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沈梅棠

    齐安平跟肖曲莺今日成婚。

    因老太太行动不太方便,齐安平自小在沈家长大,正如沈长清所说,亲外甥跟亲儿子没有区别,因此这婚事跟宴席之事,皆一一安排在沈府之中。

    此婚事虽来得匆忙,也没有做声张,但沈家、肖家跟齐家也是这胜京城中的大户人家,宴席之事,至少也得接连的安排三天。

    容出来两天的空当,给老太太准备东西祝贺齐安平、肖曲莺大婚,老太太是喜笑颜开。

    几乎是没着闲地准备了不老少的东西,也真舍得了,将一根压箱底的金钗花,上面镶嵌着大拇指盖般大小的红色宝石,还围着一圈的小宝石,煞是好看,在阳光下金光闪闪,本是出嫁之时从娘家带过的东西,送给了肖曲莺。

    趁着有空,老太太也跟沈长清哥几个商议,梅棠、梅娇等几人皆选上了太子妃既将入宫,无论怎么说也得摆几桌宴席,宴请一下众人,聊表谢意。

    一向低调的沈长清点头,众人商议罢,将此事排在齐安平婚宴之后,先行将请帖发下去。

    管家任伯忙得一刻也着闲,脚打后脑勺。

    这一边,刚刚在府中收拾罢新房,鲜花摆满,张灯结彩;那一边,召集人手前去派发第二波宴席的请帖,准备各种东西。

    四姐姐肖曲莺这两日就住在沈梅棠这一边,这一会儿,好一大帮人围着四姐姐肖曲莺给她打扮,这可是今天的女主角,拜花堂的新娘!

    大红鸳鸯锦的嫁衣穿在身上,端庄贵气,乌黑青丝高高的盘起,一根金翅的蝴蝶流苏钗斜插右鬓之上。

    随着身体的转动,薄如蝉翼的金翅膀突突颤动,活灵活现,仿若百花园中抖动着翅膀的蝴蝶流连在花朵之上。

    薄施粉黛,双颊红扉,美眸顾盼,华彩流溢。

    红唇浅笑,艳丽可人,花容月貌,出水芙蓉。

    “咯咯咯,咯咯”

    众人等是喜气洋洋,围看着眼前艳美的新娘,气氛极其地喜悦。这一天,无论是哪一位女子,一生都难忘。

    这会儿,一袭水粉淡色纱衣的沈梅棠,宛若枝头一朵梅花般可人,手中拿着一朵珠花亲自插在四姐姐的发间,微笑的祝福四姐姐没满幸福。

    四姐姐心中感激着沈梅棠,牵着她的手坐在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又看着镜中的沈梅棠,见她不施粉黛的佳人色,端庄贵气,美得无与伦比、让人无法抗拒。

    “妹妹,入了宫之后,四姐姐若能前去看你之时,一定去,四姐姐想你。”肖曲莺道。自然是舍不得这个妹妹入宫,说着话眼中潮湿。

    “四姐姐,放心。”沈梅棠轻声道,“有姐姐,还有梅霞跟珍珠在身边,我们会相互照应的,若能与家人相见,我定招你前来。”

    “四姐姐舍不得你们啊!”肖曲莺言罢,控制不住情绪,眼泪成双成对的落下。

    “四姐,今儿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啊,我说,这是给大家留下来的金豆子吗?哈哈!”珍珠上前打趣道。

    “咯咯咯”众人皆笑。

    正说着话,一大帮身着红衣之人向这边走来,边走边喊着:“吉时已到,有请新人前去拜花堂。”

    随即,四姐姐蒙上大红的盖头,左手是珍珠,右手是沈梅棠,两个末有出阁的妹妹轻轻搀扶着,走向前厅之中。

    前来赴宴的人几乎将沈府的大半个院子都给站满了,好不热闹啊!

    有很多没有得接到喜帖的人全都来了,都知道了沈梅棠名列太子妃榜首之事,逢着她们家的喜事,谁不想来沾沾喜气呢!

    更有甚者,非但是全家上上下下都来了,而且是抱着连饮数天宴席之心而来,非要在沈府住上几天,别提有多热闹了。

    眼见着两位新人步入大厅,座无虚席、人声鼎沸的大厅立刻安静下来。

    见老太太引领着沈长清、沈云芝等等坐在前台之上,看着齐安平与肖曲莺拜华堂。

    肖曲莺自然是高兴的,虽然头顶上蒙着大红的盖头看不见表情,但这齐安平脸上却好像阴晴不定的,一副无可奈何之样。

    当他看着他的二妹妹清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他多想这一刻,与他拜花堂的人是他的二妹妹啊!哪怕用他的生命少活上几年,甚至十几年去换,他都心甘情愿。

    此时此刻,他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他了解他自己,这一生都不会爱上别的女人。当然,这件感情上的事与四姐姐没有关系,他知道四姐姐对他好。

    或许就如舅父所言,人终是要结婚生子的,这才是生活。

    二妹妹入了宫,众家人强行将他与四姐姐捆绑一处,他明白大家都是为了他好,这样,也算是最圆满的结局

    他如一个机械的木偶一般,大红锦缎狍子映照在他脸上一抹红光,在众人的面前,听从着指挥,拜了花堂。

    众人刚刚开始饮宴,忽见管家任伯匆匆的行至沈长清身边说了几句,沈长清与沈长海几人快步而出。

    院中又见送喜官前来,满脸堆着脸与沈长清道喜:“沈大人,府中有喜事,恭喜了。这次奉命前来,明日辰时过半,有车府门口,接府上四位小姐进宫。”

    “同喜,同喜。感谢送喜官。”沈长清礼道,“我外甥住在我这里,今日大婚,快请,喝一杯喜酒。”

    “恭喜了,沈大人。我这公务在身,还得去别去,这就告辞。”送喜官言罢转身奔府门外,管家任伯急忙送上赏银送至门外。

    “计划没有变化快,原计划的宴席来不及了。”沈长河道。

    “嗯。”沈长清点头道,“先进去饮宴,今天是安平大婚的日子。”

    少刻,哥几个走进大厅,众多的客人立刻将沈长清几个围起来,上前敬酒,热闹异常。

    这一会儿,沈梅棠与珍珠回得住处,已经闻得送喜官送来的消息,没有料到如此之快。

    稍稍歇息,灰兰跟玳瑁收拾着东西,虽然入得宫中什么都不缺,或多或少的也得带上几件衣裳、首饰什么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