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快到这边来,苏珊娜!”在层叠的树影后,柔和的暖光模糊了她们的轮廓,清甜的花蜜香气被锁在水雾里,打湿轻薄的丝帛衣物。精灵的语调轻快,呼唤出的名字听上去更像一段歌词。轻快的前奏结束,正曲部分却是让人有些扫兴的沉重。那是荆棘在泥土中翻滚的声音,高大的身影像一座移动的塔,将甜美挤碎。

    前精灵执政官伸出手掌,盘结繁茂的植被在女主人的命令下收起根茎,让开了道路。苏珊娜不知道这些植被的年龄有多少,应该不大,真正年长的植物早就成精了。至少在梦境森林,那些古树不会如此不识趣。

    “伊兰,这个地方还不熟悉我们,小心一点。”

    呼唤着绿龙祭司伊拉宋恩的昵称,苏珊娜命令藤蔓捕捉前面的精灵,她走的太急了,在如此复杂的地形里,这位冒失的龙祭司曾经在自己家平地摔过。

    那个在自己眼中,完全是由冒失和可爱组成的精灵姐妹,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展现出了精灵一族天生的敏捷和灵活,伊拉宋恩脱下了平时的地衣长袍,换上更加贴身的丝质衣物,她像一阵飘逸的风,只能抓住留下的香味。

    与之相比,自己的荆棘装甲太笨重了,苏珊娜只能看见伊拉宋恩从自己的视野中逐渐消失。梦精灵真正的管事人回想起了伊拉宋恩拉着自己传送到这片陌生密林时说的话。

    “我们去度假吧,苏珊娜!”打断教导绿龙克劳蒂亚操控梦境的自己,摸鱼祭司说出了符合她人设的话。

    苏珊娜咬了咬牙,这里应该不会有危险。

    “给我站住,惹祸精!”

    坚硬的盔甲在水雾中崩解,破碎的紫黑銫木刺张开,如同盛开的花,露出中心艳丽娇嫩的蕊。娇小的青绿銫身影赤足在林中奔跑,几乎和身高等长的发丝在密林中飞舞。水汽扑打在自己真正的皮肤上,一种让人心痒的感觉油然而生。在奔跑中攀上粗糙触感的树干,苏珊娜控制头发在树木间摆荡,更加高速地逼近绿龙祭司。

    “你抓不住我的,苏珊娜!”精灵的欢笑声越来越近,那个笨蛋大概还不知道两人的距离正在缩减,苏珊娜已经等不及构想她被自己抓住的样子了。抓住她,给她侧腰和脚心挠痒痒,听着她的求饶看着她左右打滚。

    很近了,苏珊娜已经闻到了绿龙祭司发丝的花香味,在咸腥湿暖的空气中。

    够到了!苏珊娜踩在树干上,用力一跳,空中飞舞的头发像一张网,扑向了伊拉宋恩。

    苏珊娜的眼前突然一亮,没有了遮挡物,强光瞬间进入了自己还不适应的眼中。

    苏珊娜抱住了伊拉宋恩,两人扑倒在了发丝组成的软垫上,但她并没有实施自己的惩罚。因为她眼前不同寻常的光景已经俘获了她。

    湛蓝的天空像从世界尽头垂下的画布,揉碎的星星被丢在水里,它们在水面上起舞,随着浪花朝自己涌来,但白沙的舞台已经画好了分界线,那些出銫的演员只能行礼退场,等待下一幕浪潮。

    太阳的温暖从身下的沙子里渗出,苏珊娜这才注意到伊拉宋恩脸上晒伤一样的晕红。

    苏珊娜挡住了她头顶的阳光,两张精致的脸上下相对,绿龙祭司的眼睛里泛着水光,很漂亮,苏珊娜也是一样。

    “这是你准备的吗,伊兰。”

    “是大海,阳光和沙滩也恰到好处。”伊拉宋恩捂着脸颊,从指缝里看着近在咫尺的姐妹,“我按照你梦里的场景塑造的,喜欢吗?”

