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征战号角响彻全场!

    “开个雾,咱们一级挺强的!”

    刚说完语音,徐小森又发出几条文字消息:

    拉比克》「隔空取物」准备就绪。

    树精守卫》「自然卷握」未学习。

    熊战士》「怒意狂击」未学习。

    “我看情况再学,先留个点。”

    萧瑟说。

    小晴从泉水商店取出一把质朴的小斧子

    “我先买个补刀斧,我看MAX社区说大树出这个装备胜率最高了。”

    “有什么说法吗?”

    茶莉丝问。

    「诡计之雾」紫色的荧尘覆盖起众人的身影。

    “很有说法哒!我看攻略说,五号位大树出个补刀斧线上保大哥,无解肥的。”

    小晴接着说:

    “大树攻击力本来就高,加上补刀斧一个人压制对面两个人的补刀都不成问题。”

    萧瑟心里咯噔一下,上一把打CDEC.H的那场,就看到小晴买了个这个东西,还以为她买错了。

    “无解肥根本就不是我这个一号位无解肥吧,小晴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在打大哥,你的酱油是个将近一百点攻击力的补刀斧大树,当它想补刀的时候,真的有大哥什么事吗?”

    五人走到圣坛的位置,重新调整下站位,让有位移的滚滚走在队伍正前方。

    萧瑟继续说:

    “这玩意最大的作用就是提醒大哥,你身边有个无情的补刀怪,给大哥正反补心理压力。”

    “我不管,反正我出这个,我看你上局的巨魔一个刀都没漏,就是无解肥,攻略没说错。”

    小晴很倔的还嘴。

    “我们可以直接冲他们远古野区高坡。”

    徐小森在地图上画了一条曲折的进攻路线。

    “冲冲冲!”

    茶莉丝一穿山甲当先,踏过河道往前走去。

    刚踏上台阶,身上「诡计之雾」紫色的粉尘就闪烁着不见了。

    “破雾了!有人!”

    “打,我们开雾走的比他们快!”

    走上高坡,首先看到的夜魇英雄是他们三四号位双人组,凤凰和斧王。

    他们二人虽然拥有高坡视野,但是因为是破雾,两边都是才看到对方。

    比拼反应的时刻到了

    滚滚一个虚张声势直接跳到斧王脸上,刺出软剑,

    “别管凤凰,先动斧王!”

    树精双手杵地,翠绿的藤蔓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快速的野蛮生长到斧王脚下。

    茶莉丝没有急着挥剑普通攻击,而是凭借自己虚张声势的站位和藤蔓的减速,站到斧王身前。

    “好卡位!”

    等天辉几人走到斧王身侧,凤凰见敌众我寡,果断飞走,

    滚滚等队友赶到,才开始挥剑打伤害。

    一级的斧王不管学的是转还是吼都扛不住众人的集火。

    一血被高攻击力的大树拿下。

    “多卡他两三步,半秒钟,你们就能多A好几下呢!”

    茶猪发出沾沾自喜的声音。

    “不错不错,有勇有谋。”

    萧瑟夸奖道。

    拿下斧王的人头的几人在高坡站了片刻,小晴点下一个靠近河道的高台视野。

    然后四人撤退下高坡,判断夜魇也不敢再深入控制这个符,肯定会战略转移去控己方的钱符文。

    所以,就单独留下大树在这里,拿走夜魇的赏金神符。

    几人还是回到河道,双方还是双符。

    “路瑶大小姐,先不急着出瓶子,一会我给你养一个吧。”

    身为一个五号位拿下了一血的300块奖励,小晴说。

    “嗯,谢谢。”

    对蓝猫而言,瓶子的优先级非常高,如果队友能给自己养一个,确实能更快提速。

    “这个开局挺胡的,这把不出意外应该”

    “别着急立flag啊!”

    萧瑟打断徐队长的施法。

    回到线上,面对敌方斧王和凤凰,因为补刀斧大树没办法给自己太大的帮助,线上几乎是一对二的对线,前几级的刀萧瑟补的很吃力。

    追其原因,除了斧王一直给自己点灯,萧瑟站在兵线上的话,又会触发被动大风车,与此同时,凤凰还在不断的释放烈火精灵减攻速。

    劣势路滚滚拉比克打主宰和萨尔,这兽人两兄弟前两级的魔法伤害非常高,不时传来击杀提醒。

    看上去是两路劣,再看向中路,

    一红一蓝两只猫的对线,英雄本身的强弱到时拉不开差距,就只能相互比拼选手的技巧了,

    粗略看上去,两人的血量都不是很健康,

    看不出来优劣,萧瑟只好问:

    “中路现在怎么样了?”

    “我小优。”

    路瑶回答。

    这个小优,不会就是单指大树养的那个瓶子吧?

    萧瑟没有再问,专心眼前的对线。

    几波兵过后,斧王的消耗品已经见底,凤凰这个放技能就会消耗生命值的英雄自然不用多说,躲在树林里肯定血也不多了。

    自己因为在裸狂战,很早就拿了825的治疗指环,所以血量维持的不错,是时候打一波了。

    “小晴别拉野了,我们来打一波。”

    “来了来了。”

    “等我先手,我T下来”

    听到队友的交流,塔后的树林里亮起徐小森拉比克的传送。

    “我就位了!”

    大树凭借自然蔽护的穿树效果,走到边路树林内,没想到居然和买了静谧之鞋已经回到满血的凤凰装了个满怀。

    “还是先杀斧王!”

    拍拍熊一个小扭腰,贴着兵线挠了斧王一爪子。

    斧王头顶亮起一层怒意狂击的爪印。

    藤蔓再从脚底升起,斧王被减速,又是一爪子拍在他身上。

    两只烈火精灵飘来,拍拍的攻速被降低。

    斧王此时吸引到小兵的仇恨,触发被动反击螺旋,一百于点的纯粹伤害还是挺疼的。

    “树甲树甲!”

    上路见拉比克消失,萨尔和主宰选择恶念瞥视动手滚滚,这是茶猪的呼救声。

    大树只好迟钝的转身施法。

    “给你了。”

    错失了能拍凤凰几巴掌或者给斧王寄生种子的最佳时机,眼看斧王要顶着减速走出藤蔓。

    拉比终于钻出树林走到战场上,有施法距离释放隔空取物,

    萧瑟又连续施放震撼大地和超强力量,强杀了他。

    本来是计划留伤害和控制再杀凤凰的,现在没机会了,只好再看着凤凰飞走。

    树甲只提供护甲和生命恢复,对抗魔法伤害也没起到很好的效果,滚滚还是死了。

    三号位互换,一看比分,2:4。

    对方主宰无解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