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沈梅棠

    且说看热闹的人群都是这城中的百姓,谁不知道这胡府臭名昭著、臭名远扬的大恶少啊!

    赶上他们家出了丧事,而且还是不小的丧事,全都幸灾乐祸、津津有味地嗑着瓜子,牵羊抱狗地看起热闹来了。

    也忘记了追着太子妃看这一当子的事情,全都围着他们家的丧事看起来了。品头论足、戳戳点点、嘻嘻哈哈,就跟看耍猴的马戏团一般无二,风景这边独好。

    更有一些见缝插针的小贩,一边看着热闹,一边大声的吆喝着叫卖商品跟不零食。

    不知不觉当中,那高声叫卖的声音就跟哀乐一个动静儿,混音成一个调子,正好和拍,人群时不时地爆发出一阵阵笑声,尖叫声,好像一台大戏正上演,就等着棺椁当中的人突然爬起不,一掀盖子,被气活了!

    “哈哈哈哈哈”

    笑声不断,甭提有多热闹了!

    且说这胡大恶人本就做贼心虚,虽然他不知道一把大火到底有没有烧死老三?必竟没有亲眼看见尸骨,几具烧成焦炭棒、面目全非的尸体,谁也确定不了啊!况且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那个官差,让他起了疑,怀疑老三早有防备!

    但是,这老二可是他亲眼看着被他找来的人当场给砍死的!

    遂,他心甘情愿的为老二披麻戴孝出殡,心中不停地祷告着胡百穜的冤魂不要来找他,全都是误杀,误杀,误杀!

    一路上跟魔鬼附身了一般地叨咕着,又或者像是一个病人,直到叨咕得口干舌燥,自己都觉得无趣之时方停下来。

    试想一下,被砍死了,叨咕几句误杀就完事了吗?若换成自己,准能从棺材里爬出来,冒着被雷劈死的风险,也得作得个鸡犬不宁,六神不安!

    也罢了,厚葬他们便是,胡大恶少想着。

    他早就得到了消息,算好了时辰,特意在此处与沈府进宫的车辆相遇。

    虽然,他说过不娶到沈府的二小姐他能死,准能死!

    但是,如今娶不上了,他也没有勇气去死了,他也根本没想死,好死不如赖活着,自己跟自己说,全当以前说过的话是个屁,一阵风吹散了。

    他本就是个无赖,无赖说过的话可不就是个臭烘烘的屁,何时做数了。

    一肚子的坏水,他可没想干好事。

    他赶着这个时候出殡,就是想让沈府的二小姐难受难受,触触霉头,就此进宫也倒霉,简直坏透了腔了。

    双方正僵持着,没想到,遇见睿王车辆从此路过,吓得他灰溜溜地躲闪到一旁边,不敢吭声。

    这会儿,正窝火,看着自己跟猴子一般被人看着,又大发淫威,比比划划地让凶恶的家奴打撒人群,偏巧就看见了齐安平。

    齐安平哪有心思看他们家出殡,心中只想着往前赶,追上二妹妹的马车,这人头攒动的,到处都是看热闹的人,得往前挤啊!

    胡大恶少命令家奴打退人群,人群往后退,齐安平往前,恰又穿着一身的大红锦袍子,很是惹眼,被这大恶人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当然记得那夜里在街头两车撞到一处,厮打一处之事,心中顿时恶念起,招手几个凶恶的家将道:“去,把那个穿红袍子的人给我抓住,往死里打,打!”

    为虎作伥的恶家将五、七个人扑上前,齐安平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团团围住,厮打成一团。

    一个人打五、七个凶恶家将哪能打得过啊?不一时,便被打倒在地,叽里咕噜地滚来滚去,看热闹的人群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个水泄不通。

    人群当中自是有那刚从沈家赴宴出来的人,认得齐安平啊。

    虽然,看着张牙舞爪的胡大恶少没敢伸手上前,但是,也没有就这么的看着,知道齐安平身单孤不是其对手,遂撒腿如飞的前去沈府报信。

    场面越来越乱,忽见又冒出来几个凶恶家将手中拿着木棒,凶狠上前,围着齐安平打,不一时,打得满脸都是血。

    人群惊声尖叫,看出来了,这胡大恶少是往死里打,要弄出人命来,四处乱跑。

    且说人群当中有两个年岁不大的少年,也是刚从沈府中出来,是肖曲俪的丈夫李幽沾的叔家兄弟,双胞胎,一对双兄弟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一个唤做李幽超,一个唤做李幽越,其二人唤肖曲俪为嫂嫂,肖曲莺嫁给了齐安平,这亲戚的关系自然是不远。

    他们俩人没有四处乱跑,李幽越想冲上前将已经被打得半昏的齐安平抢回来,但看着十好几个恶家将哪是对手啊,不等靠上前就得被打倒,急得直搓手。

    忽见李幽超低声与其兄弟耳语几句,两人趁人不注意将地面上齐安平被撕扯下来经袍子捡起来,奔着灵车就去了。

    这兄弟俩家中养着很多匹马,非常的了解马的性情。

    知道马怕闪,怕鲜艳颜色的刺激,特别是对红色非常的敏感,必然是要受惊的。而此时,也只有狂躁的惊马或许能冲散恶家将,救下齐安平。

    说时迟,那时快。

    一个奔着一辆灵车而来,还没等扶灵的人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李幽超站在马匹之前,突然间狂抖手中的红绸,马儿前蹄抬起多老高,嘶嘶长鸣。

    一人眨眼之工,李幽超上前一把夺过车夫手中鞭,‘啪嚓’一鞭子抽在马身之上,只听得‘咣当’一声,巨大的棺椁落地,马儿疯狂地向前奔去,人群大乱!

    另一灵车也如此,这两兄弟两人撒腿就跑,街头之上立刻炸锅了,呜嗷喊叫,抱头鼠窜!

    马儿受惊暴躁起来,挣脱缰绳狂奔,速度快得惊人,有几个动作慢了的恶家将,直接被马踹飞,跟死狗一般躺在地面上奄奄一息。

    胡大恶少也是没有料到,一脸的狐疑,马儿怎么会受惊?眼见着棺椁皆摔落在面上,盖子都要摔掉,心虚的他,以为老二跟老三前来找他索命,顺脸直往下淌汗,吓得直哆嗦!

    李幽超、幽越两兄弟,趁乱背起被打得已经昏死的齐安平就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