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青銫的天空中漂浮着积雪一样饱满的云彩,狂乱的流向骤变的风就像粗野的花园妖精将这些云彩撕碎,它们嬉笑着、嘲笑着像乌龟一样缓慢行进企图重聚的云朵,然后开始自己的第二次蹂躏。

    这里的风是刻薄的,南风领主的空域总是充斥着那群像蜜蜂一样吵闹的狂风元素。

    花园男爵讨厌这些反复无常的狂风元素,也讨厌它们自以为是的元素领主。狂风元素是一大团被元素之力填充的气旋,它们的内核相对安宁,表面则是如同刀刃一样锋利的回旋气流。在气流之间还偶尔跳动着电光,花园男爵非常清楚揍它们的手感,就像被棉花里的针扎了。

    总的来说,狂风元素是一种让人感到烦躁的元素生物。

    风元素的元素区域被称为风暴天空,它占据了元素世界所有的天空,一些元素之力催化的悬空石漂浮在这片天空里,它们被狂风凿刻切割,成为了风元素的居所。

    比如花园男爵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风暴天空南侧的南风神殿。是的,狂风元素领主建造了一座神殿,它自己的神殿。

    球状闪电围成的羊圈里保存着南风领主的收藏品。一些珍贵的魔法卷轴和饰品,各种花纹图样的雕饰残像,还有一些被绑架的智慧生物,人类、精灵以及其他少数种族。

    狂风元素喜欢盗窃或者劫掠,它们是一群无耻的偷盗者,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做事,毫无荣誉可言。有时物质世界会凭空挂起一阵龙卷风,卷走一些人类和牛羊,不用质疑,那正是这些风元素喜欢干的事。

    他们会绑架人类,因为自己的兴趣。他们唯一的优点,大概是十分珍惜自己的战利品,被狂风夺走的每一个人都会得到充分的照顾,只要风元素还没有厌倦饲养的过程。

    反复无常,是狂风的特点之一,他们对活人的喜欢往往不会持续太久,三分钟到十几年不等。而当他们腻了,他们就会把人,丢下去。让那些坠落之人在元素位面的间隙被混乱元素流撕碎,少数的幸运儿也许能侥幸活下去,落入下层元素位面。

    然而,南风领主领域的下层元素位面,是火元素的老家烈焰之地。

    花园男爵对喜欢高空抛物的南风领主恨之入骨,这可能是两位元素领主唯一的联系。

    尽管内心已经将眼前的酷似米其林轮胎人的南风领主殴打了无数次,但表面上,花园男爵还是满脸笑容,笑呵呵地揉搓双手。

    今天,他是来谈生意的。

    “我尊贵的南风之希图尔,你考虑地如何?”

    风元素领主转动了自己的球闪电眼球,压缩的两团闪电之间有电流在交流。让人不爽的轻浮声音在嗡嗡声中响起。

    “我没有考虑,我压根没听你的话。知道吗,我刚才一直在思考,你为什么会拜访我的领地,你知道自己敲打元素屏障的拘谨样子有多么可笑吗,我已经用投影水晶录下来了,那会成为我最满意的收藏品之一。”元素位面会对各位元素领主有着力量加成,可以拉开力量差距,在狂风之中,南风领主有着猖狂的本事。

    腾得一下,火冒三丈的花园男爵捏紧了拳头,随后又松开了。

    “希图尔,我之所以谦逊,是因为我带来了善意。如果你刚才走神了,那我就再说一次。我想在风元素之中传播红龙的信仰,希望身为南风之主的你可以通融。”

    “传播信仰?红龙?那是谁?”

    “复活的龙父新生的幼崽,掌控生命之力的红龙伊梅尔特,如果有风元素对她的力量感兴趣,可以到大熔炉来找我咨询。”

    南风领主的气流似乎顿了瞬间,他伸出手臂触碰身旁的石柱,石块被摩擦,发出吵闹的切割声。

    “我没有听错吧,我们内讧多年的火焰元素领主,花园男爵先生现在居然屈服于一条新生不久的小龙?而且很明显,这条红龙所具有的力量,和我们狂风元素并不搭,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是你们火元素一次变相的领地扩张?你们在搜集自己的盟友,有一种愚蠢到可笑的蠢办法。如果狂风元素崇拜力量,我们为什么要信奉那个小家伙,崇拜它的父亲,曾经的时代之王不是更好吗?这样,我们狂风元素还不会屈居在你们火元素之下。”

