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沈梅棠

    且说沈梅棠站在‘理当书阁’的门口,看了看虚掩着两扇雕花木门,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向旁边走去。

    就在这时,听到身后有人问道:“是想过来看书吗?”

    回头之时,见一个年长的老太监模样之人,身着青色的袍子,手中拿着一把拂尘,好像正在室内拾到着什么。

    “嗯。”沈梅棠转回身上前躬身一礼,“这位公公,我可以进到书阁当中看书吗?”

    “当然,请进吧!”老太监很高兴地说道。

    “这位公公,室内人多吗?”沈梅棠问道。

    “我在门外,室内就空无一人,全都是书了。”老太监回答的很幽默,声音虽有些个沙哑,但腔调却很和蔼。

    “什么?一个人都没有吗?是不是里面的书籍太少了呢?”沈梅棠问道,心情却很愉快。

    “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但能看出来,你是刚刚入选太子妃的新入宫者。”老太监很有礼貌上前一步道,“我是看守在此处者,我姓刘,叫我刘公公就行。”

    “刘公公眼力好,我叫沈梅棠。”

    说着话,沈梅棠拦住了刚要上前报出‘棠主娘娘’的灰兰,与刘公公躬身道。

    “不瞒这位棠主,这书阁当中的书籍非常多也非常的全面,自建成以来,若说缺少的,可能就是这看书的人吧!”

    刘公公一边在前往室内走去,一边说着话,沈梅棠三人在后跟着。

    门口前,沈梅棠抬头看着匾额上的‘理当收阁’四个大字,见其字苍劲有力,一撇一捺功力不浅,遂问道:

    “敢问刘公公,这理当二字,可是取太子闫理当之二字啊?这字迹工整有力,功力不浅,为何人所写啊?”

    “是,确实是取太子之名中二字,一旁边那处园子,名为:理当园,还有许多处,都是以太子之名命名处。匾额所书写之字,皆为天子御笔亲书。”刘公公道。

    “嗯。”沈梅棠点头。

    感觉出太子闫理当在当今天子心中的位置不一般,虽然说太子与当今天子为父子,但各朝各代,历来天子的皇子都不在少数,不见得皆如此。

    回想起,太子妃初试之时,‘春晴园’中所遇见那人,其准是太子闫理当无疑。

    沈梅棠对他的印象极为深刻,因为她不明原因的不喜欢他,就更甭谈爱了。

    就好像超越了身体之外的一种东西,莫名其妙的让她就是想远离他,总感觉,或者有什么事情会应在他身上一般,让人不安。

    很清楚的还记得他的身形中等微微发胖,看着就很富态。头发不多,梳成一个抓髻在头顶上,一根青玉簪横插其上。

    面皮到是很白净,稍稍有些八字眉,不大也不小的眼睛很有神,嘴角天生就往上翘,下巴颏很小,莫名其妙地给人一种喜感。

    说来,太子的相貌很是一般,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若是令他穿上普通人的衣裳,走进街头熙熙攘攘的人流当中,跟路甲、乙、丙、丁一般无二,自是认不出来,铆大劲能算得上是个中等偏下的富户人家子弟而矣。

    沈梅棠没有见过当朝的天子,但她根据着太子的样貌也不难想象出天子的模样,父子自是血脉相连、心相通,样貌跟身形自是差不到哪去。

    想着这苍劲、俊秀的字迹笔体竟出自这样一位模样之人的手中,沈梅棠觉得有些个不可思议。

    都说字如其人,却好像差距有些个大,难不成这当今的皇帝请人代笔,又或者临摹而成?沈梅棠半低着思索着。

    “这位棠主,你请坐到这边来,我刚刚打扫得干干净净,看什么书,我给你取去。”刘公公很高兴的说道。

    “感谢刘公公,就取来些大家常看的书籍就可。”沈梅棠微笑道。

    见刘公公转身踩着木楼梯而上,好像是每日里走得习惯了,动作很轻,速度又很快。

    宽敞的室内,南北的窗子都打开着,穿堂风穿堂而过,裹掖着一股淡淡的书香。

    一组檀木为框,中间裱以锦画的屏风区分出一块专门阅览书籍的地方。

    其内摆放着檀木的桌椅古朴而古雅,不见有任何的雕花与装饰。线条明快,香气永恒,色彩多变的颜色宛若一泓深潭之水,看着很是深邃幽静,不知不觉,让人沉下心来读书。

    少刻,见刘公公抱着一摞书,能有十几本,从楼上下来。

    闻得脚步声,灰兰跟玳瑁急忙的迎上前接过刘公公手中书,小心翼翼放在桌上,推到沈梅棠的跟前道:“二小姐,这崭新的书本见你来了,就不想让你走了,得将它们挨个的翻一遍啊!咯咯咯!”

    “咯咯”

    久违的笑容绽开在沈梅棠的脸上,驱散了久病一个月的阴霾,天空中的灰云散去,换来阳光明媚的好天。

    “棠主,你看吧!这些书好着呢,我捡着几本简单易懂,对你有所帮助的《内训》《女德》类的书籍给你拿下来了。”刘公公很高兴的说道,“我给你沏茶去。”

    看着转身又去忙碌着的刘公公,那样子就好像是一家久不开张小店的老板,可下子迎来一位客人,莫说消费了,只要能在他这里呆上一会儿,他就高兴极了。

    灰兰与玳瑁互相看了看,掩口而笑,诺大的一座书阁,成千上万本的书籍,也只有刘公公陪着它们,竟无有一人来看,成摆设了。

    沈梅棠看着眼前摆放着的书籍,本本皆新,连翻动的指痕都看不见。难怪刘公公出门将要走的她喊了回来,当真是无人到此处看书。

    忽见刘公公端来了新沏的茶,灰兰跟玳瑁急忙迎上前接过,放在桌上后,刘公公便至口外守着,灰兰跟玳瑁也跟着出来。

    刘公公人很和蔼,也很健谈,就好像是一个人憋在这书阁当中,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会儿,忽来了读书的人,还有说话的人,他打开了的话匣子就关不上了。

    从看着书阁建起,到运送来书籍,都有什么、什么样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