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逆行诸天的剑客

    自万年前神道崩塌以来,三教各自坐镇一座天下,各司其职。

    儒家负责对付残余的神庭余孽,佛门要镇压幽冥,执掌轮回,至于道家,则是要镇杀天外天之外的化外天魔。

    儒家与佛门按部就班地施行计划,但道家却出了点岔子。

    修士求长生,其实是在窃取天命,随着修士越来越多,修为越来越高,几座天下的灵气也日益稀薄。

    道祖看见那个万一,也就是末法时代的降临。

    灵气枯竭对于三教都有很大的影响,但却都不如道门损失大,一旦末法时代来临,儒家与佛门可以各自凭借学说大行于世,唯有道家讲求出世,便彻底没了昔日辉煌。

    于是道家那位大掌教才会毅然转世,只为了寻求解决末法时代的答案。

    道祖是何等人物,即便是至圣先师昔年都曾求教于他,对于那个万一怎会无动于衷?

    于是,当他见到光阴长河的那一丝涟漪时,便已明白道家的破局之机便在陈玄身上。

    陆沉上下打量着身穿一袭青衫的少年,疑惑地挠了挠脑袋,似乎并不认识陈玄。

    祁真见状默不作声,只是拱了拱手,便悄然离去了。

    “师兄当真是道法通玄。”

    陈玄笑盈盈地望着陆沉肩上的那一只黄雀,悄然借了一缕真龙之气,悄悄落在黄雀山上。

    黄雀骤然一惊,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发出尖锐的鸣叫声。

    “我的好师弟,那风雪庙连个仙人都没有,你何必去受那穷酸气?”

    陆沉一掌翻转,似是掌控天地,将黄雀拘在掌心,无论如何也飞不出。

    “我的本命瓷还在风雪庙手中,本来是双赢的局面,如今却是不得不受制于人。”

    陈玄冷眼望向陆沉,他对于这位凭空多出来的师兄,并无多少好感。

    “此事有何难?我明日便让祁真去一趟风雪庙,为你讨回那一副本命瓷去!”

    陆沉单手禁锢黄雀,另一手在黄雀背上轻抚,他神色淡然,似乎胸有成竹。

    陈玄沉吟片刻,脸上艰难地挤出一丝笑意。

    “师兄,我既然已入神诰宗,该以何身份居于此处?”

    “师尊有言在先,在你入上五境之前,不可吐露师徒缘分。

    祁真知晓我的真实身份,所以明面上,你只能做我的徒儿。”

    陆沉嘴角一翘,眼眸之中笑意快要溢出。

    陈玄也笑了笑,随即望向陆沉顶上的那一座莲花道冠。

    “师兄,你这道冠倒是好看的紧,不如借我戴两天?”

    陆沉闻言大惊失色,连忙放开黄雀,似护犊子一般,将那道冠抱在了怀中。

    “这可是师兄唯一的宝贝,怎可轻易交付于你?

    不过师兄确实未曾送你见面礼,不如”

    陆沉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时之间顾盼神飞,他将道冠重新戴在顶上,随即两指轻轻一捻。

    一根纤细如丝的红线,从天幕而落,一头悄然系在了陈玄手腕上,他却似乎未曾察觉。

    至于另一头,却落在了远方一座山头草屋之外的某处了。

    “不如什么?师兄,你好歹也得我一件压箱底的物件吧。”

    陈玄决定即便老脸不要,也要从陆沉这儿薅一根羊毛,他却不知自己已然中了这位师兄的“算计”。

    陆沉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这才从袖中慢腾腾地取出了一面八卦镜。

    “这一趟走的急,出来也没带多少东西。

    这是一件半仙兵品秩的八卦镜,可以勘破十三境以下妖魔的本象,还可作护身之用。

    这已是师兄最后的一点儿家底了。”

    陆沉将那方八卦镜攥得很紧,陈玄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它从陆沉手中抽了出来。

    “那便多谢师兄了。”

    陈玄笑呵呵地将八卦镜收进了丹田定海珠中。

    陆沉也在笑,甚至笑的比陈玄更灿烂。

    神诰宗作为东宝瓶洲道家首宗,家大业大,有着诸多规矩。

    其中一个规矩,便是每隔三十年派人下山寻找一对金童玉女。

    十四年前,神诰宗清凉山的一位高人,便在人间寻到了那位“玉女”。

    世俗凡人有运道之说,山上修士也很看重福缘。

    神诰宗当代的那位“玉女”,降生之时,有一头雪白麋鹿前来认主。

    这位名叫贺小凉的女冠,被阴阳家高人断言是东宝瓶洲福缘第一。

    诚然如此,贺小凉自入神诰宗以来,修行从无瓶颈,每一次下山,或是收得重宝,或是练就真诀,福缘深厚到像是老天爷将机缘送到眼前。

    今日清晨,贺小凉便盘坐在清凉山巅的一块大石上,与那头白鹿一道食气修行。

    贺小凉生了一张鹅蛋脸,眉眼狭长而深邃,鼻梁高挺而不显突兀,明眸皓齿,肤若凝脂,当真是一副神仙模样。

    天地灵气缓缓入体,就似小溪潺潺,虽无滔滔之势,但胜在澄澈温和,一点点温养穴窍与气府。

    她并非一味追求修为与境界的蠢才,反倒极为重视修心,若非水到渠成,否则不会轻易破境。

    她忽然睁开了眼,那双灵动而澄澈的眸中,闪烁着诧异的神色。

    她半年前才入洞府境,却在方才一瞬跨越观海直入第八楼龙门。

    “难不成,这也是福缘?”

    贺小凉诧异地感知着体内天地的动静,却见山水相契,有黑白两条灵气游鱼在经脉之中游动,却是一副玄异的道家气象。

    她的心湖不再平静,于是她停止了修行,缓缓起身,牵着那头雪白麋鹿朝着祖师堂外的青石广场去了。

    “陆小师叔虽然不着调了些,但道法却是不浅,他定然知道这般异象是何缘由。”

    贺小凉并未去问询自己那位师尊,因为她觉得那位老修士看她的眼光愈发奇怪了。

    清凉山距离神诰主峰不远,她骑着白鹿缓缓行在云上,不过半刻便到了。

    “陆小师叔!”

    贺小凉从白鹿背上下来,对着陆沉打了个稽首。

    陈玄忽而转身,福至心灵般地望向那年轻女冠。

    “这不可能。”

    陈玄望着那与某人颇为相似的面容,心绪飘飞,已不知到了何处。

    贺小凉这才看见陆沉身侧立着一个少年,她望向陈玄的面孔,神色恍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