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泰斯只是看了一眼黑暗中黄色的双眼,他就发现自己的双眼再也无法挪开,他只能任凭金光不断投影在自己脑海。

    随着时间流逝,束手无策的同伴看着泰斯慢慢垂下手臂,不再挣扎。

    泰斯猛地低下头,猫王也闭上了眼睛,双臂抱着泰斯,直直站在雪地中。

    在金光的影响下,泰斯脑海中不断出现噪音,声音越来越大,噪音也逐渐清晰。他听出了那声音来自四面八方,如同山呼海啸将他吞没。

    嗡鸣声在脑海中开始消散,在彻底无声后,泰斯意识中断,两眼一黑。

    肿胀感戛然而止,泰斯用力睁开双眼,吵闹声再次响起。

    嘈杂的呐喊声此起彼伏,他左右张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荒野。

    泰斯没有忘记前一秒自己还在和猫王战斗,看着周围荒芜的土地,他知道自己进入了敌人的内心世界,也清楚知道了对方的实力领主

    泰斯所在的地方是一片盆地,周围的地势都高过他一头,呐喊声来自高处,即使他不知道会遭到怎样的攻击,但泰斯也明白危险迫近。

    泰斯蹲在地上,用双手贴着地面的沙土感知着四周,后背的沙砾依然纹丝不动,荒野中本应该充满了沙砾,但是泰斯现在无法唤醒它们。

    于是他随手捡起两块巴掌大的石头,用力将石头拍打在一起。

    石块虽然破碎,但破碎的断口正好是锋利的石刀,在别人的内心世界中,即使没有“技艺”可以施展,泰斯也决不放弃。

    震耳欲聋的声音袭来,盆地中的泰斯听到了四面八方的动静,抬头望向高处,视线中出现了新的敌人。

    那是无数举着刀剑的战士,他们披着坚甲,身强体壮,身上扛着相同的旗帜,旗帜上是“口吞长剑的狮子”。

    “猫王是那艘破船的主人。”

    泰斯来不及有多的想法,眼前突然出现的战士已经冲下斜坡,对着他挥刀相向。

    泰斯打算用石刀对付第一波敌人,然后缴械他们的武器解决后来的士兵。

    他正是这样做,双手握着石头冲向正面,在实力的碾压下,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他都胜过这些战士。

    泰斯用石头弹开刺砍,靠近敌人后,攻击对方的弱侧,即使无法击倒这些战士,泰斯一击即离,绝对不多纠缠。

    泰斯一锤将武器砸飞,二锤砸向敌人的面门,受到的攻击全被他躲闪,但包围的士兵数量越来越多,留给他的时间不多。

    将第一排的敌人击倒,泰斯丢出石块,抓向飞到空中的武器。他用力抓取,手从武器中穿过,泰斯一时发愣,身上多了第一道伤口。

    虽然武器是虚幻的,但击打在身上的伤口是真实的。

    失去石块的泰斯只能靠着双拳迎击这群战士,随着敌人靠近,他躲闪的空间被逐渐蚕食,双拳的射程比不上刀剑,身上已经挂上了无数血痕。

    苦苦支撑的泰斯已经汗流浃背,好在自从出海,受尽折磨的泰斯体力已经不同往日,就算血汗已经混在了一起,他依然能用力挥出每一拳。

    眼看包围的战士一批批倒下,泰斯的压力也小了起来。

    身上的伤痛已经让他麻木,拳头敲击处,铁制的刀剑也被泰斯打出了缺口。

    此时号角响起,包围泰斯的战士们突然后撤。

    盆地高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泰斯头顶突然被阴影笼罩。

    从天而降,巨大身形的战士举着长刀,一刀斩下,泰斯只能狼狈在荒野上翻滚。

    这一刀将地面劈开,烟尘四起,刀气刮开了泰斯的后背,让他连续滚了三圈才卸下了力。

    泰斯捶着地面,吃力爬起,用双拳举在胸口,拇指扣在食指指节上。

    他本以为这是猫王,可除了体型同样巨大,面前的这位就是一名粗壮的人类。

    男人的眼眶很深,一头黑发与络腮胡让他看着像黑色的狮子,发达肩部的肌肉是圆形的肉球,而且脚掌也是一般人的三倍大小。

    没有谈话的闲工夫,男人已经挥舞着拳头朝泰斯冲来,泰斯也来不及思考为何样貌差别如此巨大,他举着双拳迎上。

    泰斯已经明白,只是一拳是无法击败眼前的敌人,珍惜着健在的双臂,他不断躲闪反击,将攻击打在男人的身体各处。

    泰斯的攻击对男人来说果然不痛不痒,而男人的拳头正在加快,让泰斯的汗洒满一地。

    高压下难免出现失误,在躲闪不及时后,男人一拳打在泰斯的腹部,泰斯下意识控制白沙抵挡,但他突然想起这是别人的主场,自己已经没有了后手。

    长久的战斗习惯很难更改,泰斯被重拳击中,吐血飞出,他的身形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男人奔跑着提前来到泰斯坠落处,手肘敲打在泰斯后背。

    酸液和血液喷出口,泰斯头朝下被打入石坑中,手指微微弯曲。

    因为疼痛,泰斯已经无法让自己再站起来。

    “可恶,不是只要感觉到疼痛就能离开内心世界吗?”

    最后一丝侥幸心被磨灭,泰斯被男人抓住了脑袋,从土坑中举了起来,男人将泰斯按在自己面前,另一只手掰扯着泰斯的小腿。

    “观测者的继承者,我不知道那个老家伙为什么让你来找我,但我对他没有好感,只有恶意。”

    眼前的男人果然就是猫王,但他好像有着另一重身份。

    “我知道你们这些继承者都是被蒙骗。弱小的男人,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求饶。”

    猫王掰动泰斯的小腿,正是想让他对自己诚服。

    泰斯双眼已经看不见色彩,眼前只有黑白的画面,四肢已经不属于自己,喉咙还没废掉,但已经被血水充斥。

    极不情愿地被按在地里,泰斯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屈辱。

    “效忠于我,或者死亡。”

    猫王的手指不断用力,随时都可能将泰斯的脑子捏碎,泰斯感到头疼难忍,愤怒感从胸口涌出。

    脑海中的画面不断闪过:想起在北境为了减少麻烦,将廉价的尊严交给了贵族队长;想起在尤姆镇因为懦弱,看着恃强凌弱的强盗杀死孩子;想起在玻尔,因为弱小而没能亲自阻止污秽影响的里德。

    黑色闪电如同花朵盛开,漆黑的弧光将抓住泰斯的双手弹开,黑光洗刷泰斯的四肢后,就连他左脚的铭文都亮起了光芒。

    “你还是屠龙者的继承者,你疯了吗?”

    泰斯已经失去了理智,闪电在他身后变为了翅膀,双手凝聚着漆黑的弯刀,这片荒野突然变得阴沉,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乌云。

    游刃有余的男人终于面露沉重的表情,双手在左右握爪,撕扯着声音怒吼。

    “以普雷利之名,万物诚服,天上地下,听我一人之令,第四法则,黄金城。”

    四周升起了金色的吞剑狮头旗帜,那艘搁浅的巨船出现在他身后,被泰斯击倒的士兵们也重新站起,荒野被金光扫过,空旷的盆地变为了金色的大厅。

    “我即普雷利,我即征服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