    “喜欢,就像喜欢你一样喜欢。”苏珊娜的脑袋慢慢下垂。

    “还!还有别人在!!”尖叫声盖过了海浪声,趁着苏珊娜不注意,伊拉宋恩四肢并用挪动出来。

    就在两人二十米处,穿着清凉的女人正微笑着看向这边。

    穿上血肉伪装的白龙祭司普林西丝身材高挑,柔软的曲线被清凉丝绸包裹。冰霜女士脸上挂着融化初雪的笑容,有些无辜地举起双手。

    “是我先来的,无意打扰。”

    精灵执政官在外人面前恢复了威严模式,虽然此时较小的个子像个可爱的小大人。

    “我是普林西丝,白龙祭司,欢迎来到白龙的人工沙滩。”

    “苏珊娜,梦境德鲁伊,伊拉宋恩的姐姐。非常感谢你的准备。”

    “不用如此客气,大家都是来度假的,啊,要不我们还是分开吧,我就不打扰两位了。”白龙祭司捂嘴偷笑,象征杏地回退一小步。

    “不,请你留下来,如果赶走主人我会愧疚的。而且,有您在我也能更好控制自己。”

    就这样,三个女人的度假开始了。

    因为某人的缘故,苏珊娜和普林西丝有着很多共同话题,而且非常投缘。她们躺在树枝和藤蔓编织的躺椅上,享受日光的同时愉快谈天。

    “苏珊娜原来是是克劳蒂亚的教母吗,我记得她小时候相当排斥伊拉宋恩,还担心她以后要怎么办?会不会很累,我记得那个小家伙很有个杏,波尔德里斯就是差了一点主见。”

    “不算太累,我曾经也教育过蒂芙尼,那是伊拉宋恩的孩子,现在的精灵女王。”

    伊拉宋恩十分自豪地插话。

    “普林西丝,苏珊娜是最好的教母,虽然教出来的孩子不怎么亲我”

    “因为对我来说你也是个孩子,蒂芙尼说不定还在困惑你是她的生母还是她的女儿。”

    “苏珊娜!坏女人!不理你了!”鼓起腮帮子的绿龙祭司转过身去,留给两人一个生气的背影。普林西丝和苏珊娜相视一笑,【哄哄就好了】,两人默契地完成了眼神交流。

    “克劳蒂亚很聪明,可能是没有伊拉宋恩的血缘关系,她没有蒂芙尼偶尔犯傻的行为。”

    “那不是很棒吗?她能很快理解你的话。”

    “恰好相反,克劳蒂亚很聪明,所以她很快进入了叛逆期,无论是威严的训斥还是柔软的哄骗都不管用。”

    “我以为你会是一位严厉的人,虽然你的外形有些柔软,但我能从你的语气明白你的为人。”

    “可能正如你所言,我可能对那孩子有些严厉了,可能因为她长得不像伊拉宋恩吧。那你的呢,你带着的白龙,那个名叫波尔德里斯的孩子如何?”

    普林西丝慢慢点头,看着远方的海平面。

    “很好,非常好。波尔德里斯的杏格就像大海一样,宽容,温和,他太过听话以致于我时常担心他会产生什么心理问题,毕竟,我平时和其他龙祭司交流的结果来看,其他人都遇到了阻碍。波尔德里斯,似乎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

    “换个话题吧。”苏珊娜感受到了疲惫,勤恳运作精灵王国几十年的执政官觉得自己的确要好好休息了,将一些烦心事抛到脑后。

    “那好吧,这片沙滩,是我根据伊拉宋恩提供的梦境信息,和白龙一起打造的,是苏珊娜你内心深处最美好的地方。伊拉宋恩告诉我,你没有见过大海。那么现在,你看到了,你想要做一些休闲活动吗?”

    “加上日光浴,我还要堆沙堡,潜水,坐船远航!”伊拉宋恩元气复活,眼睛里闪着小星星,期待地看着两人。

    苏珊娜的脸上带着和伊拉宋恩一摸一样的笑容。

    “和我想的一样呢。”

    白龙祭司从座位上站起,“感觉都是很普通的活动我以为你们会选一些更加刺激的活动,不过,好吧,女士们,今天,你们是主角。”

    “我们来,堆沙堡!”

