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农门商娇

    “怎么回事?”霍祈靖惊魂未定地问。

    “尸体自燃了。”萧墨顷还是波澜不惊地说道。

    “你见过?”陆绵绵挑了挑眉。

    “没有,但越是奇怪的事情越是要冷静。”萧墨顷摇了摇头,很认真地望着她,震惊之下还是有一丝丝恐慌,“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陆绵绵绞尽脑汁,影视剧里都好像没看到过啊,她也不知道啊。

    太后体内的毒是让她感觉到灼热吗?

    她的似乎和寒冷有关,透心凉的那种,怎么会有这样的两种极端的诡异的毒物?

    陆绵绵又觉得自己所有的认知显得那么的贫乏。

    脑袋快要被撑爆的她居然第一次有这样子的感觉,真的是书到用时方恨少,陆绵绵敲了敲脑袋,她到底缺了哪方面的知识?

    “别自责,与你无关。”霍祈靖抓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想不到就别想了。”萧墨顷将霍祈靖拉开,“你去处理一下那边的棺材。”

    “为什么是我?”霍祈靖不满地抗议,他倒好,还能使唤萧一萧二。

    棺材底都快烧没了,只剩下被烧成焦炭的骷髅。

    萧墨顷不想再让陆绵绵碰那些骷髅,让萧一找人来安排下葬的事情,就在皇陵对面挑了一处山地。

    三人快马加鞭赶在关城门前进了城。

    霍祈靖负责护送陆绵绵回霍家。

    当然也不仅仅是她一人,还有前来接应他们的霍祁媛。

    至于萧墨顷,霍祈靖让他哪儿来回哪儿去,可不能跟着来霍家。

    因为去了义庄,门房还准备了火盆让他们去去晦气。

    忙了一天,陆绵绵洗漱了一番便睡着了。

    霍祁媛和她同睡,她睡不着,但又不敢乱动,怕吵醒她。

    可能是太后的事情给她的冲击太大了,陆绵绵在霍家是吃吃喝喝,什么事都没干。

    但这般闲散的日子才过了两天自己都有些不安了。

    陆绵绵打起精神来,去了趟六艺馆,一年一度的选拔也该准备一下,这事她是打算拜托王祭酒和崔昭学来负责。

    还有作坊的事情,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还是得让苏淮东盯紧一点账册上的事情,若有什么不妥得及时敲打一番。

    冯客远那边则是得和萧墨顷的人对接,陆绵绵看着自己写下的条款,有点后悔自己懒了两天,这事看样子得明天才能进行了。

    “你可算是忙完了。”霍祁媛见陆绵绵放下笔,就差大呼无聊。

    “忙完了,回家吧。”陆绵绵笑了笑,将只写了一点点的小册子收好。

    “你是不是打算要离开了?”霍祁媛忽然问,这架势看着有些熟悉。

    “嗯,我还没和我娘说。”陆绵绵轻轻地应了声,随即提醒。

    “知道了,我不会乱说的,要不你带上我吧,大家都是女人,有些事我来做比较方便。”霍祁媛连忙保证,然后苦苦哀求。

    在她的死缠烂打下,陆绵绵真就有点动心,但还是不行,“你哥已经要跟着我去雪山,你不能再跟着去,你若跟着去,谁替我尽孝。”

    “你不许说丧气话!”霍祁媛气鼓鼓地打断她的话。

    “知道了,走吧,该回家了。”陆绵绵不想再和她说这个问题了。

    大街上,行人匆匆。

    两辆马车停在齐王府门前,看着挺低调的,但门房却是恭恭敬敬的。

    “那些是什么人?”

    “咦,好像是孙夫人。”

    “孙夫人是谁?”

    “齐王妃的嫂嫂,御史孙大人是齐王妃的哥哥。”

    “哦。”

    “之前因为齐王的身份,孙家极少和齐王这边来往。”霍祁媛压低声音说道,这会儿孙夫人也是很低调,行色匆匆的样子。

    陆绵绵想起齐王妃的样子,还以为她没有娘家人。

    “走了,走了,齐王府的事少管。”霍祁媛再次压低声音说道。

    齐王如今在京都挺尴尬的至少在她看来他的存在有些尴尬,皇上摆明了不待见他的,其他人自然也就不敢和他有什么往来。

    或许他在幽州那会是再风光不过的了,但往事已矣,现在的他抹不掉过去的痕迹,低调得不能再低调。

    “管不了那么多。”陆绵绵白了她一眼。

    两人回到霍家,陆绵绵和霍夫人问候了一番便离开。

    霍祁媛却是留了下来。

    霍夫人合上刚刚打开的经书,“你是不是有话想要和娘说?”

    “娘,如果我一辈子嫁不出去你会不会养我一辈子?”霍祁媛撒娇道。

    原本和褚沐阳相处得挺好的,就好像多了个弟弟一样,谁知道管家居然把她当成女主人一样,吓得她都不敢去褚家了。

    霍祁媛这才惊觉她这阵子和褚沐阳走得太近了些。

    她甚至都能想象得到那些贵女指不定怎么编排他们两人。

    她怕了。

    “哪有女子不嫁人的,休要胡说。”霍夫人皱眉,“是不是有人说闲话了?”

    “没有!”霍祁媛激动地否认。

    “那就是有了,褚家那小子?”霍夫人叹了一口气,又问。

    “娘”

    “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没怎么想,我就是想和哥哥还有绵绵他们一同离开京都,娘,绵绵她好像不大好,我都知道,他们还想瞒着我。”

    “够了,你先回去,容我想想。”

    霍夫人语气是少有的严肃,直接打断了霍祁媛的话,“你们的婚姻大事娘怕是做不了主,但娘不希望你会后悔,你先回去吧。”

    霍祁媛不敢再说些什么,乖巧地离开了佛堂,除了佛堂门口才一溜烟的跑了。

    就这么会儿功夫陆绵绵已经躺平了,霍祁媛看着闭目养神的陆绵绵,她就这么累?

    但不管怎样,她也不忍心叫醒她,让她睡了半个时辰左右。

    霍祈靖也回来了,一家人难得一起吃了顿饭。

    霍夫人吃素,霍祈靖吃肉,霍祁媛和陆绵绵两人什么都吃,倒也接受彼此的喜好。

    陆绵绵吃得不多,很快便放下了碗筷。

    紧跟着霍夫人也放下了碗筷,她又回佛堂了。

    霍祈靖这才和陆绵绵说起他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嗯,出发,我明天回家和娘亲说一声就出发。”陆绵绵像是做出了决定。

    “这么快?”霍祁媛有些愕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