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其实原本这才是本书的第一章,不过后边在与我的编辑商讨有关书籍的时候觉得前面这十几章不适合网游类小说开篇,便是被我给挪移到此,为外传形式放出。

    “嗤啦啦”

    沉睡中的张小飞被一股难以名状的声音给吵醒,他有些费力的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天空。

    “这天,好浑浊啊!”

    不知怎么的,迷迷糊糊间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随后便稍稍歪了歪头看了看四周。

    自己所处的地方乃是一两种地形的交界处,左手边是一片广袤无际的大草原,而右侧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

    “这里是哪里啊?嘶”

    一阵头痛忽然袭来,张小飞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发现自己竟然记不得这里究竟是哪里,而自己究竟为何会躺在这里睡大觉甚至说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他根本就没有多少自己之前的记忆。

    “我这是失忆了吗?哎哟哟”

    还未等张小飞想出个因为所以,突然就被脚下传来的一股大力给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他有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坐在一块砖头大小的石头上,硬邦邦的硌得慌。

    而后腹部一用力,猛的坐了起来,顺着自己的大腿看向脚边看去。

    在那里正有一额,有一看似脑子不太正常的狗?应该是狼吧,现在它正在撕扯自己的裤腿。

    于此不禁一愣,心道这小家伙长得可真是别致啊,就这角度来看,约摸着有着六七十公分那么高,长度吧差不多有一米五了,这个体形,在自己认知的狼中,算得上是有点小的了。

    不过体形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狼啊,他竟然是蓝色的!没错,蓝色的,就像是自己曾经使用过的蓝色钢笔水的那种蓝色,只有尾巴尖四只爪子以及他的眼眶周围被白毛覆盖,远远的看起来多少有些滑稽。

    但是,这也不是张小飞觉得这家伙脑子有问题的真正原因。

    真正的原因可是在这家伙的“表情”上幽蓝的舌头耷拉在一边;长长的,黏糊糊的,还带点大海气息的口水,顺着张小飞的脚边向外流淌了得有五六米远。

    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中近乎都是眼白,只有那么一丁丁的瞳孔,小小的像两个黑豆豆。

    而这两个的黑豆正是这家伙身上看起来最不正常的地方,它一个向着右上一个向着左下,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常的狼,不,正常的生物难能做出这种表情来。

    对此张小飞不禁有些好奇,这别致的小玩意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狼,自己之前可是从未有听说过。

    不过有些可惜,因为现在显然不是辨别这家伙品种的时候。

    “喂!你这傻瓜狼!还不快把小爷我的裤腿放开!?”

    张小飞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手边抓起一块石头用力的朝着这家伙丢过去,虽然说不知道这家伙想干嘛,但是看着这扯裤腿架势想来八成是什么“不轨”的事情吧。

    “嗤啦啦”

    吵醒张小飞的那股难以名状的声音从这家伙的嘴中发出,傻瓜狼很是怪异的扭了扭身体躲过了丢向自己的石头。

    “嗤啦啦”

    再次怪叫一声,傻瓜狼突然很是夸张的甩了甩脑袋,那脏兮兮恶心心的口水“唰”飞到了三米之外的某块石头上。

    “嗤!嗤!嗤”

    就像是热刀插进了牛油中,傻瓜狼的口水迅速的在石头上腐蚀出一个个大洞,白色的雾气从其中慢慢的飘出。见此状,张小飞不禁再次看向了自己的脚边,这才发现自己的裤腿已经被这家伙的口水腐蚀掉了一大块。

    这个世界上还有口水如此之牛逼的狼吗?

    危险!

    终于清醒过来的张小飞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心道这家伙的口水连石头都能腐蚀了,那甩到自己的身上岂不是分分钟整出一个大洞?

    腿在打软,恐惧让张小飞稍稍的回忆起了一些之前的东西。

    “我名张小飞,今年十八岁,刚刚读大一,本人十分胆小好色,喜欢看动漫玩游戏看小说以及AV(animalvideo指有关动物的视频),还喜欢站在窗边一览大街上来往的美女,入学半年来一直暗恋者隔壁班级的某个女孩子”

    然后便到此为止了,关于这里是哪里,自己睡觉之前是在干什么或者是遭遇到了什么然后为何会到这里来等等等等,一概记不起来了。

    但是,记不起来归记不起来,性格等等是深刻在其骨髓之中的东西,虽腿在打软但是架不住其对于生命的渴望,慌慌张张的再度捡起两块石头重重的丢向了那傻瓜狼。

    “咚!”

    傻瓜狼继续用着它那极其别扭的动作躲过了张小飞的第一块石头,但是却被紧跟而来的第二块给重重的砸到了它的太阳穴上,发出了一声响亮且沉闷的声音。

    “嗤啦啦”

    傻瓜狼怪叫一声,砸确实是砸到了。

    但是貌似根本就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后又怪叫一声,慢慢的伏下了身子,这动作摆明了就是要扑过来。

    张小飞惊了,要知道自己刚刚极度惊恐的状况下丢出去的那两块石头可是足足有砖块那么大啊,虽然说只命中了一块,但是可是狠狠的砸在了脑瓜子上啊,而且还是在要害太阳穴处(哪怕是有铜头豆腐腰之称的犬类也难以无视掉这等攻击)。

    按理来说也足以重创它了。

    但是,事实却告诉自己面前这傻瓜狼并不在“按理来说”的行列中。

    “呵!呸!”

