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他将她抱上楼,里面是她熟悉的布局。她以前来就住过这间房间,而现在的布置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并且摸不到任何灰尘,空气也很新鲜,像是每天都有人住。

    “你就安心在这住下,放心吧,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要想清楚的人是你,现在可知的是如果你想回去就要生下顾希生的孩子,拿那个孩子做钥匙就能回去,你想这样?“

    莫小可看着他,了解到他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对待自己,她的心里松了好大一口气。

    林昔年对她的放松误会了,惊讶了一下,皱眉问:“你真想这样?“

    莫小可赶紧解释:“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有这种想法!“

    她又说:“我只是觉得你现在不会再是那个样子了,很开心。“

    林昔年愣了,然后缓缓抱住她,轻声说:“对不起。“

    “我不要你道歉,“莫小可说,“请你以后一直保持这样,好吗?”

    两人互诉了一会儿衷肠,把过去没解开的误会和心结更加解开了一点。

    “你今天受到了惊吓,先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等你休息好后叫我,随时有晚餐。”

    莫小可对他的安排表示谢意,林昔年只说不用谢,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这样的情景是莫小可从来没想到的,她和林昔年有一天竟会这样的相处。

    一想到顾希生,莫小可还是感到惋惜,他怎么会变成这样,被名利扭曲了内心。

    要还是原书里描写那样的顾希生该多好啊!

    莫小可感慨,但也只能是感慨了。

    张兰兰被警察从顾家本家的地下室里解救出来,她睁大着眼睛,罗警官将她口里塞的布条抽出来,张兰兰赶紧问:“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接到报案,说艾小姐有危险,就来了。”罗警官说。

    “芽芽,对,芽芽她怎么样?”张兰兰忙问。

    “已经离开了,现在就是你,他们说你早几天就来到了这,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事,请和我详细说说。”

    张兰兰开始讲述她来到岛上的一切经过,讲她怎样进来这栋房子,又是怎样被关在了地下室。整个过程有条不紊,张兰兰也没表现出一点后怕或者其他情绪,就像没事人一样,让罗警官渐渐在意起来。

    “张小姐,”罗警官听她说完后说,“你不害怕吗?”

    “怕?”张兰兰还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怕是当然怕,但是怕有什么用?“

    罗警官看她的眼神不禁有了些赞赏,评价说:“你是个勇敢的姑娘。“

    把张兰兰找到以后,罗警官留了一小队人在顾家继续搜集证据,其余人便都离开了岛上。张兰兰得知莫小可被林昔年带走后一点也不吃惊,而且也不紧张,这让罗警官又好奇起来。

    “我记得以前你们和林先生关系并不好。”

    “是这样没错,”张兰兰说,“但现在的他和以前不一样了。”

    “你们也不一样了。“罗警官评价道。

    “送我到蓝月高能医院就好,我,我想去看个病。“

    张兰兰还是不想说出胡柯来,罗警官没有怀疑其他,让她在蓝月医院的门口下了车。

    张兰兰知道自己被顾希生关起来的这几天和外界失去联系,胡柯可能会紧张,所以回来后第一时间就到他这里,顺便也是和组织汇报这边的情况。

    胡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把整个科室的门和灯都关了,外面还挂了一块“正在装修“的牌子,闭门谢客。

    张兰兰直接走了进去,找到胡柯,叫他一声:“胡柯医生!“

    胡柯正对着空气失神,听见她的声音赶紧回头:“张兰兰?“

    “对不起,我耽误了事,我被顾希生关了起来。“

    面对张兰兰的主动道歉,顾希生只是冷淡的一个:“哦。”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字就打发了张兰兰,张兰兰感到奇怪:“胡柯医生在想什么?”

    她从来没看见胡柯有这么迷茫的表情。胡柯甩了甩头,眉头微微蹙起,一声叹气:“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了,那件事老大知道了,我告诉了他。”

    “啊?”张兰兰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可黎阅她的DNA和老大不匹配!”

    胡柯严肃地说:“是不匹配,但这件事的报告我还是交给了组织,决定权给了045,我让她去做判断,如果到了有必要拿出那份报告的时候就由他交给老大,但是没想到,这件事是林昔年提出来的。“

    “什么?“

    张兰兰大吃一惊,忙抓住他的手:“他这样做不是害人吗?老大会不会要处死芽芽?“

    胡柯挑了她一眼,摇头:“没有,老大虽然很吃惊,但还是下命令要把她救出来,你现在既然都回来了,那她一定也没事了。“

    听到这里,张兰兰松了口气。胡柯说道:“我现在烦的是蓝月组织未来的发展,这件事无法用科学来形容,要是想深入研究,恐怕我们会变成另一个教会,这必然会引发分裂。“

    “那就不要再告诉他们了,“张兰兰说,”顾少爷用魔法这件事就当不知道吧,组织虽然有规定不能说谎,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以后要是查起来,就说魔法这件事谁会相信?没人会相信,我们也不信,所以就没有报告上去了。“

    胡柯眉头的皱纹更加深,说:“可是我想研究。“

    一句话,将张兰兰的心打入谷底。

    林昔年给了莫小可一台新手机,她已经不知道这是她在这里的第几个手机了。说到手机,莫小可忽然想起了沈清危。

    “那位纳辛硫的王子,现在还好吗?“莫小可问。

    林昔年一下警觉起来,问道:“问他做什么?“

    “就是问问,”莫小可说,“之前的手机就是在纳辛硫坏掉了,给沈清危修,才暴露了我和蓝月组织的关系啊,就是我现在这个艾芽芽的身份和蓝月组织老大的关系,他才来向我求婚,其实他根本就不喜欢我,只是想做蓝月组织的女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