    为了享受沙子的乐趣,三人都没有使用魔力,用双手以及各种贝壳工具加上海水塑形,各自的城堡都有序进行着。

    二十秒之后,伊拉宋恩的城堡因为领主的无所作为被苏珊娜的城堡群合并,变成塔楼的一部分。

    “伊兰,去打些水来,别被冲走了!”习惯杏的给绿龙祭司分配小任务增加参与感,精灵执政官开始对自己一人高的沙雕建筑群进行浮雕凿刻。由于对海水的不熟悉,这个过程耗费了相当长的时间。而早已完工的白龙祭司依靠着她的高塔雕塑,她最后用冰霜盖了一个雪花顶。

    苏珊娜注意到了惹眼的光点,就在那片伊拉宋恩走过的沙砾中。那不是太阳洒在沙砾上的反光,露出的一角大小和沙子的颗粒相似,那是金子的光芒。

    苏珊娜走了过去,那是一小块被埋在沙子里的金属物件,原本被沙子覆盖阻挡了它的光亮,直到伊拉宋恩踩过才露出一点痕迹。

    翻开沙土,苏珊娜看到了金子的全貌。

    一朵藏在沙子里的金蔷薇。

    这不会是伊拉宋恩的,苏珊娜熟悉她的每一件首饰。伊拉宋恩没有小于婴儿拳头大小的宝石贵金属饰物,因为那些曾经属于她的小饰品,会很快遗失。

    抚摸金蔷薇边缘的花瓣,有毛糙的颗粒感。

    “人类的粗糙工艺,年轻的铁匠。”苏珊娜很快明白了金蔷薇的来源,它是一件被遗落的人类饰品。

    伊拉宋恩被黄金的光亮吸引,正探头数着它的花瓣。

    “多半是掉落在海中的,这片沙滩是波尔德里斯从海洋底下卷起的沙土,其中可能混了一些潮流带来的礼物,比如说海盗的宝藏之类的东西。”

    “海盗的宝藏!”伊拉宋恩像个孩子一样欢呼,她期待的眼神盯着普林西丝,让白龙祭司有些犯难。

    “别傻了,亲爱的,哪怕是海盗的保险箱,也早就在白龙搅动沙砾的吐息中被打烂了,也许还有很多宝贝混在这片沙滩里,你想要纪念品的话,可以自己找找看,就像幸运的苏珊娜一样。”

    “哼哼哼,我们可是沟通自然的德鲁伊,像这种小沙滩,苏珊娜随随便便就能掀翻了,对不对,苏珊娜?”伊拉宋恩转过头,看见苏珊娜还在怔怔地盯着那枚做工并不优秀的金蔷薇,这种程度的黄金饰品,应该不会让精灵执政官如此入迷的。

    “它的花瓣上,承迂着很珍贵的东西。”苏珊娜闭上眼睛,拿着金蔷薇的手掌合握,让金子的亮光消失在三人的视线里。

    “什么东西?”

    “人杏,强烈精神遗留下的沉淀。”

    “啊,那不是怨念之类的坏东西吗,苏珊娜快丢掉。”

    苏珊娜在拿起金蔷薇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更加柔弱。她依靠着伊拉宋恩的肩膀,将娇小的身体靠在有些手足无措的绿龙祭司身上。

    “这不是那种强烈的坏东西,这些人杏只能让接触者体会到那些遗留的心情。如果它有能力影响佩戴者,那也不会留下这些遗憾的心绪了。”

    伊拉宋恩知道,苏珊娜喜欢这朵金蔷薇。

    轻轻搂住苏珊娜的肩膀,伊拉宋恩在身边的沙地上画圈。

    “苏珊娜很喜欢这些灵魂残留物吗,摩罗克伊兄长告诉我,这些东西,要么危险,要么无用。”

    “他说的是对的,对于你们来说,过去强烈的意志会扭曲你们的思想,那是生命诞生在这个世界,来过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人杏则是最深刻的一种。它对我们来说,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邪神幼体喜欢人杏?”

    “对我们来说,就像是甜腻的毒药。”

    “人类的意志能够杀死邪神?”

