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回应他的是刘奕超级不耐烦的挥手,“赶紧走赶紧走,我这晚上都没必要吃饭了,狗粮吃得要多饱有多饱。”“好的,拜拜单身狗。”白墨一难得说了句调侃的话,只是回应他的是随手扔过去的白墨一的q版娃娃,亏得白墨一接的准,不然直接就掉地上了。

    这东西自己家里也有,只是都没这次做的精致。

    “正好,这个我就收了,谢了。”白墨一抓着娃娃对自家经纪人晃晃,“刘哥,我先去找大哥他们,等你完事咱们一起回酒店。”

    “不用,”刘奕摆摆手,“我直接去庆功酒会,你一会儿和boss他们会合后一齐过来。这种场合你们不露脸不好。”虽然他现在特别理解自家艺人特别不愿意和热乎乎新出炉的未婚妻分开的心情,但是,场合不准许。

    “知道了,那一会儿见,”白墨一刚要往外走,不过又转了回来,“谢谢你,刘哥。”

    刘奕笑着看他,“行了啊,看到你俩能修成正果,我心里的负罪感也少了很大一块,快去吧,别让陈律师久等。”

    “好嘞。”白墨一这才快速的消失在刘奕的视线中。

    刘奕看着已经没人的门口,忍不住笑出声来,天知道他对陈然的愧疚心一直就没消散过,那么鲜活的一个人,因为自己的一句戏言,一个愚蠢的提议,让她忍受了两年的痛苦,真真正正的在生死边缘徘徊。

    他当时是真的无心的,只是对白墨一有些恨铁不成钢而已,明明态度都这么明确了,为什么还在纠结,他的想法真的很简单,就是直接下一个狠手,让两个人直面自己的感情,但是结果

    这几年白墨一是怎么过来的,他就是怎么过来的,无时无刻都在为这件事情后悔着,如果说这个世界上除了白墨一以外,还有谁最希望他们在一起,那绝对是他。

    这个结果真的让他觉得释怀,最起码心底的罪恶感,消散了不少,虽然他知道,陈然从来都没有怨恨过自己。

    苏雪丽来休息室找刘奕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平时一丝不苟的男人笑的像个孩子似的,随后又哭了出来。

    如果不是真的知道刘奕对陈然真的没看法,她绝对会怀疑刘奕是因为陈然和墨神修成正果,觉得心里难受。

    说白了就是失恋了呗。

    “那个,刘哥。”虽然知道自己出现的时机不太对,但自家那个超级霸道的经纪人已经在外面催了,至于为什么不自己亲自过来叫刘奕而是让她这个刚进YQ的菜鸟,直到看到刘奕这个样子的时候,她瞬间明了。

    这明显是要被灭口的节奏啊。

    “哦,是雪丽啊。”刘奕快速擦干净自己脸上的泪,看向她的目光带着喜悦,并没有苏雪丽内心猜测的不甘之类的,“怎么了?哦,是lee等急了是不?让你过来塘雷的。”

    苏雪丽:“”

    这话我没法接。

    “行了,不为难你,走吧。”刘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拿过随手搭在椅子上的西服外套,对着她道。

    跟着刘奕往外走的苏雪丽在确定自己不会被灭口后,才大着胆子问道:“刘哥,你刚才很开心啊。”

    “表现得这么明显么?”刘奕没看她,而是看着前面,嘴角的笑止不住,“是啊,很开心。”

    苏雪丽跟着笑着说道。“我也很开心,能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不仅仅是作为粉丝,而是作为同事,作为亲人,作为一个家庭的成员。

    真心的这么觉得。

    而且也由衷的祝福着他们。

    “雪丽啊,”刘奕突然开口,引得身边人应了一声,“如果将来你遇到喜欢的人,一定要相信自己的感觉,不要让别人给你出主意试探自己是否喜欢对方,不然你绝对会后悔的。”他就后悔了这么长时间,陈然这是救回来了,如果没救回来呢。

    苏雪丽不解的看着他,“刘哥,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喜欢就是喜欢,自己就知道了啊,为什么一定要采纳别人的意见去确定自己的心意呢,每个人心里都对喜欢这件事情有所衡量的啊,如果一定要用别人的办法的话,要么是自己的想法太过夸张,需要去证实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要么就是对自己根本就不那么自信。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这样的了。”

    “嗯?”刘奕好奇的看着她,“你谈过恋爱?”

