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肖统领吩咐众侍卫认真值守,就随着刘公公进了御书房。

    “参见皇上,齐王殿下!”

    肖统领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免礼。”

    皇上抬了抬手,肖统领起身,肃穆而立。

    “齐王回京之时,在南郊遇见流寇作难,你派一些人手给齐王,协助他去捉拿流寇。”

    “是!”

    王大将军不在,他和张统领要负责皇上安危和皇宫安全。

    那就让秦校尉带着御林军的军士们,去锻炼锻炼吧。

    肖统领和齐王告退,离开御书房,去清点人手。

    薛平平继续进殿伺候,只是他感觉皇上的神色,似乎有些凝重。

    “皇上不必忧心,齐王殿下亲自请命捉拿贼寇,定会十拿九稳。”

    黄公公将参茶递到皇上嘴边,见皇上情绪不佳,宽慰着皇上。

    “朕倒不是担心这伙贼寇之事,朕担心的是南方洪灾一事,受灾百姓四处逃难,若是他们成为流寇”

    黄公公听闻皇上此言,也不知如何劝慰皇上,憋了半天,说道:“皇上已经派肖丞相和王将军去处理了,应该不会如此”

    薛平平却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若是难民四处为祸,将会使民心不稳,朝廷动荡,甚至天下大乱!

    古往今来,多少王朝毁于农民起义?就算没有改朝换代,也会受到重创,繁荣昌盛将不复存在。

    薛平平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才接近皇权,这还没展开拳脚呢,难道就要天下大乱了?

    不,不行,他得做点什么,不为皇上,不为名利,不为天下百姓,只为自己能安稳地生活下去。

    他试探着开口道:“皇上,请恕在下冒昧多言,如今需尽快安抚百姓,救济灾民,帮助他们重建家园。此事不能拖,不然就被动了,等到事态严重,将会耗费更多的心力去平息,得不偿失。”

    皇上惊愕地抬起头,一双犀利的凤眼,直直地看着他。

    薛平平心头一跳,立即跪下请罪:“请皇上恕罪,是小人胡言乱语,不知轻重!”

    皇上却起身,走到薛平平面前,弯腰亲手将他扶了起来。

    “平身吧!你说得很好,那你再说说,要怎么主动,如何应对呢?”

    “广下诏令,受灾地区三年之内,免除一切赋税,并拔款救济安置灾民,使灾民心安,免生异动。其它地区逃难的灾民,凡有劳动能力的,可征为军士或工匠,年老弱小者,可领朝廷救济金,送其返乡。当然,做到这些,要花费不少银钱,可向富绅征捐,凡愿捐款救灾者,朝廷可给些适当的好处,响应者应会不计其数。”

    皇上听得连连点头,立即让黄公公传召,朝中四品以上大臣即刻前来议事。

    薛平平一番话,让皇上脸上的阴郁,顷刻烟消云散,皇上不由得对薛平平刮目相看。

    他虽然年纪轻轻,看事情却能一眼看透本质,一语击中要害,且他提出的方案,皆有可行之法。

    皇上当即任薛平平为中书舍人。

    中书舍人,官七品,掌起草诏令,参与机密。

    当日,连下三道旨意。

    一是免除淮南赋税,救济安置灾民的详细办法。

    二是征难民为军士、工匠,安置老幼,派发救济金。

    三是征捐,凡是愿捐款救灾者,根据捐款多少,可封官拜爵。

    当晚,薛平平又带着丰厚的赏赐回府,同时还带了两道圣旨,一是封梦幽幽为乡君的,二是他任中书舍人的。

    薛平平欢欢喜喜地来到绣水院,谁知紫檀绿竹堵着门,不让他进去。

    说是夫人吩咐过了,没有她亲口同意,决不能让任何人进院子。

    薛平平好话说尽,梦幽幽却连面也不见。

    他只好拿出圣旨,高声喊道:“圣旨到,梦幽幽接旨。”

    紫檀绿竹见到圣旨,双双跪下。

    梦幽幽也只得出来,一张冷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在门廊处跪下,等候宣旨。

    “薛侍书之妻,淑良恭谦,夫妇和顺,实乃民之楷模,今加封为乡君”

    薛平平念完圣旨,走到梦幽幽面前,将圣旨放到她的手上,又将她扶起来。

    轻声说道:“我和瑶华公主真的什么也没有。我心里只有你!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梦幽幽看着他撒娇哀求的模样,竟没绷住,“噗”地笑了,又连忙用衣袖捂住嘴。

    薛平平见她笑了,自己也笑了。

    她那一笑,就如一树寒梅,瞬间绽放,绚丽夺目,散着清香。

    薛平平没忍住,像小鸟啄食一样,在她娇艳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不待梦幽幽反应过来,薛平平又立即认错:“对不起,夫人,我再也不会让你伤心了,瑶华公主别有居心,我以后离她远远的。”

    梦幽幽叹了一口气,说:“公主身份尊贵,岂是你想远就能远的?她一声召令,你就不得不听她的。”

    “我有皇上当挡箭牌,不怕她。今天皇上赏我做了中书舍人,以后可是真正的为皇上办差。”

    “你升的也太快太顺利了,这未必是好事。”梦幽幽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你放心吧,我是凭真本事升的官。哦,对了,你庄子上之前收流了一些难民,他们还安分吧?”

    “顾大哥每天都往各处跑一趟,没有听说有什么不妥之事,你为何这样问?”

    “郊外有流寇,很有可能就是南方来的难民,齐王正带人去捉拿。你明天最好亲自去庄子上看看,告诉他们,皇上已经颁发了救济旨意,他们若想回去,便打发些银两,让他们早日回去和亲人团聚吧。”

    “好,明日我去看看。”

    “若他们要老乡、同伙,因困苦而行恶,让他们劝劝,别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若是难民们实在没地方去,我们先收留一段时日,当做善事了。”

    薛平平说完这些话,就见梦幽幽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同,疑惑中又带着惊喜。

    梦幽幽是很吃惊,记得上一次,他听说她收留难民时,是一副厌恶又担忧的神情,如今却主动让她收留难民,当做善事,这变化也有些太大了。

    他仿佛真得变了一个人,变得通情达理,乐善好施了。

    虽然油嘴滑舌,厚脸皮,老占她便宜。

    但他懂得替别人着想了,也懂得说好听的话来宽她的心了。

    要不要再给他一次机会?原谅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