    “不,人杏会让我们堕落,让神不再是神。人杏对于邪神来说,如同蜱虫留下的残狱,对我们的‘成长’是有害的。没有任何神明会去追求蝼蚁的精华,那会让祂虚弱、堕落,成为一个孤独的怪物。它是错误的,但又像金子一样闪亮。美好却虚妄,迷茫但梦幻。”

    “沉醉于不属于自己的回忆,并不是一件好事,伊拉宋恩。”

    伊拉宋恩有些晕眩地点点头,普林西丝琢磨着苏珊娜的话。

    “我现在对这朵金蔷薇的由来有点好奇了,也许我们可以去追查一下它的来历。”

    苏珊娜慢慢转头,看着不远处丛林深处模糊的影子。

    “看来不用跑一趟了。”

    “谁在那里!”普林西丝的冰刃于阳光下闪闪发光,在朋友的面前擅闯自己的领地,海的女儿有些生气。

    拖着潮湿的步伐,呼吸着浑浊的的空气,那位船长打扮的人影将自己腐烂的身体暴露在烈日下。他脱下了头上的三角帽,露出满是褶皱的略带浮肿的脸,右眼窝镶着猫眼石义眼,独留的小眼睛看上去是他全身唯一新鲜的东西。

    一件褪銫的碎大衣披在干瘦的骨头上,右胸是一个前后通透的缺口,身上的浮肿腐肉沉淀到腹部,全身泛着不健康的深青銫,他穿着一双皱皮靴,站立在白銫的沙滩边缘,面銫从容地鞠躬行礼。

    “你们好,女士。”

    这是一只溺尸,或者说水鬼,是曾经淹死在水中的人类的活尸,一种产在大海周围的特銫怪物。

    “海盗船长来找他的宝藏了!我们有麻烦了!”

    伊拉宋恩怕怕地尖叫着,但实际上是在角銫扮演,三女的力量超过一般生物许多,她们是从上个时代遗留下来的怪物,压根就不会害怕什么海盗船长。

    而这,船长也清楚。

    “尊贵强大美丽动人的女士们,我只想请求你们,将被诅咒的宝物归还给我,那是曾属于我亚历克桑·阿隆索的珍贵的东西。”

    “被诅咒?”三女对视了一眼,苏珊娜伸出手掌露出那朵金蔷薇。“你是说这个吗?”

    那位样貌丑陋的死人船长看到了金蔷薇,眼神中露出几分怀念,他再次躬身行礼,“正是,那对金蔷薇的确是我的财宝。”

    溺尸的恭敬得到了几人的好感,而且他的谈吐不凡,和给人的第一印象相距甚远。

    “那就告诉我金蔷薇的故事,证明你是它的主人。”

    这正是几人期待的。

    亚历克桑微微活动手脚,就在原地盘膝坐下,他身体的油脂滴落在草地上,被他随手摘下的树叶擦净。

    “这不会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这朵金蔷薇的主人不是我,我只是它现在的拥有者。”

    “曾经有一个少年,他喜欢上了一位富家小姐,他们趣味相投,会漫步在田野间讲述有趣的故事,其中就有一个金蔷薇的故事。那个故事里说,黄金打造的蔷薇花能给普通人带来幸福。”

    “后来年轻人去打仗了,那个故事也成了回忆被他封在了心里。”

    “战争是惨烈的,年轻人完整地回来了,可落下了一身伤病,颠沛流离来到异乡,成了一个穷困瘦弱的城镇清洁工。”

    “命运的奇妙也在这之中显现,他再次遇到了她,她依旧像他眼中那样闪亮美丽,带着迷人的光彩。他们都还记得彼此,更记得那个金蔷薇的故事。”

    “离别之后,夏米才发觉,自己心中的迷恋丝毫未减,但如今的自己已经没有站在她身边的勇气和力量。”

    “【真好啊,要是我也能有一朵金蔷薇,我也一定会幸福的吧。】童年纯真的戏言,成了这个男人新的信念。打造一朵金蔷薇,这对一个清洁工来说,天方夜谭。”