    “这倒没有,”苏雪丽特沮丧的说,“我这张脸,只要出现在同学面前,背后绝对会说我被包养了,更别说有来追我的了,光那些流言蜚语就足够让这些人望而却步了,不过这样也好,省的浪费我时间,你不知道吧刘哥,我大学成绩可是全A啊,如果当时不是被星探给挖过去,我现在可能在世界五百强的企业里当白领呢。”

    刘奕是知道苏雪丽的履历的,这个女人虽然涨了这么一张脸,但不得不说,各方面是真的不错,成绩自不用提,那是名校毕业,而且只要交给她的工作,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漂亮的方式给你交一份答卷,分数必须是满分的那种。

    只是,这张太过艳丽的脸阻碍了她的发展。

    有一利必有一弊。

    “那你怎么回这么笃定”

    “女人的直觉啊,”苏雪丽说道,“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喜好都不知道的话,这个人我应该说她是太过迟钝还是什么呢。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是我的话,真的喜欢一个人,不管是身体还是思想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喜欢这个人,想要和这个人在一起。”

    “如果是违反伦常的呢?”刘奕好奇的问道。

    回应他的是苏雪丽一个大大的白眼,“我会这么傻么,有妇之夫有什么好的,凭什么我是原装的,要找一个二手货啊。”

    刘奕:“”

    突然觉得好有道理。

    没等刘奕继续发问,lee超极不耐烦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我说老刘啊,你这是又看到哪个美女看的挪不动道了,大家可都在等你啊。”

    “滚蛋,白墨一那小子带着妆就要往外冲,我能让么,花了些时间。”刘奕笑骂道,毫不客气的伸手勒住对方的脖子,“人齐了没,”特意扫了一圈,发现除了百里、司徒祁、袁歌苏辰以外,人都齐了,“成,咱们撤吧,剩下的收尾工作交给助理就好了,咱们去庆功酒会。”当然,作为被留下的补偿,助理们会得到一个大大的红包外加七天假期,当然,国外七日游也给他们安排着。

    还有比这个工作室更好的单位么。

    至少在助理们心里,没有。

    不提这边解开了心结的刘奕现在心情有多好,单说已经换上白衬衫牛仔裤穿着黑色风衣的白墨一,再次出现在新鲜出炉的未婚妻面前的时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

    “那个,姐姐。”白墨一有些不好意思的叫道。

    “我们先去酒会,”司徒茜知道是因为人多,白墨一有点小羞涩嗯,刚才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不只是演唱会内的五千人哦,加上观看直播的,而且还是全球同步直播,绝对破亿哦,怎么就没见你这么羞涩呢,虽然心里有些对这货突然来的矫情有些不以为意,但还是说道,“老王,陪我回趟宾馆吧,我还得去换件衣服。”

    王铮从来都是以媳妇优先,特别是现在这位已经上升到了国宝级别,自然是同意的,顺便把周围那几个闲杂人等也给带走了。

    这几个家伙小时的速度特别快,在陈然还没来得及招呼的时候,已经闪的没影儿了

    陈然:“”

    我家一墨是什么洪水猛兽么,你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不过清场的感觉的确是很好,白墨一虽然觉得没这么多熟人在的时候紧张了,但在面对陈然那双灵动的眸子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还是陈然伸手把对方拉坐在身边,“这几个小时又是唱又是跳的,累坏了吧,先喝点水润润嗓子。”从包里掏出保温杯,里面装着冰糖雪梨水,还是陈然专门让酒店的厨师帮忙熬得。