    南风领主希图尔一下子卡到了关键点上,让原本怀有拳拳之心的花园男爵口中卡壳。说服失败了,习惯用拳头说话的花园男爵哪怕经过十几天突击训练也不会是经营骑墙学多年的风元素领主的对手。

    话术上的失败,让花园男爵退而求其次。

    “额我们其实只需要狂风元素认可红龙伊梅尔特在风元素中享有尊贵地位就可以了。毕竟如果你们信奉了龙父,我们也就成了信仰的同胞,那伊梅尔特也会是你们亲近的神女,我们还可以给你和龙父搭桥牵线,让你们的信仰得到更多的回报。”

    南风领主已经彻底变了表情,他的举止透露处一股玩味,这让花园男爵体会到了气势上的劣势。

    “你的变化很大,花园男爵,我想你大概不是想单纯的传播信仰,你的用心不在这上面”

    花园男爵心里一沉,难道这个看上去通透肤浅的蠢货发现了什么。

    “那条红龙和你还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让你如此袒护它,哪怕损失自己的利益和情面?”

    “她是我的被监护人,像我的孩子一样,是我的宝物,这么说,希图尔你大概能理解的吧。”

    “啊,我完全明白了,重视宝物的心情,我能理解。”希图尔第一次露出了让花园男爵觉得顺眼的表情,“但是想为自己的子嗣扩张人脉,铺平道路,是需要买路钱的,花园男爵,这你能够明白吧?你能拿出什么让我感兴趣的东西?”

    狂风元素的目光是很挑剔的,他们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利益主义者,花园男爵知道现在已经进入了正式谈判的阶段,之前的那些,全都是南风领主的扯淡。他根本就不会追捧什么龙父的信仰,每一个风元素都是自恋狂,它们只信自己。

    “元素尊者的力量,你感兴趣吗?希图尔。”

    风领主的视线中爆发出了金光,那是感兴趣的渴求眼神。

    “元素尊者?哦?难道你说服其他火焰领主了?还是说,你打算对谁下手?”

    元素领主的更高层次,元素尊者。那是元素领主们所设想的更高一等级的存在,是元素之力的统治者。更具推敲,至少需要两份元素领主的力量集合才能诞生一位元素尊者。

    狡诈的南风领主自然以为是花园男爵开了窍,打算和自己谋划杀死一位元素领主甚至是其他火焰领主。

    花园男爵做了个不要声张的手势,示意希图尔凑近。

    “是的,我打算塑造一位元素领主,而那个要被我们夺取力量的倒霉蛋”

    “就是你啊。”

    天空在燃烧,在空中不断打开的烈焰传送门中涌出无数火焰元素和它们背负着的矮人。火焰将天空的云彩染红,毁灭的美景让人心旷神怡。

    “骗子!你居然胆敢在风暴天空欺骗南风之主!!!”

    花园男爵哈哈大笑,早已蚀刻的南风神殿被瞬间点燃,狂风被高温包围。

    “我如果不提合作和那些废话,你会老老实实等着我集结军队吗,狂妄的希图尔。你特意驱逐周围的风元素,封锁了这里的情报,真是帮了我大忙。”

    “现在,我的火焰和矮人兄弟们!”花园男爵掏出早先准备的投影水晶,里面正在重复着南风领主对红龙伊梅尔特的粗鄙之语,“这个风元素既然敢侮辱我们的红龙女王!将我们尊贵的女士变成交易的筹码!我们能忍干吗!”

    “不能!!!”

    “那我们要怎么做!”

    “揍他!!!烧死他!!!”

    花园男爵带满元素戒指的拳头刚给希图尔来了一次舒畅的重拳。

    “你的行为会被看作烈焰之地对风暴天空的挑衅!花园男爵,火焰元素会被群起攻之!你有胆量面对三大元素位面的反击吗?”

    花园男爵已经完全解放了自己的身躯,十几米的火焰巨人穿着完全的元素装备,烈焰在狂风中咏涨越烈。

    “挑衅?你错了。这不是挑衅,这是宣战。”

    “我们火焰领主,对你们过家家一样的对峙,已经厌倦了。现在,烈焰之地向风暴天空、潮汐深渊、磐石裂谷宣战。我们不是针对风元素,而是要揍你们所有人。”

    “让烈焰烧光一切!让每一个元素生物都知晓红龙之名!”

    “为了红龙女王伊梅尔特,我等献上针对所有营素生物的战争。”

    “这是我等红龙追随者带来的,元素暴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