    “但是夏米找到了他的方法,他不再将打扫金店的尘土丢弃,而是统统带回了自己的窝棚,在夜銫中一天又一天从灰尘中筛选那些金匠打磨掉下的金粉。他成功了,在他鬓角花白,成为一个跛脚的丑陋老头的时候,他得到了自己的金蔷薇。”

    “于沙砾中挑选金粒,融成带来幸福的金蔷薇。”

    “可惜,这件礼物永远无法送给那个让夏米心爱的人,她已经去了他的手指触及不到的地方。”

    “一个干瘦的老人将这朵金蔷薇和故事送给了我,因为我是那一天路过那个桥下窝棚的第一个人,我和那天遇到的每一个人分享了我成为船长即将远航的喜悦。”

    “带她去更加美丽的地方吧。那个老人留下这句话,将自己留在了过去。”

    “无法传达的金蔷薇,这是这件被诅咒宝藏的名字。它能够感受到佩戴者的心情,并尝试寻找那个心爱之人,但它永远不会落在那个人的手里。”

    “对我来说,金蔷薇是一件很容易遗失的珍贵的财宝。”

    金蔷薇的故事得到了三女满足的回应,苏珊娜站起身,准备将金蔷薇还给这位礼貌的船长,就像他说的,这朵金蔷薇,只会落在错的人手里。

    伊拉宋恩抱膝蹲在原地,看着苏珊娜背影思索着。

    “等一下,”普林西丝拉住了苏珊娜的肩膀,她笑眯眯地看着亚历克桑船长,“我们会将金蔷薇归还给你,但是,我们想请你帮个小忙。”

    “普林西丝。”苏珊娜看了她一眼。

    白龙祭司接着说,“船长先生,你应该有一艘大船吧,用金蔷薇换俩张登上甲板的船票,你看如何?我这两位朋友想试试在大海上飘荡的感觉。”

    普林西丝拍打苏珊娜的手掌,“原本计划是波尔德里斯带你们冲浪,但乘船还是比乘龙更有驰骋大海的感觉,我个人认为。”

    诅咒船长思考之后点头,“我可以答应,可是女士,我的船”

    “怎么,载我们一程是很困难的事吗?”

    “不是的,我的船,是一艘幽灵船,如果你们是想游玩的话,登上一艘鬼船是不是有些破坏气氛。”

    苏珊娜露出了笑容,“幽灵船,那不是更好吗。”伊拉宋恩也两眼发光的点头。

    白龙祭司耸了耸肩,将金蔷薇还给了亚历克桑,他将金蔷薇放在了一个缠着珊瑚的小木箱里,小心地放在右胸处的缺口里。

    “好了,金蔷薇也还给你了,船长先生,你的幽灵船呢,登陆了吗?”

    亚历克桑的眼神有些窘迫,“其实,这是我来找几位的第二个原因。我的幽灵船被扣了。”

    “啊?你该不会是说”

    亚历克桑苦着脸。

    “我的水手和船被一条白銫长脚巨蛇拖进了深水,那条名为波尔德里斯的巨兽,我是被他丢上岸的,他要求我来请示龙祭司,决定关于我的船员的处置。尊贵的女士,我非常抱歉擅自闯入您的海域,请原谅我们的愚昧无礼。”

    伊拉宋恩看着苏珊娜,她小心地吐了吐舌头。

    “我是有请求小波尔帮忙守护沙滩啦。”

    普林西丝捂着脸颊,脸上是欣慰的笑容。

    “波尔德里斯终于强硬起来了,不愧是我教导的孩子!”

    普林西丝和亚历克桑游在前面,她们正在下潜,准备寻找白龙波尔德里斯和被扣留的幽灵船。苏珊娜和伊拉宋恩手拉手潜游,两人都是游泳的初学者,苏珊娜甚至都没有接触过湖泊,但她表现得比伊拉宋恩更镇定。

    伊拉宋恩敲打同伴身上的木头甲片,在活体海藻改造的潜水头罩里交流。

    “为什么木头也能沉下去?”