    白墨一接过杯子,喝了一大口,终于觉得嗓子舒服多了,之前开演唱会的时候,哪次不是第二天失声一整天,不过现在的话,应该不会了吧。

    “演唱会很成功。”就连陈然这种从来没亲自参加过演唱会现场的人都能感觉到这里的气氛,以及粉丝们离开时心满意足的表情,“辛苦了。”

    “你怪我么?”白墨一认真的看着对方,把杯子放在一边,小锁的大脑袋抬了一下,随后又放下了。

    “怪你什么?”陈然好笑的看着他,白墨一现在超级紧张的样子,完全没有在舞台中央那种运筹帷幄的气场,简直判若两人啊,“怪你没事先告诉我会有求婚这么个环节,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还是怪你居然主动向我求婚了,一点没给我机会让我主动是么?”

    见白墨一依旧超级紧张的等着自己的回应,陈然笑着点了点对方的脑袋瓜,“怎么这么傻啊,我只是被突然吓到了而已,原本我只是打算安安静静的参加人生中的第一次演唱会而已,没想奥你给我这么大的一个场面,而且还是终身难忘的场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求婚,也就是这个家伙能想得出来,“你就不怕我直接拒绝么?”

    “怕啊。”白墨一实话实说,“在这么多人面前,我的压力也不小,”他苦笑,“天知道在我问出你愿不愿意嫁给我的时候,等待的那几分钟多煎熬,不过我也想好了,如果你不答应的话,大不了我多求几次婚么,叔叔阿姨这么辛苦的把你养的这么优秀,直接被我给拐回家了,的确不能这么简单。如果我们将来有闺女的话,也绝对不会让那个混小子这么快把我闺女娶回家。”

    “现在呢?”陈然问道。

    迎着对方的亮晶晶的眼睛,白墨一实话实说,“感觉特别的不真实,总觉得你是不是为了顾及我的面子所以才勉为其难的答应我的求婚啊,虽然结果很美好,但是我总是觉得心里没底。”这绝对是不自信啊,关键是白墨一没觉得自己有什么自信的资本啊,肖乐小舅舅每次见到自己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好像自己一个对陈然不好,对方绝对先把自己抽一顿,然后就把陈然给带走,永远的带离自己的视线似的。

    和那个人相比,自己真的是一点胜算都没有啊,你说帅啊,那个男人比女人还好看好嘛,如果换上女装比女人还让人眼前一亮,完全符合自家姐姐的审美啊,比地位,财力,根本没得比,人家手中有的是商业帝国,自己有什么

    最最关键的是,这个人从来都没让姐姐伤心难过过,也没让她受过伤,而自己呢

    越想越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胜算啊。

    见对方声音越来越低,脑袋也跟着越来越低,陈然觉得这货现在的表情和小锁犯错误被自己训的表情是一样一样的。

    似乎是感觉到主人的视线,小锁抬起脑袋来。

    “白一墨。”陈然突然叫对方的名字。

    “啊?”白墨一瞬间抬头,被对方双手捧住脸,吻住了嘴。

    在反应过来后,白墨一伸手揽住对方,加深了这么个吻心里瞬间被甜蜜填满,把刚才的不安给赶得星儿都不剩。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终于分开,白墨一把人给揽在怀里,听怀中人说道,“一墨啊,我不是那个会为了外界的舆论而委屈了自己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虽然在最开始出车祸的时候我生过你的气,但也仅限于生气而已,从来都没有怨恨过你,只是觉得‘啊,这家伙果真是个笨蛋啊,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对方,只能依靠这种笨方法么’。”

    听着怀中人的话,白墨一低头亲了下她的头顶,小锁见没自己什么事儿,再次趴了下来。

    想想看,自己当时的确是很傻的,怎么就脑袋一热就这么做了呢。

    “只是后来我没那个时间去考虑了,毕竟最开始的几天我都在昏迷,随着昏迷的时间越来越少,每天不是打针就是做手术还有一大堆的检查要做,一大堆的仪器要上,是真的疼,那个时候我就不再去想别的事情了,每天都盼着这一天尽快结束,不瞒你,我当时都有‘自己还不如直接死掉算了’的想法,因为实在是太疼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