欣,不过当然了,张小飞此刻可没有在此刻嘲笑自己的好兄弟。

    那纯蓝色的混沌生灵是由王欣改造的半机械生物,而他的本尊自然是在此实验设施的最深处,那就连壮汉也不曾有见到过。

    “因为黑暗之中是无法生出火焰,光明在此中如此扎眼,我自然直接就注意到了。”

    他顿了顿,而后继续说道:“兄弟们可都好着呢,杰哥也在科技领域之上有了超凡的进步的,带领着太古水蓝之星让其拥有跨越时代限制的力量,现在的他可是全太古水蓝之星科技界中为旗帜般存在的人物。”

    “大禹哥之后可是要继承玉皇大帝的位置,玉皇大帝你知道吧?九重天上天庭之主啊!而涛涛这厮,竟然是后羿大神的转世,你敢相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