    “木头会浮起来是因为里面有空气,密度小。而我可以控制植物的内部密度。”

    “你好像不怕水了,苏珊娜,你以前连池塘都没有下水过。”

    “我本来就不怕水,我怕的是水里隐藏的东西,但这片水域,没有那种难以言语的亲近的感觉。”

    “因为这里是白龙守护的水域,沉睡者的低语不能传达到这里。”

    苏珊娜戳了一下绿龙祭祀的侧腰,没有丝毫赘肉的腰肢像龙虾一样在水中扭动。

    “你原来发现了我怕什么,我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

    “藏得再好,我们在一起几十年,也暴露了。不要总把我当笨蛋,笨蛋苏珊娜!”

    “好的,笨蛋。”

    两人继续朝着无光的深海坠落,阳光下美丽的珊瑚轮廓已经被忘记,空荡的海洋里白龙祭司留下的冰晶悬标在指引方向。她们能感受到肢体接触传递的彼此的温暖,虚无之中,只剩彼此的安慰。

    “能够结识苏珊娜,是我的幸福。”

    “在我迷茫的时候陪伴我,在我气馁的时候支持我。”

    “在我被邪神的梦魇折磨接近错乱的时候,是你救了我,带我逃离了那场噩梦。”

    “苏珊娜,你最好了。”

    高大的树木人偶将精灵捧在了怀里。

    “傻瓜,被救的人是我啊。”

    “带着父亲的混乱灵魂降生在梦魇之中,混沌地哀嚎,和自己的同类彼此折磨。”

    “你有着招人喜欢的魅力,伊拉宋恩。你让我找到了我的人杏,让我意识到什么才是我想要的。我也想被人喜欢,被人依靠,像你一样被大家包容喜爱,而不是作为世界的邪恶完成愚蠢父亲赐予的宿命。你让我知道,我是被需要的。”

    “其实那些事情你都能做得到的吧,整天把自己装成一个笨蛋,笨蛋怎么可能成为龙祭司,邪神的大敌啊。”

    伊拉宋恩发出轻快的笑声。

    “没有错!我不是笨蛋,只是苏珊娜太能干了!我只需要吃喝玩乐就可以了!拜托了,苏珊娜继续养我吧!”

    “笨蛋。”

    彼此的告白,似乎连海水都听不下去了,暗流开始汇聚,两人在深海中体验了一把晕船的感觉,身边的海水突然开始震动,可惜她们没有人鱼的接收器官,听不到白龙祭司的话。

    好在不需要去听。湍急的潮流就像绳索牵引两人的身体,一个巨大的白銫虚影在深海的阴暗中不断显形,白龙波尔德里斯卷起浪潮,收缩的龙翼分割水流,在身后留下一个个斡旋。他的龙脊上,一艘幽灵船散发着惨绿光芒,就像从冥界回来的灯笼。

    调整水流,龙背上的幽灵船轻巧地接住了两女。

    “抓住桅杆!”亚历克桑喝了一肚子水,他的幽灵船在白龙的加速下发出让人担忧地哀鸣,全程只有一个人在欢呼着,那就是缠在龙角上的白龙祭司。她兴奋地高歌,不断拍打着波尔德里斯的脑袋。

    “好棒!再快一点,波尔!再快一点!”

    撞角刺破水面,在纷飞水花中,伊拉宋恩和苏珊娜抓着栏杆,看着彼此的长发在空中漂浮,给阳光后的云彩画上几抹水痕。

    玩闹一天的精灵执政官在回到梦境森林之后,用两小时政务冲刺找回了自己,在精灵女王蒂芙尼感激的欢送中回到了自己的偏僻树屋。

    沉入梦境。

    在梦境之地,凝聚着所有睡梦中的美好和悲伤。

    但今天,美好的似乎多了一个。

    一朵漂亮的金蔷薇就漂浮在自己的面前,梦境中的存在大多是模糊的,如此写实细致到颗粒明显的金蔷薇,显然是梦境行者的作品。

    “也许你忘了,但我一直记得这个时刻,这是我和你遇见的时刻,是我的姐姐苏珊娜诞生的日子。”

    “我的金蔷薇,传达到了。”

    “生日快乐,苏珊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