    大概是受到这傻瓜狼流淌了好几米的口水影响吧,张小飞突然喝出一口浓痰朝着它吐了过去,随后便掉头就跑。

    跟着家伙打?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因为张小飞自知自己并没有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一拳打穿五十米厚钢板的能力,也做不出趁着这家伙不注意一个滑铲来到其下方给他来个开膛破肚的动作。

    所以不跑还等什么?

    要知道自己不远处就是一片树林,想来凭借自己的脚力估计最多也就十几秒便可到达。虽然说打架很不行,但是论爬树么咱张小飞绝对可以算的上个行家。

    而那傻瓜狼也很有意思,居然被张小飞的这一口浓痰给制住了,瞪起它那双极其不灵智的眼睛滴溜溜的看了看这落到自己眼前的玩意,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反正张小飞此时已经跑到了距离他最近的一棵大树之下,唰唰唰的爬了上去。

    就在树杈间,此处甚好,向左望去,郁郁葱葱的树林一大片,充满生命气息的绿色正在不断的洗涤着他那颗稍稍有些躁动的心。

    向右,则是可以感受到从那广袤无垠的草原之上吹来的最为清新的空气,虽然说其中夹杂着淡淡的牛屎味多少有些坏了气氛吧,但瑕不掩瑜,依旧可以用极好二字来形容此地。

    多少是放松些了,张小飞觉得自己有必要看看自己现在的危险源傻瓜狼的动向,便是稍稍的向外探了探头,悄咪咪的朝着自己刚刚待过的那边看去。

    只见那傻瓜狼还在嗅着思索着张小飞吐出来的这口浓痰,看其架势,大概是在考虑这奇怪的“两脚无毛猴”是怎么一口气吐出来这么多蛋白质的(笑)。

    “嗤啦啦”

    还未等张小飞想个明白,这傻瓜狼突然相当兴奋的怪叫一声,随后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了他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吧嗒吧嗒吧嗒”

    这家伙甩过原本随意耷拉在嘴边的舌头,朝着地上那口浓痰处那么一卷哎!这浓痰就跟其紧紧附着的那块土地一起被这傻瓜狼用舌头勾了起来。

    之后的画面想来也不需要我多做说明了,反正这傻瓜狼是毫不掩饰自己那响亮的吧嗒嘴的声音。

    大概能有五分钟吧,这别致的小东西可是一直在那里有滋有味的品着张小飞刚刚吐出的那一口带点黄色(多了不再描述了,反正就是很恶心)的浓痰。

    照理说森林之中应该不会缺乏蛋白质来源的,而那家伙竟然这般享受的品味自己“馈赠”其的东西,此事大概也只能这家伙的品味过于独特来形容了。

    随后咕咚的一声咽了下去,长长的舌头甩了甩,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己的狗(狼)嘴,随后转过头看着树上的张小飞,那双不太灵光的眼睛中竟是闪出来点点贪婪之意。

    这是啥意思,不言而喻,张小飞也不是傻子,这自然是看出来了,于此不禁背后一凉。

    “滴答滴答”

    看着朝着自己慢慢走来的傻瓜狼,看着那滴答滴答腐蚀了诸多石头口水,张小飞心生疑惑,小声嘟囔着:“这家伙应该不会爬树吧?”

    同时已经折下一根树枝,随时准备棒打这家伙。

    眼看这傻瓜狼马上就要来到自己的这颗树下了,张小飞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沙沙沙”

    但是,这傻瓜狼再次用行动告诉了这世界,莫要以常理来估度它。

    晃晃悠悠的走到张小飞脚下的大树之前,竟是歪着头像是稍稍的思索了一番(这傻子还会动脑子?),随后便出爪子迅速的掏着大树底部的泥土。

    “这是我刚刚的祈求起了作用了吗?”

    看着这家伙没有爬上来,张小飞心中一喜,也是稍稍的松了一口气,随后便开始思考着傻瓜狼的这番充满迷惑性的举动,最终得出了一个看似相对比较合理的结论(他依旧是没意识到这家伙不可以常理来猜测)。

    “这家伙莫不是想要把这棵树给掏倒?”

    若是真的,这家伙的想法貌似确实可行,若是就这么把这棵树给掏倒,张小飞绝对是跑不掉的除非它再犯傻。

    不过说真的,张小飞是有些怀疑这家伙的体力到底能不能坚持到掏倒这棵树的时候,虽然说这棵树是森林最外围的树,但是它却是有着足足二十余成年人合围的粗细!

    若是按照这傻瓜狼这般掏树的动作,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把这树给掏倒的。

    稍稍伸了个懒腰,之前不知是在地上躺了多久,身上都有些僵硬了。

    “咕噜噜”

    人一放松下来,这身体的各项机能也是恢复了,一阵响亮的打鼓声从张小飞的肚子中传来,不过可惜的是他的周边可没有一丁点可以吃的东西。

    或许这傻瓜狼

    “不不不”

    张小飞赶忙挥手制止了自己这有些恐怖的想法,他可是一直坚信着傻瓜和脑瘫这两种东西可是会传染的,心道若是自己吃了这玩意便的跟这家伙一样瞳孔变小并且朝着两边翻着,口水也跟他这般淌个几米远

    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还追个屁的暗恋小情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