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顾念怀举起魔剑飞跃于天,凌空朝使主劈落而下,使主冷漠的抬头看着那用尽一切来反抗自己的顾念怀。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使主淡淡道。

    顾念怀举着魔剑誓死与那护盾相抗击,就算没有一点点希望,就算自己会死!

    他也不会放弃!

    使主眼眸里闪过幽蓝的光,顾念怀被飞弹数里,内脏被震碎,大口的鲜血从他口中吐出,染红了他全身。

    他咬着牙,忍受着碎裂的剧痛再一次站起身,艰难的一步步朝使主走去!

    他要杀了他,他要救徐白莹,因为他知道只要徐白莹落在使主的手中,她就会死!

    五万年前,他已经亲眼看着她在自己的怀中死去,往事幕幕,痛心至死的回忆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他拖着剧痛的身体一步一步朝使主走去,即使胜利的希望渺茫,他也要搏一搏!

    因为他有想要保护的人!

    当他靠近使主,却被使主施法再一次飞弹数里之外,就这样一次又一次,他重复着一次又一次。

    “无论多少次你都会死!你为什么还要重复?难道你不怕死?”使主问。

    顾念怀缓慢艰难的再一次走到使主的面前。

    “你没有情,又怎么会懂!”顾念怀举起寂灭,就在使主晃神的那瞬间,凌空劈斩而下。

    使主的额间被寂灭所伤,一道细长的血痕出现在他的额头,鲜血如一条红色细线从他额间淌落在鼻间直至下巴后。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任何伤过,他第一次正眼看着顾念怀。

    顾念怀被巨大的神力击落在地,他顿感浑身筋骨断裂,浑身密密麻麻的疼。

    “我小看你了,这个世界能伤我的人你是第二个。”使主淡淡的说。

    “我不但要伤你!我还要杀了你!”顾念怀爬起,手中寂灭闪着刺目的猩光。

    使主讥笑:“你觉得你还能伤我吗?我现在就要你们全都去死!”

    他挥起手,顾念怀手中的寂灭受到感召飞回使主的手中,指尖轻捻,寂灭飞悬于空中,不知道他轻轻念了什么咒语,那空中的寂灭像是着了魔似的,剧烈的颤抖着。

    空气中弥漫着无尽的杀气,让人感到窒息!

    “什么东西!好难受!”徐白莹痛苦的喊着。

    余玄观有轻微的晕眩感,他有修为在身,还能抵抗,这种魔气竟然如此之盛,凡人是受不了的。

    余玄观将些许修为注入徐白莹的身体里,徐白莹感觉好受多了。

    使主控制着寂灭朝地面上的人飞去,所到之处皆是惨叫连连,鲜血挥洒一地,满地血腥。

    “不要!!”顾念怀悲烈的呼喝一声。

    但是已来不及,寂灭穿过众人的身体,地面绽放出一朵朵嫣红的血花。

    余玄观眼看着那把寂灭将临,他筑起的护盾顷刻间化为乌有,寂灭就要穿过余玄观的身体,就在这生死一瞬间,蒋小文飞奔到余玄观的面前为他挡下了那要命的攻击。

    “小心!!”蒋小文被寂灭狠狠穿过身体,身体上出现一个血淋林的大窟窿,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吐出。

    余玄观一把抱住蒋小文,不敢相信蒋小文会为了保护自己会死!

    “蒋小文!蒋小文!”余玄观的心猛感一痛,眼泪簌簌掉落。

    蒋小文抬眸看着余玄观,凄然笑了笑:“余玄观,你没事就好。”

    “我没事!你为什么要为我挡剑!”余玄观哽咽着。

    “我只是不想看到我喜欢的人受伤。”蒋小文说,“我是一只小小垂耳猫,我们猫族这辈子喜欢一个人就会是一辈子,我认定了你,便不会再喜欢别的人,虽然你不喜欢我,但是能记得我也是好的,我这辈子就足够了”蒋小文的话似是还没说完,她就闭上了眼睛,死在了余玄观的怀里。

    他再一次想起了那时为自己而死的师父以及师兄弟们,也是这样一点点死在自己面前的。

    “对不起!对不起!”余玄观哭泣着,眼泪一会儿就湿了全脸。

    “我答应你,我会永远记得你!永远,永远记得你”

    只是他说的太迟,蒋小文永远都听不见了!

    寂灭正欲劈砍开结界,将徐白莹抓走,顾念怀飞身落在她面前,伸手去挡,他身子残破不堪,如今仅剩的只有自己那摇摇欲坠的身体。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抓走小莹的!”

    使主却笑了:“你就放手吧!再不放手!你就真的要死了!”

    天空突然被一道圣光照亮,乌云被驱散,是叶宇廷凌空而落。

    叶宇廷凌空悬于使主的面前,定定看他打招呼:“小江,许久不见。”

    “叶宇廷?你来这里干什么?”使主不耐。

    “我来救顾念怀啊!顺便毁灭你的计划!”叶宇廷挥出手中的“清华”剑,劈落在寂灭上,将它的进攻打退!

    寂灭落在地面上,垂死般没了任何反应。

    就在此刻,顾念怀死死抓住寂灭剑的剑柄,腾飞在天,飞身砍落在使主的身上。

    “又来!”使主愤愤的说,“就这么不怕死吗?”

    叶宇廷站在顾念怀的身后,手中神力森然,转瞬化作一团莹蓝的幽火打在顾念怀的身上。

    “顾念怀,我助你!”叶宇廷说着,将巨大的神力注入顾念怀的身体。

    在叶廷宇的帮助下,顾念怀感觉自己的身体犹如被注入了无尽的能量,他将那股力量全部注入寂灭中。

    在一声惨烈的呼喝下,使主眼前的那道透明护盾被一点点劈开。

    穿透耳膜的碎裂声划破天空,使主眼前的那护盾彻底碎成了残渣,寂灭就此穿透了使主的胸口,使主被这一幕震慑,他呆呆站立着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胸口的鲜血染红了他那身雪白圣洁的羽衣,鲜血从他嘴角静静地淌了下来。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顾念怀却笑了:“顾念怀别以为你这样就能杀了我!就算是我死了,我也要让你给我陪葬!”

    顾念怀还未来得及反应,使主的手生生穿透顾念怀的身体,他的手在顾念怀的身体里翻动,灵核被使主狠狠抓住,他狠力拽出!

    一颗莹白如水晶般的心脏出现在使主的手上!

    “不属于你的东西,就该拿出来!”使主看着手中那颗灵核发出疯狂的大笑,天地为之震动!

    在使主消失前,他一把捏碎了手中的那颗灵核。

    使主在顾念怀面前一点点消失,最后灰飞烟灭。

    寂灭感应到使主的消失,最终随之一起湮灭。

    顾念怀没了灵核,整个人从高空缓缓坠落在地面上,徐白莹快速跑到面前伸出手一把接住了他,她将顾念怀抱在怀里,抽噎着:“顾念怀!你别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顾念怀抬起染血的手放在她的眼旁,轻声安慰:“不要哭,就算我死了,我也会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保护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