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逆行诸天的剑客

    梳水国,古寺之外。

    清晨,山溪潺潺,隐约虫鸣。

    于古寺栖息一宿的三人,再度踏上了旅途。

    魏晋这小子本是奉阮邛之命下山归还养剑葫,可此时已然有了几分乐不思蜀的意味,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宋雨烧一邀请他去剑水山庄,这家伙便故作淡然地点了点头。

    陈玄倒是巴不得能与魏晋一齐同行,宋雨烧虽然性子极对他的胃口,可毕竟未入武夫第八远游境,不能御风而行,随他一道南下千万里。

    女鬼韦蔚带着两个小狐狸,还有仅存的一个未曾食人心肝的小鬼,立在寺中阴影处,目送三人离去。

    “姐姐,他们好凶,又好好看,算咯,还是原谅他们吧。”

    小白狐狸趴在韦蔚肩上,用爪子挠了挠她的脖颈。

    “从今日起,你们三个都给我好好修行,什么时候入中五境,什么时候才能跑出来吓唬路人。”

    韦蔚不知为何已然恢复了少女面容,甚至连身形都凝实了几分。

    “晓得老,姐姐。”

    黄毛小狐狸趴在韦蔚足上,用那带有古蜀国口音的宝瓶洲雅言说道。

    宋雨烧带着陈玄二人行了半日,他不能凌空而行,于是三人在山林中飞掠,身在树梢之上却如履平地,没用多久也就跨越了百里河山。

    “老楚,快让风儿和他媳妇出来迎接贵客。”

    宋雨烧带着两人飞掠上山,来到几乎坐拥一山的庄子之前,还没进门便大声喊道。

    “老爷回来了。”

    楚姓老奴打开大门,连忙将三人迎了进去。

    几人穿越前院,走过长廊,越过两排厢房,到了一线飞瀑之前。

    宋雨烧笑着指向那道百丈飞瀑。

    “这瀑布乃是梳水国一奇景,此瀑宽不过十尺,却足足垂下百丈,如同仙人袖中剑落人间。”

    陈玄与魏晋对视一眼,一同望向那瀑布,两人眼眸之中皆有剑气流溢。

    飞瀑之前有亭榭,连着一道拱桥,却见那桥上有一对青年夫妇缓缓行来。

    “爹,您总算是回山了。”

    青衫背剑的俊美青年悄然来到宋雨烧身前,带着娇柔妻子一道对着宋雨烧拜了拜。

    陈玄与魏晋敛去了眼眸之中的锋芒,随即望向那一对夫妇。

    “这是你陈叔叔,这是你魏叔叔,还不快来见礼?”

    宋雨烧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接着向他引荐陈玄二人。

    青年也不矫情,领着妻子就是一拜。

    “侄儿宋高风,与拙荆一道拜见两位叔叔。”

    宋高风不知陈玄二人身份,于是特意用了宝瓶洲雅言。

    魏晋不动声色地挪开身形,陈玄倒是坦然受了一礼,若有所思地望向宋高风的妻子。

    宋雨烧浑身紧绷,生怕陈玄一剑将自己的儿媳打杀了。

    “宋老哥是有福之人,不仅儿子是四境武夫,就连儿媳都是洞府境的修士,此后百年的梳水国江湖,想来便是剑水山庄独占鳌头了。”

    陈玄遥遥抬手,便将两人扶了起来。

    宋高风诧异地望向陈玄,他那妻子也瞪大了眼眸,就连魏晋的面上都有几分惊色。

    宋雨烧重重地舒了口气,这才安下心来。

    “既然你都叫我叔叔了,也不能白叫,你且收下此物,情急之下,兴许可以保你们一命。”

    陈玄衣袖一抖,一个玉瓶飞出。

    宋高风连忙接过,面色为难地望向宋雨烧。

    “给你就拿着,你陈叔叔可不是小气的人。”

    宋高风带着妻子又是一拜。

    宋雨烧嘿嘿一笑,随即望向魏晋。

    魏晋兴许是头一次当长辈,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竟是从腰间那件方寸物中取出了两张品秩极高的镇妖符符。

    宋高风又是一拜,这才上前一步,接过符箓,他那妻子望着两张黄符,连忙退避。

    宋雨烧面色一僵,魏晋不动声色地摸了摸鼻头,身形一动,将那两张镇妖符取回,又另塞了两张请神符到宋高风怀中。

    “宋老哥,安心。”

    陈玄无奈一笑。

    宋雨烧望着神色恢复正常的儿媳,终于松了口气。

    “让你媳妇儿去准备些酒菜。”

    宋雨烧对着儿子轻声道。

    宋高风愣了愣,与妻子对视一眼,便要一齐告退。

    “你先留下。”

    宋雨烧瞥了儿子一眼,宋高风沉默片刻,只好对着妻子歉意一笑。

    “她根基有损,似乎是被人坏了心境,长此以往,恐怕有伤寿数。”

    陈玄不等宋雨烧出声,便一语道破了真相。

    宋高风闻言双目一红,便跪在了地上,对着陈玄叩头。

    宋雨烧望着儿子那狼狈模样,悲戚一叹。

    “我给你的玉瓶中有三枚丹药,让她服下一枚便足以弥补损伤。”

    陈玄淡然一笑。

    宋高风继续叩首,却被陈玄制止了。

    “我与宋老哥是忘年之交”

    陈玄语气停顿片刻,心中暗自发笑,可不是忘年之交嘛,三世加起来,自己比宋雨烧要大上五六十岁。

    “你也叫了我一声叔叔,便不必再做如此小女儿姿态了。”

    宋高风这才立了起来,却说要退下为陈玄魏晋准备酒菜。

    “急个屁,寻常人得了如此机缘,恐怕恨不得整日跟在我这两位老弟身后,万一得了一分指点,便足以受用半生,你倒好,一门心思想着你那小媳妇儿。”

    宋雨烧冷哼一声,抽出剑鞘,狠狠地抽向自家儿子。

    魏晋出剑半寸,剑气将那绿竹剑鞘挡下,却犹有余力,雪白剑气斩向那一线飞瀑,将百丈瀑布截断整整三息。

    宋高风看得目瞪口呆。

    宋雨烧却来了兴致,握住剑鞘,同样对着那湍急瀑布斩了一剑。

    瀑布却只停滞了一瞬。

    “魏老弟才是真剑客,宋某今日才知自己这点道行有多浅薄。”

    宋雨烧望着瀑布,感慨良多。

    他已知魏晋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年纪,练剑更是不过数年,却已有了这般剑术,他难免有些灰心丧气。

    “此言差矣,天下用剑之人不计其数,即便是山上剑修,也不是每一个都有资格称作剑客。”

    陈玄笑着说道。

    魏晋闻言点了点头,随机望向陈玄双眸。

    “我想和你打一架。”

    “问剑?”

    “问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